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 二月 2021

司徒家族的其他人看到英俊他們搬的寶貝,全都是露出了貪婪的神色,這些東西一看就知道是價值不菲得寶貝。

Post by zhuangyuan

“哈哈是司徒老爺子,你說的還真沒錯,我的確是找到了一個藏寶地,還和布魯克他們發生了衝突,殺了一個人兩個人逃走了。”英俊也沒有隱瞞,把事情說了一遍。

聽了英俊的話,司徒空虛老爺子的眼裏精光一閃:“哈哈哈少年英雄,少年英雄啊。”司徒老爺子可不傻,他可是知道布洛克他們三人全都是天級高手,英俊殺了他們一個人,那肯定是和他們三人一起打鬥過,那英俊現在的實力得有多恐怖。

“什麼少年英雄,我可不敢當,就是運氣好了一點,找到了一個藏寶地而已。”英俊對着司徒空虛老爺子擺手說道。

和司徒老爺子分開之後,英俊他們繼續搬着寶貝,隨後英俊又把遊輪上的一個快艇 開了過來,開始把這些寶貝全都運送到宋家的遊輪上去。

隨後英俊又把遊輪上的食物拿下來很多,畢竟他們的食物都被大黑猩猩吃完了,又幹了一天的活肯定餓了。

www•тTk дn•CΟ

英俊特意的拿來的很多的熟食給大黑猩猩吃,等填飽了肚子之後,英俊又帶着鐵蛇他們尋找了幾個小時的藥材,自然又和幾個家主遇到了一起,但他們也只是打了幾聲招呼之後就分開了,但是他們看向英俊的眼神卻是有些改變了,因爲他們已經知道了,英俊殺了東方家和王家還有棒子國島國的事情了。

英俊他們總共在這採藥嶺呆了兩天的時間,全都採摘了不少的藥材,當然了收獲最大的就是英俊了,得到了一個藏寶地。

兩天之後英俊和各大世家的人就聚集在了一起,各自的聊了聊說了幾句恭喜的話之後,就各自登上了自己的遊輪開始離開了,東方家和王家開來的郵輪也被人開了回去。

“哈哈,英俊,你這次的收穫可是不錯,居然找到了一個寶藏。”宋牛叉說道。

“嘿嘿不止,他還找了一個大個的兒子呢。”另一邊的雲墨笑着說道。

而就在此時,正趴在地上吃着東西的大黑猩猩,也許是聽懂了雲墨的話,看向他們這裏,對着衆人呼呼呼的叫了起來,然後一呲牙漏出了一個笑容。

而此刻在外面的海洋裏面,一個巨大的傢伙也正跟着他們的遊輪,正是英俊的**小弟,本來英俊是想讓他頂翻自己對手的遊輪的,最後也沒有用上。

英俊他們不知道的是,在他們回去的海面上正有着一艘遊輪停在那裏,而在遊輪上面正站着幾個人,要是英俊在這裏的話一定會認出來這幾個人的,喬治家族的族長和那個吸血鬼公爵比利蒙而都站在甲板上。

“喬治族長,那些華夏人還要多久才能到這裏。”比利蒙而說道,在他的手裏還端着一杯如同鮮血一樣的紅酒。

“公爵大人,最多還有半小時他們就會到這裏的。”喬治族長回答道。

“半小時,那好,你們就在這裏等着吧,我去幹掉他們,這次我要把這些華夏高手全都留在這裏。”比利蒙而俊美的臉上帶着冷笑,背後伸展出一對巨大的蝙蝠翅膀,嘴角還殘留着一絲的紅酒更是有種邪異的感覺。


“公爵大人一定要小心,聽說這次來的華夏高手不少。”喬治家族的族長說道,他的眼裏還有這仇恨的神色,他已經知道了英俊也去了採藥嶺,他不但殺了喬治梅爾還在上次差點殺了他,他是恨透了英俊。


“放心吧,我可是公爵就算是天級中級高手也不會是我的對手,殺他們小菜一碟。”比利蒙而說完一個金髮美女從他的手裏接過了紅酒杯,而後比利蒙而背後的蝙蝠翅膀用力一扇,整個人就飛了起來很快就化爲了一個小點消失不見了。

喬治族長看向離開的比利蒙而,臉上漏出了冷酷的笑容:“希望公爵大人把那些華夏人全都殺了,特別是那個叫英俊的更是該死。”從喬治族長的殘忍的表情和話語,就可以聽得出來他對英俊的仇恨。 英俊可不知道血族公爵比利蒙而正向着他們這裏趕來,此刻他正站在遊輪的甲板上和***星一起吃着香蕉,也許是大黑猩猩的習性如此,雖然在島上他沒有吃過香蕉,但是在遊輪上一看到香蕉他就停不下來了,一個個的吃的不亦樂乎。

“英俊你還真是無聊,在這裏陪黑猩猩吃香蕉哈哈哈。”宋牛叉從船艙裏面走了出來,看着英俊和***星哈哈的笑着說道。

“呵呵,這大傢伙非要拉着我在這裏陪他一起吃香蕉,我都吃得撐到了。”英俊打了一個飽嗝說道,可見他是真的吃撐到了。

然而就在英俊話音剛落,一隻黑黑的大手就拿着一個香蕉遞到了他的手裏“呼呼呼”並且發出呼呼的叫聲。

“乖兒子,老子我真是吃不下了,你自己吃吧,我是陪不了你了。”英俊看着手裏的香蕉說道,沒錯在他吃完遞給他香蕉的就是大黑猩猩。

“哈哈哈,英俊老弟,你倒是撿了一個大兒子。”從船艙裏出來的雲墨聽到英俊的話之後哈哈一笑的說到。

而就在此時英俊卻是皺起了眉頭,擡起頭看向遠方:“怎麼回事,我感覺有點壓抑。”

而此刻在遠離英俊他們不知道多少海里的地方,布洛克和貝利伊丹全都是臉色難看的站在一個遊輪的甲板上,遊輪快速的在海里面行駛着。

“真是倒黴,原來想來這裏找一下華夏的神奇藥材提升實力,沒想到現在卻落得這樣的下場,甚至羅曼雷恩還死在了這裏。”貝利伊丹咬牙切齒的說道,顯然她是恨透了英俊。

“哼,這個仇我們一定會報的。”一邊的布洛克怨毒的說道。

“咦!怎麼會有一種壓抑的感覺出現,布洛克你看那是什麼。”貝利伊丹突然感到了一種壓抑的感覺,在擡頭看的時候,突然看到一個黑影快速的向他們接近。

布洛克也看到了快速接近的影子:“啊,是,是血族的大人。”布洛克看到快速飛來的比利蒙而說道,就在他話音剛落,比利蒙而就落在了他們所在的甲板上。

“血族大人,不知道我們能爲你做些什麼。”布洛克放低了姿態的說道。

“血族大人。”貝利伊丹也恭敬地說道,兩人的臉上都很是激動,他們雖然是西方的天級高手,但是也沒有資格和血族的人打交道,血族可都是很高傲的。

“恩,你們怎麼會在這裏。”比利蒙而看着兩人說道。

布洛克和貝利伊丹面對比利蒙而的詢問不敢有絲毫的隱瞞,把他們來到華夏的事情全都說了一遍,包括英俊得到了一個寶藏和羅曼雷恩的事情說了出來。

“給我往回開,我要把來這裏的華夏高手全都留在這裏。”比利蒙而聽完之後,直接命令布洛克和貝利伊丹說道。

“啊,血族大人,那殺了我們同伴的華夏人很厲害,我們回去。”布洛克沒有說完,但是臉上的擔心卻是誰都看得出來的,看得出來他對英俊很是忌憚。

“回去。”比利蒙而沒有多餘的廢話,只說了這兩個字,但是話語中的不容拒絕卻是誰都可以聽出來的。

布洛克和貝利伊丹聽了比利蒙而的話,也不敢再多說什麼,對他們來說血族那是高貴的。

在宋家的遊輪上,英俊在船艙裏面休息的時候,鐵蛇突然跑了進來:“老大,那逃走的外國佬的遊輪又開過來了,正在快速的向我們接近。”

“哦,他們又來了,走我們過去看看。”英俊說着就向甲板走去,果然看到了布洛克他們的外國船,而且英俊還看到了比利蒙而,這讓他眼神一獰。

“是他,他怎麼會在那艘遊輪上。”英俊看着站在那遊輪上的比利蒙而自言自語的說道。

而另一邊眼神同樣凝重的宋牛叉和雲墨他們也看向布洛克他們的遊輪,聽到英俊的自言自語纔回過神來。

“英俊,這些外國佬肯定是來者不善,特別是站在遊輪最前面的外國佬,我從他身上感覺到了濃烈的殺機。

“他媽的,你們這些外國佬不是逃走了嗎?居然還敢回來,是不是都想死在這裏。”鐵蛇對着布洛克他們罵道,對於布洛克想殺了大黑猩猩還想搶奪他們的寶藏,他是沒有絲毫的好感。

“兩位老爺子,你們小心一點,看到最前面的那個外國佬了嗎,那是血族。”英俊把事情說了一遍。

“什麼。”

“什麼,血族。”宋牛叉和雲墨全都是一聲驚呼的說道。


“沒錯,就是血族。”英俊肯定的說道,他可是和這個血族打過交道,甚至還動過手。

“華夏人,我們又見面了。”比利蒙而用那雙深邃的眼睛看向英俊說道,而布洛克和貝利伊丹卻是仇恨的看向英俊,畢竟他們的同伴被人殺了。

“是啊,我們又見面了,不知道你們血族來我們這裏做什麼。”英俊眼神犀利的盯着比利蒙而說道。

宋牛叉和雲墨鐵蛇他們也都緊緊地盯着比利蒙而。

“桀桀桀,我是來殺你們的。”比利蒙而說完背後的蝙蝠翅膀張開,用力一閃整個人就飛了起來,而他的嘴裏也露出了兩顆如同犬牙一樣牙齒。

“兩位老爺子你們退後,注意那布洛克和那個女的天級高手,我來收拾這個狂妄的血族,想要殺我們,看看誰殺誰。”英俊說着,整個人直接躍出了遊輪,在衆人那震驚的目光下,大海里面一道水柱自動升騰而起,直接落在了他的腳下把他拖了起來,這自然是英俊運轉了代表水的藍色珠子,控制着海水做到的了。

“老大威武,老大牛逼。”

“老大幹死那長翅膀的外國佬。”鐵蛇他們看着英俊他這海水飛天而起的樣子,在甲板上大叫着。

“呼呼呼,吼吼。”大黑猩猩看到另一艘遊輪上的布洛克和貝利伊丹,立刻響起了不好的時候,他可是差一點被羅曼雷恩殺死了,對外國人本能的有一種敵意。

“你是水之異能者,可以控制海水。”比利蒙而看着英俊腳下的海水,眉頭我周的說道。

“這你就沒必要知道了,你不是說想殺我嗎,那就看看誰殺誰吧,起。”英俊話音剛落,一指海水地喝了一聲起之後,一道水箭直接從海水裏面衝了起來,向着比利蒙而就刺了過去。

比利蒙而背後的蝙蝠翅膀一扇直接橫移出去十幾米遠,直接避開了英俊的水箭。

“既然遮掩,那你就給我去死吧。”比利蒙而避開了英俊的水箭之後,在蝙蝠翅膀的煽動下, 他整個人就向是英俊攻擊而去,血族的攻擊沒有絲毫的花招,他們的肉體極其的強大堅硬,一般和別人對戰也都是直接硬碰硬。

英俊也沒有避開,心念一動在水珠的控制下英俊站在一道水浪之上,同樣的揮出一拳迎向了比利蒙而的攻擊。

“嘿嘿和血族對攻,你是找死。”比利蒙而沒有變換招式,反而更加快速的攻擊,雖然上他和英俊對過一招,但是在他心裏他還真沒有把英俊放在眼裏。

兩人的拳頭對攻在一起,發出砰地一聲兩人各自退了兩步,臉上都露出一副震驚的神色,緊接着兩人就在此衝到了一起,一個煽動着蝙蝠翅膀,一個控制着海水在空中大戰了起來。

這一幕看的宋家的人和雲家的人還有兩個外國佬全都愣在了那裏,眼中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色,至於鐵蛇和英俊的其他小弟,他們早就知道他們的老大不是一般人,雖然震驚但比其他人還是好上不少。

另一艘遊輪上的布洛克和貝利伊丹也是被英俊和比利蒙而的戰鬥震驚了,但很快就恢復了過來,眼神兇狠的看向宋牛叉他們的遊輪上。

“既然血族大人和那華夏小子戰鬥在了一起,那我們也別閒着了,殺了他們。”布洛克對身邊的貝利伊丹說道。

“沒錯,羅曼雷恩被他們殺了,我們就替他報仇收一點利息。”貝利伊丹點頭說道。

就在他們要動手的時候,突然一個黑影從海里面衝了出來,直接撞在了布洛克他們的遊輪上,真是英俊的**小弟,沒有絲毫的意外,布洛克他們的遊輪直接被撞反了。


“嗷嗷。”的兩聲驚呼響起,在衆人震驚的目光下布洛克和貝利伊丹全都落進了海里。

而英俊的**小弟,在掀起一陣的浪花之後再次落進了海里消失不見了。

“哈哈哈,真是報應不爽,剛剛還想對我們動手,現在卻變成了落水狗。”

“是啊,教他們剛剛囂張,還想殺我們,嘿嘿現在卻掉進海里去了。”

鐵蛇和小峯還有宋家雲家的人看到在海里面掙扎,一人抓住一個救生圈的布洛克和貝利伊丹嘲諷道,而宋牛叉和雲墨兩位老爺子也是鬆了口氣,他們只是天級初級的修爲,要是和布洛克這個天級中級的高手對上那還真是危險。

布洛克和貝利伊丹卻是鬱悶了,在海里面他們無法借力根本就蹬不上宋家和雲家的遊輪。

“怎麼會這樣,爲什麼那**要襲擊我們。”

“他媽的,誰知道那**發什麼瘋,居然撞翻我們的遊輪。”貝利伊丹和布洛克全都是臉色難看的說道,而他們的遊輪已經進水了正慢慢的陷入海里,由於遊輪的下墜在海面上直接形成了幾個大的水漩渦,把緊緊抓着救生圈的布洛克和貝利伊丹向漩渦所在的方向拉了過去,想要把他們吞噬進去。 “嘖嘖,真是可憐,馬上就要被漩渦吞噬了,不知道還能不能活嘿嘿嘿。”鐵蛇一臉笑容的看着即將被漩渦吞噬的布洛克和貝利伊丹說道,他對這兩人沒有絲毫的同情,只是有點可惜貝利伊丹這個外國美女,如果沒人救的話就要死在海里了。

再說英俊和比利蒙而兩人在空中拳腳相加的戰鬥在一起,比利蒙而避開了英俊的攻擊,伸出利爪一伸手就抓向了英俊的脖子,猛的一低頭,那一雙鋒利的血族牙齒,就向着英俊咬了過去。

“媽的,想咬我,你以爲你漲了一對狗牙我就怕了嗎。”英俊說着一伸手直接拖住了比利蒙而的下巴,用力一腳踢出,把比利蒙而踢了出去。

比利蒙而看了一下下面被撞翻的遊輪,和布洛克還有貝利伊丹,此刻他們正狼狽的在漩渦的中心旋轉着。

“哈哈小蝙蝠,上次讓你離開,你居然還敢來找我的麻煩,還大言不慚的想要把我們全殺了,今天你也就別走了。”英俊說着,一雙手在海面一指,大喝了一聲“起”之後海面上直接飛起了數到的水箭,向着比利蒙而射了過去。

比利蒙而尺半以上避開了兩道水箭,雙拳用力一揮砸碎了兩道水箭:“就平這樣的小把戲,對我沒用。”比利蒙而說道。

“是嗎,那你就在吃我一拳吧。”就在水箭被打碎,水珠四濺的時候,英俊的拳頭緊隨而後的攻擊而來,這一拳英俊可是用了自己全部的力量,準備這一拳就把比利蒙而打成重傷。

比利蒙而想要躲避已經來不及了,他直接雙手交叉在胸前,英俊的拳頭直接打在了比利蒙而的手臂上,在一聲悶哼之後,他直接被打飛了出去,臉色慘白嘴角露出了一絲的鮮血。

英俊並沒有停止攻擊,他在海浪的上面,一腿對着比利蒙而踢了過去。

“哼。”比利蒙而冷哼了一聲,背後的蝙蝠翅膀用力一扇直接向着英俊撞了過去。

就在此時,英俊腳下的海浪突然之間凝聚出一道水箭,向着比利蒙而就刺了過去,這突如其來的水箭,比利蒙而根本沒有想到,再想閃身已經來不及了,大腿上直接中了一箭,還好血族本來就是皮糙肉厚的,水箭畢竟遠不如鋼鐵箭堅硬,所以只是穿透了比利蒙而的褲子,在他的大腿上留下一個血洞。

在水箭的攻擊下,比利蒙而撞向英俊的動作一慢,英俊趁這個機會一腿踢在了比利蒙而的胸口,這次英俊沒有給比利蒙而反應避開的機會,直接靠近一拳一拳的打在了比利蒙而的胸口,最後英俊用力一腿踢出,在一聲慘叫之後,比利蒙而直接被英俊踹飛了出去,重重的落進了海里。

“老大威武,幹翻那隻大蝙蝠。”

“對,弄死他,叫他還敢囂張。”

鐵蛇他們看到英俊把比利蒙而這位血族公爵打進了海里,立刻大叫着歡呼了起來。

“真是沒想到英俊這麼厲害,連血族都可以打敗。”

“是啊,看來我們真是老了,本來我還自以爲我達到了天級的實力,已經很自得了,現在看來我還真是坐井觀天了。”

宋牛叉和雲墨兩人對視了一眼說道,經過布洛克這樣的天級中級高手的打擊,再加上英俊和比利蒙而的對戰,讓他們知道了自己的不足。

“啊,你找死。”海里面那血族公爵掉落的地方,比利蒙而的翅膀用力的一扇,整個人就向着半空中的英俊衝了過去,此刻他的手指上長出了半尺長的黑色指甲,直刺英俊的胸口,顯然是想直接把英俊的心臟掏出來。


“既然你不服,那我就打服你。”英俊說着不閃不避,同樣想着比利蒙而衝去,雙手直接抓住了比利蒙而的利爪,用力一甩海里面出現一道水箭,英俊直接把比利蒙而甩飛砸在了那道誰撿的上面,在一聲慘哼之後,比利蒙而的身體直接被水箭穿透了一個窟窿。

“怎麼樣爽吧,再給你來一個窟窿。”英俊說着抓住比利蒙而的手再次用力一甩,將他再次甩飛了出去,而一道水箭也在次次海里面飛射而出,這次這道水箭直接從屁股裏面射了進去,再次一聲淒厲的慘叫響了起來,一絲的鮮血從比利蒙而的菊花處流出。

比利蒙而用力抓住英俊的手臂,顧不上身上多出了兩個窟窿,用力胎教一踢,他的腿帶着呼呼的風聲,向着英俊的頭踢了過去。

英俊再次抓住他的踢來的腳腕,緊接着快速的伸出腿踢在了比利蒙而的小福神,此刻的比例風兒就像是一個大弓一樣的彎曲着。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