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 二月 2021

可是,與此同時,土地神明顯感覺到腳底傳來一股巨大的吸力,似乎要將他的整個身體吸走,他定睛一看,恍然大悟:原來是大白蟒那粗長的紅色蛇信子在作怪,那血紅的蛇信子已然伸到了土地神的腳底,正在試圖將土地神吸進口中……

Post by zhuangyuan

面對大白蟒所施加的強大引力,土地神有點招架不住了,急忙將雙手收回,集中內力試圖擺脫那股引力……

「哧溜!」

最終,在與大白蟒的僵持之下,土地神敗下陣來,隨著「哧溜」一聲,土地神被大白蟒吸進血盆大口之中……

「完了,這下全完了……」土地神驚覺自己落入蟒口,兩眼一閉,只能等死。


「啊,不好!」眾人尖叫道。

剛才發生的一切,都被乾昊等眾人看在眼中,眼瞅著土地神性命休矣,大傢伙的心都跳到了嗓子眼那兒!

再看大白蟒,將土地神吸進口中,迅速用力一吸,並沒有將土地神吞入腹中,而是吸完之後,嘴一張,頭一甩,將土地神拋向地面!

「撲通」一聲,土地神被重重地拋到了地面上。

「哈哈哈哈哈,土地小老頭,這下見識到我的厲害了吧?你渾身一股泥腥味,我根本沒法下咽,只好再將你吐出來……但是,剛才我已經將你的內力全部吸盡,看你還怎麼猖狂……哈哈哈哈哈……」大白蟒甚是得意。

「啊,你這該死的惡蟒,遲早會得到報應的……」土地神話還沒說完,突然頭一歪,昏迷過去了。

「嗖嗖嗖……」

突然四面八方冒出來無數奇形怪狀的動物,紛紛跪立在大白蟒面前,齊呼:「大王好,小妖們在這裡給大王磕頭了……」

「啊,你們都是從哪裡來的?怎麼都長成這副德性?剛才你們稱呼我什麼?我怎麼聽著你們都稱呼我大王!」對於這些動物的出現,大白蟒雖然感到吃驚,但瞅著它們都是一副副畏畏縮縮的樣子,所以並沒有把它們放在眼裡。

「嗯,稟告大王,我們都是之前被困在照妖鏡裡面的妖精,是您打裂了照妖鏡,才使得我們眾妖得以擺脫照妖鏡的束縛,重獲自由,所以我們甘願拜您為大王,永遠跟隨您的左右,為您效勞!」

「哦,原來是這樣,那麼為什麼剛才你們不出來?」

「這……不瞞大王,剛才我們看您和土地神打鬥得激烈,本想著趁機悄悄溜走,但是又眼見您法力無邊,頃刻間就將土地神制服於腳下,所以都很仰慕您,就打算留下來跟隨您!」

「哈哈哈,算你們有眼光,其實這土地神根本沒有多少本事,在眾神之中地位最低不說,法力也最弱,而我體內含有聖丹,法力只會越來越強,假以時日,定會法力無邊!就是天上的神仙們也不能奈我如何!」

「是是是,大王,我們早就看出來了,能夠跟著您,是我們無上的榮幸!」

「好,既然你們甘願拜我為大王,那麼從今以後,就都要聽從我的指令!現在我就有事情讓你們去辦,看見周圍的這些凡夫俗子了嗎?我現在就命令你們,把這個群落中的人,所有的人,全部殺光,一個不留!哈哈哈哈……」大白蟒一咬牙,對著宛如和眾人一陣冷笑。

此時的大白蟒,內心非常明白,既然已經在眾人面前現出原形,也就沒必要再裝下去了,反正宛如已經鐵了心誓死追隨乾昊,自己再怎麼做也是徒勞,既然自己得不到,那麼就毀掉……

「是,大王,小妖們聽令!」

「蹭蹭蹭……」

接下大白蟒的指令,小妖們異常興奮,迅速開始行動,好久沒有大開殺戒了,正好趁此機會熱熱手…… 「妖孽,還不快快住手!」正當小妖們準備大開殺戒的時候,突然聽見頭頂雷鳴般的怒吼,嚇得它們趕緊倒退了幾步。

「啊……」大白蟒也被這突如其來的怒吼聲嚇了一跳。

小妖們迅速抬頭觀望,這一看不要緊,直嚇得它們魂飛魄散……

只見半空中漂浮著幾朵白雲,雲端站立著一位身姿婀娜、端莊優雅的女子,髮髻高挽,穿著流雲彩紗裙,腳踩一雙凝花鞋,凌波微步,輕盈洒脫,舉止神態從容優雅,目光淡定,但又透露出一股莫名的威嚴……

此女子身後站立著一位威風凜凜的大將軍,頭戴金色頭冠,身披金甲,左手持方天畫戟,右手緊握玄鐵鞭,氣勢洶洶,讓人不寒而慄。

「王母娘娘在上,雷神在上,小妖們給您二位磕頭了!」小妖們齊刷刷一片跪倒在地,一個勁地不停磕頭。

「哼哼,看來在那個小照妖鏡里,你們待得並不習慣,那還是到我這個大照妖鏡里享受一下吧,這裡面舒服,收……」王母娘娘說話間便將右手抬起來。

只見王母娘娘揚起右手,向空中一搖一晃,從她那寬大的衣袖中瞬間便射出一道寒光,一個大如臉盆的照妖鏡高懸在空中,鏡中立即射出無數道強烈刺眼的金光。

「啊……啊……」還沒等反應過來,小妖們已被全部吸進照妖鏡。

緊接著,王母娘娘用手指對著那照妖鏡一點,照妖鏡便重新回到她的衣袖之中。

「真是一群不中用的東西!」大白蟒在心裡暗暗罵道。


「嗯,白峰,你可知罪?」王母娘娘臉色一沉,對著大白蟒叱問道。

「哈哈哈,虧您王母娘娘還記得我的大名,真是不容易啊!想當初,若不是那混蛋玉帝老兒不分青紅皂白,將我貶至凡間,我豈會落得今天這步田地?」大白蟒回憶起往昔的遭遇,恨得咬牙切齒。

「大膽,白峰,竟然敢辱罵玉帝!實在是膽大包天……」雷神上前一步,大聲怒喝道。

「雷神,不要對這等狂妄之徒動氣,沒有我的命令,切不可輕舉妄動!聽講沒有?」王母娘娘眉頭一皺,厲聲制止住暴怒的雷神。

「是是是,小神一定謹遵娘娘的指令!」王母娘娘發話了,雷神自然不敢有絲毫造次,乖乖退到王母娘娘身後。

「呵呵,白峰,當初是你先對嫦娥仙子做出不軌行為,玉帝那是按照天庭規定懲治於你,並沒有任何不妥,沒想到修鍊了這麼多年,你不僅劣根未消,還變得更加猖狂無禮,看來玉帝當初給你的懲罰還是不夠嚴重!」王母娘娘冷冷一笑,目光中透出對大白蟒不屑。

「哈哈哈,哈哈哈,你王母娘娘倒是對玉帝死心塌地,可是你可知道玉帝心中也一直垂涎嫦娥仙子的美貌嗎?只不過那玉帝老兒忌憚於你的威嚴,也考慮到自己的地位和面子,就一直隱忍的沒有做出越軌之事,可是他的夢中不知道把嫦娥仙子意淫了多少次……」面對王母娘娘的訓斥,大白蟒不但沒有感到畏懼,反而更加放肆。

「大膽狂徒,白峰,快快住嘴……」聞聽大白蟒的這番話之後,王母娘娘的怒火也開始有些壓制不住了。

「哈哈哈,王母娘娘,您先息怒,等我把話說完,自然會閉嘴,我相信接下來我要說的話,肯定會讓您大吃一驚的!」大白蟒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

「說,快說,我看你這惡徒到底想要耍什麼把戲!」王母娘娘深吸了一口氣,將怒火強壓了下去。

「王母娘娘,或許您還不知道吧,當初在月宮中任職守衛時,我曾經陰差陽錯地吞下了兩顆聖丹,當然像我這種無名小神,自然無緣獲得稀有罕見的聖丹!但是嫦娥仙子卻有那個本事,因為玉帝暗中傾慕嫦娥已久,而嫦娥仙子似乎一無所知,所以為了讓心上人知曉自己的一番真情意,玉帝就假借嫦娥治理月宮有功,當眾賞給嫦娥仙子十顆仙丹,而這十顆仙丹中便藏有兩顆聖丹,只可惜嫦娥仙子根本不了解玉帝的真心,也對仙丹不感興趣,所以我才有機會獨吞那十顆仙丹,而你王母娘娘卻一直被蒙在鼓裡,真是讓人覺得好笑,嗯,我要說的都說完了……哈哈哈……哈哈哈……」大白蟒話畢,又是一陣仰天狂笑。

其實,大白蟒並不百分百確定自己腹內聖丹的存在,更不能確定玉帝是否真的暗中賞給嫦娥兩顆聖丹,剛才所說的一切都是它自己猜測的,因為最近每逢它修鍊內力之時,腹部便有兩個小東西在活躍,使它的內力猛增,當它觸摸腹部時,明顯地感覺到那好像是兩個丸狀物,所以他想到了聖丹的存在,又聯想猜測出了聖丹的來源!

而此時此刻,大白蟒之所以把它猜測的東西,說得有板有眼,純粹就是為了出口氣,因為王母娘娘剛才蔑視它的眼光,讓它瞬間感覺很不爽!

「啊呀呀,你這狂徒,竟然滿嘴胡言亂語,看來不給你點教訓,你是不會老老實實認罪的!你給我進來吧……」西王母終於爆發了,右手揚起照妖鏡,對著照妖鏡開始發動內力。


對於大白蟒剛才所說的話,王母娘娘自然是感到非常憤怒,但是同時,她也知道大白蟒所言十有**是事實,因為玉帝每次見到嫦娥,那眼神中總會不經意間流露出愛慕之色,儘管他掩飾得很好,可還是被王母娘娘看在眼裡!

但是,王母娘娘考慮到玉帝的身份和地位,又加上玉帝對自己有言在先,他說過絕對不會辜負她,所以王母娘娘並沒有太放在心上,她覺得最終也只會是:玉帝有色心,但是沒有色膽。

現在,大白蟒竟然當眾揭穿玉帝的不軌行為,豈不是故意讓她難堪,所以王母娘娘惱羞成怒,決心好好教訓一下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

然而,大白蟒此時腹內有兩顆聖丹護體,而且它本身又具有濃重的陽剛之氣,所以就算是那大型照妖鏡也無法將它收服,所以,王母娘娘只好發動自己全身的內力,將一股股強大的內力注入那照妖鏡,以便照妖鏡有足夠的靈力,可以將大白蟒順利收入。

「啊……你這惡蟒……你竟然食用了這麼多的少女之心……」王母娘娘突然大驚失色,驚呼道。

「哈哈哈,你現在才發現啊,晚了!你給我下來吧……」大白蟒一陣狂笑,對著那照妖鏡用力反吸。

「啊,娘娘小心……」雷神話音未落,就看見王母娘娘隨著那照妖鏡直飛向地面。

為了防止那照妖鏡被摔壞,王母娘娘在落地的同時,一把抓住照妖鏡,重新將它收回到衣袖內。

「啊,娘娘您沒事吧?」雷神迅速從雲端飛下來,來到王母娘娘跟前。

「哈哈哈,王母娘娘,現在您知道我的厲害了吧?」大白蟒笑嘻嘻地對著王母娘娘,甚是得意。

「哇呀呀,你這狂徒,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膽,竟然企圖傷害王母娘娘,你給我接招!」雷神將方天畫戟一晃,玄鐵鞭一甩,直接奔向大白蟒的要害——七寸之處。

「刷刷刷!」

「嗖嗖嗖!」

「啊……」

大白蟒身形變幻快如閃電,那雷神根本不是它的對手,幾個回合下來,就戟斷鞭飛,「啊」的一聲摔倒在地。

「雷神,你快起來,站在一旁,讓我來對付這狂徒!」王母娘娘示意雷神趕快起來,不要再逞強。

「這個……是,小神遵命!」雷神雖然心有不甘,但是又明顯不是大白蟒的對手,只好退到一邊。

「哈哈哈,王母娘娘,剛才的對決已經清楚地表明,您根本不是我的對手,怎麼還敢說『對付』我?豈不是笑話!」大白蟒開始反過來蔑視王母娘娘。

「哼,你怎麼知道我就不是你的對手呢?我現在就讓你嘗嘗我的厲害……」這次,王母娘娘發動全身的內力,直逼大白蟒的要害之處——七寸,準備將大白蟒一掌擊斃。

「啪!」

「嘭!」

「啊……」

這一次,大白蟒竟然沒有躲閃,任憑王母娘娘一掌拍在自己的七寸之處,這一舉動,讓王母娘娘大為不解。

但是,更王母娘娘意想不到的是,這一掌非但沒有把大白蟒打趴下,反而把自己震得渾身難受,骨架似乎都要散了。

隨後,大白蟒一個閃動,將王母娘娘環繞在自己的軀體之中,任憑她怎麼用力也無法逃脫,相反地,她越是用力,那束縛力似乎越大……

「哈哈哈,王母娘娘,事到如今,你還不認輸?」大白蟒得意洋洋地反問道。

「嗯,不錯,我的確不是你的對手,之前真沒想到,你竟然如此殘忍歹毒,為了快速修鍊內力,你竟然食用了那麼多少女之心!如果你不利用這些下三濫的手段,我早就將你碎屍萬段了!但是,現在你的內力實在是超乎我的想象,特別是你又吞食了那萬年煉製而成的聖丹,法力更是無法估量!我想,就是換做任何神,包括玉帝在內,也很難打敗你,現在我認輸,你想怎麼處置我,隨便!」王母娘娘恨恨地說道。

「哈哈哈,哈哈哈,王母娘娘您言重了,您想您是誰啊?您是玉帝的結髮妻子,是除了玉帝之外,權勢最大的天神啊!我怎麼敢傷害您呢?我只不過是想拿你當人質,讓玉帝老兒准許我升天,並且加封我為月宮總管,掌管整個月宮,同時還要下旨將嫦娥賜給我為妻!到時候玉帝旨意一下,自然是不能反悔,我也保證不再興風作浪,安安穩穩地做我的月宮總管,你呢也不用擔心玉帝再打嫦娥的主意了,哈哈哈……」大白蟒的如意算盤打得挺好。

「哼哼,白峰,你想得倒是挺美,不過我覺得這樣也不錯,就是不知道玉帝會不會答應!」王母娘佯裝贊同,心中卻是氣得肺都要炸了。

「放心吧,那玉帝會答應的,因為雖然那玉帝有點好色,但是你王母娘娘在他心中的地位是誰也取代不了的!」大白蟒自信滿滿地說道。

「嗯,那好,我這就讓雷神回去稟告玉帝,一定力勸玉帝答應你的要求……啊……可是,你勒得我太緊了,我……說話困難……反正我也不是你的對手,想跑也跑不了,你還是把我鬆開吧!」王母娘娘喘著粗氣,向大白蟒請求道。

「嗯……好,我暫且放開你,諒你也跑不掉,快去跟那雷神好好交代一下,讓他速去速回!」大白蟒遲疑了幾秒鐘,便放開了王母娘娘。

「撲通!」王母娘娘竟然沒有站穩,摔倒在地。

「哈哈哈,怎麼說你也是位高權重的王母娘娘啊,怎麼就這點出息?你那趾高氣昂的勁頭都哪裡去了?」大白蟒眼見王母娘娘站都站不穩,忍不住奚落了幾句,同時它也從心底放鬆了警惕。

「唉,都是剛才被你纏繞得太緊了,骨頭都快要斷了,……」王母娘娘慢慢爬起來,無奈地對著大白蟒苦笑道。

「行了行了,別啰嗦了,你儘快去跟雷神交待妥當,我可沒有那麼大的耐心!我先去處理剛才的事情……」大白蟒說著,便轉身朝著宛如眾人這邊緩緩遊動過來,一臉的獰笑。

現在,眾人們是徹底傻眼了,也不再企圖逃跑了,是啊,連法力無窮的王母娘娘都敗在了大白蟒的手下,他們又怎麼能擺脫大白蟒的魔爪呢?還是乖乖等死吧!

此時的大白蟒可謂是春風得意,一副忘乎所以的神態,可是它剛剛遊動了幾秒鐘,就突然感覺有一股冷嗖嗖的寒風從背後襲來……

「誰?」大白蟒冷不丁清醒過來,迅速回頭觀望。

可是回頭以後,大白蟒並沒有發現身後有異物,只是發現王母娘娘仍然站在原地,根本沒有挪動一步,眼睛一直在直勾勾地盯著自己,似笑非笑,於是大白蟒大聲呵斥道:「王母娘娘,你別磨磨蹭蹭的,給我麻利點……」

「嘔……嘔……哇……」大白蟒話還沒說完,就猛然覺得胃內一陣翻江倒海,很是噁心。

「嘩啦啦」一聲,大白蟒大口一張,吐出了很多亂七八糟的東西,血淋淋的,還在微微地顫動,很是瘮人…… 當大白蟒一陣狂吐之後,頓時感覺腹中空空蕩蕩的,腸胃之中也開始產生劇烈的疼痛,一波一波地襲來,越來越猛烈……

「啊……哎喲……疼死我了……」為了顧及臉面,大白蟒開始還強忍著,後來估計實在是忍不住了,它也不管什麼場合了,就地打起滾來。

「哼哼,白峰,你作惡多端,也該是你遭受報應的時候了!你給我躺在那裡吧……」王母娘娘飛身來到大白蟒的近前,右手指向大白蟒的頭頂,一道寒光飛射過去,大白蟒瞬間停止了翻滾,躺在那裡動彈不得。

「你……你暗算我……剛才你一直都是在演戲!」大白蟒對著王母娘娘,怒目而視。

「呵呵,現在才反應過來啊,晚了!」王母娘娘微微冷笑一聲。

顯然,王母娘娘已經利用法力將大白蟒定住,剛才還威風凜凜、神氣十足的大白蟒,瞬間便只能如死屍般躺在地上,無法動彈,只有那張嘴還可以說話。

但是,就算大白蟒還可以說話,也會非常耗費它體內僅存的一點內力……

王母娘娘一轉臉,飛身來到那堆血淋淋的嘔吐物近前,對著它們就是一陣施法……

「嗖嗖嗖……」

「刷刷刷……」

只見一道道金光齊刷刷射向那堆污穢物之中,頃刻間,一股股熱氣從其中冒出來,血跡也隨之不見了……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