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1 一月 2021

只聽那滾滾魔雲中冒出一聲驚天吼聲:「女娃,你這『鎮魔決』從何學來?」那聲音震驚恐慌,好似墨璃是他的畢生剋星一般。

Post by zhuangyuan

羅天聽到這句話心中卻是興奮異常,這『鎮魔訣』可謂克制魔修的無上威能;比起羅天那作為對付魔修壓箱底的神羅滅魔靈訣更加的強悍,準確說羅天手裡的那靈決就是從此功法中延伸出來的分支而已。

鎮魔訣的另一個名字便是『神羅滅魔訣』,乃是禪宗中最為玄妙的禪法之一。

但鎮魔訣雖然是克制魔修的一大神功,然而對修鍊者的要求卻是極為苛刻。

首先要擁有玄靈之體,其次還要有普度眾生的禪心,最重要的是能夠得到禪緣。

玄靈之體倒還好說,是靈修的一種體制雖罕見但也不是沒有;禪心雖然對一心執念追求無上威能的修士有些困難,但也是有些異類可循。大多數可以修鍊鎮魔訣的修士都是卡死在了這最後一項『禪緣』上。

所為『禪緣』便由有大能的禪修之士為有緣者『開光』,開光是禪修宗門的術語,實為『引路』之意。

禪宗神秘莫測隱秘非常,在這更天界修鍊界沒有之一。

並且這禪修傳承更是有些不同尋常。如修士傳承,無論鬼修、妖修、人修都是要擁有靈基才可踏上修途,便如羅天在沒有靈基前縱使身份特殊的『三少爺』也是修鍊不得。而這禪修卻是單憑一個『緣』字。

只要有禪心、有禪緣,符合禪修基本就是路邊乞丐都可習得。

『緣』本就飄渺虛幻,而那至純『禪心』更是罕見。

俗諺:人之初,性本善。而經歷過世間坎坷,萬般磨難還能保持那至善之心的又有何幾?

聽到那魔魂吼聲羅天心中震驚可想而知,這才明白了為什麼墨璃會對誅魔之事如此執著了。

魔修邪惡為禍世間,便是這至善之心決不能容忍的!

雲裂在一旁也是眼中流露興奮,有習得鎮魔訣的墨璃在此;那魔魂怕是不死也要脫層皮。不利形勢似乎瞬間逆轉了。

墨璃聽見魔魂驚吼,淡淡睜開雙眼眼中一片銀光正是那鎮魔訣發動的徵兆,看了一眼那滾滾魔煙善道:「汝為鬼修,卻入魔道。殺戮萬計,難道還要繼續為孽?」

羅天心中一緊暗道:據傳習得這鎮魔訣禪修除魔之法,便能看清那魔修本源出處,看來此言不假。又是安安催動那早已布置下的幻靈陣移動位置將眾人圍在其中,隨時準備發動。

若料不錯那魔魂恐怕就要下殺手了,墨璃縱使習得鎮魔訣怕也是修為尚低;這魔魂實在過於恐怖不得不防。

「哈哈…哈哈…」魔雲中傳來盪天森笑厲聲喝道:「小小女娃可知本尊是誰?不過剛剛入門的鎮魔訣,也想渡化本尊?本尊見你年幼無知,便放你離去。速速逃命去吧!」

魔修心性殘忍,這番話卻是有些違反常理。

看來這鎮魔訣乃魔修克制之法不假,而那魔魂聲稱『本尊』。難不成竟是魔尊不成?眾人聽那魔魂之言都是心中驚恐。

不過,眾人心裡可都是明白的人。若這魔魂不是真的怕了,又怎會如此說道。

羅天心中冷笑間損耗已經補充回來,回頭對這墨璃微微點頭,墨璃與羅天已有默契知道羅天已經準備妥當。當即也不在廢話冷冷一笑回道:「魔尊憐惜小女子受之不起,還請魔尊以真容相見!」

魔魂一陣翻滾似那雷雨前遮天蔽日的烏雲,滾滾炸雷在其中響起;那魔魂已是動了震怒。

「好!好!好!」那魔魂藏在魔煙之中一連吼出三個『好』字,聲音森寒無比;便是站在這沙海空間的炎炎火日下也是一股涼意從腳心直冒腦門。

「既然你們找死,那本尊也就不客氣啦!」

暴吼間魔煙劇烈扭動不多時竟成了那魔魂模樣,身高數十丈一雙赤紅魔眼冷冷凝視三人巨大魔掌揮手一拍,帶著滾滾濃煙向三人襲來。

「不好!速退!」羅天大吼一聲三四道靈光向上打出,意圖一阻那巨大魔掌。卻是無功而返平白損耗了靈力。


卻聽墨璃冷冷一笑輕聲唱道:「蓮心如月,灑寒光!」哪個歌聲輕緩空靈,似有安撫心靈之功效,讓驚恐中的羅天三人心神寧靜了下來。

空中也是突生變化,一躲清幽蓮花忽然虛空中綻放,初始不過小小一朵瞬時便已成了遮天巨蓮。

巨蓮迎上那滾滾而來的魔掌,隨即便綻放開來幽幽青光自那蓮花中散開;沒入那黑煙巨掌之中,說也神奇那化身巨人的魔魂竟然如嬰孩碰觸火焰般;猛的縮回了手掌,眼中露出畏懼之色。

「佛座青蓮!可惡,竟然是金蟬子那禿驢的傳承!」魔魂恐怖大吼卻是向後退去,如此竟是已經放棄糾纏似要逃去。

嚴心唯恐天下不亂急急吼道:「他想逃走!快攔住他!」吼叫中卻是已經一連甩出了不下十枚的精蟲靈決,可惜那效果卻是令人汗顏。那魔魂連看都未看一眼,任憑那精蟲靈決打在身上一個水泡都沒激起來。

這嚴心的精蟲靈決,比之羅天的晶石靈訣都不如;那晶石靈訣都不能奈何魔魂,更別說嚴心了。

羅天無奈一笑也是緊接著放出晶石靈訣,羅天可不似嚴心胡亂放出;而是從五行之勢、風輪之形打向魔魂,不及如此羅天更是積極發動空中還未被魔魂徹底回去的電網大陣發出道道閃電阻礙魔魂的行動。

羅天後發后至但卻一阻再阻那魔魂,逼得魔魂連聲大叫激惱至極。想要反身回擊卻發現墨璃操控的青蓮已經追了上來,只得揮手放出一股股的黑煙攻向青蓮,無暇再顧及羅天的襲擾。 墨璃得羅天食靈丹相助正是靈力充沛之時,遂於那魔魂相差甚遠但有仗於鎮魔訣鎮魔的功效,一時倒與那魔魂斗的旗鼓相當。

一旁的羅天等人雖沒有鎮魔功法相助,但也是各顯神通上下飛舞;道道靈決法決不停的往魔魂身上招呼。

俗話言:蟻多磨象。

此刻眾人可是將此言發揮的淋淋盡致,深得其中精髓所在。就是看出那魔魂不敢讓青蓮近身的忌駭,不停的躲在青蓮后騷擾魔魂;讓其不能專心對付青蓮。

長久之下,那魔魂也是無可奈何有幾次甚至想拼著受青蓮青光一擊,也要將鬧騰的最歡的羅天打落。卻發現羅天極為狡猾,根本不給他機會身上的諸般法能更是層出不窮讓它防不慎防。

一連吃了幾次小虧后,那魔魂也放聰明了。你擾任你擾,便仗著身高馬大不畏三人放出的靈法之決硬抗了起來。

一番混戰下來,嚴心最先抗持不住動作有了遲緩之象;好幾次都差點被魔魂從龐大軀體中分出的魔煙觸手掃到,唯恐嚴心出現意外,羅天不得遁到其身邊再送兩枚食靈丹讓其到一旁恢復。

這一幕自然看在雲裂眼中,不免又是一番嫉恨。

不過,雲裂縱使嫉恨手下對付那魔魂的法訣也未有絲毫停頓。當然,這也不是何等的深明大義。而是他最為清楚,不除去魔修終究會有一天自己將要淪為,這魔修坐下的使奴驅狗。

那些已經被自己誅殺的使奴,其慘狀他可是深有體會。

羅天躲過那魔魂掃來的觸手,從納物空間取出一枚食靈丹甩手射向雲裂;也不多看對方一掐指訣人便到了那魔魂身後。

雲裂接過食靈丹見羅天身形,雖大惑不解但也想到羅天必有行動;一口吞下丹藥也不遲疑大喝一聲:「開雲劍!」發出一道勢可劈山的劍光攻向魔魂配合羅天所動。

果然,雲裂威勢驚人的劍勢引起了正注意向羅天的魔魂,那魔魂大吼一聲分出三道魔煙觸手迎向雲裂;兩道擋住劍勢,一道卻是直撲雲裂。

雲裂可沒有羅天那瘋狂的勁頭,眼中懼意一閃便輕喝一聲御術向後避開魔魂鋒芒。

此間雖時效甚短,但卻給羅天爭取了時間。不停加速之下已經到了那魔魂身後,歷時不敢遲疑甩手打出幾枚陣石一陣漣漪竟然消失在了空中;這幻靈陣羅天可謂使的爐火純青。

魔魂微微一頓似也察覺羅天氣息從身後消失,但注意力隨後便有被墨璃控制的青蓮再次壓下引去了心神。

墨璃眼見羅天隱去身形,雖不知是何法能但也知道羅天一定是大有作為;默契中倒是配合了羅天一次。

幻陣之中,羅天冷視那龐大魔魂。

大戰下來,那魔魂愈戰愈勇眾人都是看得清楚;而墨璃雖有食靈丹相助不至於靈盡,但終歸『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那魔魂修為曾是魔尊級別的恐怖存在;雖身受重傷又被試煉空間壓制,但畢竟魔承高深使的禪道尚不入室的墨璃也是沒有辦法。並且,隨著時間的推移兩者間的詫異便顯現了出來。


經驗不足的墨璃很快便有控制不住青蓮的跡象,而魔魂則是墨璃稍有失誤便一陣猛攻;道道滾滾魔煙擊打的青蓮輕輕顫抖,似有渙散的架勢。

墨璃眼中冷冽知道如此下去必不是辦法,咬唇之下輕喝一聲「清魔咒!」

「女娃兒,此刻才想起這令人煩心的咒念了?哈哈…晚了!你那玄靈體便送於本尊採補,以潤我無上魔功吧。」魔魂囂張的大吼,對墨璃發出的錚錚咒言竟然毫不畏懼。

「這是為何?」墨璃眼中驚駭,清魔咒一出立時體內靈力不堪重負出現混亂。

魔魂見此良機哪能放過大吼道:「你真當本尊懼怕那清魔咒么?哈哈……莫要小瞧本尊精魄!」吼叫著竟從那龐大魔煙巨人中飛出一暗紅色長袍身影,那不過七八歲孩童模樣的影子與那龐大魔魂身軀相比簡直就如螻蟻;但卻帶著兇悍的嗜血氣息,煞氣無邊。

正是那魔修的精魄所在!

所謂魔魂精魄竟是如此這般的組合……

靈陣中的羅天見精魄終於出現,此等良機豈能放過!手中靈訣一合喝道:「陣起!」

咔嚓!

空中驟然一暗無數閃電自虛空中暴起,狠狠劈向龐大魔魂;同時,虛空中又是一陣靈力波動隨後墨璃、嚴心、雲裂三人竟然同時消失於天地之間。

羅天布置良久的大型幻陣此刻終於發揮了威能,說是大型幻陣不過是在幻靈陣的基礎上加大了陣勢而已;就是幻靈陣的巨型化。同時在其中隱匿閃電靈決,用以攻擊目標。這還是此前那魔修總是盯著調息中的墨璃,靈光一閃中羅天趁雲裂與魔魂相鬥布置下的奇思妙想。

羅天自得將其不倫不類的陣法稱為『幻雷陣』。

那魔修精魄利爪行將抓到墨璃,卻在下一刻手中一空人竟從眼前消失。魔修精魄不似魔魂黑煙滾滾,而是凝聚成形如小人一般且成實體說起來與那真人一般無二。說起話來也是真人無疑,不過卻帶著童音:「糟糕!幻靈陣!有法陣高手?」

魔修此前既然能夠修成魔尊之強,自然見識也極為豐富一眼便看出這陣型的門道。可見到那劈天蓋地攻向魔魂的閃電卻又是疑惑了,他的印象里這幻靈陣貌似不曾有這雷電的攻擊之能啊。

難不成自己被那金蟬子封禁的這段時間,世間陣法又有了發展?

嗚!

就在魔修精魄還在疑惑之時,他那身後的魔魂卻是突然哀嚎起來;一身黑煙扭曲糾纏,其中不時有黯淡的金光厲芒、紫霧青煙發出。

下一刻,魔修精魄一顫已經感受到那魔魂的痛苦。

「神羅滅魔!」

魔魂精魄恐懼的大叫,便連那魔魂之體都不敢再回。

厲聲長嘯在空中一劃,將那幻靈陣劃出一道口子從中逃了出去向著那早已不知逃到了哪裡的魔修本體遁逃而去。 魔修精魄強悍無匹,但也在羅天成功趁其不備,將那數枚晶石神羅滅魔靈訣打入魔魂體內后落荒而逃。

魔魂雖龐大無量,但卻有致命缺點。

雖為魂,但卻無靈智!

羅天之所以一直隱忍不發,便是為了趁那精魄疏忽之時給予致命一擊。

魔魂精魄乃是魔修的根本所在,可謂關係到魔修的修為生死。若是魔修被逼到動用魔魂精魄去戰鬥,那邊說明這魔修真的被逼到了絕境;不得不拚死一戰。魔魂強橫、精魄如魔修分身靈智極高。魔魂、精魄相輔相成,便可無匹宇內令眾修恐懼可謂缺一不可。

然而,剛才羅天看準機會的致命一擊卻是用那針對魔修的神羅滅魔靈決傷及了魔魂的根本。肆虐的神羅之光讓那精魄瞬息便打消了回歸魔魂的想法,不得不向本尊所在逃去。

羅天臉上冷笑揮手一聲:「收!」那龐大的魔魂便在羅天揮手之間,化為一枚滾滾攪動的魂珠落入羅天手中。

羅天冷視那精魄遁逃方向,收起魂珠法訣一動四周空間到處流傳的閃電便隨即消失,消失不見的墨璃嚴心雲裂等三人也自虛空中顯現。

望去墨璃一臉蒼白,嚴心則關切的守候在一旁。至於那雲裂則是深深的望著羅天出神,羅天不以為意閃到墨璃身邊點頭道:「墨璃,我即刻便去追殺那魔修!魔魂已失,那魔修縱使還有精魄,八成殘餘功力怕也使不出兩成了。」言罷遞給墨璃嚴心沒人一枚食靈丹,瞬身便向精魄逃去的方向追去;也不知道時間緊迫,還是給忘了竟沒有提及要給雲裂留下一枚食靈丹。

要知方才為了配合羅天,雲裂也是損耗頗巨的。此刻望著羅天的背影也是氣喘吁吁臉色慘淡,特別見羅天獨獨沒有給自己食靈丹便更是氣悶恨意湧上心頭,看向羅天的眼神極為冷冽。

墨璃有所感受秀目中目光閃動,隨即便要伸出手把那食靈丹送與雲裂;可手還在半空旁邊便已經伸來一隻大手,不由分說便奪取了食靈丹。墨璃一驚微張小口驚訝的向嚴心望去,卻是眼中一晃一個醇香的丹粒已經射入了空中,服食多可食靈丹的墨璃立即便從口感分辨出那是食靈丹的氣息。

「你?」墨璃白潔的柔夷輕遮粉唇,秀眉微皺眸中一絲不悅。


嚴心一臉無謂輕輕一彈將手中食靈丹服下嘖嘖有聲:「嘿嘿……羅天的意思你還不懂?」

墨璃何等聰慧嚴心稍稍一提,心中自是明晰一切。羅天原來是故意為之,而不給雲裂靈丹。其中意欲自然也是令人深思。

眼見魔修本命魔魂精魄已收其一,那魔修伏誅已是註定之事;魔修即除那修士間便再無合作可言,皆是這試煉空間中的對手。

而此前進入沙海空間,那冥冥中的聲音早有言明「萬修聚,殺戮起!」

這意思便是孩童便聽得懂,自是修士間的互相殺戮……

羅天、墨璃、嚴心均是東靈域修士,面對他域修士自然要互相助扶才是。不知不覺間雲裂已然成了對頭。

這微妙的形勢變化,雲裂有哪裡沒有感知。單從雲裂一人浮在空中相距兩人十數丈而不近,便可看出雲裂心中也是將兩人當成了對手。一時三人之間便瀰漫起一道詭異的氣氛,雖互不干涉卻各個警惕對方。

不過好在雲裂雖修為高深,但墨璃卻是兩人;而且有食靈丹恢復,而雲裂也不是全盛狀態三人到暫時相安無事。

但這並不好說,要知此前眾人都有發出信決通知各方修士前來誅魔;待到修士齊聚自然陣營曲溝分明。怕是為了那魔魂精魄的歸屬,要爆發一場血腥大戰了。

魔修精魄雖逃得極快,可再快又哪裡能逃得出羅天靈覺感應、靈識鎖定。縱使眨眼數十公里,依然是被羅天牢牢盯死。

羅天人在空中急速穿行,待除了那墨璃嚴心等人的視線隨即便寄出了妖珠;妖珠之上混沌氣息流轉,看的羅天心中歡喜。沒想到沾染了那混沌之氣的妖珠,不及破法破甲竟然對那魔修之魔魂也有驚人威懾。

此前若不是有妖珠臂助,縱使羅天準備妥當也不能將那魔魂龐大身軀撕裂開來,露出其中的魔魂本源使得神羅靈決一擊而中。

發現妖珠對魔修也有奇效,心中自是信心滿滿揮手將妖珠懸於頭頂催決讓妖珠發出一道幽光;立時羅天的遁速又快一倍化作流光向魔修追去。

靈覺中精魄的遁速可謂驚人,縱使羅天使出了妖珠加速之下也是相形見絀;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精魄距離自己感知邊緣越來越近,不免焦急起來。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