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 十二月 2020

可目前我的水平就只能看,別說是我就算是蓮華出來了也只能看,因爲他們打的動作太快,又異常的兇狠,術法加上功夫,簡直將周圍變成了一片戰場似的。

Post by zhuangyuan

就在我這認爲,他們馬上就要分出勝負,至少景容好似要贏了的時候,從山上竟然跑下來人。竟然一腳踢向景容,他伸手去擋。

雖然將人擋住,可景容卻退了將近三步。

我連忙跑到他的身邊問道:“景容你沒事吧?”

他擺了下手,我們一起看向來人,見他穿着黑色的西服臉上帶着墨鏡,正是失蹤已久的蘇乾。

“蘇老師,怎麼是你?”

可是對方並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只是架起蘇燦然就要走。

“蘇老師你爲什麼不講話,你怎麼了?”

我急着向前走了一步尋問。

而蘇燦然在吐了一口氣後道:“果然。這三個人中你最中意的是老二。但是我卻陰錯陽差的上了老大的身,不過你放心,早晚他也會是我的,到時候……”

“到時候什麼也不會發生,你依然是被拋棄的那一個。”

我看了一眼景容,覺得他這句話的是真心挺狠。

蘇燦然還想說什麼,但是蘇乾已經伸手將人打暈,然後扛起他頭也不回的走了。就算我再叫了一聲蘇老師他也沒理我,至於那最後的鬼嬰也在看了我一眼走掉了,我張了張嘴可是最終什麼也沒有講。對不起,我不知道要如何救你,對不起……

在心裏說了幾句對不起,可是卻還是難解我心裏的一絲愧疚與一絲難以言喻的恨意。

等他們走後景容帶着我回去,我本想問他的傷怎麼樣,可是卻見他搖搖晃晃的倒下了。

我嚇了一跳忙伸手去扶。好不容易纔將人扶起來讓他坐在沙發上。這時蓮華師太從樓上捂着胸口下來,道:“怎麼回事?”

“他受了傷。”

“我沒有事,休息一下就可以了。倒是你,沒有事吧?”

“沒事,我什麼事也沒有,叔叔他們呢?”

“馬上回來。”

“你到底是怎麼受的傷?是不是因爲我的電話?”一定是因爲我的那個電話吧,他肯定是多想了,然後分了心。

我最近好似是總做錯事,真的有些對不起景容。

可是他卻搖頭道:“是那個女人,他問我是不是想知道母妃的靈魂在哪裏,我一時不查着了她的道。”

“那她說了嗎?”

“她只不過是想我分心而已,我的母妃的靈魂應該在地獄吧……”

景容說完就閉目養神。我覺得他一定是覺得李念殺了那麼多的人,所以她應該不會等到好報纔對。

我不想打擾他休息,於是扶着蓮華師太上樓休息。等到叔叔回來後,我突然間就覺得腳一軟完完全全的撲在他的身上暈了過去。

經歷了這麼多的事情,又與那三隻可怕的鬼嬰戰鬥了那麼久我早就心神疲累了,最重要的是得知那三個鬼嬰的身份後。只要一閉眼就想到了那臨死前的眼神。

我實在堅持不住了,等到叔叔現現後我覺得他可以幫我處理這一切,然後才安心的暈倒了。

可是我沒想到暈倒後我竟然做了一些惡夢,那兩個孩子又在我的眼前死去一回,還有蘇乾,我夢到他獨自遊走在一個可怕的空間之中,那裏什麼也沒有,只有孤寂與黑暗。

他似乎一直在找尋出口,可是總也找不到。等我醒來時已經是第二天的中午了。景容躺在我的身邊安心的睡着,窗外的風吹進來,吹得他的長髮輕輕的飄到了前面,我稍稍感覺到了一絲心安。

將身體窩在他的懷中。感覺自己真的有點累。

景容原來是醒着的,他伸手抱住我輕輕的親吻了一下道:“害怕了?”

“嗯,景容……我怕元元也會出事,我怕另一個孩子也會出事。”

“不怕,他們這一段時間都安靜下來不會惹事了。”

“爲什麼?”

“那個女人也受了些傷,而且他們的窩點被我們搗毀了三處。不但如此,那女人現在已經是殺人兇手被全國通緝中,他們鬧不出什麼大事。”

“嗯,你終於讓他們消停了。”景容的這次報仇很有成效,可是我覺得他似乎還在想着什麼,就道:“你還覺得有什麼奇怪的嗎?”

“即使是有也不是你應該擔憂的,眼下你應該好好休息,不要胡思亂想纔好。”

“我……”真的不是我要胡思亂想,可是總是可憐他們。

“那個人的孩子就算是沒有什麼缺陷也不會是什麼正常人物,而且不過是用你的血製造出來的活物,根本不是你的孩子,與你一點關係也沒有知道嗎?”

“嗯……”

“你的孩子只能是你跟我一起生下的,而他們現在在你的肚子中,你要保護他們,知道嗎?”

“嗯!”

“聲音太小了。”

“好。”

“笨。”

景容教官摸了摸我的頭,然後這才心滿意足的坐起身道:“你該補充營養了,躺了這麼久不累嗎?”

唉,我在心裏嘆了口氣。難道自己被景容壓制的久了產生了m體質,怎麼被他教訓了一頓心情就好多了呢?這真的是個悲劇,以後難道心情一不好就要找景容教訓一頓?

有些事情你想太多也沒用,反正現在我還有景容我還有兩個寶寶,無論如何都要堅強。 叔叔對於我的恢復很高興,我問了下景容的傷,雖然外表沒有什麼傷勢,可是卻覺得他一定有什麼地方受了傷就是不對我講。

深愛有你的空城 “這件事我也不是太清楚,但是現場除了他只有張馳,張馳被送到醫院之中,檢查是大腦波動很古怪,似乎在做惡夢,什麼時候醒所有人都說不準。”

“那意思就是,景容他們受到了精神方面的攻擊?或者說靈魂深處。”對於道術的知識我要比叔叔知道的多些,畢竟與景容在一起久了。

可就在這時,我注意到自己家的門前竟然有一個模糊的身影。他就那樣走進來,甚至連我都看不清他的容貌。

但是,外面還有結界他怎麼進來的?

我的心突然間一抖,瞬間明白了這個人是誰。

蘇乾!

景容這個結界是我們來這裏最初布的。後面慢慢加強。可是當時,蘇乾就在可信之人之中,所以他纔可以進的來。否則,基本上沒有將鬼魂可以進的來。

就在這時。蘇乾竟然向我拜了下去。只是他的身影太過模糊了,我連忙伸手去扶道:“你是,蘇老師?”

他沒有講話也沒有動,只是我覺得似乎地上有字,我看到那字似乎是:“保重,我要走了。”

“蘇老師你去哪裏?”我伸手抓住蘇乾,而景容的聲音卻在背後道:“我從不欠別人的人情。”說完手中多了個小瓶,打開後我注意到蘇乾的靈魂竟然被吸了進去。

他曾用這個辦法對付過鍾姐,這次怎麼又收了蘇乾?

“景容,你做什麼?”

“我只是將蘇乾的一點魂識收起來,否則他將魂消魄散。”

“什麼,爲什麼會這樣?”

想到那個好似什麼人也不認識的蘇乾,似乎真的缺了魂兒似的。

“他的靈魂被一點點逼出體外,時日久了就會慢慢變成這種樣子。”

“那我們現在要怎麼辦?”

“找到他被逼出的所有魂識,然後逼進他的身體之中。”

“怎麼找呢?”

“他常去的地方。”

“哦,我們一起去,這可是救命之事。叔叔,找到他的事情就交給你了,相信之前他在咱家附近出現應該很好找到他……”回頭發現叔叔正在看冰箱發呆,於是補了一句道:“常青青之前來過,以爲你在工作所以將做好的東西交給了我。”

“她,還真是有心。”

“那個叔叔,你先沉醉着,我要去救人。”

看到他這個樣子覺得一定是非常的感動了。而我卻沒有時間管他的事情,畢竟救人性命比較重要。

“景容,你可以在家休息。你也講過,他們受到了重創應該不會來惹我。所以我帶着小鬼出去應該沒有事情。”

“不,我和你一起去。我沒有事情,不過是惡夢而已,在過去的千年來我一直生活在其中。”

我看了他一眼,然後拉住了他的手,道:“是啊,但你已經醒過來了。”將他的手拉在我的小腹上,那裏還十分的平坦。

景容的耳尖兒竟然一紅,忙抽出手道:“咳,走吧!”

“哦。”我是正兒八經的讓你摸孩子,誰讓你多想來着?

“我知道的,在我惡夢之時總能聽到耳邊輕淺的呼吸聲,是它將我從惡夢中拉了回來。”

“景容。”我感動的差點貼在他的身上了,他的這種話要比什麼情話都讓人覺得舒服。

“別秀恩愛了,要走早點早。”

叔叔在一邊吃味兒的來了一句,我只能拉着景容出來了。

救命是大事。我們先到了學校,還好今天週日所以校園裏並沒有什麼人在。我一邊走一邊將自己的感知提升到最大,這樣就可以感覺到蘇乾的靈識在什麼地方。

突然間,我來到了一顆樹下,在這裏我似乎和蘇乾講過很多話,只是當時我只想躲着他,而他……

他現在站在原來的地方,靜靜的看着樹下似乎在想着什麼的樣子。當然,那魂魄相當淡,有時候存在,有時候又消失了。我用景容教我的辦法將那靈魂收了起來,轉身就跑去他的以前的辦公室發現那裏並沒有人。

等找了一圈後我和景容在校門口碰面。連忙問道:“你發現了嗎?”

景容搖了下頭,而我舉起了小瓶子道:“我就找到了一個,還有幾個?”

“只要找到三魂,就可以了。”

“那我們現在找到了兩魂?”

“嗯。”

“現在去他家吧!”

景容開車,我們兩個來到了他的家裏,可是發現那裏竟然沒有他的魂在。

這下子鬱悶了,又連找了很多地方也沒有,我和景容決定明天再來尋找,首先要看看叔叔是不是找到了蘇乾的身體。說起蘇乾的身體景容出了個主意,道:“他現在就好似是一個陰氣吸收器,因爲身體中的靈魂被掏空,所以一直在不停的吸收陰氣。然後又將陰氣排除在外。所以……”

“只要陰氣盛的地方,他很可能就會出現?”

“我是沒有辦法找到這個人了,雖然監控可以拍到他,但是卻並不知道他住在哪裏。而且有時候他就像個隱身一樣失去了蹤跡。”叔叔又道:“或許你可以讓你的那些家臣們幫忙。”

“他們正在處理尋找李念以及清除餘黨的工作,而且也需要休息一下。”

шшш_тt kān_¢ ○

“沒想到,你還挺賞罰分明的,那我的假期呢?”

“叔叔,你又不是替景容辦事的,要什麼假期。不過,你如果想去與常青青約會,我會私人放你的假。”

我調戲了叔叔一句,他卻瞪了我一眼道:“她就是個和你一樣的小姑娘,我又不是變態。”

“叔叔,看這裏,兩個。”我拍了下自己的肚子比起來兩根手指,意思是,什麼叫做小姑娘,我都懷孕了而且一起懷了兩個。

叔叔倒是怔了一下,我覺得他肯定是在考慮了。

“別沒事總拍,卻消息了。”

景容拉起我回屋休息,而在睡覺前我還將裝着蘇乾的兩個瓶子拿出來道:“你的最後一個靈魂在哪裏,我們想救你啊。”

“哈,救他?只是還人情而已。而且。他不應該擺在這裏。”

“那擺在哪裏?”我正奇怪的時候,景容竟然將一邊的垃圾筒打開了,然後將兩個瓶子扔了進去。

“那裏是垃圾筒。”

“嗯,有意見?”

“沒有。”

對不起了蘇老師,我無法救你了,因爲景容真的好可怕,好可怕。他身上的醋味兒,就算隔了十里地也能聞到。

還好,尚有廉恥之心的景容只是抱着我睡覺,並沒有做出一些別的事情來。可是,我卻感覺到了他沒有睡覺,只是閉着眼睛休息而已。

奇怪。他以前入眠很快的,爲什麼今天還沒有睡?

因爲做了夫妻很久的原因,我可以從呼吸上分析出來他是不是真的睡着了。 吸血校草誤吻迷糊蘿莉 或許別人不可以,因爲他真的和睡着沒兩樣。

我輕輕的摸了摸他的頭,然後哼起了歌。

我也不知道自己哼的是什麼歌兒,只是零亂的哼着,安慰着。

“你在做什麼?”景容終於閉着眼睛說了一句話,看來是被我又摸又唱的實在忍不住了。

“別多想,好好的睡一覺。我會一直陪着你,不要擔心。”

我仍是輕輕的摸着他,然後繼續哼着歌。

景容的嘴角抽了一下嘴角,然後竟然安安靜靜的繼續閉着眼睛。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終於睡着了,我鬆了口氣也在他的懷裏睡着了。

夢,這只是這個夢而已,但是我卻回到了最初住的公寓外面。

路燈下,有個飄渺的身影筆直的站在那裏,擡着頭似乎在看着什麼。 我明白了,他最後一隻靈魂原來在這裏啊。

雖然是個夢,可是我卻覺得這是蘇乾的靈魂在下意識的向我發出求救的信號。這點他自己可能都不知道,所以他的這個靈魂很迷茫的看着我之前住的那個房間的窗子,嘴裏喃喃的道:“我在看什麼,我在等什麼?”

已經無法想起我來了嗎,那爲什麼還要在這裏看着?

直到此時我纔對蘇乾對我有心思這件事有了很深的感覺,或者以前知道。但是並沒有深入的思考,覺得他早晚會忘記我,會找到自己心中的最愛。

但是沒想到,他會對以前的事情這麼的依戀。

可惜我無法迴應他,剛要轉身離開,可是卻見蘇乾回過頭來,他看着我道:“你是誰?”

“我是……你的學生。”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