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 二月 2021

剛纔他們太着急去追尋赫本利亞幾人,沒注意身體的變化,待蕭嵐想起之後提醒他們,他們才發現體內真的不太正常,需要立即冥想,煉化神性能量。

Post by zhuangyuan

“不行的, 獸世第一懶商 ,空間會變得很危險,動則空間碎裂,無盡恐怖。”蕭嵐搖頭,一個空間處的太初本源被吸收光,那片空間就更加容易碎裂了,他們怎麼可能還去找死呢。

如果他們敢在那裏煉化,說不定體內爆發的神性能量會將那片脆弱的空間直接衝破,到時候整個巢穴都會變成空間大裂縫等,死無葬身之地!

“唉,要是我的大地魔法在厲害一點,就能在地上直接建造屋子了。”奧菲斯特輕嘆,他們就想找一個避風遮雨的地方而已。

“在堅持下,實在不行就直接坐下來煉化吧,我保護你們。”蕭嵐安慰道。

這是一片一望無垠的蒼莽大地,四面八方,除卻之前遇到的那片矮小的丘陵山脈之外,就不曾看到過任何一點稍微凸出的地方。

此刻縱然這片大地充滿了危險,但是他們真的得做好直接坐下冥想的思想準備。

衆人不在言語,繼續向北前奔行,既然沒有目標,那就只能這樣隨意而行。

“不行了,壓制不住了,必須馬上煉化!”

終於,碧戴斯和可可壓抑不住體內的神性能量了,二人着急大叫,身體中爆發出神聖宏偉的氣息,衣發飛揚,強大氣流在地上捲起塵煙,形成一個圓形的氣場!

“沒辦法,只好就這樣了!奧菲斯特,小風,雪兒,小玲瓏你們都坐下跟着煉化吧,我爲你們護法!”蕭嵐一嘆,這昏沉夜空與血月之下,無垠蒼茫大地上實在太過危險,但是卻也沒有其他選擇。

“好吧!”

碧戴斯,可可,奧菲斯特,若雪凌風,雪兒五人不再猶豫,直接坐下,現在顧不上太多,唯有先解決體內的問題才行l

至於小玲瓏,則是一臉不屑神色,撇頭看了看蕭嵐,仰着頭道:“本小姐纔不需要煉化,愚蠢的蕭嵐,難道你忘記本小姐是誰了嗎?” 第一百二十五話 襲擊

至於小玲瓏,則是一臉不屑神色,撇頭看了看蕭嵐,仰着頭道:“本小姐纔不需要煉化,愚蠢的蕭嵐,難道你忘記本小姐是誰了嗎?”

小玲瓏這麼一說,蕭嵐這才反應過來,小玲瓏可是巨龍,而且還是巨龍一族中最強大與高貴的祖神龍體!巨龍可是號稱體內無窮無盡魔力而著稱的強大種族,這些神性能量別說讓她感到撐着,或許她根本還覺得不夠吧!

蕭嵐無奈地搖搖頭,這就是種族的差異,自己雖然擁有着十大禁體之一的神魔禁體,但是現在畢竟還是人類,在這魔法道路起步的初期,還是比不上小玲瓏。當然,他也不會失落,自己現在是因爲種族原因落後了小玲瓏,但是隻要走到魔法道路中後期,兩者的差異都會被魔法大道給磨平,沒有誰會有優勢。

“這樣正好,你和我一起護法的話,會更安全一點。這太初祕境怪物雖然實力都沒有太強大的,但是數量卻很多,我一個人也不一定能照應的過來。”蕭嵐咧嘴一笑,對着小玲瓏自作主張般說着。

他與小玲瓏在一起,大部分其實都是自作主張的,小玲瓏的脾氣非常傲嬌,一般情況下就是自己同意,也不會說出來。蕭嵐很清楚她這一點,從一開始相處,就非常的自來熟,完全沒當小玲瓏是外人。

雖然小玲瓏張口閉口都喜歡給他的名字前面加點貶義詞,但是並沒有拒絕蕭嵐那些自作主張的行爲。而且在神之競技場的競技臺上,她曾爲蕭嵐的重傷而近乎發飆過。這點雖然所有人都沒有說出來,但是沒有看到那個畫面的蕭嵐卻比任何人都還有清楚。

因爲,兩人締結了聖騎魔龍術,擁有着無法磨滅的羈絆,他能清楚的感受到小玲瓏內心的情緒。而小玲瓏,其實亦是如此!

小玲瓏與蕭嵐各自坐在奧菲斯特他們幾人的兩側,雖然沒有再說話,但是兩人心中卻有着一種莫名的親近感覺。這感覺很奇怪,也不知是因爲聖騎魔龍術的原因,還是他們自己的原因。

蕭嵐靜靜地看着太初祕境那彎彎血月高掛的黑色夜空,腦海中不自然地閃過許多畫面,有一路而來時在太初祕境,在龍之國度,在遠古龍域發生的各種各樣戰鬥或者經歷,也有他在溫特沙堡生活時發生的一些事情,比如在魔法學校和同學們打鬧,和阿爾劍,雪兒兩人的鬥嘴歡笑。

他不知道現在的阿爾劍怎麼樣了,突然很想念那個叫他“小藍藍”和永遠高呼“爲雷迪斯的榮耀而戰鬥”的金髮少年。

當然,蕭嵐最爲懷念的,是那個有着一頭大紅色長髮,身材高挑而豐滿的御姐!

此刻這片大地上的畫面很美,五個不同顏色的魔法光芒閃爍,像是五芒星魔法陣一樣釋放出悠遠的神聖氣息與威壓。其左右兩側,一個紫色頭髮和粉色頭髮的身影靜坐,守護着這五個魔法光芒。

這樣的畫面很美,很和諧,能讓蕭嵐沉醉。不過現在他還不能這樣,因爲他感受到了來自遠處的嗜血暴戾氣息。

這太初祕境,就沒有一處是安全的地方,何況奧菲斯特他們還是在露天的大地上煉化神性能量。這神性能量對他們魔法師都有神奇效果,自然對那些生存在太初祕境的遺種異獸也有着莫大好處。

奧菲斯特他們才靜坐煉化沒一會兒,便把這周圍離得近的幾隻遺種異獸給吸引而來。

蕭嵐而小玲瓏站了起來,臉上沒有任何表情,靜靜等待遺種異獸的接近。他們的首要任務是保護奧菲斯特幾人,自然不能離開一定範圍,否則很可能會出現難以挽救的遺憾。

任何一點遺憾,蕭嵐覺得自己都承受不起!

……

天漸漸變亮,這太初祕境與亞特蘭蒂斯大陸的早晨不同,並非太陽東昇。蕭嵐只感覺那輪血月慢慢消散,化成點點特別不起眼的紅色光芒,融入泛白的昏沉天空,而後兩個拳頭大小,光芒非常暗淡的太陽便漸漸出現。

蕭嵐雖然覺得那天空之上的太陽與月亮非常古怪,似乎有着什麼神祕的東西操控一般,但是卻也顧不及,因爲這周圍又來了兩隻身猙獰兇惡的遺種異獸。

此刻,在蕭嵐與小玲瓏守護的周圍,堆了不下二十頭遺種異獸的屍體。這些屍體基本上都是被一擊斃命,身體要麼被一拳打穿,要麼某個部位被直接轟成肉醬。

滿地皆是血腥,到處都是屍體,或是巨大,或是普通,看起來甚是嚇人。


現在又有三頭怪物出現,這三頭怪物體型都非巨大,有六七米之高,全身散發着濃烈的血腥之氣,是蕭嵐不曾見過的怪物。一個有着兩個腦袋,身體像是狼;一個身體由巨石堆成,又不與亞特蘭蒂斯大陸的巖族相同;一個是全身有着倒刺,像是野豬卻直立行走!

其實蕭嵐很早前就感應到了這三頭怪物的氣息,被他與小玲瓏解決的二十頭遺種異獸,似乎都是他們三個的手下,被用來當做炮灰,消耗蕭嵐和小玲瓏的實力。三頭怪物,有着智慧!

“終於捨得出來了!”蕭嵐嘴角冷笑,這三頭怪物非常陰險,更是謹慎,一直讓自己的手下攻擊蕭嵐和小玲瓏,直到確定蕭嵐和小玲瓏真的被消耗太多實力,才肯出來。

當然,蕭嵐和小玲瓏根本就沒有被消耗什麼,只是故意做出虛弱的樣子。否則這三頭怪物一直控制着手下攻擊,兩人煩都煩死了。

待這三頭怪物接近,小玲瓏和蕭嵐便是直接爆發,身體散發出強盛之極的魔法威壓,幾乎與真正的魔法師沒什麼區別!

兩人身體化作道道殘影,金色與紅色流光異常炫目,幾乎瞬間便接近那三隻巨大怪物。拳頭簡直如同巨錘一般,各自落在岩石怪物和野豬怪物的腦袋上,恐怖的魔法威勢轟隆炸響,那看起來異常巨大與恐怖的遺種異獸竟像是脆弱的薄紙一樣,連哀嚎都沒有發出,碩大的頭顱便被打爆。

兩隻怪物的血液,腦髓,肉汁,骨屑濺在中間的雙頭狼怪物身上,弄得它全身都是。但是雙頭狼怪物並沒有暴怒,反而是全身發顫,哀嚎着想要轉身逃跑。

不過既然出現,又怎麼可能逃得了,還是地獄中去後悔吧。蕭嵐和小玲瓏各自向其釋放一道光芒絢爛的魔法,直接將其兩個狼腦袋打成稀巴爛。

三頭最強大的怪物剎那慘死,遠方那些還蠢蠢欲動的遺種異獸們終於感到恐懼,紛紛四散逃離。

這片大地,也終於是恢復了平靜。

蕭嵐轉過頭,看着一臉平靜的小玲瓏,露出一個異常燦爛的笑容:“小玲瓏,謝謝你!”

小玲瓏眼中驀然,隨後竟是難得的小臉紅了起來:“哼,誰要你感謝了,愚……愚蠢的蕭嵐!”

天色越發明亮,已經趨近中午。奧菲斯特,可可,碧戴斯,若雪凌風,雪兒五人,也完成了神性能量的煉化。

此刻的他們,變得越發強大,身體中散發出來的魔法威壓,幾乎都不比那些一星魔法師差了!他們的魔法根基打的非常牢,根本不是亞特蘭蒂斯大陸上的那些魔法師能比的!

現在衆人還只是魔法學徒,待他們成爲魔法師的那一天,一定如龍出海,騰翔九天,光輝讓人敬仰崇拜!

接下來的時間,蕭嵐七人繼續向着北方深入,尋找遺種異獸的巢穴,吸收太初本源。期間他們也尋找到不少隱祕之地,從中獲得一些機緣,但是都不是很珍貴,與血神神國遺址中得到的寶物和機緣根本無法相比。

七人向着北方的太初祕境不斷深入,一路上遇到過連綿不斷的蒼涼大山,遺種異獸成羣的混亂戰場,黑暗深邃的天塹峽谷,廣袤無垠的枯敗沙漠,亦遇到過很多危及生命的兇險境遇!

但,都一路有驚無險地走了過來。

如今,一個月過去了,他們也來到了一片算是有點生氣的平坦大地之上。

“咦,這裏感覺和之前我們走過的不一樣。”

雪兒有些疑惑,因爲都是危險區域,但這裏卻感覺沒有之前那些地方荒涼,滲人,氣息讓人覺得沒不會很嚇人。

衆人一路走來,一直漫無目的,遇見遺種異獸便追尋,直到尋到巢穴。但是這片地方卻讓他們空有一身的精力而無處發泄,因爲走了很久,都沒有遇到過一隻遺種或異獸。

“真是奇了怪了?我們這都深入危險區域不下幾十萬裏了吧,這裏怎麼可能會沒有遺種異獸呢?”奧菲斯特感到非常不適應,因爲之前他們已經習慣了隨時可能會出現的危險,身體一直處在高強度的緊繃狀態之中。

可是,走了都快一天了,卻什麼都沒有發現,就像是一拳打進棉花中一樣,讓一直渾身癢癢的他無處發泄的精力和戰欲。

“難道說,我們走進了某個強大遺種異獸的領地?”碧戴斯有些擔心,因爲一般情況下,唯有特別強大的那種遺種異獸生活的周圍纔可能會這麼安靜。 第一百二十六話 黑暗神殿聖子

“不可能,這片區域太大了,沒有哪頭遺種異獸能擁有這麼強大的實力震懾!”蕭嵐搖頭否定,開玩笑,他們這一天走過的地域最少也是上百里!

幾人雖然感到奇怪,但是因爲一直沒有感到危險,便就繼續走了下去。


“我感覺前面好像有打鬥的聲音!”

衆人又走了好一會兒,終於是發現前方不再安靜,有着類似於打鬥的聲音。

七人那個激動啊,終於遇到了活着的生物了,終於不在寂寞了!

他們魔力爆發,快速接近遠方打鬥之處。

讓他們吃驚的是,這裏發生打鬥的居然不是遺種異獸,而是兩個身穿奇怪服飾的少年!這服飾蕭嵐他們還是有些印象的,是當初一同進入太初祕境時,黑暗神殿和光明神殿弟子的服飾!

妖寵女友是頭豬 !”奧菲斯特驚訝,沒想到在這深入危險區域十幾萬裏處,居然會遇到當初一同進入太初祕境的人。

因爲蕭嵐他們七人的靠近,那本來已經戰到白熱化的兩人各自選擇了停止戰鬥,怕被蕭嵐七人攻擊。

他們一個穿着繡有神祕殿宇的黑色戰服,亞麻色頭髮,皮膚白淨,瞳孔有着詭異的黑色光澤,有着妖異的英俊;一個穿着潔白法袍,金色短髮,皮膚反而微黑,有着如太陽般燦爛的金色眸子和俊美面孔。

“阿爾薩斯,看來今天不能如你所願了!” 閃婚情深,總裁好霸道

“哼,這些該死的傢伙,居然敢打擾我,等我解決了他們,再來和你繼續分勝負!”一身黑色戰服的妖異少年說道,其身上散發出一股濃烈殺意。

並且,其身上黑色魔氣瀰漫,魔力激盪,將周圍大地的塵沙揚起。他的身前魔紋飛舞,眨眼間便組成一個黑色,而且十分詭異,像是惡魔符文的魔法陣。魔法陣魔氣濤濤,黑光閃爍,便是向着蕭嵐他們爆發出一道黑色光束。

這黑色光束雖然不大,但是其能量卻極爲濃厚凝練,與普通的魔力不同,有着一股邪惡的氣息,像是惡魔,很強大,一般的一星魔法師都很難抵擋,更別說魔法學徒了。

當然,蕭嵐幾人亦不是普通魔法學徒。奧菲斯特主動站出來,根本什麼都沒有做,只是將魔力運轉到右臂,他的右臂之上有着濃濃的土黃色光暈。

黑色魔光速度很快,幾乎眨眼便落在奧菲斯特擡起的右臂手掌上。

黑色光芒與土黃色光芒爆發,強盛的魔力在激烈碰撞,產生的強大氣流將周圍的塵沙吹飛,漫天揚起。

最終,黑色光芒被奧菲斯特的土黃色光芒侵佔,而後消失,這片大地又回覆了平靜。

奧菲斯特傲然站在前方,十七歲的身軀竟有兩米之高,異常魁梧,很有震撼力。那個叫阿爾薩斯的少年眼中有着驚疑,臉上頭一次有着鄭重之色地看着蕭嵐幾人。

“黑暗神殿的人果然一如既往的惡毒,這才初次見面,一句話沒說便是要動手殺人,呵呵……”奧菲斯特冷笑,向着阿爾薩斯走去,沉聲說道。

蕭嵐幾人亦是冷笑着跟隨,若非他們實力強大,換做其他神風龍騎的學生,估計在剛纔的魔法中至少也得死掉一兩人。

他們可沒有那麼好的性子,黑暗神殿的人算個吊,居然敢這麼如此猖狂,說殺人就殺人,就算太初祕境裏真的可以爲所欲爲,也不能這麼肆無忌憚造殺孽啊,真當沒人治得了他嗎?

阿爾薩斯臉色難看,緩緩向後退着。他怎麼都不會想到這突然冒出來的七人會這麼強大,縱然之前他只是隨意地釋放魔法,但是奧菲斯特更是連魔法都沒有用,直接憑魔力與身體抵擋了他的攻擊。


而且他能看出來,奧菲斯特根本不是這七人的領頭之人,那個走在中間,紫發黑眸的少年纔是!

“你們想幹什麼,我告訴你們,我可是黑暗神殿的黑暗聖子,你們要是敢對我不敬,黑暗神殿是絕對不會放過你們的!”阿爾薩斯被蕭嵐七人地連連冷笑給嚇到,不斷後退說道。

“喲,還黑暗神殿吶,我們好怕哦!”

“是啊是啊,黑暗神神殿好了不起哦,好怕怕!”

碧戴斯和可可怪笑,做出排着胸脯,一副受驚了的模樣,身子卻與蕭嵐他們越發接近阿爾薩斯。

“黑暗聖子,好大的威風,說殺人就殺人是吧?那麼我們是不是也可以反過來這樣做?”蕭嵐冷聲說着。

不過還未等他繼續說出什麼的時候,小玲瓏便是帶着一片盛烈的金色光華向着阿爾薩斯猛然衝去。從來都只有她欺負人,何曾有誰敢直接這樣蔑視,而且擡手就說要滅的!

小玲瓏根本不能忍,她要將阿爾薩斯打成翔,才能出了心中那口惡氣!

戰鬥爆發,小玲瓏與阿爾薩斯直接大戰,黑色魔氣與金色光華耀眼,狂烈的氣流洶涌如潮。小玲瓏的戰鬥方式一如尋常的簡單粗暴,七八歲的幼*女模樣卻爆發出如同兇獸般的氣勢,身體更是比兇獸還要恐怖,阿爾薩斯初時不知情,直接被小玲瓏踢斷左手!

然而這傢伙確實有着自傲的資本,剎那便反應過來,知道小玲瓏有着兇獸般的身軀,縱然這只不過是一個七八歲女孩的身體!

他黑色魔力狂涌,接下來的戰鬥中他一直在用魔法攻擊,儘量避免與小玲瓏近身戰鬥,並且居然還能暫時與小玲瓏斗的旗鼓相當。當然,小玲瓏一直都是用近身搏鬥,而沒有用魔法。

一旁,身穿潔白法袍的金色少年看的咋舌,那小女孩也未免太生猛地厲害了吧,阿爾薩斯的實力他是知道的,在人類國度,衆多頂尖勢力的魔法學徒中,幾乎處於最頂尖的實力位置,一般一星魔法師都不是其對手。阿爾薩斯與自己在太初祕境中鬥了也不是一次兩次了,如果不開啓封印的話,每一次都是難分勝負,看不出輸贏。

然而,此刻他竟然被一個看起來不過七八歲的小女孩,不對,小萌妹給打的節節敗退,甚至剛開始時交手直接被踢斷了左手!他簡直難以想象,這麼可愛的小萌妹,怎麼可以這麼彪悍!

這七個傢伙究竟是什麼人!一個七八歲的小萌妹都這麼彪悍,這些年紀更大的傢伙又會多麼兇殘?他無法想象,這根本不科學,一個兩個還好,沒有哪個勢力能培養出這麼一羣變態的天才來。

阿爾薩斯此刻終於是嚐到苦頭了,本以爲自己的實力縱然不能力壓進入太初祕境的天才,也能處在最頂尖的位置,可以爲所欲爲,沒人能治得了自己。然後此刻他知道自己錯了,在面對這個不過才七八歲的女孩,他越發知道什麼才叫強大了。

一直下來的戰鬥,這個女孩根本就沒有用過魔法,全憑着身體的兇悍與自己戰鬥。他想逃,但是卻沒辦法,他的速度根本比不上這個女孩,秒秒鐘就能被她追上。如果分心,還會受到更加嚴重與恐怖的攻擊!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