Logo
2 十二月 2020

君羨好動,一觸碰他就醒了,睜開似黑葡萄一樣的眼睛,眼朦朧的喊:“媽媽,我們去哪裏啊?”

Post by zhuangyuan

君凌逗弄他的小臉蛋:“乖乖的,你要陪媽媽去見人,不要淘氣。”

“爸爸,我們要去見誰啊?”

“去了就知道了。”

馨馨抱着孩子,君凌偎依在她身邊,抱着她的腰,瞬間移動,立即出了北冥皇宮。

此處,是一條大街上,大街熙熙攘攘,路上很多行人,穿着各種服飾。

各個朝代,各個民族的都有。

上一次來冥界匆忙,此次,大街上吆喝聲,討價還價,還有汽車,摩托車,豪華馬車……

各種車在八道的馬路上行馳。

馬路兩邊是各種商店,有專門的人行橫道,右邊的通信店在做手機促銷。

冥界繁華,比她想象中的更加繁榮。

君凌拉着馨馨往前走。

君羨睜着葡萄般明亮的大眼睛,好奇的打量着。

馬路對面走過幾個行人,一看見君凌想行禮叩拜,被君凌一把拉住:“不用叩拜,當做不認識本殿。”

“是,殿下。”

行人低頭,往路兩邊退下。

君凌把孩子抱過來,單手抱君羨,拉着馨馨的手往前走,更普通人一樣。

馨馨笑着問:“冥界的子民都認識你嗎?”

霸道盛寵:龍少的心尖寶貝 “都認識我父王,我大部分認識,有些足不出戶的不一定知道。”

“足不出戶?”

“對,宅男,it男不止存在於凡間,冥界也不少,還有許多是死時,家裏人健康的或者,他們在冥界不願意投胎,會孤身居住着。”

“冥界百姓動盪嗎?”

“不,比凡間平穩安定,因爲沒有國家區分,沒有權利之爭,錢財有凡間親人燒下來,然後沒有親人,還可以自己工作賺,冥界還會發一些福利下去,不至於餓死。”

“不過大的爭鬥,像推翻王朝之類的不會有,小的爭鬥,小偷小摸之類的哪裏都有。”

“小爭鬥很好控制,每條街道,每個片區,每個小區都有專門修爲高的鬼使管轄,他們直屬父王麾下的高層管理。”

馨馨點頭:“這樣權利高度集中,不難管理,對了,你要帶我去哪裏,見人,到底見的什麼人呢?”

君凌脣瓣展笑,拉着馨馨的手:“到了你就知道了。”

穿過兩條小巷子,到達一條幽深沉靜的古香古色的小巷。

巷子白石灰牆,牆頭上種植了梅花,梅花盛開,梅花越過牆頭開出。

紅梅豔豔,牆角下瀰漫着梅花香氣。

沿着牆頭往裏面看,裏面飄着香濃的花茶。

君凌帶她來到一個古香古色的茶舍前。

一個穿着民國旗袍的小姑娘,聲音甜美道:“歡迎光臨。”

君凌和馨馨進入茶舍內。

院子四周梅花樹下,擺放四臺桌子,全部是黃梨花木打造,桌椅造型很古風,用少見的雕花鏤空工藝。

“客人,有頂雅間嗎?”

“有,姓君。”

“好,請跟我來。”

進入內院,裏面氣溫一下暖了,亭臺水榭,荷花盛開,在走廊盡頭一裝修別緻的包廂,門打開。

馨馨和君凌走進去。

君凌還未坐下,遠處一道爽朗的聲音說:“殿下大駕光臨,有失遠迎……”

這聲音,馨馨一下震住了。

太熟悉,熟悉到七八年沒聽過了。

沒錯,是她爸爸的聲音,和爸爸一模一樣的聲音。

馨馨抓緊君凌的手,不敢鬆開,唯獨害怕這是一場夢境,是假的。

君凌俯身,在她耳邊說:“轉過身去吧,是你的爸爸,對了,你媽媽也在茶舍內。” 馨馨緊張的抓緊君凌的手,眼睛浮出眼淚。

君羨小嘴兒咿呀的說着什麼,想安慰媽媽,說出來的話卻成了嬰兒的碎語。

君凌笑了笑,安撫馨馨:“不敢還是不願意,你要是不願意,我帶你回去?”

馨馨擦乾臉上的淚珠子,把額前的碎髮理清楚,擡頭看君凌。

君凌單手摟着她的腰間:“很漂亮,媽媽養的白白淨淨的,好看着呢。”

馨馨點頭。

身後,林爸爸爽朗的笑:“今日太子殿下不是一個人來了,傳言太子殿下生了小太子,幾天之後就要辦百日宴了,您手上抱的是小太子嗎?”

“我真是三生有幸,三天之後能參加百日宴不說,太子殿下還把小太子給抱過來,小梅,快,上最好茶點。”

君凌回頭笑着說:“光上最好的茶點還不行,要老闆娘幫忙做最可口的家常菜,太子妃最近的思鄉情深,在做月子不能上去陽間,只能來老闆的茶舍裏解饞了。”

“好說好說,小梅啊,叫老闆娘多準備家養家常菜,說鬼太子殿下,帶着太子妃和小太子來了。”

“是,老闆。”

穿旗袍的小梅走後,林爸爸走進包廂,坐出請的姿勢。

他面對太子妃時,忽然覺得,太子妃跟女兒小時候長得很像。

當年女兒才十二歲,都八年過去了,他不敢確認,揉了揉眼睛。

是,太子妃長得確實像女兒馨馨。

馨馨要是長大了,也是二十歲。

他手顫抖的指太子妃:“你,你……太子妃,小民斗膽問一句,您叫什麼名字。”

馨馨早已淚如雨下,哭着說:“爸爸,我是馨馨啊,我是你的女兒林馨馨。”

“你,你真是馨馨。”

絕愛黑帝的隱身新娘 “是的,爸爸,我是林馨馨……”

林爸爸把她扶起來,左看右看,年齡二十歲,確實沒有看錯。

是他的女兒馨馨。

他淚滿眼角,哽咽道。

“馨馨啊,我的女兒啊,長大了,都長這麼大了,出落的漂漂亮亮的,我和你媽媽對不住你啊,沒有照顧好您姐弟兩,我們下冥界,沒有那天不想你們,你幾個叔伯對你們好嗎?留下的大部分家產不指望全給你們,能讓你們衣食無憂也好啊。”

“你告訴爸爸,這幾年你到底過的怎麼樣啊,咋瘦成這樣,我記得你小時候臉有點小圓的,現在瘦的臉都小了一圈了,對了,你怎麼和太子殿下一塊來了?”

修羅女帝:廢材三小姐 馨馨手背抹淚,君凌扶着她坐下:“乖了,別哭,應該高興纔對,你要是哭哭啼啼的,我下次不帶你出來。”

馨馨收斂眼淚,拉着對爸爸說:“爸……我很好,過的還行。”

“怎麼叫行呢,你叔伯把我銀行裏的八百萬……”

馨馨低頭,搖了搖。

“爸,你和媽媽死後,大伯不會經營公司,公司連年虧損,家裏的房子,地契,被大伯拿去抵押銀行貸款,他結果還不上債。”

“公司破產,地契和房子被銀行扣押,你存在銀行的八百萬,我和小輝見都沒有見過。”

“我們被收債的趕出來,靠着學校第一的發的獎學金,在外面租房子。”

林爸爸大怒道:“一點錢都沒有給你們留下?”

馨馨搖頭。

“該死的……早知道當初找信託基金,都不應該給你大伯,你幾個叔叔呢?”

“公司破產了,叔叔沒了職位和收入,他們自顧不暇,根本管不上我們。”

“那你和小輝都是怎麼生存下來。”

馨馨說:“第一個月房租,靠着我以前餘下來的零花錢付的,第二個月,我們兩個的小學和中學的獎學金加起來的,有時候實在熬不住了,我就去找當年和爸爸走的近的公司幾個高層管理。”

“他們誰都不願意救濟我們,反而以前生產車間的工人和大媽,時不時的給送點菜,給點吃的,我和小輝放學和週末會去發點傳單,一點一點的攢下錢,讀書我們儘量讀減免學費,和發獎學金的學校。”

“學校裏有老師看我們困難,會給我們減免學費,還會發一點生活費。”

“就這麼,我和小輝也慢慢長大了。”

這時,君羨咿呀呀的說着嬰語,小手指頭劃來劃去。

馨馨把孩子從君凌身邊抱過來,對着父親說:“爸爸,孩子叫君羨,是我和君凌的孩子,很對不起,沒告訴你們一聲,我和君凌就在一起了,孩子也生下來了。”

林爸爸眼睛睜的大大的,看着面前粉雕玉琢,長相可愛的孩子。

又看穿着一身華服的君凌,棱角分明冷峻的面孔。

他是鬼太子,冥界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平常的鬼民見到他,必須跪拜,雙手匍匐在地,額頭抵地。

現在,鬼太子居然是馨馨的丈夫,孩子都生了。

這……

反轉的有點大,還沒有從女兒相認的悲傷中出來,有陷入接受另一個事實。

“等等,馨馨啊,你得讓我消化一下,理一理……”

馨馨看着父親,蹙眉。

君凌的身份在冥界是高貴,可是,畢竟半人半鬼,爸爸他能答應嗎?

還是覺得讓她嫁給一個凡人更好?

君羨揮舞的小手臂,沒有牙齒,話都說不完整,朝着林爸爸喊:“外……外公。”

小奶音很軟萌,聽着人心都萌化了。

林爸爸雙手接着君羨抱過去:“哎喲,外孫子……一個月不到都會喊人了,這孩子太聰明瞭。”

馨馨尷尬的看了君凌一眼,笑着說:“早熟,君家的都早熟。”

林爸爸碰碰孩子的小手,是有溫度的,是暖和的。

摸了摸孩子的心臟,心臟在跳動,不是很明顯,但確實是在跳動,不是鬼子。

是人呢。

如此,他豁然的笑出聲。

抱着孩子走到黃梨花木椅上坐下:“叫什麼啊,取名了沒有?我前幾天收到請帖,去參加小太子滿月宴,還以爲發錯帖子,我就一個茶舍老闆,哪裏資格進去,沒想到你和鬼太子在一起了。”

“孩子都生下來了,爸爸也沒什麼好說的,只想在,你以後要是在冥界,多看看你媽媽,唉,對了你媽媽還不知道回來,她一定還在燒菜,我去廚房看着,把她喊過來,她是最想念你們姐弟兩的。” 林爸爸說着,樂呵呵的把孩子塞給了馨馨。

“孩子你抱着,我去叫你媽媽,你媽媽最想你和你弟弟了,真是太好了,你和鬼太子成爲一對,也好啊。”

馨馨接過孩子,爸爸風風火火的往走廊上奔,一邊急走,一邊吆喝服務員快點把瓜果端上來,別怠慢了客人。

爸爸走走,小包間裏清淨了些。

馨馨抱着小君羨偎依在君凌身邊,她很感動,對君凌說:“謝謝你。”

“說什麼謝謝,我們是一家人,本想早些告訴你,但一直沒時間,直到你快生產時才能停下,你生了孩子後又要坐月子,媽媽不准我把你帶出來,說陰間本就陽氣重,還到處亂跑,虧了身子可不好。”

“對,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元顥跟我說,我託他幫忙煉製的九轉還魂丹,找到幫忙煉製的人了,煉爐已經開始煉製,要九九八十一天方能成。”

“有了九轉還魂丹,你就和媽媽一樣,能跟我長相廝守了,以後你年年都是二十歲,可是開心呢?”

馨馨微笑的看君凌。

她聽鬼後說過,當年鬼王大人爲了得到九轉還魂丹有多麼的不容易。

如今,輕而易舉的拿到九轉還魂丹,但她沒有想象中的開心。

“還一顆丹藥給天界吧。”

這樣嵐宜在糾纏就顯得無理取鬧了。

君凌答應待:“好。”

君羨睡着了,馨馨把他抱到包廂裏一小牀上,拿着毛毯蓋上。

這時,走廊腳步聲很衝忙,馨馨手頓住,伸頭看向迴廊。

媽媽穿民國的裝扮,從橋上奔過來。

身後跟着爸爸,一個勁的囑咐:“慢一點,慢點,別嚇着孩子。”

影帝偏要住我家 媽媽含着淚,一路小跑,跑到包廂裏,看見馨馨坐在小牀邊上,手顫抖的走過去。

“馨馨……是你嗎?我的女兒。”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