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 十二月 2020

只是,昊天石在他的手上沒有任何的反應。

Post by zhuangyuan

「嗯?」

突然,手中的空間戒指再次出現了異樣,一股巨大的吸引力,直接將秦穆然吸到了石台上面。

「嗡!」

突然,秦穆然的腦海劇烈的響了起來,一個人像出現在了他的腦海之中。

「你是誰?」

秦穆然問道。

「年輕人,看來是你得了伏天戒了。」

腦海之中的老者一臉慈祥地看著秦穆然,笑道。

「伏天戒?你說的就是這個?」

秦穆然抬起手,問道。

「沒錯!」

老者點點頭。

「要不是你在石台前磕了頭,這個戒指也不會承認你的!」

老者說明緣由道。

「可能是我瞎貓碰到死耗子吧!」

秦穆然笑了笑。

「不知道前輩您怎麼稱呼?」

秦穆然看著老者,問道。

他有種感覺,這個老頭就是這個古武秘境的製造者,按照葉孤城所說,就是傳說中先天之上的強者,一個比老道士還要強大的存在!

「我啊,你應該聽過我的名字,我叫伏羲。」

老者笑了笑說道。

「伏…….伏羲???」

這一次,輪到秦穆然懵逼了。

卧槽,伏羲這個名字,放在夏國,恐怕只要是上過小學的人都知道,伏羲是人族的師祖,相傳可是他和女媧兩個人創造了人類。

沒有想到,這個伏羲是真的存在,不是神話啊!

我去,到底發生了什麼!

秦穆然腦袋有些凌亂了。

「怎麼?小娃娃,你知道我?」

伏羲笑了笑,有些意外。

「小子秦穆然,拜見始祖伏羲氏!」

秦穆然立刻躬身對著伏羲行禮。

「呵呵,你這個小娃娃還是挺有禮貌的,老頭子我看你很是順眼啊!」

伏羲看著秦穆然,臉上依舊是一副慈祥的笑容,絲毫看不出這是個絕世狠人。

「前輩,我想知道,這個昊天石到底有什麼用?」

秦穆然立刻指著手中黑漆漆的昊天石問道。

「昊天石能夠洗精伐髓,治療大道傷,不過,能不能有效,要看個人的天賦和領悟能力!」

總裁爹地:媽咪不給你 伏羲指點道。

「那該如何運轉?」

秦穆然接著問道。

「將勁氣注入其中,便可激活!」

伏羲說道。

「伏羲前輩,如今地球的環境已經不能夠修鍊了,我們很多傳承都已經不在了。您老人家弄出這麼大的一個秘境,難道就沒有點東西嗎?」

秦穆然顫顫巍巍地看著伏羲問道。

「如今的大世已經不適合修行,不過,我給你留了伏天戒,他當年可是我的貼身之物,你若是天資足夠,能夠參悟其中的奧妙,將會一輩子受用無窮,一切就要看你是不是我的有緣人了!」

伏羲也是老奸巨猾,他看著秦穆然,說了一段雲里霧裡的話。

「我的靈力已經不多了,這道靈魂印記就要消失了,臨消失前,送你一場造化吧!」

說著,伏羲的身影卻是越來越淡薄,同時他一指點出,點在秦穆然的身上,秦穆然只感覺一團暖流湧入到了自己的丹田之中。

「好小子,運氣真的是可以,竟然還有軒轅的傳承!看來,你或許真的能夠走出那一步!」

伏羲的聲音自秦穆然的腦海里響起。

「前輩,伏羲前輩?什麼那一步,你說明啊!」

秦穆然急忙問道。

可是伏羲的聲音再也沒有想起過。

就在伏羲聲音消失以後,漢白玉的平台突然震顫了起來,隨後便是開始要坍塌。

不好,古武秘境要關閉了!

秦穆然說著,便是沒有停留,拿起昊天石,便是向著下方沖了過去。 就在趙小川四人觀看着場中的情景時,並沒有發現一個黑影出現在他們的身後,手中拿着一把長長的鐮刀,慢慢地向着他們走來。

“耗子,你這匕首到底什麼來歷?怎麼會出現一個死人頭?”

郝大寶看着死人頭吸食着狐狸臉身上的黑霧,出聲問道。

此刻,身後的黑影已經走到了距離他們不足五米的地方.。

“我也不知道!”劉子豪搖搖頭,一邊看着狐狸臉不斷地嘶吼着,一邊回道:“這只是我父母給我的,說是讓我防身用,具體什麼情況我也不太清楚。”

此刻,身後的黑影已經走到距離他們不足三米的地方.。。

“你父母給你的?不大可能吧?天底下有父母會在孩子出門時送這匕首麼?而且這匕首也太詭異了吧?很明顯就是有鬼啊!”

蔣舟舟撇撇嘴說道,語氣中充滿了不相信,他的眼睛看着狐狸臉的掙扎越來越小,身上的黑霧越來越淡,漫不經心的迴應道。

此刻,身後的黑影已經站在他們身後半米的地方並且高高的舉起了自己手中的鐮刀。

“我也不相信!”趙小川說道:“耗子,你以前不是說有些事情到了時候就會告訴我們麼?不如乘着今天這個機會告訴我們得了!我們真的很好奇這短短几天你的變化怎麼這麼的大。”

此刻,身後的黑影目光正在四人身上不斷地遊離着,似乎在考慮應該先砍那一個.。。

劉子豪沉默了一會兒,似乎正在思考着什麼,就在這時,郝大寶驚叫一聲。

“快看,那個死人頭似乎發生了一些變化!”

其餘三人聽到郝大寶這麼說,定睛望去,發現死人頭的左邊黑氣不斷地凝聚着,緊接着出現了一隻耳朵。

“臥槽,這傢伙居然長了個耳朵?這是在開玩笑麼?”

就在郝大寶話剛說完,他身後的黑影手中的鐮刀狠狠地向着郝大寶劈去。

“大寶,小心!”

蔣舟舟聽到郝大寶的話,轉頭剛想和郝大寶侃上兩句,猛然間看到郝大寶背後黑影,驚叫一聲,然後伸出自己的胳膊擋在了郝大寶的背後。

聽到蔣舟舟的叫聲,其餘人瞬間回頭,便看到鐮刀尖狠狠地紮在了蔣舟舟的胳膊上。

“臥槽!”

郝大寶剛轉頭,便看到蔣舟舟胳膊被鐮刀扎穿,同時一股鮮血灑在了自己的臉上,立刻怒吼一聲,一腳踹在那道黑影的身上。

那道黑影被郝大寶一腳踹飛,倒在地上,但很快便爬了起來,向着樓下爬去。

“王八蛋,你別跑!”

趙小川怒吼一聲,立刻追了出去。

劉子豪和郝大寶緊張地看着捂着滲血的胳膊,嘴脣顫抖的蔣舟舟,臉上佈滿了焦急。

“舟舟,你個傻叉,誰讓你替我擋的?我肉這麼厚,需要你個沒二兩肉的傢伙替我擋刀麼?”

郝大寶雙眼通紅,不斷地咒罵的蔣舟舟,雙手顫抖的在蔣舟舟的胳膊處晃動着,想要幫他拔出插在胳膊上的鐮刀。

“大寶,你可真是個沒良心的,人家幫你,你還這態度,下回人家不幫你了!”

蔣舟舟臉色蒼白,嘴脣顫抖着,但說出來的話雖然帶着調侃的意味,卻讓郝大寶更加的愧疚。

隱婚嬌妻,太撩人! “我需要你幫麼?我是個胖子,被鐮刀劃上一兩刀,那叫減肥!”

郝大寶對着蔣舟舟吼道,然後轉頭看向劉子豪,說道:“耗子,你辦法多,你說怎麼可以救舟舟?快點!”

劉子豪皺起了眉頭,用手碰碰鐮刀的柄,蔣舟舟立刻發出一陣慘叫聲。

劉子豪看了半天,搖搖頭道:“沒用的,鐮刀卡在骨頭裏了,現在憑着我們的條件根本沒有辦法。只能先這樣保持了,等李明浩上來他大概有辦法!”

“臥槽,媽的,剛剛那傢伙究竟是什麼玩意兒?別讓小爺遇到,不然小爺非活劈了他。”

郝大寶憤怒的罵道。

就在此時,一陣腳步聲傳來,劉子豪立刻戒備的看着聲源處,發現李明浩出現在了門口.

另一方面,漆黑的森林中.。

一道黑影一瘸一拐穿梭在叢林中,雖然行動有些不便,但似乎對這周圍的環境很熟悉,速度一點也不慢。

反倒是身後的趙小川常常因爲看不清前方的道路,摔倒在地,顯得頗爲狼狽。

“該死的,有種你別跑!”

趙小川此刻追擊了半天,已經可以確定眼前的人正是當初在小木屋和李明浩搏擊的人,同時心中有着許多的疑問想要問問對方。

可是對方聽到了趙小川的聲音,速度反而更快了。

趙小川看到對方和自己的距離越來越遠,心中反而越加的急躁,接連因爲看不清道路摔倒在地。

當他再一次從地上爬起來時,發現眼前的人已經消失了。

“可惡,又讓他跑了!”

趙小川狠狠地捶了一下地面,惡狠狠地說道。

正當他抱怨時,忽然一陣女人的哭泣聲從他的耳邊響起,讓他心中升起一絲寒意。

他環顧四周,打量了半天,發現在不遠處有一個白色的影子慢慢地向着自己飄來,瞬間讓他心中一緊,身體有些僵硬的看着那道白影。

同時,因爲剛纔的奔跑,他的身上也出了不少的汗液。

汗水滲進了他背後的傷口中,瞬間讓他有種又麻又癢的感覺,但是他看着白影飄過來,耳邊的哭聲越來越響亮,頓時一動也不敢在動。

那白影飄了過來,趙小川嚥了咽口水,看着眼前的鬼身披一身白裙,披頭散髮,心中想着如果待會動手了自己應該怎樣制服它。

畢竟他經歷了這麼多,對於鬼怪也算是有了一定的免疫能力了,而且眼前的這鬼看起來實力並不是很強。

“你是趙小川?”

正當趙小川思考着怎麼將眼前的鬼制服時,一個略帶喜悅的聲音響了起來。

趙小川愣了愣,看向對方,只見對方將頭髮捋到耳後,露出了一張髒兮兮但卻熟悉的臉龐。

“崔美美,怎麼是你?你怎麼會在這裏?”

趙小川好半天才認出對方是和自己有着一面之緣,幫助自己安排宿舍的的崔美美,不由驚叫出聲。 昊天石被秦穆然取走,伏羲的精神投影也消失,古武秘境最後的支撐也破滅。

秦穆然從漢白玉的平台向著下方沖了過去,但是漢白玉的階梯下沉塌陷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幾乎是秦穆然前腳剛剛離開了腳下的階梯,下一秒,便是碎裂塌陷進深淵之中。

葉孤城一直在台階下方等待著秦穆然,當感受到整個古武秘境都開始震顫以後,他便是意識到,這個古武秘境快要塌陷了!

「嗖!」

葉孤城如同炮彈般彈射出去,直接便是朝著秦穆然衝去。

秦穆然此時也在急速的狂奔著,卻是看到葉孤城一道身影出現在了秦穆然的面前。

「走!」

葉孤城拉著秦穆然直接便是轉身,向著下方衝去。

秦穆然被葉孤城這麼拉著,感覺整個人的身體都飄了起來。

「這就是馮虛御風?」

秦穆然在心裡震撼著。

因為此時的葉孤城根本就沒有踩踏在台階上面,而是直接踩著空氣就飛了出去。

一時間,秦穆然都覺得自己要努力進入化境,感受下能夠飛翔的感覺。

有了這麼一個化境大能帶著,速度可以說是秦穆然奔跑起來的幾倍。

「嗖……嗖……嗖……」

葉孤城腳尖輕輕踏著空氣,在原地留下幾道虛影,便是直接踏出了碧雲殿。

等到葉孤城帶著秦穆然飛出碧雲殿的時候,龐大的碧雲殿轟然倒塌。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