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 二月 2021

另一邊,秦磊眾人正與易天成大戰。

Post by zhuangyuan

易天成的戰鬥方式仍是那樣,只使用黑色的氣體進行攻防作戰。不管秦磊眾人如何全力攻擊,易天成都能憑藉黑色氣體完全化解。

好幾次易天成都想去打斷錢俊豪和周壽濤二人,但都被周勝船和胡建生使用防禦法術攔下來了。不得不說,秦磊特別讓他們二人護住錢俊豪二人是正確的。

莫約一刻鐘后,全力施展法術進攻的李明凱五人就勢弱了。他們修為本就不高,元陽之力更是比易天成少了許多。能持續攻擊易天成這麼久已經很難得。

現在,五人散落在各處,有的癱倒在地上,有的靠著樹榦,總之狼狽極了。他們中也只有華成高級的李明凱還能保持站立,但也一幅疲憊不堪的樣子,恐怕難以再有作為。

由此就可以看出華成巔峰與中高級之間的差距。因為此時秦磊還仍在戰鬥著!

只見秦磊手持一團激射的藍白雷電,正奮進攻向易天成。而易天成卻只是控制著黑色的氣體進行防禦,並沒有要還擊秦磊的意思。

突即,秦磊控制著雷電擊打而出,與易天成的黑色氣體狠狠的碰撞在一起。

彭!雷電潰散,電光飛射。但黑色氣體只是部分被擊散,隨即又重新凝聚回來。而秦磊卻是被震退了足足五米。

大口大口的喘息著,秦磊隨即看向已經疲憊不堪的李明凱五人。見狀,秦磊不禁眉頭緊鎖,眼眸中充滿了擔憂的神色。

他擔憂什麼呢?自然是擔憂自己無法保護好錢俊豪二人療傷。

擊退秦磊后,易天成隨即不屑的笑道:「秦磊,這下明白了吧。無論你們如何努力,都不是我的對手。」

聞言,秦磊卻是難以出言反駁。因為他其實很明白與易天成之間的差距有多大。

就拿這一戰來說吧。秦磊六人全力進攻易天成,而易天成卻只操控著區區幾股黑色氣體就將他們的攻擊完全化解,應對自如。不僅如此,易天成單手抱著的胡眯娜從始至終都沒有放下過。這相當於易天成讓了他們一隻手!

「那又如何,我是不會向你低頭。」秦磊咬牙說道。

聞言,易天成搖搖頭,輕嘆道:「真是愚蠢。」

秦磊隨即輕哼一聲,而後雙手交合在一起,連連結印。他暗想道:「雖然打完這一招我的元陽之力就耗盡了,但也只好拼一把了。」

突即,秦磊奮力暴喝出聲,他的喝聲震耳欲聾,十分響亮。這不是單純的喝聲,而是傾注了元陽之力所形成的。

見狀,李明凱不禁皺起了眉頭,暗想道:「秦磊,你打瘋了嗎?一旦使用這招,你可就沒用退路了。」

秦磊的喝聲隨即傳盪開來,響徹周圍的涅槃大森林。

某處,一位在涅槃大森林裡飛行疾掠,不知要去哪裡的少年也聽到了這個喝聲。隨即,他趕緊調轉方向,朝聲音的發源地掠去。

秦磊一直奮力暴喝,他似乎想把所有的哀傷和憤怒都發泄出去。突即,從秦磊的身體上閃現一條條藍白雷電。剛開始時,這些雷電不過鐵絲粗細。而過了一會兒后, 致我親愛的霍先生

見狀,易天成仍舊不屑,他輕笑道:「我最討厭的就是明明打不過,又只會亂喊亂叫的傢伙了。」

被雷電蔓延周身的秦磊卻是不再理會易天成,只見他雙眸緊閉,停止暴喝。身體猛的委曲起來。隨即,蔓延在他身體上的雷電就一齊朝四面八方激射而去。

似乎是由於從他身上激射的雷電擊打到了地面,秦磊的身體竟然慢慢懸浮起來。而當他達到一定高度時,也便停止上升。

此時,他身上的雷電四下激射,有的衝天而起,有的則是狠狠的擊打在了地面。激起一彭塵土,把地面弄得一團糟。

「超獸凝法·麒麟!」

身處雷電中央,秦磊突即大喝道。只見,在他喝聲剛剛落下,蔓延在他周身的雷電隨即改變激射的方向。全都有規律的運轉起來。

電光四射,雷鳴陣陣。不一會兒后,那些蟒蛇般粗細的雷電竟是凝成了一隻麒麟的模樣。

此麒麟身長莫約二十米,高達十五米。通體藍白之色,全由雷電凝成。此時秦磊正在其中心,隱約可見他的身影。

雷電麒麟一對犄角高高翹起,雷電形成的鬃毛更是氣度非凡。那雙泛著白光的眼睛極具氣勢。這些襯托它的頭顱威風無比,讓人望而生畏。

強健粗大的四肢按在地上,卻是無形中有一股力量將周圍的一切排開。龍尾一樣的尾巴低垂搖曳著,似乎每一次擺動都可以摧毀一棵成年大樹。

這隻雷電麒麟栩栩如生,似乎有著屬於自己的意識。只見它甩甩腦袋,前肢抬起后又猛的放下,隨即怒視易天成!

見狀,易天成不懼反喜。嘴角漸漸上揚,不屑的神色躍然於臉龐之上。


「虛張聲勢,再像也不過是只假麒麟罷了。」

嘴上雖然這麼猖獗,但易天成可不敢怠慢。只見他空著的那隻手隨即揮動起來。這隻手每一次揮動,都會有新的黑色氣體浮現。飄蕩於此處,全憑易天成一人控制。

雷電麒麟中,秦磊眉頭緊鎖,暗想道:「糟了,剛才和他纏鬥消耗了太多元陽之力。現在就連超獸凝法也無法持續太久。直接用最強的攻擊手段吧。」

突即,雷電麒麟大張巨嘴,一聲沉悶的雷鳴在其口中炸響。隨即,便又響起了秦磊的暴喝。

「極破天雷!」

旋即,雷電麒麟威勢大漲,只見它興奮的仰天長嘯,響起道道炸雷轟鳴。隨即,從它身上激射出無數道同色雷電。

這些雷電真是不一般,每一道雷電都足以夷平一座小山丘。雷電從身體激射而出后,這隻麒麟隨即完全變了模樣。實在難以辨認它是一隻麒麟,看著你只會覺得它是一隻全身插滿雷電柱的猛獸。

旋即,這隻猛獸邁開步伐,猛的沖向易天成。所過之處,煙塵飛揚,石屑亂起。電閃雷鳴都不足以形容這般情景。

見狀,易天成卻是笑道:「來的好。」

只見他空著的手猛的前伸,攤掌。旋即,原本就懸浮飄蕩在他周圍的黑色氣體一齊朝他手掌前匯攏。很快,那龐大體積的黑氣就凝成了一面直徑達六米的厚實盾牌。

我的21歲女神 ,轉瞬即逝。李明凱眾人都還沒來得急眨眼,秦磊控制的雷電猛獸就撞上了易天成剛凝成的盾牌。

噼里噼提呦,噼里噼提呦,噼里噼提呦。

雷電激射的聲音旋即響起,不絕於耳。只見那隻雷電猛獸突即化作一道道更加粗大的雷電柱,狠狠的擊打在易天成的黑氣盾牌上。

黑氣盾牌上,大彭大彭的黑氣被擊打得潰散開來。原本厚實的它隨即也變得細薄。

黑氣潰散,雷電激射。突即,十分粗大的雷電突破了那細薄的黑氣盾牌,易天成的防禦隨即被破。

黑氣盾牌化作散亂的黑氣消散后,激射的雷電隨即襲向易天成。眼看就要擊中後者的身體。

見狀,易天成明顯一驚。隨即便有反應過來。只見他大張嘴巴露出兩排尖銳的獠牙。

「饕餮魔決!」

易天成含糊不清的喊出這四個字后,從他的嘴中突即噴發出一股強大的吸力。這股吸力隨即在易天成嘴邊形成了漩渦狀的無形漣漪。

旋即,那襲擊過來的雷電竟是都朝易天成的嘴巴處聚去。而當雷電觸到漩渦狀的無形漣漪后,卻也化作藍白色的漩渦漣漪,被易天成吸入嘴中。

擊破易天成的防禦后,可還是有不少雷電存在。可短短几次呼吸的時間,竟就被易天成全部吃光!

見狀,不光是從雷電猛獸中出來,正站在易天成身前的秦磊。就連後邊看見此番情況的李明凱眾人都不禁大驚失色。

將最後一絲雷電吸入嘴中,易天成隨即合上嘴巴,笑眯眯的說道:「秦磊,你這雷電的味道糟透了。」

此時,秦磊的眼眸早已縮成針眼大小,已經獃獃愣住的他顯然難以反應易天成的話。

其他眾人也是,可以說,此時坦然自若的也就只有他易天成。

見秦磊愣住的樣子,易天成不禁再度輕蔑一笑。隨即,空著的手輕輕一揮,周圍還未散去的黑色氣體很快匯聚在一起,化作一股攻擊波襲向秦磊!

而當秦磊完全反應過來時,那股黑色氣體已經來到他身前。他已經……來不及防禦了。難道秦磊就難逃此劫? 看著黑色的氣體襲至,秦磊的眼眸再度縮成針眼大小。而一邊的易天成卻是嘴角上揚。

可是,就在易天成以為秦磊必將中招,而且那黑色氣體分明已經出到秦磊的身體時。意料之外的情況出現了。

只見秦磊身前的黑色氣體猛的潰散開來,化作淡淡的黑氣消失。同時,在那潰散的黑氣中,一位少年的身影漸漸清晰。

傲然站立,一頭黑髮隨風舞動,一襲青衣不斷搖曳。

見到此人,秦磊那針眼般的瞳孔突即放大,他微顫著說道:「許……濤……」

沒錯,來人正是許濤。藉助道明聖火之力破開三頭玄冥莽的腹部,從而逃出生天,並將之斬殺的許濤本是往眾修士逃離的方向掠去。機緣巧合聽到了秦磊的喝聲后便朝這邊趕來!

見到許濤,易天成明顯一驚,隨即卻是興奮的說道:「你終於來了。」

許濤眉頭微皺,一幅擔憂的神色。他可沒想到會這麼快又遇到易天成。更糟糕的是,這個易天成的手裡還抱著他的同桌,胡眯娜。

「放開她。」許濤淡淡的道。

聞言,易天成不禁笑出聲,說道:「你難道以為我會聽你的嗎?」

此時,易天成單手抱著的胡眯娜雙眸恢復了一些神采。當聽到許濤的聲音時,她不禁微微抬頭,看向後者。當確認真是許濤時,在胡眯娜蒼白的臉龐不禁泛起了笑容。

隨即,易天成又說道:「想讓我放了她也可以,那就要看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

說著,易天成隨即轉身,腳下一跺,騰身而起,朝別處疾掠而去。同時,他的話語傳入許濤的耳朵。

「有膽就跟過來!」

見狀,許濤雙撇眉毛不禁鎖得更緊。隨即,他回頭望向秦磊眾人。問道:「你們都沒事吧?」


許濤看到,李明凱五人正疲憊不堪的癱倒著,錢俊豪在為周壽濤療傷,周勝船二人在給他們護法。而秦磊卻是站在自己跟前。

忽即,秦磊歪過臉去,用一種明顯變樣的聲音說道:「我們還好。主要是你,你不是被三頭玄冥莽吃掉了嗎?怎麼又……」

許濤隨即說道:「這個待會兒在說,既然你們都沒事,那就乖乖在這等我。我得先去救會胡眯娜。」

聞言,秦磊趕緊阻止道:「不行,你一個人去追易天成太危險了。那傢伙相較於白天更強了。你不是他的對手。」

許濤凝重的說道:「我知道,但我也不是沒有手段的人。你放心吧,我和胡眯娜一定會平安歸來的。」

秦磊隨即又道:「可是……」

他的話還沒說出口,一邊的虛弱的陳明霞卻是艱難的道:「讓許濤去吧,你難道以為能從三頭玄冥莽手裡逃脫的許濤是個廢物?」

聞言,秦磊似乎是被點醒了一樣,恍然一驚。對啊,許濤他能從三級巔峰大圓滿的三頭玄冥莽手中逃脫,又何嘗不能從易天成手裡救出胡眯娜呢?

隨即,秦磊點點頭,說道:「好吧,但要小心。」

許濤也沖他點點頭,隨即卻是提出了一個奇怪的請求。道:「秦磊,把你的鏡子借我一用。」

聞言,秦磊疑惑的問道:「你要我的鏡子幹嘛?」

許濤急切的道:「你就別問那麼多了,再拖下去,我怕找不到易天成了。」

現在正是危急時刻,秦磊也就不再追問許濤。將自己平時用來臭美的鏡子拿了出來,交給許濤。

許濤拿到鏡子后,頭也不回,飛躍而起后便朝剛才易天成飛走的方向掠去。速度之快,尤勝被龍聰三人追趕……

只是幾次眨眼的功夫,許濤的身影便消失在眾人眼中。隨即,眾人便不再看向那個方向,但卻都為許濤擔憂起來……

易天成似乎是故意放慢了速度,許濤很快便追趕上他的身影。而且,他們兩個只有十米之隔。

焦慮的望著易天成單手抱著的胡眯娜,許濤隨即大喝道:「易天成,趕緊把她放了。我饒你不死。」

聞言,前邊的易天成卻是不屑一笑。他說道:「好大口氣,你不過是攻破了我的一道防禦而已,別以為自己真有本事打敗我!」

許濤隨即又道:「打不打得敗不是你,也不是我說了算。這種事,只有試過才知道。有種現在我們就來打一場,如果我輸了,任你處置,如果你輸了,就得乖乖放了胡眯娜。」

聞言,易天成卻不回答。只見他轉身一掠,隨即便是落到涅槃大森林中一處空地上。見狀,許濤也趕緊朝那邊落下。


腳踏實地,許濤隨即怒視對面的易天成。他喝道:「怎麼,不敢了嗎?」

許濤看到,易天成正直愣愣的看著自己,並且,他的臉上毫無表情,一幅平淡的樣子。

忽即,易天成開口說道:「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呢?」

聞言,許濤不禁大跌眼鏡。他萬萬沒想到,易天成竟然會說這樣的話。

「許濤……」雖然很震驚,但許濤還是回答道。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