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 二月 2021

“刺激麼?”蘇月英從小到大就喜歡玩冒險之類的遊戲,如今,一聽到冒險,就禁不住有一種躍躍欲試的衝動。

Post by zhuangyuan

“比剛纔你坐在哥的大腿上胡亂地搖晃還刺激,哈!”楊非凡嘿嘿笑道。

“找死!”蘇月英的嬌臉立刻紅了起來,她舉起右腳狠狠地踢了楊非凡一下。

楊非凡輕笑一聲,只是一個華麗的轉身,就已經躲開了蘇月英那看似強而有力的一腳。

“走吧,此時不走,更待何時?”楊非凡輕咳一聲,飛身回到蘇月英的身邊後,輕輕一扯,就已經將她扯到了懷裏。

與此同時,楊非凡運轉能量於雙腳,腳尖輕點,就已經飛身躍上了三米多高的一塊凸出的小岩石上。

蘇月英嚇得花容失色,她壓根就沒有想到,楊非凡居然可以跳得這麼高!

三米多高,那是相當於一層樓那麼高了!要跳這麼高,不知道要多好的彈跳力,纔可以做到!

蘇月英看到楊非凡那個淡定的樣子,就已經知道他很輕易就做到了!


“這麼輕易就跳上這麼高的地方,算是冒險麼?”蘇月英大爲不解地看着楊非凡。

“好戲還在後頭,哈!”楊非凡輕笑一聲,左手抱着蘇月英的同時,右手緊緊地抓住巖洞壁上的藤條,就好像壁虎一樣,小心翼翼地往上攀爬。

當時,楊非凡開啓天目就已經看到了巖洞壁上有一塊凸出的小岩石,以及,佈滿洞壁的藤條。

不過,令楊非凡暗自感嘆的是,這個巖洞壁只有一塊凸出的小岩石,要是多幾塊這樣的小岩石,那該多好!

假如,巖洞壁上全是凸出的小岩石,那麼,楊非凡完全可以施展輕功,跳上一塊又一塊的小岩石上,然後,安然無恙地離開這裏。

問題是,這個巖洞壁上只有一塊小岩石,並且,以楊非凡如今的玄級能量,只可以跳上三米多高。

不過,值得慶幸的是,這個巖洞壁上還有藤條。

楊非凡抱着蘇月英,藉助藤條來支撐身體,一直爬,一直往上爬……

也不知道爬了多久?眼看離巖洞口的距離越來越近了,就在這時,楊非凡右手緊握着的藤條,忽然間斷爲數段。

與此同時,無從借力的楊非凡和蘇月英,一起往着谷底摔去。

蘇月英嚇得臉色突變,她連忙閉上眼睛,緊緊地抱着楊非凡。

她有畏高症,她不敢往下看,唯一可以做的是,閉着眼睛、聽天由命!

楊非凡大吃一驚,抱緊蘇月英的同時,連忙運轉能量來穩住急速下降的身體。

僥是如此,不過,在衝力的作用下,楊非凡也被摔得七葷八素,差點連昨天吃下去的晚飯都要吐出來。

嘭!

一聲悶響,楊非凡和蘇月英同時被摔倒在剛纔那塊凸出的小岩石上。

楊非凡後背撞在小岩石上的一瞬間,接連噴出了數口鮮血。

不過,令楊非凡意想不到的是,他不但沒有被摔死,而且,還感到渾身舒服無比!

與此同時,一直都沒有打通的手少陽三焦經,在身體摔到岩石的一瞬間,竟然被岩石的反作用力衝破!

“這是大難不死必有後福麼?我的能量似乎更加精進了!”

楊非凡扶着蘇月英,慢慢地爬了起來,口中喃喃自語:“莫非,是因爲我修煉了捱打吸力神功?所以,我纔不怕摔打?所以,我纔可以將這股衝力吸進身體裏,並轉化爲自己的能量?”

其實,捱打吸力神功,與吸星術法大同小異,只不過,一個是被動吸力,另一個則是主動吸力而已!

楊非凡猜想,當他恢復能量後,捱打吸力神功就會自動運轉,所以,他從這麼高的地方摔下來纔不會死。

也正因爲捱打吸力神功發揮了作用,所以,纔可以將吸到的衝力直接轉化爲能量,從而,打通了手少陽三焦經。

“楊非凡,現在,我們該怎麼辦?這些藤條似乎不牢固,我們怎樣纔可以安全地離開這裏?”蘇月英深吸一口氣,晃了晃腦袋,好不容易纔回過神來!

一想到剛纔驚險的一幕,蘇月英至今依然感到有些心有餘悸。

“別急,讓我好好想想!你要相信,天無絕人之路!”楊非凡拍了拍蘇月英的肩膀,安慰了她一番,然後,擡頭望着巖洞壁,鎖眉深思。

蘇月英急得團團轉,壓根就沒有想到什麼辦法,可以安全地離開這裏。如今,她已經將全部的希望,都寄託到楊非凡的身上。

如果楊非凡都沒有辦法離開這裏,那麼,恐怕這個世界,就沒有誰有辦法可以離開這裏!

現在,蘇月英忽然間覺得楊非凡不是一般人,而是,神通廣大的神!

“有了!”楊非凡凝望着巖洞壁十多分鐘後,彈了一下響指,興奮地道:“我已經想到了,可以安全地離開這裏的辦法。”

“什麼辦法?”蘇月英禁不住問道。

“你有沒有見過別人挖井?”楊非凡不答反問。

“沒有!”蘇月英搖了搖頭,道:“不過,本小姐知道,挖井挖到一定的高度後,都要留下井眼,以便於爬出井口。”

“聰明!這叫拾級而上!”楊非凡又再彈了一下響指,笑道:“哥正想用這個方法離開這裏。”


“不是吧?這麼高,我們要挖多少個站穩腳的小洞口才行啊?”蘇月英詫異地道:“更何況,我們根本就沒有挖東西的工具,怎麼挖啊?”

“挖牆腳那樣挖啊!”楊非凡舉起雙手,不斷地在蘇月英的心口處晃動着,做了一個虛抓的姿勢,然後,嘿嘿笑道:“只要雙手抓得好,沒有牆腳挖不倒,哈!”

“我去!簡直就是歪理!你用雙手就能夠代替鋤頭?簡直是癡人說夢,哼!”蘇月英羞得滿臉通紅,嚇得連忙用雙手緊緊地護着自己的心口,生怕被楊非凡的雙手碰到。

“你不相信?”楊非凡輕咳一聲,然後,笑道:“要不,咱們再打賭一次。這次,哥要是輸了,哥歸你;你要是輸了,你歸哥,咋樣?”

蘇月英一想到上次在醫院和楊非凡打賭的事情,就來氣了。

上次,楊非凡分明就是故意設下陷阱,讓她跳進去,結果,她輸了,還要叫楊非凡爲師父。

如今,打賭更離譜,賭注不是錢財,而是人。

“楊非凡,你無恥、你不道德!”蘇月英氣呼呼地道:“無論輸贏,你都賺了!哪有這樣打賭的呢?”

“一句話,你敢不敢打賭?”楊非凡大有深意地笑看着蘇月英。

此刻,楊非凡在蘇月英的眼裏,分明就是一個玩世不恭的無恥之徒。

“換賭注,不換就不賭!”蘇月英覺得,自己已經作出了最大的讓步。

“好吧!哥要是贏了,你歸哥;你要是贏了,哥歸你,哈!”楊非凡故作無奈地笑道。

“還不是一樣?”蘇月英嬌聲嗔道:“楊非凡,你這個臭無賴,就知道佔本小姐的便宜,本小姐不理你了,哼!”

楊非凡看到蘇月英由於生氣而變得更加美麗的樣子,禁不住興奮得吹起了口哨,哼起了唐伯虎點秋香影片中求神的小插曲。

“你,你,你,你這個臭無賴,這個時候,還有心情哼歌?本小姐給你氣死了!”蘇月英氣得心口起伏不定。

此刻的蘇月英,即使是生氣,也美得讓人窒息!

“越是在困難的面前,就越是要淡定!”楊非凡停止哼歌,輕咳一聲,笑道:“哼歌,是舒緩緊張心情的最好調節劑,哈!” 蘇月英橫看豎看,都看不出楊非凡害怕和緊張,相反,他淡定得很!

楊非凡說哼歌可以舒緩緊張的心情,在蘇月英看來,他哼歌似乎是故意哼給自己聽。

至於舒緩緊張的心情,或許,是暗示蘇月英要淡定,以及,不要緊張。不過,在蘇月英看來,楊非凡分明是在故意戲弄她。

就在蘇月英愣神的時候,楊非凡又再吹着口哨哼起了求神這首歌曲。

“拜託,別老是哼這首歌,行不?”蘇月英快要抓狂了。

“哦,不哼求神啊?那就來一首梁祝吧,哈!”楊非凡使勁地吹着口哨,哼歌哼得十分投入!

蘇月英氣得直跺腳,現在,就算是不被困死在這裏,恐怕,也被楊非凡所哼的歌氣死。

“別哼了,煩死了!本小姐答應和你打賭就是了。”蘇月英實在是無法再繼續忍受下去,她快要崩潰了。

別人哼歌要錢,然而,楊非凡哼歌是要命!

在心情最煩躁的時候哼歌,蘇月英哪有心情去聽?現在,她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快些離去這個鬼地方,然後,喝幾杯酒壓壓驚。

“早點答應嘛!你早點答應打賭,不就可以早點離開這裏了嗎?”楊非凡似乎早就已經料到蘇月英遲早都會答應和他打賭一樣,壓根就不擔心蘇月英不答應。

“打賭可以,不過,賭注要換!”蘇月英眨了眨眼,詭異地笑道:“本小姐要是贏了,你歸陳嫣;你要是贏了,陳嫣歸你,哈!”

“什麼?什麼?你居然拿陳嫣來做賭注?”楊非凡翻了翻白眼,不高興地道:“你拿陳嫣來做賭注,你問過別人沒有?”

“你不是很喜歡陳嫣麼?本小姐只不過是想成全你們,哈!”


蘇月英拍了拍楊非凡的肩膀,自信滿滿地道:“放心,本小姐和陳嫣的關係非比尋常,況且,她曾經答應過本小姐,她要滿足本小姐三個願望……”

“你不要再說了,請你不要拿別人的幸福來做賭注!”蘇月英還沒有說完,楊非凡就已經阻止她繼續說下去。

“你不是很喜歡陳嫣麼?”蘇月英嫣然一笑。

“就算是拿人來做賭注,也是我和陳嫣直接賭,不需要第三方介入,就好像我和你打賭一樣,我提出的賭注只有你和我,賭就賭,不賭就拉倒!”楊非凡斬釘截鐵、態度堅決。

“那我們就換個賭注吧!”


反正故意氣楊非凡的目的已經達成,蘇月英無所謂地聳了聳肩,道:“本小姐要是贏了,你每次看見本小姐,都要恭恭敬敬地叫三聲大小姐;你要是贏了,本小姐每次看見你,都會恭恭敬敬地叫你三聲師父。”

“你本來就應該叫我爲師父,還需要再打賭麼?”

楊非凡輕咳兩聲,又再恢復無賴相,調侃地道:“這樣吧,哥要是輸了,每次看到你,可以叫你三聲大小姐;你要是輸了,你不需要每次見到哥都叫哥三聲師父,只需要親哥一下,就可以了,哈!”

“你……”蘇月英氣得滿臉通紅,剛纔,楊非凡所表現出來的好男人形象,一下子,就在蘇月英的心中徹底地消失。


“你不願意啊?那好吧,哥吃虧一點,既然你不想親哥,那麼,哥直接親你算了,哈!”楊非凡很是無恥地笑了笑,然後,問道:“怎麼樣,賭不賭?不賭就拉倒!哥還要趕時間挖洞,爭取早點離開這個鬼地方呢!”

“賭!”蘇月英咬了咬牙,決定豁出去了,反正她已經吻過楊非凡,也不在乎多吻一次,更何況,她也想快些離開這個鬼地方。

楊非凡輕笑一聲,舉起雙手平放在崖壁上,接着,運轉能量將十指插到山石中,然後,使勁地挖、不斷地挖。

蘇月英眼露奇異之芒,她壓根就沒有想到,楊非凡真的可以用手來挖洞!

天啊,這是什麼手?居然比鋤頭還要鋒利,假如,人被這麼鋒利的雙手碰到,那麼,豈不是要被分屍?

蘇月英一想到剛纔楊非凡舉起雙爪不斷地在她的心口處晃動,她就覺得害怕了。

她不敢想象,楊非凡的雙爪要是碰到她的重要部位,會出現什麼樣的後果?

此刻,蘇月英有些後悔和楊非凡打賭了,單是看楊非凡挖山石很輕鬆的樣子,打賭就已經輸了一半,她現在的心情很複雜,既希望自己贏,又希望自己輸。

她要是贏了的話,以後,楊非凡就要對她恭恭敬敬。不過,假如真的贏了的話,那麼,楊非凡挖不了洞,就等於離開不了這裏,這就意味着從此都要被困死在這裏。

此刻,蘇月英反而希望自己輸,更希望楊非凡可以一直挖下去,直到挖到山崖上,那麼,她和楊非凡就可以安然無恙地離開這裏。

就在蘇月英愣神的時候,楊非凡已經挖出了好幾個既可以站穩雙腳,又可以作爲扶手的洞口。

時間流逝,隨着楊非凡一邊挖,一邊往上爬,轉眼間,他就已經消失在蘇月英的眼前。

剛開始,蘇月英還可以看見楊非凡的身影,數個小時後,楊非凡的身影就已經逐漸地縮小,最後,化作光點,徹底地消失在她的眼前。

蘇月英呆呆地望着楊非凡消失的身影。很快,又過去了數個小時。

轉眼間,已經由早上去到了下午,蘇月英看了看時間,赫然發現,已經是下午三點了,然而,依然不見楊非凡下來帶她離開巖洞。

“這個臭無賴,不會是自己一個人跑掉了吧?”蘇月英禁不住有些擔憂起來。

如果楊非凡真的這樣做,那麼,他就是一個自私自利的人。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