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 二月 2021

只見此時此刻,在屏幕上那放大的畫面上,李開澤的面龐已經變得無比清晰。而叫諸人驚疑的是,畫面上所顯示的李開澤,竟然是在笑,雙眼更是安詳無比,就像是看到了什麼叫他感到開心喜悅的畫面一樣!要知道在這時候,通過記錄儀拍下的顛簸畫面,便可以推斷出,此時車禍已經發生,尋常人遇到這樣的事情,怕不是連膽都要嚇破,可李開澤怎麼會在笑?!

Post by zhuangyuan

而且他不僅是在笑,面容的那種淡然平靜,更是還要比他之前駕駛車子的時候,看上去還要更深重一些,彷彿是根本沒覺察到危險已經逼近了自己一樣。這樣恬淡的笑意,對比著車禍的慘烈程度,根本叫人不敢相信,這詭異無比的兩者,竟然發生在同一時刻!


「林白,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兒?」越是看屏幕上的畫面,李秋水便越覺得詭異,心中更是被一種無形的恐懼所籠罩,驚懼莫名的看著林白,疑聲問道。

「我心裡有一個推斷,但是還不能確定。」林白緩緩搖頭,然後疾步向著病房內走去,一邊走,一邊對李秋水和福伯道:「你們在外面等著,不要進裡面!」

眼瞅著林白這鄭重無比的態度,雖然李秋水想要繼續追問,但也明白,在林白沒有得出結論之前,恐怕絕對是不會告訴自己隻言片語。而且他不讓自己進入病房,也絕對是有他的想法和安排,自己若是堅持進入,恐怕只會打亂他的計劃。

「姑爺實在是……」看著林白被房門隔斷的身影,福伯不禁感慨出聲,想要說些什麼,但一時間卻是不知道究竟是該用什麼樣的詞句來評價林白。

「岳父大人,恕小婿冒失得罪了!」進入病房后,將房門關上之後,林白緩步走到李開澤身前,望著那張被繃帶緊緊纏繞著的面頰,拱了拱拳,緩緩道。

話音落下之後,林白雙指突然並成劍訣,先天真罡登時透體而出,而且和以前的祥和不同,此時的先天真罡竟然凜冽如刀,帶著一股不可言說的肅殺氣息。

待到先天真罡凝聚成型后,林白沒有任何遲疑,當即運指如飛,向著李開澤被繃帶緊緊纏繞著的五臟六腑的位置,輕輕劃下。指尖遇到那些緊緊纏繞的繃帶,登時便發出一陣接著一陣刺啦,刺啦的聲響,堅韌的繃帶,此時竟然如朽木般簌簌割裂!

而且那些繃帶的創口更是平整無比,恍若是用利刃割斷,足見先天真罡的不凡!

待到切開這五處創口之後,林白深吸了一口氣,而後抬手自帶來的行囊中抽出了五枚通體晶瑩剔透的銀針,向著李開澤的五臟所在位置,輕輕扎了進去。

針影如幢,只是瞬息間,五枚銀針便深入到了五臟中!而就在這五枚銀針深入到李開澤的五臟之後,林白沒有任何遲疑,當即便取出那柄經歷過符劫和五行元力洗禮的符筆,指腹劃過符筆,輕輕一震,緩聲道:「符筆開散,五行之元力,出!」

話音落下,只見順著符筆登時開始有五色斑斕的光華生出,而後一分為五,化作青紅黃白黑五色,在林白的引導之下,按照五髒的五行排列,向五臟中滲入。

這五行元力乍一碰觸到銀針,那原本看起來平平無奇的銀針,登時便有毫光綻放,五色光華繚繞在銀針周圍,就如同是一道道流光般,向著李開澤的身軀沒入。

但就在這五行氣息順著銀針,堪堪就要沒入李開澤的五臟之時,他的身軀卻是突然開始劇烈顫抖,順著身軀更是有一種詭異氣息登時傳出!不僅如此,那五枚深入他體內的銀針,更是開始劇烈顫抖起來,而後只聽得嗤然一聲,銀針竟然直接自他身軀中迸射而出!

嗤!嗤!嗤!只聽得一陣破空之聲,那五枚銀針登時自身軀中直接射出,而且更是裹挾著一種狂暴無比的威勢,自身軀反射出之後,有的銀針甚至直接沒入了林白身側的牆壁之中!

「果然如此!」望著那在沒入牆壁后,針尾兀自顫抖不止的銀針,林白眸色微寒。 墨昊靳給墨決喂下醒酒湯,很快楓叔也進來了。

「少爺,我來吧!」楓叔伸出手幫忙扶住墨決說。

跟著進來的人,還有靳英懷身邊的人,人稱衛叔,他看待自己的會長已經酩酊大醉了,他知道讓他醉一場也是好事。

「楓叔,還是讓父親在這裡休息吧!」墨昊靳這裡還有很少房間,安排墨決完全沒有問題,但是他很少留在這裡。

現在回去不安全,墨昊靳也不放心。

「少爺,你知道的,夫人還在家裡等著呢?如果老爺不回去,她會很擔心,我們會安排把老爺送回去的。」 撒旦總裁的天價玩偶 ,也提前告訴了楓叔,如果自己醉了,還是把自己送回去,他真的害怕他酒後亂說話。

墨昊靳想了一下,這怎麼可能呢?媽咪會擔心是真,但是墨決一個晚上不回去,凌遙也不會過問什麼,但是楓叔這樣說了,應該是舅舅的意思了。

「楓叔,那麻煩你把父親安全送回去了,回到了告訴我。」墨昊靳把他們送上車,還貼心的讓他躺著。

「是,少爺。」楓叔在剛剛已經去見過洛夢櫻和小不點了,墨昊靳沒有親自把墨決送回去,他很了解的。

墨決是他身邊的人照顧,不過墨昊靳也不能讓著自己的客人在自己家裡面,自己不管不顧嗎?

他們幾個人把靳英懷送回房間,墨昊靳卻看到了他眼角處的淚水,他是在傷心嗎?

但是墨昊靳沒有停留去看兒子,還有洛夢櫻。

洛夢櫻陪著小不點玩,小不點睡著了,洛夢櫻也趴在旁邊睡著了。

墨昊靳摸著她的臉,都是大人了,還不能好好照顧自己,如果他不來,她是不是就這樣睡了。

墨昊靳嘆了氣,把洛夢櫻抱了起來,洛夢櫻在他抱著的時候,已經醒了。

不過她卻一動不動,就讓他抱著。

不過洛夢櫻還是忍不住動了一下,洛夢櫻只是輕輕動一下,墨昊靳就發現她已經醒過來了,他就不洛夢櫻放了下來。

「幽幽,你醒了為什麼不說呀!」墨昊靳把她放下,就埋怨她說。

「我為什麼要說呀!你可是我的丈夫,抱我不是應該嗎?我可是還想要好好享受一番呢?」洛夢櫻撒嬌的抱著他說。

「你這個想要看我笑話吧!笑話看到了,可以放手了吧!」墨昊靳想要把她拉開,可是洛夢櫻卻纏著他。

「你多心了吧!難道你不喜歡嗎?我可是美女,多少人看到我都會忍不住看著我,就算是看我的背影很多人,都捨不得離開。」洛夢櫻她可是為了她開心才變得那麼臭美,就算她自己知道,而是藏在心裡,可不會這樣說。

「美女,你這個樣子見美女,你確定不是看女鬼嗎?」墨昊靳卻不願意承認的說,在他心裡,洛夢櫻不打扮也是很漂亮的,否則他怎麼可能對她一見鍾情呢?

不過她還是忍不住吐槽洛夢櫻。

洛夢櫻聽到他說自己是女鬼,有那麼漂亮的女鬼嗎?

「你是不是要把我氣死,找下家呀!我可警告你,除了我放手,否則我做鬼也不放過你。」洛夢櫻扮成鬼樣子嚇唬他們。

「如果我娶了一個漂亮的女鬼回家。」墨昊靳在她的額頭上吻了一下說。

「你這個時候怎麼不可能他們兩個人,他們兩個喝的酒不少呀!」洛夢櫻快受不了他這樣說話了,馬上轉移話題說。

「舅父已經回去了,回到家裡媽咪會照顧著他,家裡還有很多叔叔,阿姨在,沒有什麼好擔心的。」墨昊靳說。

「回去了,你怎麼讓他回去了,現在已經天黑了,為什麼不讓他住下來呢?」墨昊靳這件事情辦得就不漂亮了。

「不是我不想留他,而是他自己決定的,楓叔親自把他帶回去了。」墨昊靳感覺她一點都不信任自己說。

「那你為什麼不守著他呀!他應該喝醉了吧!酒後吐真言,你是不是傻呀!這麼好的機會都錯過了。」洛夢櫻鄙視的看著他說。

「我說了,他的事情和我沒有關係,我又不是八婆,你想要知道你自己去吧!」就算他想要讓他說什麼,他身邊的人也一直看著呀!靳英懷喝完酒,一直都很安分,一句話也沒有說。


「怎麼和你沒有關係呀!都是和你有關係好嗎?」洛夢櫻感覺他就像一個甩手掌柜一樣。

「和我沒有關係,人是你招惹過來的,也是你讓人留下來的,怎麼和你沒有關係了,我做那麼多的事情為了誰呀!還不是為了你嗎?說得像沒事人一樣,你不看看自己,那天看著他的時候,要不是膽怯就是看到仇人一樣。」洛夢櫻才不想什麼都自己藏著掖著呢!她也不是墨昊靳這個男人,心裡明明想著其他的事情,卻打死也不認。

「如果不是你媽咪,還有舅父也不用這樣辛苦了,舅父今天還喝了那麼多酒,都怪那個男人。」墨昊靳把所有的事情都怪在靳英懷的身上,他們兩個人說著,卻忘記了自己的位置,聲音大一點還會被人聽到。

「是呀?都怪他,可是你卻拿一點辦法也沒有,傷害他不想,就算你動手,我也不會讓你,你知道的我這個人就這樣,有恩之人,那我不管他是什麼三教九流,還是世人恨的咬牙切齒之人,只要是恩人,那在我的身邊,我定會護著他。」洛夢櫻是害怕事情已經開始了,沒有什麼事情,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一旦失控她也不能讓靳英懷在這裡受到肉體上的傷害。

他傷心是少不了的了,那只是他咎由自取,也不是她給他帶來的,如果他真的在乎凌遙,就應該好好調查她的生活,而不是一看到表面的事情,就選擇了逃避離開這裡。

「他和你有血緣關係,和我現在的關係就算小不點的恩人,除非那天他成為你的父親再說吧!」墨昊靳是她的家人,靳英懷現在也只能算外人,所以她還是會偏心自己的家人的。 (PS還是預祝大家國慶節快樂。。。另外求訂閱。碼字可是很耗費腦子的。希望各位的訂閱給我提提神。)

走出大殿,看向門口的日晷,如今竟然是午時五刻,在過一會,就到了未時。

一想到和三女的洞房,李易的心裏就暖乎乎的,昨夜的瘋狂也是讓他興奮,不過走出大殿的李易,臉色一下子變了。

本來喜氣洋洋的笑容,變成了冷淡的神色,彷彿剛纔的玩鬧都是幻想,這纔是李易的真面容。

讓人看見會感覺李易不怒自威,這才符合李易州牧的身份。

在下人的帶領下,李易來到了會客室,陳宮等人正在裏面辦公。

因爲李易的婚禮,陳宮等李易手下的大臣,必須參加,而他們事務繁忙,所以在混亂之後,就把辦公的場所搬到了無天城,反正這裏房間多得是,並且以前的住所還在,所以不愁沒有地方住。

“哎呀,曹操送來黃金百萬兩,材料若干,真是小氣。”

“誰說不是呢,還是袁紹送的夠多,看看,千年虎皮都是送來十張,梧桐樹枝都是百段…”

站在門外,李易聽到了陳宮幾人的聲音,細細聽去,就會發現幾人正在盤點天下諸侯送來的禮金。

不管怎麼說,李易也是幽州州牧,只要他結婚,而且是第一次大婚,只要上點檯面的勢力,都會送點禮品,以表示交好的意思。

除非是死敵,不然都會送東西,表示慶祝。

揮了揮手,示意附近的士卒遠離會客室,李易推開門,走了進去。

“吱呀…”沉重的香檀木門打開,李易的身形出現。

聽到聲音後,陳宮等人看了過去,等發現李易的身影,急忙放下手頭的東西,向李易施禮。

“主公!”陳宮喊道


“主公,昨夜是否安睡,可是要多虧我們幾個,要不是公臺帶頭,我們拼了老命,主公現在肯定被老先生弄起來,然後教導一番…”在他之後,則是李儒。

李儒的話語說出,李易就想到岳父蔡邕被幾人灌醉的樣子,多虧了陳宮等人,不然固執的蔡邕肯定會大大早上就會找李易,把李易從溫柔鄉弄出來,然後批評數刻,纔會離去。

“主公,昨日的美酒不錯。”賈詡等到李儒說完,纔是開口道。

不過他的話語則是向李易表明,昨天我也是出力了,你是不是多給點美酒。

“哈哈,好,你們只要喜歡,每人千罈美酒。不過美酒喝多了,可是會醉的哦。”李易笑道。

陳宮幾人聽完,哈哈大笑,將李易迎入上座,然後開始講訴昨天各路諸侯送來的禮品。

“主公,其中袁紹最是闊氣,知道主公不缺黃金,所以一兩也是沒送,送的全是材料,並且都是主公急缺的珍惜材料,看來是下了苦功了!”陳宮拿出一份禮品清單,遞給了李易。

讓李易可以詳細的查看袁紹送來的禮品。

打開禮單,上面的第一行就是萬年妖狐的皮毛三張,這可是無價之寶,根本無法用黃金去衡量,一般都是哪個家族的傳家之寶,據說擁有神奇的功效,只要人坐在萬年妖狐皮之上,可以退卻一切雜念,讓自己處在非念似唸的狀態。

讓自己的大腦放鬆,是那些謀士的神器都不爲過,沒想到袁紹一送就是三張。

在往下看,什麼千年虎皮,梧桐樹枝,紫金礦石,應有盡有,那些禮品,放置一個房間都是放不下,看來袁紹是下了大本錢。

點點頭,放下禮單。

“其他諸侯那裏咱麼樣?可還有適合特殊建築的材料?”李易滿意的問道。

就算其他諸侯送來的東西沒有材料,也是無所謂,光袁紹送來的材料,就可以讓他蒐集的時間縮短數年,實在是材料太難尋找,一般都是錢買不到的。

就算去洛陽監牢兌換,也是兌換不來,並且那不是明智之舉,就比如那萬年妖狐皮毛來說,光兌換的聲望就需要一百億聲望,如今除了李易,沒有其他人可以兌換。

就算兌換了,也是不夠,一個特殊建築,就需要十張以上,三個就需要三十張,這還是最少的。

那些千年材料,需求是萬年的十倍百倍以上,需要的聲望更是海量,就算幽州所有玩家的聲望加起來,大約能兌換出一份,但是聲望無法交易,李易只能眼看着那些材料,而無法兌換。

這一次的大婚,可以說是收取材料的一個契機,早就數月前,李易就放出風頭,說急需材料,然後這次大婚,那些諸侯肯定會送來材料,只是不會送太珍貴的,一般貴重的就是了。

因爲現在是戰亂時期,黃金的作用還是很大的,而那些材料,則是沒什麼太大的用處,與其放在倉庫裏也是發黴,還不如送禮算了,既節省錢財,也是有面子。

“主公,除了袁紹之外,就屬交州士燮送來的材料對多,並且品級也是不錯,可以大大緩解材料的需求,還有曹操劉表孫權等人送來的材料也是不少,至於其他諸侯不看也罷,他們頂多前來湊湊熱鬧。”李儒拿出數個清單,交給了李易。

不過光把清單那在手中,就知道他們送來的材料不多。

“很好,有時間我會去看的,對了如今材料的收集如何?是否可以建造一個特殊建築?”李易將清單放在一邊,詢問道。

李易的話語一出,陳宮幾人的臉色有些不自然,一看他們的臉色,李易就知道事情沒戲了。

“主公,如今低級材料已經不缺,足夠三個建築的所需,但是高端材料仍舊十分稀缺,光萬年妖狐皮毛就缺少二十五張,這還算上袁紹送來的三張,那些材料太難得了…”陳宮想了一會,站起來說道。

一邊說,一邊感慨。

自從收集的任務下達,直到今日已經過去三年,但是仍舊沒有收集哪怕一個建築所需的材料,這讓陳宮等人有些不齒。

“罷了,在過一段時間也是收集完畢了,諸位不要灰心,一定會收集完畢的。”李易見到衆人的臉色有些不對,急忙鼓勵道。

陳宮等人一聽,臉色纔是恢復自然,心裏暗下決心,要加快收集的步伐,早日完成材料的積累,好建造出那三個獨一無二的建築物。

“對了,回禮都安排否?可是不要讓那些諸侯瞧不起!”李易忽然想到一件事,就問了出來。

“主公,是這樣的…”陳宮等人就回禮進行了詳細的解說。

反正幽州除了馬匹優良之外,就只有礦石了,但是李易又缺少那些珍惜礦石,送禮是不大可能,所以唯一能送出的就是馬匹,根據各路諸侯送來的禮品,回贈不等數量的馬匹。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