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5 十月 2020

只是柿子想到了天絲,馬上問道:“那你覺得天絲呢?她在這件事情上是知情的人,還是不知情的?是參與的,還是包庇的?”

Post by zhuangyuan

小胖聽到柿子的問話,就好笑地拍拍他的肩膀:“哥們,你還說你不喜歡天絲。這眼看着就要劃分忠奸的時候,你首先想到的就是天絲了。老實說,你有沒有跟她怎麼樣?”

柿子嘖了一聲,說道:“我覺得天絲並不知道晶晶和李家謀做的這些事情。除了那次,她和同學去鬼屋,同學就離奇死亡。除了那一次,再沒人任何證據指明她跟這些事情有關。而那件事,也沒有直接證據證明是她,也許李家謀也瞞着天絲。”

“唉,這個沉重的話題說完了。我們換一個吧。例如:你那個冒牌生日上,你要不要上了天絲啊?靠,就算是許願了,它滿足了你的願望。做個花下死也風流啊。”

柿子白了他一眼:“我在懷疑,你怎麼熬得過去當兵那幾年,連女人都見不到幾個的日子。” 小巷子裏,沒有陽光。在這種陰雨的深秋裏,這個巷子顯得格外的冷清。

零零散散的幾個客人在巷子中走動着。店鋪裏的老闆們也都懶洋洋地縮着,一時間都失去了往日招呼客人的興致了。一些店鋪甚至直接關門了。

十點多,一名漂亮的女生,穿着牛仔褲,厚外套,一隻手拿着一把透明的傘,另一隻手拿着一張紙條,走在巷子中。她不時地看頭看看店鋪的門牌號和招牌,一路緩慢地向前走着。

最後她的腳步停在了“晶緣”的面前,朝裏看了看。店鋪中,一個穿着白色毛呢長大衣的年輕女子,正在小心翼翼地穿着一串水晶手釧。

她走了進去,看着那女子正給手釧綁着一個很複雜的結。看到她走了進來,晶晶擡頭微微一笑:“你好。隨便看看。”

就是這個微笑,女生都驚了一下。這個女人好漂亮啊,感覺,感覺,怎麼說,就是像她手中的水晶一樣。

帶着這個想法,女生看向了那些水晶。雖然是陰雨天,可是水晶裏竟然有着光彩在流動。她喊道:“哇,這些水晶好美啊?在陽光下看,一定更漂亮了。”

晶晶用眼神示意着她坐下,兩人就這麼坐着也好說話。晶晶繼續做着手釧,邊說道:“小姐想買什麼?我們這裏後面已經擺出來的,都是開過光的東西。最好還是按着你的八字來選。”

“蕾蕾,我叫蕾蕾。你這個水晶手釧賣多少錢啊?”蕾蕾怎麼說,也是個官二代,家裏也有點錢。零花錢存了這麼多年,她自己就是一個小富婆了。在看到水晶裏那流動的光彩的時候,她就想着要買下這樣的水晶了。

晶晶說道:“你去後面的展櫃看看吧,那邊的是開光的。這個還沒有編好呢。等編好了,還要等着初一十五送廟裏去。”

蕾蕾有些失望了,不過她是真的喜歡這樣的水晶,也就走過去看了起來。

晶晶一邊忙着自己手中的活,一邊說道:“你還是學生吧,那可以買髮卡什麼的。如果是大學還好,是高中的話,學校裏是不讓帶手釧之類的。”

“嗯,我讀高中的。你這裏的髮卡還真好看。”

“喜歡哪個,我給你算下喜用神。要是不會戴上的話,我教你一個簡單的梳頭髮方法,以後你也可以自己來。”

面對這麼好的服務,蕾蕾怎麼會不買呢?她花了一個小時,買了“晶緣”裏的一個髮卡,和一個手釧。說是等着下學期高考結束,就能戴上了。或者的寒假暑假的時候,也能帶着。

因爲的雨天吧,兩人都有時間,就這麼聊了一個小時之後,都能說開話了。晶晶在記賬的時候就隨口問了一句:“蕾蕾,你可以向這些水晶許願的哦,也許會願望成真。”

“哦,那我就許願一個。我希望衛凌哥能喜歡我,我希望衛凌哥以後能娶我。呵呵。”

“衛凌?你男朋友?”

“嗯,他很帥呢,而且他將來一定會成爲一個大校的。雖然當軍嫂很辛苦,但是因爲是衛凌哥,所以我覺得值得!”

又聊了幾句,雨也停了。蕾蕾這才離開。

蕾蕾離開了,晶晶從地板上拾起了一張紙條,上面有着“晶緣”的地址。她皺皺眉,對這張陌生的地址條不明白。如果說,蕾蕾是被選中的,可是她並不是純陰啊。如果她不是被選中的,地址條是怎麼回事呢?

從“晶緣”出來,蕾蕾並沒有回家,而是直接趕到了學校。她上午已經曠課了,下午還是要去的。

只是她到學校的時候,還是午休時間,可是校園裏卻很熱鬧。特別是那輛停在學校大操場上還閃着警燈的警車讓這裏蕾蕾很不安。

蕾蕾朝着教室裏走去,還沒有進教室就聽到有人喊道:“就是她,她就是龐心蕾。”

兩秒鐘之後,蕾蕾還是一頭霧水,已經有兩個警察站到了她的面前。其中一個警察說道:“你是龐心蕾?”

蕾蕾點點頭。

警察繼續說道:“關於你的同學高洋死亡的事情,我們有幾個問題想問問你。這樣吧,我們也不去公安局了,你也別緊張,我們並不是懷疑你,只是因爲你是最後和死者接觸的人,所以想問幾個問題罷了。走吧,我們到你們學校接待室那邊去吧。”

高洋死了?蕾蕾是在驚呆的情況下,跟着警察走的。之後的事情,她都是在一片空白中。別人問什麼就說什麼。

在半個小時之後,警察起身離開,蕾蕾還抓着其中一個警察說道:“警察叔叔,高洋,真的,死,死了?”她到現在都不敢相信這件事。

“嗯,死了。今天早上,有人報案的。他是死在廟後面那條小巷子裏。心臟被人掏出來了,血……”

另一個警察拍了拍他:“跟一個小丫頭說什麼啊。別嚇着人家。”

兩個警察這才離開了。

曲岑仕收到這個消息的時候,要比蕾蕾早一些,他是早上就接到了韋叔叔的電話的。韋叔叔在手機中壓低着聲音說,張伯伯那接到了下面報上去的一樁案子。昨晚凌晨發生的,有人六點多報警的殺人案。地點就在廟後面的巷子。死者是一個叫高洋的高中生。

這個高中生,韋叔叔特別記得。那就是柿子去借了他的電腦查了高中生的學籍檔案。後來張伯伯是想叫零子去看看的。零子還在外面跑業務沒有回來呢。就叫了殯儀館的道士去看看。現在現場都沒人敢動。

柿子當下就決定過去看看了。能讓張伯伯這麼謹慎的,肯定的靈異案件。而去的人是殯儀館的官方道士,那不是景叔就是晨哥啊。晨哥不是說今天有出殯的嗎?

柿子跟小胖說了這件事,小胖連忙就起牀,出發,感覺比柿子還着急呢。

柿子就笑道:“喂!你這麼興奮啊?”

“哇,靈異案件呢。跟着你這幾天,我覺得我以後去當兵都能把我的經歷當解悶故事將給未來的戰友們聽了。”

在車子上,兩人還分析一下這件事的可能性。

那是在死衚衕裏,裏面就是陰地,就是他們看到晶晶和李家謀見面的地方。加上高洋之前有戴着佛珠。可是也有疑點,那就是高洋許的願望是考上好大學,現在他都還沒有考上呢。還有一點,在高洋之前,還有那個有紋身的男人,上次李家謀都計劃對他下手了。因爲碰上柿子他們才離開的。

那爲什麼這次死的不是那紋身男人?也有一個可能就是那紋身男人早就死了,只是他死在某個角落還沒有被人發現罷了。

等他們兩趕到那現場的時候,穿過了巷子口聚集的人羣,就看到了二十米外的警戒線。以爲有什麼案子,圍觀羣衆都是貼着警戒線的。可是現在,就因爲這個巷子,還有後面不遠處的那座院子,是大家公認的鬼屋,所以大家都不敢靠近,遠遠看着等消息就好。

甚至人羣中已經有人在說了,這個就是被鬼弄死的,這個案子肯定沒法查。

刑偵隊的人看到柿子和小胖走了過來,就說道:“蒸餾水,你別過線啊,看熱鬧在外面看看就行了。”

在外面看就在外面看。反正敢走過來圍觀的,也就他們兩人,警戒線離屍體也不過幾米的,能看清楚。

現場確實挺恐怖的。高洋的眼睛早就不見了,一張還帶着稚氣的臉上已經是死灰色了。他趴着,後背全是血,身下也都是血。而奇怪的是,這些血還是點點灑灑地延伸到路盡頭的那個院子裏。 法醫早就離開了,取證也已經結束了。按照進程,應該是清理現場了。可是現在卻僵在了這裏。

晨哥,柿子看不到那人的臉,但是看着衣服就確定那是晨哥。因爲那人揹着一個幾十年前流行的那種斜揹包。那種包也就景叔用得多,就連零子叔都不會用了。晨哥正蹲着身子查看着屍體。

柿子就喊道:“晨哥,晨哥。”

晨哥看了過來,皺皺眉,很意外會在這裏看到他們兩。柿子沒有理會他那意外的目光,也沒有去解釋,直接說道:“看看他手腕上有沒有佛珠?”

深秋了,穿的衣服比較多,單這麼看有沒有戴着佛珠是看不出來的。

晨哥已經知道了他們在查的事情,也就謹慎地幫着他們看了看,然後說道:“沒有。”

“那就搜身!看看全身上下有沒有佛珠。有可能是他沒有戴上,也有可能是繩子斷了散落了。這個現場都看看。還有嘴裏也看看。”上次菜鳥那時,就是在嘴裏含着一顆佛珠的。

重生巨星在劫難逃 晨哥看了看他,疑惑着問道:“你們懷疑他跟那些事情有關?”

一旁的那個刑偵隊的隊長馬上走向了曲岑仕,還給曲岑仕遞了支菸,才說道:“蒸餾水啊,你現在雖然不在我們警察隊伍裏了,但是你要是知道什麼,也應該跟我們說啊。”

柿子這才發覺自己剛纔那麼說有些不應該。張伯伯想查這件事,都要先找個爛藉口把他開除了,讓他來查。這件事就絕對不能用警察來查。就像當年他爸媽的事情一樣。當時也死了那麼多人,誰去查了?都是懸案,掛起來了。

柿子就呵呵笑道:“這不是最近我們幾個在家看小說看入迷了。那個小說真精彩啊,就是說一個兇手,只要一下雷雨,晚上就會出來殺人,手法就是掏人心臟啊。後來查了,那是一頭怪獸。那傷口啊,也只有怪獸……”

“你這個人有沒有良心啊~嗚嗚~~我兒子都死了,你還在這裏說什麼~~不是你兒子,你不會心痛~嗚嗚~~”看熱鬧的人是在二十米後面看的,但是高洋父母卻是在現場的。喊出這些話的應該是高洋的爸爸,她媽媽就在旁邊的圍牆邊上,已經雙眼迷離的有種隨時會昏過去的樣子了。

柿子連忙閉嘴,道:“對不起,節哀了。”說完,他也知道,他不適合留在這裏,現在這情況,他說要去看屍體,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了。就算這些警察同意了,人家父母意見肯定大。不過在警察眼中這真不是什麼多大的事情。有時候,法醫邊做着解剖,旁邊的警察邊討論着一會散了,去哪吃飯呢。特別是刑偵的,三天兩頭遇到這些事情,難道還讓人家天天陪着家屬哭不成。

小胖也覺得這場面不適合他們留下來,但是那是高洋啊,他可不覺得就這麼放過去了。 雄兔眼迷離 他拍拍柿子的肩膀,指指那天他們爬牆進去的地方,一個眼神,讓柿子跟上。

柿子朝着裏面的晨哥喊道:“晨哥,幫忙看仔細點。我們先回家了。”

說是這麼說着,但是兩個人還是轉到了一旁,就從小果園那邊靠近了院子,走向了當初他們翻牆的地方。

曲岑仕一邊翻牆一邊說道:“我還以爲你準備回家呢。”

“靠!竟然是高洋!就算是那個紋身男我都不會多看一眼。來來去去還不是這樣。但是那天是我送高洋回去的。我看着他都還好好的,這才幾天呢,人就死了。還是這麼個死法。”

“掏了心臟,喂,我跟你說,我爸媽那會的事情,那下手的都是煉化過的小鬼,要積累怨氣,就是吃親人愛人的心臟血肉什麼的。我媽就被我爸吸過血呢。我看那心臟掏得多利落,說不定李家謀也會這招呢?”

“不管是怎麼樣,血跡是從院子裏滴出去的,而人趴着的,頭朝着外。他一定進過院子,還出了事,才逃出去的。就衝着這一點,我們就要進來看看。”

說話的時候,他們兩已經跳下了院子那邊。從這邊看大門,正好擋着呢。外面也看不到他們這個角落來。只是曲岑仕拉住了他,說道:“要是那傢伙還在裏面的話,我沒有陽銅錢了啊?我……我現在就只有一個陰銅錢,這個傷不了他的。”

“什麼陽銅錢?”

“就是那天我打中他的那個。對了我們找找,也許還能找回來。那是我們唯一的武器。”

正說着話,兩隻手就同時拍在了他們兩的肩膀上。小胖和柿子同時發出了驚呼,回頭看去,拍着他們肩膀的是一個穿着警服的年輕警察。那年輕警察有着一雙倒插的劍眉,很威武的樣子。

這個警察曲岑仕不認識,這種情況就叫做被抓包了。他們兩都不說話,知道這個時候說得越多越出錯。

三個人都這麼沉默了幾秒鐘之後,那警察先開口了:“隊長叫你蒸餾水,我也就叫你蒸餾水吧。先說說,你們在這裏幹嘛?”

小胖上前一步擋在了那小警察面前,沒好氣地說道:“我們在這裏幹嘛關你什麼事啊?我就老實告訴你,我們進來玩捉迷藏的。警察同志,你現在應該是在前面工作,而不是在這裏跟我們玩吧。”

“你們……哼,我知道你們對這件案子,知道一些線索,可是你們不願意說出來。你們就希望更多的人這麼死了嗎?你們還有點良心嗎?”

“靠!老子就是沒良心!你怎麼着?沒良心就要被你罵啊?外面去,那些圍觀的人裏,拋棄老婆的,不理兒女的人肯定有,他們也沒良心,你去外面罵去。”

“你……你這個人……”小警察被氣地皺着眉,那眉毛顯得更英武了。

小胖輕蔑一笑,就他那種水平,論吵架的話,絕對是小胖贏啊。

柿子已經蹲在地上找着他的銅錢了。聽着他們吵到了一個段落,就扯扯小胖的褲腳說道:“別說了,他愛幹嘛就幹嘛?先幫我找找那銅錢。關鍵時候保命用的東西呢。也不知道會不會被撿走。 重生之不做炮灰 那個東西碰不了那銅錢的。”

小胖得意地笑笑,繼續對那小警察說道:“行了,我們要玩我們的遊戲了。警察同志要是想助人爲樂的話,那也跟我們一起找找那銅錢吧。”

年輕的警察沒好氣地說道:“你們愛幹嘛幹嘛吧。不過我要提醒你們一句,這地方,經常死人的,聽說也鬧鬼。你們兩自己小心點吧。”

說完那警察也是翻牆出去的。他要是走正門出去,估計會被他們隊長說一頓吧。看着那小警察一走,小胖就一個冷哼道:“跟我鬥!”

“行了,估計被晶晶撿走了。他媽的!嘖,我進樓裏看看,有沒有目擊者。”

“這樓不是沒人嗎?哪來目擊者?”

“住着鬼,我接觸看看,要是能說上話的,那就好辦多了。你在這裏等等吧。”

“我……我……我還是跟你一起吧。”小胖馬上跟着柿子往樓裏走去。

柿子停下腳步:“你確定啊?”

“總比我落單強吧。要不你先陪我出去?”

ωωω◆ тт kǎn◆ ¢ Ο

柿子猶豫了一下,還是說道:“進去吧,要是一會碰上個不好說話的,或者是直接就碰上李家謀的話,晨哥就在外面,保命應該沒問題的。一會你別說話,跟着我就行。”

那是一座兩層的小樓,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的房子,認真算起來,這房子都快一百年了。門窗就別說了,基本上都的一碰就壞。樓梯就在房子的東面,牆都是黑的。但是颳去外面的部分,裏面會露出白色的石灰。 兩人站着樓梯前,柿子拿出了那陰銅錢,夾在兩指間,在牆上敲了敲,然後就往地上一丟,說道:“銅錢帶路。”

小胖在他身後看着那銅錢滾到了地上,沒有一點反應,他說道:“喂,你會不會啊?”

柿子一笑:“你去撿起來試試。”

“撿就撿!”柿子看看那房子,除了陰暗陰冷陰森一點,也沒有什麼了。今天本來就是陰雨天,雖然現在晴了。

小胖走了過去,柿子就跟在他後面,在他撿起那銅錢的時候,柿子扯着小胖的衣角,微微一笑。

銅錢撿起來了,小胖四周看了看,說道:“沒有任何的反應,銅錢還是銅錢。”

“那你聽聽外面的聲音。”

小胖疑惑地走出了那樓道,站在小樓院子那,聽着外面的聲音。他一下就愣住了,沒有聲音!怎麼會沒有聲音呢?那麼多人在外面,警察在外面,可是現在沒有聽到一點聲音。就好像整個世界,就只有他和小胖兩個人了。

看着他愣掉的模樣,柿子拍拍他肩膀說道:“衛凌同學,歡迎你來另一個世界參觀。安全我不負責,提醒一句,你沒有爲這次活動買保險。請你跟我好。”

“靠!柿子!是不是真的安全啊?”

“只要不碰上李家謀,那些阿飄也不會傷害我們的。現實中的阿飄,很多都只是殘念,並不會惡意襲擊某個人的。除非是厲鬼,就像李家謀那種。不過那種的百分之一的可能性而已。”說這些話的時候,柿子已經朝着樓上走去了。

小胖是趕緊跟上去,還扯上了柿子的衣角。

整個動作讓柿子驚訝地回頭看看他,他還一副很應該的樣子說道:“不抓着你,你一會有辦法出去,我出不去啊。”

“教你一招,你做這個手印,然後念一句師爺有令,開。然後朝前走一步,就出去了。”

“真的?”

“走了,在拖下去,你一會出去就要生病了。”

想着上次去陰市也是這樣,小胖出去第二天,就曬了半天太陽,可是還是生病了。雖然只是小病,但是對於這個好幾年沒生病的男人還是一道奇蹟的。

上了二樓,曲岑仕就輕聲喊道:“有誰在啊?我是柿子。小時候我在這裏玩過的。喂,有誰在?”

一間一間的房間走下去,都沒有看到一個鬼。這些屋子就這麼空着。

柿子有些疑惑着說道:“奇怪了。以前我小時候,這院子裏住着兩三個鬼呢。偶爾過年過節什麼的,能有十幾個把這裏當據點的。現在怎麼一個也沒有啊?”

“以前沒有李家謀。”

“很可能,李家謀來了之後,霸佔了這裏。”

“那我們是不是應該馬上出去啊?不然李家謀要是回來了,我們還不都死在這裏了。”

柿子點點頭,如果真的是李家謀的話,現在他也沒有陽銅錢了,晨哥要是沒有察覺裏面的事情的話,他們兩真的死在這裏都有可能。到時候,他們兩就成了公安局裏的失蹤人口了。

小胖看着他點頭,臉上馬上驚喜了起來,他應該聽害怕的吧。柿子做了手印,他也跟着學着。

柿子重複道:“記好了,就說‘師爺有令,開!’然後走上前一步。你就回到剛纔撿銅錢的地方了。”

“記着,記着呢。”

“那你先走,要是我先走了,你要是錯了哪步出不去,我再進來不一定能看得到你了。”

小胖點點頭,他也認同了這個觀點。他暗暗吐了口氣說道:“師爺有令,開!”

“走啊!走一步!”

華娛新世界 看着小胖走出了這一步之後,柿子也說道:“師爺有令,有鬼!”

下一秒,小胖已經發現自己回到了那撿銅錢的一樓樓道了。可是……剛纔柿子最後說的是“有鬼!”,他呢?他沒有出來?

“柿子!”小胖喊着。空蕩蕩的房子,讓聲音應着,顯得更大聲了。可是卻沒有一點回答。院子外面還有着警車的聲音,還有着人們議論的聲音。可是院子裏卻安靜得很。

“柿子?”小胖急了,這麼冷的天,他的額頭都流下冷汗來了。柿子爲什麼出錯?他爲什麼出不來?

“柿子!別玩了!快出來!柿子!別嚇我!”他喊着,也顧不上害怕朝着二樓跑去。可是二樓空蕩蕩的,就在剛纔他們站着的地方,沒有人,沒有一點痕跡。

“柿子!柿子!”小胖急得一聲聲大喊着。

他的聲音讓院子大門外的人都聽到了。那個刑偵隊長擡頭看着二樓上的小胖,罵道:“媽的,他們跑裏面去幹嘛?他們怎麼進去的?”

要知道這些警察都封了院子大門了,怎麼就還有人進得去呢?一旁那年輕的警察沒有回答,只是看着樓上的小胖,說道:“好像他們那出事了。”

晨哥還在翻着法醫寫的現場報告,也擡頭看了上去。心裏疑惑着,這麼喊,那是不是蒸餾水不見了?

這裏可是陰地,以蒸餾水的條件,很容易就會進入那邊了。如果是平時,他也不會在意,但是這院子門口正好有這詭異殺人案件呢。他連忙喊道:“小胖!蒸餾水呢?”

小胖也聽到了晨哥的聲音,這纔想到,他不能亂了,這個時候他需要幫忙,而晨哥就是最好的選擇。他馬上喊道:“晨哥上來,有事!真有事!”

晨哥將報告給了審身旁的小警察,就朝着院子裏跑去了。

這個時候,小胖也從二樓下來了,迎上晨哥就說道:“我們兩個用他的銅錢進了另一個世界,出來的時候,我出來了,但是他已經說了口令了,不知道爲什麼沒有跟着出來。他說的最後一句話,就是‘師爺有令,有鬼!’,晨哥,他會不會有危險?”

小胖語速很快,聲音也很低,只有晨哥一個人聽到了。因爲他已經看到了跟着晨哥走進來的那個年輕的警察。

看到小胖警惕的目光,那警察說道:“這次,我可是我們隊長叫過來看看出了什麼事情的。你們玩了個捉迷藏找不到人了?這個不需要警察幫忙吧。”

小胖是心急了,直接就說道:“你滾!”

年輕的警察還想跟小胖頂上幾句的,卻張着嘴說不出話來。因爲看到晨哥從斜背的包裏掏出了香點上了,還拿出了紙錢。

早上請這個晨哥來的時候,就用不少警察問了,警察辦案子,怎麼讓一個道士來看啊?雖然大家心裏都在不滿,但是這個是局長叫來的人,也沒人敢說什麼。就這麼着了。現在看着那道士在做着這種事情,這是……幹嘛?

晨哥沒有理會身後的兩個人,在那樓梯口撒了一把紙錢,口中喃喃說着什麼,香的煙氣就朝着樓上飄去,他也一步步朝着樓上走去。還不忘回頭跟他們兩說了一句:“別跟來!”

小胖明白,這是晨哥用他的方式進入那邊世界,去接應柿子吧。不管柿子有沒有事,這麼丟他一個人在那邊都會讓人擔心。

年輕的警察還不太滿意晨哥從一開始過來就表現出來的囂張,還非要跟了上去說道:“剛纔你是在上面找不到人吧,我也幫你去找找,做做樣子吧,給我們隊長看。剛纔我才聽我同事說,原來那個什麼蒸餾水就是前段時間被開除的警察,還和我們張局長有點關係的呢。都這麼大的人了,怎麼還玩捉迷藏……”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小胖已經擋在了他的面前說道:“你別上去!”

警察狠狠瞪了小胖:“爲什麼?這裏又不是你家?你給我讓開,你再這樣,我就要告你妨礙公務!”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