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9 一月 2021

“另外,出了這麼大的事,東方盟主怎麼沒有來,莫不是把這把正義盟早已忘得一乾二淨了吧。”說話的同時,趙明鏡不禁用餘光掃了一下段辰天。

Post by zhuangyuan

明空禪師剛欲張嘴說話,段辰天便接話道:“雪晴姐已經將盟主之位交於我,她還有別的事,所以就先離開華山了。”

“什麼…東方盟主不辭而別了…這…”衆人聞聲,一時間議論紛紛,衆說紛紜。

只見趙明鏡臉色怒道:“她當這正義盟是什麼地方,想來便來,說走便走嗎,還將這盟主之位隨意交於別人,看來她這盟主之位也是不想當了吧。”

其餘衆人聞聲也是紛紛點頭,表示同意趙明鏡的說法。段辰天見狀,不由怒聲說道:“我原本就是這正義盟的盟主,倒是你,趁我不在,想要奪取此位,我還沒有找你算賬呢,你倒是先找上我了。”

“諸位,既然東方盟主不顧大局擅自離去,我等眼下只有兩個選擇,一是解散正義盟,而是重新定選盟主。諸位如若讓他當此重任的話,那麼鏡湖山莊也不屑於加入這等散亂的盟派。”趙明鏡沒有理會段辰天,反正對衆人高聲說道。

“我不同意段辰天當我們的盟主…”一位掌門起身說道。其餘衆人一見有人出頭,也都紛紛起身反對段辰天。

段辰天見此,心中不禁五味雜陳,隨即高聲說道:“好,既然爾等不信我段辰天,我也不會在管你們的事,從今之後,我段府與正義盟毫無瓜葛。”

說完,轉身便欲離去。而明空禪師與吳墨軒見此,自然是上前挽留。但段辰天一見到其餘衆人對自己敵視的目光,心中不由心灰意冷。隨即開口婉拒了二人的好意,轉身離去了。

待段辰天離開後,趙明鏡方纔心滿意足的點了點頭,隨後開口對明空禪師說道:“禪師,我認爲我們應儘快選出盟主,而後處理此事。”

“阿彌陀佛,既然大家沒有意見,老衲也自然不會有任何意見。”明空禪師雙手合十,輕喃了聲佛號。

隨後,衆人又是商討了一陣,但也沒能商討出個結果。正在此時,只見大殿之外,一位中年男子緩緩走了進來。

衆人聞聲望去,來人卻是西門世家家主,西門玄舜。只見西門玄舜面帶微笑的走了進來,高聲說道:“如若我能找出兇手,不知能否勝任這盟主之位?”

衆人心中暗驚,沒有出言承諾。反倒是明空禪師此時開口說道:“只要西門家主能夠找出兇手,還趙莊主與周掌門一個公道,老衲自然會同意西門家主當此盟主。”

其餘衆人一見明空禪師給出承諾,也不好佛了明空禪師的薄面,只得點頭答應。西門玄舜見狀,方纔微微一笑,開口說道:“據我所知,襲擊二位少俠的乃是唐門的三位長老,唐史冀、唐君和與唐君魯三人。”

衆人聞聲,皆是疑惑的相互望了望。唐門與中原各派來往並不密切,況且中原也與川蜀相距甚遠,爲何唐門會派人來暗殺中原人士。

趙明鏡尋思了一陣後,惱怒說道:“西門玄舜,你不要爲了這盟主之位就胡言亂語,我鏡湖山莊從未與川蜀唐門有過交集,怎麼會有仇怨,你這簡直就是一派胡言。”

“沒錯,我青城派也從來沒有與唐門有過交集,他們爲何要殺我門下弟子。”周寒嶽也是出聲質疑道。

西門玄舜彷彿知道二人會如此質問一般,自信的笑道:“諸位可莫要忘了,段辰天此次回來可是又帶了一位嬌妻,諸位難道不知道那名女子是誰嗎?”

西門玄舜見狀衆人疑惑,便接着解釋道:“唐門門主唐君昊生有一女,名曰唐菲,而段辰天的這位嬌妻,也叫唐菲,這其中難道只是巧合嗎?”

衆人一聽到西門玄舜的解釋,也是暗自尋思,段辰天卻是一直以‘菲兒,菲兒’喚着那名女子,況且段辰天也確實是從川蜀之地歸來,雖然不知道段辰天到底在川蜀之地發生了什麼,但也能猜出來些許。

經此推測,衆人心中也是默認了西門玄舜的說法。衆人臉上的變化,自然被西門玄舜看在眼裏,嘴角不禁微微上揚,一切都按照心中所想進行……

(作者:新人新書,求紅包,求收藏,求鮮花,求點擊!諸位書友請花上您們的幾分鐘時間,動動手指點擊一下收藏,你們的鼓勵是我最大的動力,你們的評價可寫在評論區,小子會一一回復的,謝謝諸位書友!) 一個魁梧的身影像是一座神山,擋在了武浩的七長老之間,也擋住了七長老的含怒一擊,直徑在三米之上的靈力球砸到武浩身上,武浩就算是有九條命也死定了,但是擊中在此人身上卻連衣袖都沒有揚起,泥牛入海一樣悄無聲息。

七長老勃然大怒,居然有人敢插手他的事情,他今天必殺武浩,天王老子來了都不行,可是當看清眼前之人之後,七長老立刻就偃旗息鼓了。

來的不是天王老子,但是此人在天罡劍派的地位絕對是天王老子級別的,七長老是一百個想不明白,他怎麼可能來救武浩,沒有道理的啊?

魯劍,站在武浩和七長老面前的天罡劍派常務副門主魯劍,天罡劍派目前名義上的第一人。


七長老是百思不得其解,魯劍為什麼會救武浩?怎麼可能來救武浩,武浩已經把魯瑩瑩始亂終棄了啊,魯劍就算再賞識武浩也不能不顧及他女兒的感受啊?

難道魯劍想把武浩抓回去親自收拾?一定是這樣,七長老給自己找了一個能接受的答案,也只有這樣才會導致魯劍來這裡。

「堂堂劍派長老,和一個外門弟子過不起,丟人現眼!」魯劍冷冷地說道。


「是,我知罪了。」七長老貌似恭敬地說道,其實心中是一千個不服,八百個不忿——好吧,我承認我小心眼和武浩過不去,可是你呢?你堂堂副門主把武浩帶走不也是收拾一頓出氣嗎?大家都是半斤八兩,誰也別說誰了。

「退下吧。」魯劍厭惡地看了一眼七長老,一個個活了一大把年紀,把氣量都活到狗肚子裡面去了,這樣的人都能成為劍派長老,真是天罡劍派的悲哀啊。

看著七長老退走,魯劍回頭看了武浩一眼,神色複雜。

「副門主有什麼事請吩咐。」武浩小心翼翼地說道,他感覺今天魯劍的表情有點不自然,哥們沒幹什麼對不起他的事情啊?

「還有誰想要挑戰武浩?沒有人挑戰的話,那今天的外門弟子大比就到此結束了。」魯劍掃了一眼周圍的人,淡淡地說道。

挑戰武浩?開什麼國際玩笑,連內門前十的史虎都掛了,這個時候誰還不知死活地來挑戰他?史虎的屍體還在龍虎台上扔著呢。

「既然沒有人挑戰,那這次的宗門大比外門弟子第一人是武浩,大家沒有意見吧?」魯劍繼續平靜地問道。

依舊是靜寂無聲!

魯劍很明顯是來挺武浩的,別說武浩的實力真的足夠強大,外門弟子第一人當之無愧,就算他是一頭豬,有魯劍挺著,也沒人敢說有意見。

於是乎,武浩就光明正大地成為了這次宗門大比外門弟子的第一人。

「走吧,跟我去一個地方!」魯劍嘆息一聲,率先向外走去,武浩給了馬若愚等人一個請放心的眼神,然後緊緊地跟著魯劍出去。

「武大哥真的會沒事嗎?」蕭靈兒不確定地說道,她不了解魯瑩瑩和魯劍的為人,但是她知道,若是真的有人欺負了自己而不負責任,那自己老爹肯定會把那人抽筋剝皮挫骨揚灰,如果自己老爹還在世的話。


「也許,可能,或許會沒事吧。」馬若愚不確定地說道,魯劍對武浩的賞識,天罡劍派只要有耳朵的人都能聽到,但是這次武浩惹的實在是太大了,連魯瑩瑩都得罪死了,魯劍就算再賞識武浩,還是自己女兒近啊。

武浩跟著魯劍一路向西,最終停在了一處峽谷面前。

一塊巨石聳立,魔窟兩個血淋淋的大字在巨石之上流淌,像是新鮮的血液剛剛沾染到巨石之上。

魔窟巨石下方躺著一個百無聊賴的老頭,正在自己的皮衣裡面抓虱子,他瘦的皮包骨頭,瘦骨嶙峋,抓出虱子來之後放在眼前看一看,而後扔到嘴裡回味那種美味。

當魯劍帶著武浩來到峽谷對面的時候,老頭眼中先是惶恐,而後是憤怒和怨毒,最後似乎害怕被魯劍發現自己的表情,再次變的惶恐起來。

武浩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過是一個多月的時間而已,之前那個把眼睛長在腦門上的九長老已經成為了這幅德行,看到他把虱子當成美味的樣子,武浩差一點都吐出來,難道魔窟真的可怕到這種程度?區區一個多月的時間就把一位長老摧殘成這個樣子?

「你要是再做對不起我女兒的事情,我就把你發配來和九長老作伴。」魯劍忽然轉過身看著武浩,惡狠狠地說道。

「啊?你女兒?」武浩一愣,什麼叫再做對不起你女兒的事情?哥們做過嗎?你女兒是哪一位大神啊?

「你真的不知道?」魯劍皺眉,現在天罡劍派傳言的沸沸揚揚了,難道這個混蛋還沒有搞清楚瑩瑩的身份?

「知道什麼?」武浩一頭霧水,魯劍怎麼說話神神叨叨的?更年期了?

罷了,兒孫自有兒孫福,反正兩人也沒有鑄成大錯,我一個老頭何必多事?想到這裡魯劍一聲嘆息,對武浩說道:「不知道就算了,走吧,我帶你去見一個人。」

說著魯劍推了一下武浩,立足未穩的武浩向著懸崖下面墜去,這一幕正好被一個遠方的弟子看到。

「哇塞,魯門主把武浩踹到跳崖下面了,活該,誰讓這個混蛋敢對魯大小姐始亂終棄的。」該弟子大呼小叫道,「不行,我要趕緊把這則消息散發出去,讓天罡劍派的所有人都知道武浩的下場!」

武浩和魯劍不知道這些,在武浩跌落向懸崖之後,魯劍也縱身一躍,向著懸崖下面而去。

呼嘯的風聲在耳邊響起,武浩開始的時候嚇的大呼小叫,手舞足蹈,他理解錯了魯劍的意思,魯劍讓他見一個人……不會是見死人吧?

這個峽谷深不見底,直接摔下去必死無疑啊,更讓武浩感到恐怖的是,他體內的靈力居然一絲絲的溢出來,向下方某個地方匯聚而去。

該死的,魔窟,我想起來了,這是天罡劍派的禁地魔窟,據說有吸納人靈力的副作用。

看著大呼小叫的武浩,魯劍露出了笑意。

對於這個惹寶貝女兒又哭又鬧的傢伙他雖然不至於暴揍一頓,但是能嚇一嚇也是很解氣的,媽的,居然吃著碗里的,看著鍋里的,我家瑩瑩難道還不夠完美嗎?居然玩金屋藏嬌!

很快他就不解氣了,因為武浩變的很平靜了,在墜落的過程之中一動不動,先是昏過去了……

「我靠,不會這麼膽小吧,嚇昏過去了吧?」魯劍眉頭一皺,要是武浩真的被嚇出三長兩短來,瑩瑩又得一哭二鬧三上吊了。

隨後魯劍加快速度來到武浩面前,一把抓住了武浩的胳膊,武浩依舊是一動不定,眼睛依舊緊閉著。

當落地之後武浩才睜開眼睛,眼神之中沒有半點慌張。

「你剛才沒被嚇昏?」魯劍瞪著眼睛看著武浩,他感覺自己好像被耍了。

「沒有啊?」武浩笑眯眯的說道。

「那你剛才怎麼不動了?開始的時候不是手舞足蹈的嗎?」魯劍不依不饒地問道。

「手舞足蹈有用嗎?你會救我嗎?」武浩反問道。

「額……」魯劍頓時無語,的確,如果不是武浩裝昏迷,他還要讓武浩多害怕一段時間,嚇嚇這個得罪了瑩瑩的混蛋。

不行,這小子太機靈了,魯劍暗暗地想,如果最後真的和瑩瑩走到一塊,也得提醒瑩瑩多長兩個心眼,別被賣了還幫著數錢。

「這是什麼東西?」武浩看著好奇地谷底的環境,最後指向了一座懸浮砸虛空之中的寶塔,一股洪荒蒼涼的氣息在寶塔上下沉浮。

「鎮妖塔!」魯劍說道。

「下面鎮壓的就是所謂的妖?」武浩看著寶塔下面的光繭問道,他發現自己的靈力都匯聚到了光繭之中,不但是自己,就連魯劍也有一絲一縷的靈力向寶塔下面的光繭匯聚。

「可以這麼說。」魯劍點點頭。

「這個所謂的妖不會快要出世了吧?」武浩忽然問道。



「為什麼這麼說?」魯劍雙眉倒豎,不怒自威。

「額,我感覺那就是一個胚胎,正在瘋狂的吸納周圍的營養,也就是靈力,一旦吸納足夠的營養就要誕生了。」武浩想當然地說道。

「那不是胚胎,是被劍派前輩封印的魔,或者說是妖也可以,他的確在瘋狂地吸納周圍的靈力來壯大自己,有一天,也許鎮妖塔就鎮不住它了。」魯劍擔憂地說道。

「你讓我來見誰?」武浩問道,「不會是所謂的魔吧?」

「你要見的人是我。」一聲爽朗的笑聲,一個鬚髮皆白的老者身背長劍,一步步走來,每一次邁動,都像是憑空消失再憑空出現。

高手,武浩眼角一陣緊縮,這種類似於縮地成寸的功法可比自己的天罡步牛多了,簡直和空間魔法類似了。

「師傅。」魯劍見到老者,恭恭敬敬地行禮,武浩一陣頭大。

魯劍的師傅?天罡劍派掌門人龍天罡? “如若真如西門家主所言那般,那不久前,我們豈不是放走了段辰天。”這時,人羣中突然有一人反映過來,出聲說道。

一經那人的提醒,衆人方纔反映過來,只見久未出聲的韓賓一拍額頭,驚醒道:“糟糕,怪不得剛纔那個段辰天怎麼突然與正義盟劃清界限,並且也不多加解釋便匆匆離去,原來是他心中有鬼。”

衆人聽得韓賓的一番話,不禁也是驚醒過來,剛纔段辰天的那些舉動現在想想,確實令人很是懷疑。

正在這時,只見西門玄舜走到明空禪師的身邊,微微躬身,對其說道:“禪師,兇手我已經找出,你看…”

明空禪師見狀,自然明白西門玄舜所言何意,於是對其緩聲說道:“西門家主放心,出家人不打妄語,老衲說話自然作數,從現在開始,西門家主便是我正義盟的盟主。”說到最後,明空禪師反而是對着下面的衆人說道。

說着,便對其微微拜道:“見過盟主。”下面衆人見狀,雖然心有不甘,但也只得隨之拜道:“見過盟主。”

西門玄舜聞聲,臉上浮現出一絲狂傲,隨即轉變爲笑容,對着衆人高聲說道:“諸位方向,我西門玄舜既然斗膽當此重任,那麼必然做一些有利於正義盟的事。”

“所以我宣佈,正義盟的所有開支,由我西門世家承擔,不再依賴於蘇家。”西門玄舜凌然的說道。

衆人聞聲,心中皆是一驚,要知道整個正義盟的運轉,乃是一大筆開銷,如今西門玄舜卻宣佈不再接受蘇家的財力支持,而是由西門世家支撐整個正義盟的開銷運轉,這不禁令衆人不敢相信。

西門玄舜望見衆人震驚的眼神,嘴角不由露出一絲蔑笑,隨即接着說道:“同時我決定,將正義盟再外面搗毀魔門的人手全部收回來,同時發出緝拿令,緝拿段辰天。”

“西門盟主,你這是什麼意思,爲何要將在外面的人手全部撤回來,這些日子我們耗費了多大的精力,方纔找出魔門的落腳點,剛欲進行搗毀,便被你一句話給收回來了,你總得給大家解釋一下吧。”說話的乃是武當掌門吳墨軒。

西門玄舜聞聲,緊蹙眉頭,雖然心生不滿,但吳墨軒畢竟是武當派掌門,而武當派又是五大門派之一,自己也不好公然與其翻臉,於是尋思了一下後,便開口解釋道:“魔門的落腳點數不勝數,豈是我等說搗毀便能搗毀的,與其在此浪費時間,不如我們直搗黃龍,直襲魔門老巢,豈不是更好。”

“盟主說的有理,我同意盟主的主意。”底下有人出聲附和道。而吳墨軒聞聲,雖然心中不太同意西門玄舜的辦法,但自己目前也沒有什麼好的主意,因此也只能先聽從西門玄舜的安排了。

西門玄舜見沒人繼續反對,便繼續下着命令。良久之後,待衆人商討完畢,方纔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休息。

這一夜發生的事情實數過多,接二連三的狀況令衆人應接不暇,回到房中後,衆人才慢慢思緒這一晚發生的所有事。

而此時的段辰天自打離開華山後,無處可去,只得連夜投奔蓮兒的住處。幽香的閨房之中,蓮兒正坐在桌子旁安慰着滿是怒火的段辰天。

“公子,你還是不要與那幫人生氣了,氣壞了身子可不值啊。”蓮兒挽着段辰天的手臂,輕聲說道。

蓮兒伸出的藕臂不小心觸碰到段辰天的肋下手上之處,‘嘶’段辰天疼的吸了一口冷氣,蓮兒見狀,急忙擔憂的問道:“公子,你怎麼了?”隨即便低頭望去,卻發現段辰天肋處纏着白紗布。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