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0 一月 2021

加上冰精獸的速度並不快,所以並未能攔住他們。

Post by zhuangyuan

其實並不在曾浩爲了不想回頭,而找的藉口,他心中深處很明白,這樣事情的可很性很高。

必竟原先是自己發現了冰精獸,特意停下遁光,觀查看前的情況,又和凝香仙子聊了一會,這才引來的大量冰精獸。

同樣的是,自己飛而來的,後面同樣有不少冰精獸被自己甩在了後頭。

如果當時自己並沒有發現這些冰精獸,說不定自己二人便衝了過去。

當然,會讓曾浩想都不想就選擇繼續上路的,就是就算冰雪山脈並不存在着兩具化神期屍體,他二人依然可回頭從新搜索過。

冰雪山脈很大,大到曾浩都難以置信,無論他什麼想,也想不通,爲何上百萬米深的地下竟然存在着如此大的世界。

還是一處天地分明的地下世界,他很清楚,當時自己是直線下降的,並不存着的傳送陣或者是饒到別的地面之上。

在消失了所有的冰精獸後,曾浩二人又繼續飛行了近半個月的時間,雖然他們的速度並不算快,但還是比起一般的築基期要快上不少。

饒是如此,他們認然沒能飛離此冰雪山脈,眼前依然是白茫茫一片雪海。

“曾兄,小女子很好奇,爲何你要去惹那九洲盟的少主,最後還落個被追殺的下場。”凝香似笑非笑的說道。

這半個月來,二人的交談也是越來越多了,特別是凝香仙子好像是一個小孩子般,見曾浩什麼事都覺得好奇,非得到答案才罷休。

而對於這一切,曾浩也只是苦笑,不關係到自己的祕密,便會跟他解說一翻。

“仙子說笑了,只初在下只是跟陳道友切磋切磋神通,餃幸勝出,激怒了幽老魔,這才下的追殺令。”曾浩目光閃動,然表情且是一副我是無辜的,我纔是受害者。

“曾兄,這些日子以來,小女子發現曾兄的話越來越不可信了。”凝香仙子白了曾浩一眼說道,經過了這麼久的相處,凝香仙子也知道曾浩並不是個開不起玩笑的人,和曾浩也算是滿熟習了,這纔敢這樣說道。

“仙子何出此言?”曾浩表情更加無辜的說道。

惹得一旁的凝香仙子嬌笑不止,差點沒將肚子也笑痛了。

“曾兄,小女子可是記得,九洲盟傳言說曾兄你搶了人家少主的地階品虛擬石哦。”凝香仙子嬌笑的說道。

“仙子,九洲盟真的這樣說嘛?”曾浩表情一改之前,變得嚴肅起來,眉頭更是緊皺在一起說道。

“嗯,還說你身上有仙府,說如果誰抓住你,仙府歸和地階品虛擬石都歸那人所有,九洲盟還會給於對方一個條件的承諾。”凝香仙子的表情也同樣變得嚴肅起來說道。

曾浩腦袋就好像被雷轟中般,嗡了一下,感覺天旋地轉起來。

一直以來,仙府都是曾浩一大祕密之一,雖然沒有龍霞鼎來的重要,可且也是不可外泄的祕密來的。

要知道仙府,就算是元嬰老怪,也不見得有幾個人有,這些都是上古時期的古修士才能制練出來的法寶。

祭練仙府的方法早已失傳,現在能擁有仙府之人都是擁有莫大神通,從別人手中搶奪而來,或者是從某個上古遺址中得到的。

數量十分有限,可以說是少之又少,在山海星擁有仙府之人更是十指都數得過來。

仙府又是所有修士都夢寐以求之物,更別提是那些元嬰老怪了。

“唉,看來山海星不容曾某了。”曾浩早就停下了遁光,雙手負背,遙望天際,長嘆一聲,喃喃自語般說道。


“曾兄,你的意思是說,你要離開山海星?可築基期能離開得了山海星嘛?”凝香仙子似失落,似好奇的問道。

曾浩自然聽見對方的問題,只是他並不想回答對方,因爲那牽扯到了黑色小令牌。

不過對於凝香仙子此話,且引起了曾浩的注意力,在曾浩看來,這位凝香仙子可肯知道一些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凝香仙子的話,難不成山海星就沒有可傳送離開的傳送陣嘛?”曾浩自然知道山海星存在着這樣的傳送陣,自己就是通過傳送陣而來的。

“曾兄看來還真是名苦修士啊,山海星當然存在着可傳送至別的星球的傳送陣了,只是沒辦法使用吧了。”凝香仙子白了曾浩一眼,這才從新回答道。

“哦,爲何傳送陣無法使用?難不成須要到極品仙石才能啓動嘛。”曾浩聽到凝香仙子的回答,不由心中一動,說不定今天便有機會弄清楚黑色小令牌的來歷或用法也不一定。

“極品仙石要是能傳送,自然還是可以使用的,必竟就算山海星並不存在多少塊極品仙石,可還是有那麼幾塊的吧,問題是這些傳送陣都須要一種叫做黑煞挪移令的令牌才能啓動,當然,還有就是元嬰期修士,以元嬰的真氣供養還是可以使用的,只是每次使用後都得休養上數月之久才能再次使用。”凝香仙子好像對此事很是清楚,如同背書般說道。

“黑煞挪移令?”曾浩眉頭微皺,口中喃喃唸了句,腦中回憶着當年自己無意間激發了黑色小令牌,從而傳送到了山海星,看來那塊黑色小令牌就是凝香仙子口中所以的可以啓用遠距離傳送的黑煞挪移令了。 然新的問題又來了,既然元嬰老怪也能使用遠距離傳送陣,那是不是代表着自己的師尊青雲子很可以來自某片類似華東大陸的地方。

還有就是自己出生的華東大陸就在南海域的另一頭或者是在東海域的另一頭呢?

自己傳送來的海域正是南海域,而被稱爲華東大陸,或者在東面也是有可能的事情。

“凝香仙子,除了傳送陣外,就不能靠飛行的嘛?像在下,擁有蓮花法寶,連續飛行個十幾年也不是問題,難道也不能離開嘛?” 總裁絕寵千億孕妻 ,半套話的問道。

“曾兄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呢?”凝香仙子如同看白癡般望着曾浩。

曾浩直接讓凝香仙子望得有點心虛起來,難道對方看透了自己擁有黑煞挪移令的事情?

可又好像不是這樣的,那對方爲何這麼說?

想了大半天,曾浩只能想到一個不似答案的答案,那就是各海域都很危險,想要飛行離開絕對不是件簡單的事情。

“仙子,難道在下所說的有錯嘛?”曾浩可不認爲自己所想的答案就是正確的,必竟自己也曾經過西北兩片海域,回到正氣盟的。

“唉,真不知道曾兄這麼多年來是如何修練過來的,竟然連此事都不知道,今天就讓小妹來講解給曾兄聽吧。”凝香仙子裝成老成模樣,嘆了口氣,說道,隨後又清了清嗓門。

曾浩被對方這表現弄得哭笑不得,總感覺對方不去講書真是浪費,不過此時的曾浩完全被對方挑起了好奇心。

“仙子,此地較危險,不妨到在下仙府中作客如何?”曾浩絕對了要離開山海星,自然不怕再將仙府的事暴露出去,再說外界人人都知道了自己擁有仙府,再隱瞞也沒什麼意義了。


“好啊,我還沒見過仙府呢?”凝香仙子雙眼精光一閃,興奮的說道。

曾浩微微一笑,從其身上瞬間射出一道白藍色的光霞,罩在了凝香仙子身上。

下一刻,曾浩二人完全消失在了原地,只留下一枚黑色的珠子在半空中的溜溜的旋轉了數圈,掉落在了雪地之上,數息之後,完全被大雪付蓋。

靈園空間,悟仙台之上,出現了曾浩以及凝香仙子的身影。

“哇,曾兄的仙府好大啊,據小妹所知,仙府最大也就數十公里,可明顯曾兄的仙府遠超典集上記載的,就連小妹的靈識都無法探查到全部。”凝香仙子此時正站在悟仙台之上,打量着前方的**,癡迷的說道。

曾浩微微一笑,當初自己發現次元仙府時,他的面積都不止數十公里,加上自己後來加了超凡品虛擬石,還有地階品虛擬石,又配合了數十塊上品虛似石。

此時的數十公里連柳靜城都不止這麼大了。

“曾兄還真浪費,竟然用地階品的虛擬石容入了仙府。”凝香仙子想了想,也就瞭然了,傳言曾浩擁有地階品虛擬石,能擁有如此大的仙府也是正常之事。

“仙子,請坐。”曾浩此時早已走到了悟仙台一角的涼亭之上,這才說道。

“曾兄,看來你真的急着想知道星球之事,小妹就先跟曾兄講講,不過曾浩可要答應小妹,讓小妹在此仙府內住上幾天。”凝香仙子好似很喜歡此地般說道。

“星球?爲何星球?”曾浩完全沒有聽到凝香仙子後面的話,眼神中除了不解還是不解的問道。

“哎呀,我什麼忘了曾兄並不知道有星球的存在呢。”凝香仙子拍了拍自己的額頭,似笑非笑的說道。

“有勞仙子爲在下講講。”曾浩苦笑,假裝從儲物袋中拿出了兩個杯子和一瓶靈酒,倒上一杯說道。

“嗯,好吧,那小妹就爲曾兄講講,曾兄可聽過七界之說?”凝香仙子清了清嗓子說道。

“仙子說笑了,此事在下自然聽過,七界便是神界,仙界,靈界,人界,魔界,鬼界以及妖界。” 前任,我不嫁給你 ,這丫頭還真是人小鬼大。

“錯了,其實七界傳說,那只是我們這一界的說法,到了靈界,只稱爲三界吧了。”凝香仙子好像預料到曾浩會這樣說般,裝出一副老成模樣擺起小手說道。

“哦,仙子爲何知道靈界並未稱七界之說呢?”曾浩一臉好奇的問道。

“修真聯盟發傳出的唄,這山海星典集都有記載,靈界只稱三界,分別爲,人界,靈界,上界,也就是所稱的仙界。”凝香仙子正氣的說道。

“仙子,可否跟曾浩講講你知道的事情。”曾浩有點無力感,這凝香仙子總是話說一半。

“哼,那我也得知道你不知道些什麼,才能講給你聽吧。”凝香仙子裝出一副氣豉豉的模樣,差點沒讓曾浩一頭載倒在地。

“嗯,仙子可否跟在下講講修真聯盟之事?”曾浩苦笑,最近還是決定自己想聽什麼就聽什麼好了。

“修真聯盟,是在修真聯盟星上的一個大勢力,這顆星球上的修真者都是從各個星球上選出修爲最高的散修組成了,都是一些元嬰後期以上的老怪,其中的成員,就算最差也會擁有元嬰期的實力,元老更是元嬰後期以上,聽說還存在着一些還未飛昇的化神期前輩呢?當然,修真聯盟還是有低於元嬰期的存在,但也是各星球傑出的後輩,而修真聯盟平時都不管事的,只有到了危及此界,他們纔會出動,上次出動就是魔劫來臨時。饒是如此,修真聯盟也是此界最大勢力的存在,也是唯一可聯繫到靈界的一處地方。”凝香仙子就好像一本典集般,很是熟練的說道。

“可聯繫到靈界?那是不是也同樣存在着可進入靈界的方法。”曾浩雙眼一亮的問道。

“這個嘛?小女子就不知道了,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就是到了此界生死存亡的關健時刻,修真聯盟會請求靈界的前輩高人下界相助,就如上次魔族暴動時,靈界就有不少化神期前輩下界相助,這才保住了此界。”凝香仙子柳眉一皺,緩緩的回憶道。 修真聯盟,在曾浩心裏開始有了一個全新的應像。

在他心裏,修真聯盟就是靈界在下界的勢力,想來能進入修真聯盟之人,都可得到上界功法與及法寶的贈送吧。

曾浩開始不由的向望了起來,可很快,曾浩便放棄了這個念頭,那裏可都是老怪物聚集之地,自己的龍霞鼎可見不得人。

“仙子,再跟在下講講星球之事吧。”曾浩回過神來,從新平靜下心情說道。

“這個嘛,要從很久很久以前講起了,椐典集記載,在數千億年前,曾有一人來到此界,發現此界空蕩蕩的,並開始製造出人類,妖獸,魔族,等六道衆生,並取名人界,以人爲主,可後來且成了人類最爲弱,於是此人便派出了他的弟子,開始傳受人類修道功法,讓人類慢慢變強了起來,魔族與其他生物知道了此事後,便開始打起了人族的修道功法,從而他們也走上了修道之路,又過了無數個億年後,那人從回此界,且發現此界亂成一團,六道衆生無法結團一起,反而年年戰鬥,天天打架,無奈之下,他又造出了其他幾個界面,如魔界,鬼界,妖界,那時靈獸還不懂得修真,所以並不存在獸界。”凝香仙子清了清自己的嗓子,喝了口靈酒後這才繼續說道:


“原本那人爲以就此,這四界的六道衆生就不會再打到一起,於是便再次離開了,可他萬萬沒想到,相隔了數億年後,除了人族外的三界竟然都找到了離開他們自己一界的方法,從新回到了人族所在的人界,並打起了佔領人界的心思,而那時候,並不存在着什麼靈界或仙界的存在,所以不管是化神期也好,化神期以後的境界都好,都是停升在此界,於是四界便打在了一起,要知道化神期的神通就很了不得了,化神以上的修爲更是可怕,那場戰鬥打的天昏地暗,天也被擊破了,地也被打塌了,人界中到處都是空間裂隙,黑洞,無數的地面碎塊。”凝香仙子說到此,也不由的感覺到了心驚。

“仙子說笑吧,天地都能打塌,那創造衆生之人又是誰?” 權少老公強強愛 ,他總感覺在聽故事,而不是事實。

他可不覺得有誰能創造衆生,而可開劈界面。

“誰跟你說笑,這些可都是從上古時期代代留傳下來的歷史。”凝香仙子白了曾浩一眼說道。

“哦,那後來什麼樣了?”曾浩不信可否的問道。

“哼,後來由於人界的事情,再次驚動了那人,於是再次回到了人界,阻止了戰鬥,可人界早以破爛不椹,生靈的死亡更是達到了頂點,人族除了一些修士外,幾呼滅族。無奈下,那人便打開了另一個界面,也就在現在的靈界,讓存活下來的人族以及各種族都搬遷到了靈獸,並制下了法則,凡是修爲超神化神期的,必須飛昇到靈界去,停留在此界不得超過百年,也就是說百年後,天地會出現專門接收化神期的傳送陣,強行將人傳送走,而超過化神期修爲之人不得下到各界。”凝香仙子板起臉蛋說道。

“哦,那星球之說又是何事?”曾浩苦笑,裝成很認真的聽講的態度問道。

“你就認真聽下去就行了,別插嘴,後來那人不止在人界制定了此法則,在其他界面同樣也制定了此法則,化神期以上不得停留下界,至於人界,早已破爛到了極點,無奈下,那人只能將破爛成塊的地面從新祭練一翻,做成了一顆顆圓形的星球,共人族居住,做成了修練基礎。至於有多少顆星球我就不知道,不過山海星只是其中一棵,而上古時期,只有元嬰老怪能飛跨星球與星球之間,可所須時間很長,於是便組成了修真聯盟,開始佈置跨星球的傳送陣,經過了無數億年後,終於出現了很多可跨星球的傳送陣,然開啓的方法就是黑煞傳送令了。”凝香仙子頓了頓,喝了口靈酒,這才從新看向了曾浩。

“星球是圓形的?所有的星球都是嘛?那什麼在下完全感覺不到自己站在一個圓形的地面之上呢?”曾浩不由好奇了起來。

“笨蛋,這是應該陣法的原故,每個星球都被那人佈下了陣法,不併可以防止空氣靈氣外泄,還能保持事物的平衡,這才讓人感覺得站在星球之上,好像站在平地之上。”這一刻,凝香仙子完全成了一名師父,在教一名不成氣的陡弟。

曾浩眼角輕輕的抽了抽,他還是第一次感覺到自己原來這麼笨,他什麼會忘了修真者陣法的存在。

“仙子可知道爲何只有元嬰修士可飛跨星球與星球之間?金丹期就不行嘛?”曾浩不由的沉思了起來。

他開始有點相信凝香仙子所說的事情了,自己便是來自別的星球,如果不是這樣,爲何在這裏的地圖中包括了其他四個海域,且沒有自己所在的華東大陸。

“這個嘛?我也不太清楚,只是典集上好像是說星球之間的距離都很遠,有些遠到連元嬰期都無法跨越。還有就是空間壓力了,說在陣法以外的壓力,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得住。”凝香仙子托起下巴,邊沉思邊說道。

“仙子,可有聽過星球之間也存在着地圖?”曾浩終於問出了他最想知道的事情。

在聽完凝香仙子講解了星球之事後,他便下定決心,要到各個星球去闖蕩一翻,順便尋找下自己的師尊青雲子以及青雲山的所在。

“你說的可是星空圖?這個我倒是在典集上看過,只是好像山海星並不存在此事,要到修真聯盟星才能找到。”凝香仙子雙眼充滿好奇的看着曾浩,這才緩緩說道。

星空圖,想來是自己所要尋找的地圖了吧,曾浩心中暗暗想到。

“仙子,我們山海星一共有幾個傳送陣?仙子可知道他們的據體位置。”曾浩一咬牙,終於問出了最關健的問題。

(以上全屬個人想像,並無實際科學根據) 黑煞傳送令,是上古時期所流傳之物,想來跟仙府差不多,並不代表着人人都有的東西,很可能比起仙府來更加稀少。

沒有黑煞傳送令,就算是元嬰老怪也得花費數個月的修養,才能傳送一次。

可想而知,黑煞傳送令的珍貴程度了。

凝香仙子很清楚的知道,自己身上不存在着黑煞傳送令,故而纔不知道跨星球傳送陣的存在。

可現在自己問他傳送陣的位置,無凝是在告訴着對方,自己擁有着黑煞傳送陣。

這纔是曾浩一直隱忍到現在不問的原因了,可又不得不問,自己很可能離開此地後就得逃路了。

要知道地階品虛擬石加上仙府的誘惑力,那是連元嬰老怪也擋不住的。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