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4 十二月 2020

又是他們。

Post by zhuangyuan

“再這樣下去,光姓姜的那小子絕對沒有勝算。除非他請他爸出手……”

秦陽微微沉下了聲音:“我知道了。謝了。”

看向徐詩雯消失的方向:“徐詩雯,借一下電腦。”

徐詩雯拿着筆記本出來:“要幹嘛?”

秦陽接過筆記本,遞給蘇婭:“黑了坤元銀行。”

此話一出,姜浩澤那邊打着電話都被震驚地看了過來。

蘇婭接過電腦就要開工,姜浩澤忙急得撲了過來:“別別別!這事我自己能處理,用不着這樣。嘶……”

看他這臉色,秦陽也拿他沒辦法。

蘇婭看着他,似乎在確認他的指令。

秦陽嘆氣,揮了揮手:“看看股市吧。”

蘇婭得令,三兩下彈出了目前股市的情況。果然,姜浩澤的兩家公司原本一片大好,可現在他的股份在大量拋售,那條線陡然變化,股市裏已經炸開了鍋。

秦陽看這些還不太熟悉,但也能基本上看出來情況已經非常嚴峻了。

姜浩澤繼續打電話,對着電話裏的人發出一條又一條命令。

秦陽的手機又一次響起鈴聲。

這個號碼……

接通。

“我已經在跟我爸說讓他收手了,不要誤會是我報復。還有,跟他說清楚,我一定會找出那個人,一筆算一筆,不會冤枉他。”

喬芃的聲音還是那麼高傲。

秦陽無語。

轉告給旁邊的姜浩澤,姜浩澤也只是點了點頭:“這件事到時候再說。我現在要去我那公司一趟,陽哥,當一回我的司機吧。”

三人告辭徐詩雯,匆匆離去。

兵荒馬亂的一天,等到下午兩點多的時候,坤元銀行的動作終於停了下來。姜浩澤緊急召開高層會議,上下安撫,準確、飛快地做出一系列的行動以應付這次的動盪。

秦陽和蘇婭在他的辦公室看着牆上液晶電視屏幕上的股市情況。

到太陽西墜的時候,姜浩澤終於葛優癱地倒在了自己的沙發椅上,長長地吐了一口氣。

“穩住了?”

收盤了,看那兩條急劇變化的線開始緩和了起來,秦陽走了上來。

姜浩澤衝着他虛弱地笑了笑:“嗯,還好人家手下留情,我還不至於虧得太慘。”

秦陽點頭,而後看向他:“所以,你是不是該解釋一下,到底是因爲什麼事?你怎麼惹上了喬芃她爸?”

通過一下午的思考,秦陽已經冷靜下來了。

光何豔那點私人恩怨絕對不足以引起這次動盪,肯定還有更嚴重的原因。 姜浩澤嘆氣再嘆氣。

“我不知道該怎麼說。”

“該怎麼說就怎麼說。”

姜浩澤看向辦公室裏對面的秦陽。秦陽覺着口渴,順手拿起旁邊的玻璃杯仰頭。

“我……唉,說簡單點就是我睡了那個姓喬的。”

“噗——”

蘇婭被噴了一臉的水,閉着眼睛不說話。

秦陽忙手忙腳亂抽紙巾幫她擦臉。

“臥槽,你……那你這是活該。我要是她爸我也弄死你。”秦陽三觀都要碎了。

什麼鬼?!把……把那個母老虎給睡了!

姜浩澤鼻子出氣,看上去很是憤怒:“我是被設計的。那天的晚會上,有人在我的酒裏下了藥……我還沒來得及調查設計我的人是誰,就被喬芃她爸帶走了。”

秦陽走了過來,坐在了辦公桌對面的椅子上,不解:“3號晚上的晚會,5號下午被帶走的,你中間這一天干嘛去了?要調查這種事情找蘇婭啊,她黑客高手,比你手下所有電腦高手都厲害。”

“臥槽?!”姜浩澤頓時懊悔不已,“4號早上你打電話給我之後,我就發現旁邊躺着那個女人。那天就在跟她道歉,接受她的宇宙無敵炮轟。你真不知道我這兩天過的究竟是怎樣慘無人道的日子……”

秦陽想起喬芃之前電話給他的話。

這樣的話,那母老虎的話也就稍微能夠理解了。

他把喬芃讓轉達的話告訴了姜浩澤。

姜浩澤擺擺手:“她能這麼想就好,我就怕她以這個爲理由以後不斷纏着我。唉……話說回來,她還是我上過的第一個處……心裏稍微有一咪咪的內疚。”

秦陽:“……”

上流社會的混亂,果然不是他這種農村人可以理解的。

秦陽的電話突然響起。

這個時候來電,秦陽心頭有點敏感。拿出來一看,是姚怡菲。

鬆了口氣。

“學霸,怎麼了?”

姚怡菲的聲音聽上去有點猶豫:“我妹妹說,明天早上9點開場,你們最好在7點的時候就到a市一中門口……幫忙拿道具什麼的。”

“好的。”

“那個……”

“還有什麼事嗎?”

電話那邊還有另外一個聲音在說話。

“哎呀你自己跟他說。”姚怡菲似乎在跟那個女聲說。

手機換到了另外一個女生手中。如果沒猜錯的話,應該就是姚妹妹了。姚妹妹今年高二,聲音脆脆的,挺蘿莉的感覺。

“喂,是秦陽哥麼,我是姚曉月,姚怡菲的妹妹。是這樣的,因爲我們是混二次元的,所以明天去漫展的時候,我們計劃的是全部穿cos服的。我聽我姐說了你和你女朋友的身高身材,你們能不能現在過來一趟,試試衣服?”

秦陽:“……啊?”

什麼cos?

腦海中頓時浮現出一羣衣着暴露的大胸妹子……其實,秦陽一直都只把那些當成制服誘/惑什麼的來着……

“一……一定要穿麼?”

“放心好了,到時候去的人都是混二次元的,穿着cos服一點都不會尷尬的。你們現在有事麼?”

姚妹妹真是比姚怡菲活潑多了啊。

“行吧……我們去你家還是?”

“學校,我們在校門口等你們哦。”

秦陽起身,叫上蘇婭。

“耗子,我們去試衣服,你自己注意身體。”

“你們去哪兒?”

秦陽把電話裏的事情說了一遍。

姜浩澤眼睛當即亮了起來:“我可以去圍觀麼?”

秦陽斜眸,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身體好了?公司不用管了?”

“哎呀,哪有看你穿cos服重要。”

秦陽再次懷疑姜浩澤是不是彎了。

嗯,不太可能,不是才睡了那母老虎麼。

姜浩澤走出總裁辦公室的時候,正好遇到一箇中年男子迎面走了上來。看到他要出門,當即顫巍巍地問道:“姜總,你這是……”

“哦,老王啊,坤元已經收手了,剩下的事情交給你處理沒問題的吧,我現在還有點事,先走了。”

姜浩澤還特地拍了拍對方的肩頭,特別“憔悴”地衝他勉強一笑,然後做出很急的樣子。

秦陽目不斜視——旁邊這位總裁大人可能更適合娛樂圈,比那些面癱“影帝”演技強多了。

三人一路走出公司,很快來到了a市一中。遠遠就看到姚怡菲和姚妹妹在門口等着了。

看到秦陽他們從車裏出來,姚妹妹的眼前一亮,衝了過來。

“秦陽哥,你們好慢啊,快點進來吧。”

秦陽還來不及跟姚怡菲說話,就被姚妹妹拉着胳膊往裏面拖了。

留下姚怡菲和姜浩澤、蘇婭面面相覷,無奈地笑笑。

“不好意思,我妹妹有點……自來熟。”

一行人來到了教學樓裏面。

秦陽被姚妹妹拉着,走在最前面,很快來到一間教室面前,開門進去。

“秦陽哥來了。飄飄,你怎麼還沒穿好?大威,幫飄飄拉下拉鍊。”姚妹妹走了進去,走了幾步,卻被杵在門口的秦陽拉住。

秦陽卻站在原地,有點不太好意思地小聲問她:“我要不要先避個嫌?”

教室裏面,一個穿着黑白女僕裝的大眼妹子露着大片背部肌膚。聽到姚妹妹的聲音,那個妹子轉過頭來,那大眼睛楚楚可憐的樣子,還咬着脣,委委屈屈的。長髮披肩,還帶着白色的頭飾。特別是那蕾絲邊的過膝黑絲襪、裙襬下露出白皙的大腿……

真是……噴鼻血。

姚妹妹看了那個妹子一眼:“算了算了,尺寸沒問題的話,你去換了吧。明天早點到,不準遲到,更不準不來。要是臨陣脫逃的話,後果怎麼樣你是知道的。”

這姚妹妹衝着人家摩拳擦掌的樣子,小虎牙都要擼出來了。

小孩子,兇狠勁十足嘛。

那穿着女僕裝的妹子吸了吸鼻子,鎖骨當即就突了出來。

嘖嘖……太瘦弱了。果然女生體重不過百,不是平胸就是矮。這妹子個子倒是不矮,比蘇婭還高一點的樣子,但這張臉太有欺騙性了。大眼睛小嘴巴,水汪汪的看着任何一個人都能引起人們的保護欲。

那妹子哼了一聲,轉身跑了出去。

姚妹妹已經到一旁的衣架子邊上取出了衣服。

“秦陽哥,這兩件你比較喜歡哪件?”她的手裏拿着兩套衣服。 姚妹妹左手拿着一套藍色連帽衫和黑色牛仔褲,右手是一套黑色邊邊的白色古裝服。

“秦陽哥,你有一米八吧,本來想讓你cos兵長的,但是兵長沒你高,所以要不要試試小哥或者劍三純陽?或者你有什麼比較喜歡的,看看我們這裏的cos服,有的話,也可以穿。”

秦陽頓時無語。

“那個……我對這種……真的不懂啊。古裝服……大熱天的還是算了吧,有沒有涼快點的。”

姚妹妹瞭然,轉身放回了古裝,拿了另一套水紋藍邊的白色和服:“那銀桑呢?這個很涼快的。”

秦陽朝着一排的衣服看去,目光突然停在了一件黑色套裝上。

“這是不是最終幻想諾克提斯的衣服?”

姚妹妹看去,點頭:“對。但是這個皮衣馬甲會很熱,你確定要穿麼?”

秦陽是怕熱的體質,看着又猶豫起來。

倒是姜浩澤走了進來,激動地朝着裏面衝去。

“哇塞!”他拿出了一套無袖純白連衣裙看向秦陽,“陽哥,我覺得你適合這個。”

穿成短命女配之后 秦陽面帶微笑,只想掄起旁邊的課桌砸過去。

“我覺得你比較適合這個,你這個死gay。”

姜浩澤又拿出了一套:“嘿,嘿,這個這個……王者榮耀裏露娜的皮膚,紫霞仙子啊。我覺得特別適合你……旁邊的嫂子。”

神醫高手在都市 秦陽收回威脅的目光,看向旁邊的蘇婭,打量了一下:“你喜歡麼?”

姚妹妹湊過去:“我覺得蘇婭姐適合這個螢草。”

由於初次接觸這種東西,秦陽還是比較感興趣的。他看向後面的姚怡菲:“你穿什麼?”

姚怡菲微笑:“我穿那件粉紅色的,好像是劍三七秀蘿莉什麼的。”

秦陽看了過去,突然看到了一個東西,走了過去。

“蘇婭,我覺得這個適合你。”

他取出了一件套裝。

姚妹妹雙眼放光:“這也是劍三的,儒風丐幫蘿莉,試試嘛,應該剛好合身的。”

秦陽在張起靈和諾克提斯中糾結了好一陣子,最終還是選了超酷的後者。

如果他沒有記錯的話,那個張起靈的藍色連帽衫好像很常見。撞衫多不好意思,熱點就熱點吧。

去更衣室換了衣服之後,秦陽走出來,照鏡子。

“嗯,更帥了。”

姚妹妹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了他的身邊,拿着一頂灰色假髮:“戴上這個吧。”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