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 十二月 2020

勁,極其震驚的看了我一眼,隔了許久才恢復平靜,“虛空之地,我曾經聽陰長生提過幾句,據說是道法最高境界的人才能與遠古仙人對話,而這種對話穿越了時間和地點,連我也無法解釋這種存在。”

Post by zhuangyuan

我也好奇的很,“可是爲什麼會突然無緣無故的觸發了這個虛空之地。”,

江離微微皺着眉頭,“你可有接觸過上古仙人的東西沒?”

我愣了愣,雖然我曾經看過鴻鈞老祖的真跡,可這個難道就能觸發不成,我把一切的經過告訴了江離,江離對我說,“應該是鴻鈞老祖與你對話,他所說的道法奧義,與他點撥陰長生的時候近乎雷同。”

“點撥陰長生?”我好奇的問了一句。

江離嗯了一聲,告訴我,“當初陰長生能比周武王的道法更上一層的原因,也和鴻鈞老祖點撥陰長生有極大的關係,陰長生最爲敬佩的人就是鴻鈞老祖,所以對鴻鈞老祖的一些書籍頗有極大的興趣,看了許多的書。”

江離繼續說,“世人皆說陰長生得道成仙,那是因爲他將道法看的通透又和鴻鈞老祖探討道法奧義,也就成了大家所謂的神仙,加上陰長生修煉至極,體內的骨也成了仙骨,自然就和普通人有所區別了。”

我赫然明白了,連忙點點頭。

江離繼續說,“如果與你對話的真是鴻鈞老祖,那就能解釋,爲什麼可以突然將道法奧義發揮到了極致,那是因爲冥冥之中,鴻鈞老祖在幫我們。”

小猴子赫然跳到了我的肩膀上,一個勁嘿嘿的笑,似乎聽懂了江離的意思似得。

看小猴子的樣子,似乎很是認可江離說的話,那看來事情應該就是江離所說的那樣。

只是我很詫異,鴻鈞老祖竟然在那個時候那麼湊巧的幫助了我,明明清楚,我對我奶奶下不了手,竟然老祖乾脆讓我施展道法,將其發揮極致,讓人不得不佩服我,卻又不傷害任何人,果然是道法的最高境界。

而且冥冥之中我也感覺到了那股道法是一種外界的力量傳遞到了我身體裏,莫非是鴻鈞老祖之力?

我越想,就越發不明白,後來乾脆就不想這件事情了。

陸判官也回到了酆都城,因爲酆都城的官員死傷慘重,周武王壓根就沒有追究陸判官的事情,周武王是個注重大局的人,後來也在各地招兵買馬,爲酆都城增加兵力。

我們要弄清楚周文王和福二娃的目的,也必須要回五里村,才能弄清楚。

凌雲山那邊暫時沒有問題,我和江離給雯雯她們傳遞了消息,在五里村碰面,就不去找她們了。

離開天師府後,我和江離就朝着五里村去,只是眼下還不清楚西玄女妖究竟去哪裏,但是我肯定,西玄女妖肯定是知道了什麼,所以反應才這麼大,連夜離開了酆都城。

從龍虎宗去五里村也花了不少時間,輾轉多次,總算是來到了五里村。

(本章完) 「晚雪這個死丫頭,竟然敢不接,難道不知道明天是什麼日子嗎?真是找死……」夏凌雪怒道。

過了一會兒,夏凌雪不死心的又試著開始傳音,只是依舊沒有人接,夏凌雪那裡知道,自己安插在神主府的丫鬟晚雪,早就被墨九狸給滅了……

接連反覆試了幾次,夏凌雪都聯繫不上晚雪,只能招來一個護衛,去往神主府尋找晚雪回來……

空間裡面墨九狸一聽,沒有想到神主府還有夏凌雪的人,想了想直接在心裡跟雪封聯繫,交代了雪封一些事情,還好她來聖子府的時候,擔心神主府被人發現,所以把雪封,和三位護法留在了神主府內……

不一會兒,前往神主府的人回來跟夏凌雪說,神主府的護衛,被幾個黑衣人帶著出門去了,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回來……

夏凌雪聞言有些鬱悶,但是也沒辦法,於是只能把人打發出去,瞪著梳妝台上面的首飾,鬱悶的說道:「該死的黑衣人,竟然在這個時候出去,難道是故意不想參加我們的大婚典禮? 無敵從氪命開始 該死的黑衣人,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滾出神界,真是煩人……」

「呵呵,看起來你似乎不喜歡我們在神界呢!」夏凌雪的話剛落下,墨九狸和帝溟寒就出現在她身後,墨九狸冷聲的說道。

夏凌雪聞聲一驚,回頭看到帝溟寒和墨九狸時一愣,急忙低頭說道:「大人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

「只是什麼?」墨九狸冷聲問道。

「噗通……」夏凌雪嚇得直接跪在兩人面前道:「求大人饒命,我只是一時煩躁才會口出不敬,請大人饒命,請大人饒命……」

夏凌雪忽然的一跪,讓帝溟寒和墨九狸都是一愣,沒有想到這些黑衣人還如此有面子,回神后墨九狸冷哼一聲問道:「哼……你可認識墨綵衣?」

「墨綵衣?回大人,我並不認識!」夏凌雪聞言一愣,隨即低著頭說道。

本來墨九狸就是隨口一問,想看看夏凌雪是否知道些什麼,卻沒有想到這夏凌雪的反應,一看就是真的知道,只是不知道為什麼不說……

帝溟寒見狀身上的威壓,往夏凌雪身上微微釋放,頓時夏凌雪就有些顫抖,心裡一驚低著頭跪在地上道:「大人饒命,我說我說……」

「說,你可認知墨綵衣?」墨九狸冷聲問道。

「回大人,我確實認識墨綵衣,但是有件事情我一直不明白為什麼?不知道當問不當問……」夏凌雪猶豫了下說道。

「說……」墨九狸道。

「之前,我聽紫陽哥哥說,說幾位大人們在尋找墨綵衣和她的兒子,這件事情是真的嗎?幾位大人真的是在找墨綵衣和她的兒子嗎?難道不應該是墨綵衣和她的女兒嗎?」夏凌雪猶豫了下問道。

聞言,帝溟寒和墨九狸又是一驚,自從來到神界,就一直知道那些黑衣人在找墨綵衣和她的兒子,原因墨九狸最清楚了,她娘親為了保護她,才會在當初大喊自己的兒子…… 來到五里村,一切還是和平日裏沒什麼區別,五里村總是給人一副看似安靜,實則詭異的錯覺。

我和江離來到五里村的時候,那些村民們見到我們,第一眼都是害怕,大概是因爲上一次我們的出現,村子裏死了不少人後他們心中都始終覺得多多少少和我們有點關係,雖然他們知道,都是村長在搞鬼。

如今五里村換了村長,但是對我們的成見,似乎有增不減。

我和江離倒也沒有在村子的中心逗留,只不過是路過一下,然後立即朝着平大夫家的院子裏走去,剛一來到門口敲門,老太婆就走了出來,看見是我和江離二人,連忙樂呵呵的招呼我們進來。

而老太婆身後還跟着一個俏麗的女子,看上去脣紅齒白實在是個大美人。

老婦人本來是住在五里村山頂上,一個人孤苦伶仃,以前都是平大夫給她治病,不僅僅是因爲平大夫人好,還有一個原因是因爲平大夫和老婦人的女兒是相好,自然而然更爲照顧。

後來平大夫死了以後這個院子就是我和江離暫住下,因爲老婦人行動不便,我就乾脆上山把老婦人從山上請了下來,來到平大夫的家裏,正好平大夫家中的藥也多,方便老婦人使用。

只是老婦人一直都是一個人,怎麼突然來了個這麼漂亮的姑娘,莫非也是村子裏的人,看着老婦人孤獨的很,所以特意來陪着老婦人。

老婦人與我們噓寒問暖了一番,然後把那漂亮姑娘拉到我們面前,一個勁的笑眯眯的說,“這是我女兒。”

我愣了愣,這老婦人的女兒不是早就死了嗎?怎麼會現在生龍活虎的出現在我們的面前,我立即問了句,“乾女兒嗎?”

老婦人一臉埋怨的看着我,“瞎說啥,這是我親閨女!你看,跟我長得像不像。”

這一個年輕人,一個老人,要像看出來相似的地方,但有些難辨認,不過不得不承認,老婦人雖然老,可也隱隱約約能看見年輕時的美貌,絕對也是個大美人。

這麼看來,好像這妹紙是她女兒,極其真實。

我和江離面面相覷,老婦人自然也看出來了我們的顧慮,連忙說,“我曉得你們是道士,對這些事情敏感的很。我女兒能回來的事情,我起先也是嚇得不行,可我讓附近的端公都看了一下,我女人確實是個大活人。”

一旁的妹紙站在那裏,聽着我們說的話,顯然也有些尷尬。老婦人極其開心的拉着姑娘的手,一個勁的說,“能回來是天意,其他的都不要去追究了,只要我女兒能回到我身邊,我這心裏呀,就歡喜的不得了,有生之年,還能見到女兒,我就算下了黃泉,也能瞑目了!”

我看着老婦人的女兒,看上去的確和正常人沒有什麼太多的區別,身上也感受不到陰氣。

這還真讓人覺得有些詭異了。

江離極其嚴肅的看着老婦人說,“你能說

說您女兒是怎麼回來的嗎?”

至尊狂神 老婦人想了一會,然後告訴我和江離,自從我們離開五里村以後,和平日裏的生活並沒有什麼差別,老婦人也就是一個人沒事在院子裏溜達,然後出去和村子裏的一些老太婆們聊聊家常。

不過後來五里村來了些人,據說是黑市那邊的人,不知道爲什麼原因來,還和村長交涉了一段時間,村長不來是不讓外人進村子的,畢竟之前出了事情,不希望有其他的事情發生,不過後來聽說,那些人說他們是來給村子帶來好運的,讓村長放心。

不過來了幾天,村子裏原本十幾年前死去的小紅,忽然回來了,村子裏的人都給嚇壞了,當初可是一羣的人看着小紅淹死在水裏,那屍體都發泡了,哪裏可能活的過來。

不過後來福二娃來了,來找老奶奶要她女兒生前的東西,說是可以讓她女人回來,老婦人當然不信,說人都死了,不可能回來,就算回來了,那也都是鬼魂,倒不如讓女兒安安靜靜的投胎好了。

可福二娃告訴老婦人,他可以讓她女兒完好無損的回來,保證是活人。

這老婦人一聽,不管怎麼說,都多多少少有些惻隱之心,就乾脆一口答應了,就找了她女兒生前的衣服給了福二娃。

不到一週的時間,這女兒竟然被福二娃帶回了家,交給了老婦人,女兒也是一把淚的哭了起來,說以爲再也見不到老婦人了。

當時老婦人還不相信,這人都死了,魂都沒了,怎麼可能一眨眼就活過來了,可是轉念又想,無論什麼原因,人能回來,就是好的。

我和江離面面相覷,總覺得這件事情的問題極大,就像老奶奶說的一樣,這人都死了,魂都沒了,怎麼可能復活。

就算利用道法,也只是能讓死人回來,那身上可必須都是陰氣,不能一點陰氣也沒有,而站在我們面前的,分明是個活生生的陽人,我都可以看見她身上的三把火,都是亮着的。

那就說明,這老婦人的女兒,不是鬼,就是活人。

這事情和福二娃牽扯了起來,我自然而然也覺得肯定不簡單,這福二娃莫名其妙的和周文王勾結在了一起,肯定是有原因和目的的,不然,他爲什麼會這麼好心的來幫老婦人讓她女兒復活?

我皺了皺眉頭,“你說在你女兒復活之前,村子裏先來了一批人,也有人復活了是嗎?”

老婦人嗯了一聲,連忙說,“小紅,現在可是村子裏的名人了,她時不時的還在村子裏跟人家擺龍門陣,說一些自己在陰曹地府看見的東西,可神了,說的跟真的一樣!”

我愣了愣,“你是說她是第一個復活的人?”

老婦人嗯了一聲,繼續說,“說實話,咱們村子,這個月,就復活了我女兒,其他人家好想也有復活的人,只不過鄉里嘴嚴,還不是怕說閒話,應該還是復活了五六個人。”

老婦人說

話一向實在的很,我自然也曉得,肯定五里村出了問題了,這周文王讓魔軍襲擊酆都城本來就有問題,再加上,黑市來了奇怪的人後,五里村一些死去的村民,竟然都復活了。

更是詭異。

前所未聞的事情,竟然都在這個五里村發生了。

之前江離也說過,五里村可是一個臥虎藏龍的地方,什麼人都有,只是這些人的面孔我們不能一一得知,但是從之前發生的事情就可以看的出來,這五里村正在的村民少之又少,那些身份懸殊的人,卻實在詭異。

江離一臉嚴肅的看着老婦人的女兒,“你可還記得生前的事情?”

這姑娘臉色微微一顫,似乎有些害怕江離的樣子,不過江離嚴肅起來,的確看上去很可怕,加上他和陰將軍融爲一體,身上的陰邪之氣更爲濃烈,自然會嚇到小姑娘。

老婦人的女兒微微搖搖頭,一點也不敢說話,生怕江離吃了她似得。

老婦人連忙說,“這孩子,記不得以前的事情了,但是她就記得我,記得我是她的娘,福二娃說了,地獄和陽間不一樣,我們在陽間過去的幾十年,是他們地獄上千年,肯定記不得以前的事情了。”

我愣了愣,這……怎麼總覺得哪裏不對勁,卻又說不出來。

突然院子門口傳來了敲門聲,我們趕緊朝着大門走了去,剛一開門,赫然站在我們面前的人是西玄女妖,西玄女妖的臉色很是難堪,立即讓我和江離出來。

我連忙開口問西玄女妖,“你去哪裏了,聽說你一早就從酆都城跑了?”

西玄女妖的臉色很是不好,一本正經的看着江離說,“出大事了,酆都城現在的一舉一動,全部都被人監視,因爲我一直被周王妃安排在偏僻的小屋裏住着,根本沒有人知道我在哪裏,我無意中聽到了那些人的談話。”

我愣了愣,莫非就是潛伏在酆都城的內鬼?

西玄女妖立即說,“你不要相信楊玄,他被控制了!”

話音一落,西玄女妖的眼眶一陣紅潤,似乎難以接受一樣極其痛苦,眼眶裏的淚水不斷打轉。

我一臉震驚,“不可能,你是不是看錯了!”

總裁真霸道 西玄女妖瞬間哭出了聲,“我也以爲我聽錯了,只是聲音有些相似而已,可是……我打開窗戶的一個縫隙裏看見,就是他那張臉,我不會認錯的……他和周文王勾結了三界以外的人,要收服道教和陰司,要統治三界!”

我愣了愣,這怎麼可能,楊玄將軍怎麼說都不像是壞人,還幫着我們拿解藥,看上去正常的不能再正常了。

周王妃前一秒還在跟我說,西玄女妖和楊玄將軍能夠團聚,這後一秒就出了這樣子的事情,連我都一時之間,有些不能接受。

西玄女妖繼續開口,“但是……楊玄的眼睛不對勁。”

“眼睛?”我和江離異口同聲的問了句。

快穿之誰要和你虐戀情深 (本章完) 讓那些人誤會娘親生下的是兒子,所以那些黑衣人一直追殺的就是墨綵衣和她的兒子,從來沒有任何人知道自己其實是女兒的,所以即便前世他們一家三口生活在神界,那些黑衣人都沒有發現,也沒有懷疑……

可是,夏凌雪的話是什麼意思?難道夏凌雪知道什麼?

想到這裡帝溟寒直接開口問道:「確實是墨綵衣和她的兒子,你難道知道什麼?」

「回大人,幾位大人可能也知道,之前神主府的神主墨湮,他的妻子就叫做墨綵衣,墨湮的女兒叫做墨九狸……」夏凌雪低著頭說道。

「那三個人我們早就驗證過了,並非是我們要找的人,再說墨綵衣的是兒子,可是那墨九狸分明是女兒身……」墨九狸冷冷的說道。

「大人,其實不只是墨湮的妻子墨綵衣有個女兒,叫做墨九狸的,我還知道一個人也是一樣的……」夏凌雪想了想抬起頭看著帝溟寒和墨九狸假扮的墨法師兩人說道。

「你說什麼?」帝溟寒臉色一愣的問道。

「大人我說的都是真的,你們仔細看就會發現我的靈魂並非是真正的夏凌雪,所以我沒必要欺騙你們……之前我出生在一個叫做凌天大陸的地方……」夏凌雪開始一五一十的說道。

而聽到夏凌雪的話,墨九狸眼睛一眯的看向面前的夏凌雪,果然發現這只是夏凌雪的魂魄,墨九琪的靈魂,當初她以為墨九琪的魂魄,早就魂飛魄散了,沒有想到這樣都讓她逃走了,還真的是陰魂不散啊……

夏凌雪,墨九琪,真的是仇人都聚集到一起了,為她省去了很多事情啊!墨府滅門之恨,明天她終於可以報了……

帝溟寒也知道墨府當初被墨九琪滅門,對墨九狸的影響有多大,沒有想到仇人今天倒是自己送上門了,帝溟寒看著夏凌雪的眼神冰冷無比……

「既然你是墨九琪的魂魄,難道你不怕被聖子發現?還敢嫁給他?」墨九狸有些好奇的問道。

「紫陽哥哥早就知道的,當初我的魂魄被墨九狸害的險些魂飛魄散,是紫陽哥哥,把我的魂魄帶回來溫養,等到我蘇醒之後,幫我奪了夏凌雪的身體,才有了我如今的一切……」夏凌雪說道這裡眼底瀰漫著滿足的笑容。

「聖子對你倒是痴心!」墨九狸說道。

「是的,我也是後來才知道,浩天大陸的魔族,也就是我娘親效忠的那些人,其實也都是紫陽哥哥的手下,本來是為了殺死墨九狸的,卻沒有想到最後墨九狸殺了我娘親,紫陽哥哥說了,墨九狸已經轉世回來了,雖然紫陽哥哥依舊想娶她,不過我是不會允許的,墨九狸必死無疑……」夏凌雪目露殺氣的說道。

墨九狸聞言心中冷笑,夏凌雪也好,墨九琪也好,還是墨紫陽也罷,還真是一個個戲精上身了,全部都按照他們自己的想法去衡量別人,絲毫不顧慮別人的想法,真希望明天,他們還能如此淡定…… 西玄女妖點點頭,不假思索的告訴我們,就是楊玄的眼睛不大對勁,平日裏的楊玄雖然冷酷無情,對西玄女妖也是冷漠至極,可不管怎麼說,楊玄的骨子裏透着一股將軍的霸氣,可西玄女妖看到的楊玄,眼睛裏十分空洞,就像被人勾了魂似得,一點靈魂的感覺都沒有。

看一個人,看他的眼睛,便能看清他的靈魂。

可西玄女妖看到楊玄的那一瞬間,顯得很是陌生,她確定那不是她所認識的那個楊玄,至於爲什麼會變成這樣,西玄女妖也無法解釋,更是難過。

西玄女妖的這番話,讓我和江離陷入了沉思,酆都城才被人襲擊,這楊玄將軍剛當上酆都城大帝,現在卻來告訴我們,此楊玄非彼楊玄,如果一切真的如西玄女妖說的一樣的話,那楊玄當酆都大帝,必然酆都城會出事情。

西玄女妖心裏很不是滋味,一個勁的對着我和江離說,“說什麼我也不能看着楊玄和那些人勾結,無論如何我都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

我們自然明白西玄女妖的心思,這種事情發生在誰身上,怕都不會坐視不理。我和江離都讓西玄女妖放心,這事情我們肯定會弄清楚,畢竟楊玄將軍和西玄女妖錯過了這麼久,我們也看不下去。

西玄女妖告訴我們,她要回西玄山待一段時間,這三界動盪她並不想管,只要能保護自己就行了,如今她最大的心願就是希望楊玄將軍能夠回到她的身邊,不負她千年等待。

後來西玄女妖離開的時候,我看見她的背影格外淒涼,心裏很不是滋味。

跟着江離回到平家院子,老婦人連忙端上熱湯熱菜,讓我和江離吃,老婦人笑眯眯的說,“你們年輕人,準是不按時吃飯吧,來嚐嚐,我女兒的手藝,可好吃嘍!”

老婦人的熱情,我和江離自然也抵擋不住,就乾脆坐了下來。老婦人的女兒似乎總是有些害怕我和江離似得,故意坐的遠遠的,也不理會我們,自己吃自己的飯菜。

十分尷尬,我只好埋着腦袋一個勁的把飯往嘴裏刨,蘿蔔頭泡飯倒也好吃的很,只是一旁的葷菜,我壓根不敢碰,畢竟江離在旁邊,雖然江離沒說什麼,但是總是不敢吃肉。

估摸着是江離看出來了,江離用着極其溫柔的口吻對我說,“你要是想吃肉,就吃吧。”

我看了一眼江離,本來還忍得住,這下給了我一個理由,讓我不能矜持下去了,用筷子狠狠夾起一塊燒白,就

往嘴裏放。

吃的可是爽極了。

味道別提有多好了,這燒白的口感也十分有趣,肥肉入口即化,只是賣相不太好,燒的黑乎乎的,都看不出來是肉了。

老婦人見我吃的開心,連忙說,“我女兒的手藝,可是這五里村數一數二的,好多村民可喜歡來我家蹭飯了。”

“村裏的人都曉得你女兒的事情了?”我好奇的問了句。

老婦人說,“知道,當然知道,這種好事情我可藏不住心裏面,只要我女兒陪着我,我就心滿意足了。”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