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4 十二月 2020

到了樓上以後,劉易打開了房門,我們兩個便各自回房間休息了,而我回到了房間躺在chuang上卻睡不着,腦子裏總是在胡思亂想着一些什麼,不知不覺就又想到了李菲菲。

Post by zhuangyuan

還有夏晴晴,都過去這麼久了,也不知道她們兩個人怎麼樣了,想到這以後我找到了李菲菲的號碼撥了過去,但是李菲菲的號碼卻依舊是提示着對方已經關機了,而夏晴晴的號碼早就已經是空號了,想到這以後我看着頭頂的天花板,在心裏忍不住長長的嘆了口氣。

以前聽我師傅講過一件事情,那就是修道之人大多數沒有善終的,難道我也是這樣嗎?想到這以後我不禁苦笑了一下,跟着心一狠便不在去想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了。

我睡着的時候就已經是三點多了,等我醒來的時候,是被劉易叫醒的,十點多,劉易叫醒我以後我和劉易一起吃了點飯。

吃完飯到了十一點多的時候,我和劉易就下樓離開了這裏,順着王濤的小區走了過去,到了王濤小區後面的時候,我和劉易依舊是如同之前一樣,翻牆進去了。

翻進去以後,我看着劉易問道:“你確定張小愛今天晚上會出現在這裏?”

劉易聽完以後,看着我點點頭說道:“我的明陽眼是不會出錯的,你放心吧。”說完以後劉易就大步流星的往前走去了。

我也緊跟着跟上了劉易的步伐,等我倆到了王濤家樓下的時候,夜色依舊是一片漆黑,但是我倆走進樓道的時候,那股腥臭味反而更加的重了,聞的我我不禁有種想吐的感覺,我扭過頭看了一眼劉易,順着燈光下我看見劉易的臉色也不是特別好的,顯然劉易也非常的反感這股味道。

而就在這個時候劉易走進了電梯裏,我趕忙走了進去,不知道爲什麼我心裏隱隱有種感覺,今天晚上會出事情,這種不好的預感也非常的強烈。

我跟着看了一眼劉易,劉易此時的臉色已經緩和了許多,很快,我們到了王濤所在的那層以後,我和劉易走出了電梯裏,劉易回過頭衝着我比了一個“噓”的手勢,示意我小點聲。

我緊跟着點點頭,大氣都不敢喘了,隨後我倆輕手輕腳的走到了王濤的家門口的時候,發現那房門只是虛掩着,我看了一眼劉易,劉易衝着我搖了搖頭,示意我先不要進去。

而就在這個時候“哇嗷!”的一聲叫聲,雖然很小,但是我聽見了,我看了一眼劉易,顯然劉易也聽見了這個叫聲。

我緊跟着好奇的問道:“這是什麼聲音?”

劉易臉色沉重的樣子,看着我說道:“這是狐狸的叫聲。”

“狐狸?”我心裏頓時有些驚訝,難道我的想法是對的?

想到這以後我緊跟着開口說道:“該不會是王濤和一隻狐狸在一起吧?”

劉易衝着我搖了搖頭,壓低了聲音說道:“我也不知道。”

說着話,劉易便將虛掩着的門輕輕的推開了一絲縫隙,我和劉易順着那絲縫隙看過去以後整個人都驚呆了,這哪兒是王濤?雖然只是穿着王濤的衣服,但是他明顯是一個狐狸的身子,身後露着四條尾巴,在搖晃來搖晃去的,雪白的爪子手裏抓着一隻火雞,不知道爲什麼,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我整個人都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覺了,我能感覺到自己的後背此時都是冷汗。

而劉易這個時候看了我一眼,趕忙將我拉到了一邊,跟着劉易回過頭看着我說道:“這狐狸並不好對付。”

“什麼意思?”我看着劉易問道。

“怕是狐仙了,能有四條尾巴的也就只有狐仙了,野仙家裏恐怕也就只有黑媽媽是九條尾巴,普通狐狸都是一條尾巴,四條尾巴的都很少見的。”說到這的時候劉易稍稍的皺了皺眉,開口說道:“看來今天晚上的事情不簡單了。”

我聽見劉易這句話的時候也意識到了這個事情不簡單,但是這個王濤怎麼會和狐狸廝混在一起呢?再說了不是說過人妖殊途麼?想到這以後我緊跟着開口說道:“那這件事情該怎麼辦?”

而我和劉易正在說話的時候,突然間背後被人拍了一下子,我整個人嚇了一跳,我緩緩的回過頭以後,發現居然是王濤,王濤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裝,顯然和剛剛不是一個樣子了,此時不知道爲什麼,看着王濤現在的樣子和剛剛的樣子我心裏有些害怕了。

而這個時候王濤看着我們兩個人笑了笑說道:“兩位大師,今天晚上來我這裏是有什麼事情嗎?”

我剛剛準備開口說話的時候,劉易從邊上輕輕的搖晃了一下我的胳膊,示意我不要說話,而這個時候劉易緊跟着開口說道:“王兄弟,我今天來這裏是有事情找你。”

“什麼事情?”王濤緊皺眉頭的樣子看着我們兩個。

“剛剛我算到了張先生的千金今天晚上會來找你。”說到這的時候劉易頓了一下繼續開口說道:“怕是王兄弟和這張先生的千金有所羈絆吧?” 111 怨氣吸出來

我站在一旁並沒有說話,而王濤聽見這句話的時候臉色突然有些怪異,隨即便恢復了正常,王濤看着劉易笑了笑說道:“大師說的沒錯,我和小愛畢竟在一起已經三年了。”說到這的時候王濤忍不住長長的嘆了口氣。

隨後劉易輕笑了一下,點點頭說道:“那對,不過我想今天晚上那張小姐恐怕會來找你。”說到這的時候劉易看了看手錶,開口說道:“現在已經十一點半多了。”

王濤緊跟着開口說道:“那大師的意思是?”

“我今天就是來這裏尋找張小姐的屍體了,我答應了張先生要把她的屍體帶走。”說到這的時候劉易頓了一下“所以我今天特意來找你了。”

“那大師就別再這樓道里站着了,快隨我一起進去吧。” 步步婚寵,隱婚老公別太壞 王濤說道。

我聽見這句話的時候楞了一下,難道王濤不怕我和劉易發現他房間裏的詭異情況麼?我看着劉易半信半疑的樣子,沒有說話。

而劉易此時稍微點點頭說道:“那行,那就叨擾了。”

“沒事,我相信大師也是爲了我好。”說完以後王濤便往前帶路了。

我看了一眼邊上的劉易,劉易衝着我搖了搖頭,示意我沒有事情,我想了一下,既然劉易都不怕,我還怕個毛,隨後我便和劉易跟着王濤一起進了王濤的家裏。

到了王濤家裏的時候,我卻發現王濤家裏此時收拾的乾乾淨淨的,跟我上午看到的房間簡直不是一個樣子,只是這房間裏的香水味道有些濃重的刺鼻。

想來應該是這王濤在故意掩飾着那股血腥味吧?而這個時候王濤看着我們兩個人開口說道:“兩位先坐下吧,我去給你們燒點熱水去。”

我和劉易趕忙開口說道:“不用,不用這麼麻煩的。”說到這的時候劉易看了看手錶緊跟着開口說道:“我想十二點多張先生的千金就會過來的。”

“沒事。”說完以後王濤便轉身進去廚房了。

我有些詫異的看着劉易,緊跟着壓低了聲音開口說道:“這房間和我之前看的不一樣啊!”

劉易也跟着點點頭說道:“怕是王濤知道咱們來了,所以故意收拾乾淨了,不然的話,咱們兩個看到了的話對咱們也沒好處。”說到這的時候劉易看了我一眼,小聲的說道:“咱們就裝作什麼都不知道,最好別讓他發現什麼端倪,咱們兩個的任務就是把張先生的女兒帶回去,其他的事情跟咱們就沒有關係了,我可不想在摻和這些事情了。”

我聽完劉易的話以後想了想,劉易說的倒是也沒什麼錯,畢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想到這以後我也跟着點點頭沒有在繼續說什麼了。

但是不知道爲什麼我坐在這個房間裏卻心裏非常的害怕,我總感覺這個王濤不是一般人,甚至想到剛剛王濤那副狐狸樣子,我心裏就有些害怕,誰知道這個王濤會不會殺了我和劉易滅口呢?在想起來王濤那四條尾巴搖搖晃晃的樣子,心裏更加瘮得慌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王濤已經燒好了水從廚房裏走了出來,王濤給我和劉易一人倒了一杯水,又給自己也倒了一杯水以後,看着我們兩個笑了笑說道:“兩位大師,請喝水吧,家裏沒茶葉了,所以只能燒些白開水給兩位了。”

我在一旁點點頭,劉易一臉無礙的樣子擺了擺手說道:“沒事沒事。”

就這樣時間一分一秒的走着,我心裏有些害怕,第一是害怕王濤,第二是害怕那女鬼,如果待會那女鬼來了,王濤在變成狐狸,那我和劉易肯定應付不過來了,我想到這的時候忍不住偷偷的看了一眼劉易,劉易倒是一臉淡然的樣子坐在那裏。

王濤跟着掏出來一包煙,遞給了我和劉易一人一支菸,我倆接過煙以後叼在嘴上深深的吸了一口,王濤看着我們兩個人笑了笑說道:“兩位看起來年齡也不是很大的。”

劉易跟着點點頭笑了笑說道:“我今年25了,他是我的助手,今年23。”

王濤聽完以後笑了笑,說道:“難怪,看起來如此年輕,兩位如此年輕便有了如此的修爲了,着實不簡單了。”

我聽完這句話的時候楞了一下,而劉易在一旁只是笑了笑並沒有說話,王濤上下打量了我一眼,笑了笑,也沒有說什麼。

而就在我剛剛抽完一口煙的時候,突然間房間裏一陣陰風呼呼的颳了過來,這陰風颳的窗子都呼呼啦啦的響着,劉易看了看手錶,回過頭看了一眼王濤說道:“王兄弟,你待會找地方躲起來吧,我看這張先生的千金怕是已經來了。”

而這句話剛剛說完以後,周圍突然變得異常的安靜,安靜的有些可怕,我們幾個人互相對視了一樣,就在這個時候聽見了“咔嚓”一聲,王濤家的門開了。

門開的那一瞬間,房間裏的燈全部都熄滅了,我心裏跟着“咯噔”了一下子,我頓時有些慌了,這沒有燈的話,我什麼都看到了,我趕忙從口袋裏摸出來手機照着亮光,而就在我手機照到了門口的時候卻發現門開居然站着一個女人,那女人不是別人,正是張先生的千金。

煞白的臉上,但是,臉上卻有着發黑發青的屍斑,那屍斑看起來異常的詭異,就在這個時候張先生的千金突然發難了,衝着我們就衝了上來, 兩隻手呈抓的形狀,想來是想抓我們其中是一個人。

而我剛剛以爲她是衝着我來的時候,只見那張先生的千金,嘶吼了一聲以後衝着王濤就抓了上去,我頓時愣住了,王濤此時已經被那女人死死的抓住了脖子。

王濤臉色此時一陣紅一陣白的,劉易看了我一眼,緊跟着擡手拿出來一張符紙,衝着那女鬼默唸了一句口訣“破煞符!破!破!破!”

只見那符紙打在了女鬼的身上以後,“嘭”“嘭”“嘭”的發出了三聲巨響,那女鬼被符紙打中了以後一句鬆了手了。

王濤則出現在了一旁,看着那劉易說道:“大師,是三階符紙?”

三階?我楞了一下,我一直以爲劉易的水平只是比我高一點呢,沒想到他居然能畫出來三階的符紙,不過這王濤是怎麼知道這符紙的?想到這以後我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王濤。

王濤緊跟着開口解釋道:“我也只是以前聽人說過這道門的符紙,分爲階級。”

劉易跟着看了一眼王濤開口說道:“王兄弟,這符紙你拿着,待會能保你平安。”說完以後劉易把符紙遞給了王濤一張。

而我則跟着把我自己口袋裏的符紙拿了出來,準備和那女鬼戰鬥時候用。

而劉易這個時候緊跟着將手裏另一張符紙拿了出來,對着那女鬼又是一記,女鬼被的打中之後顯然有些痛苦的樣子看了我一眼,那一瞬間,我感覺這女鬼有些可憐。

而這個時候王濤點點頭以後,拿着符紙便飛快的去另一個房間了,速度非常的快,可能這王濤也知道不想在我們面前露出什麼馬腳,所以他選擇了躲起來,而就在這個時候女鬼被符紙打中以後,魂魄顯然已經被打出來了,只是那靈魂還處於迷茫的樣子。

隨即劉易將手裏的另一張符紙,拿了出來,看着那女鬼開口說道:“怪不得我了,你留在這世間只會害人,我只能將你打的魂飛魄散了。”說着話,劉易的符紙就已經準備好了。

那女鬼並沒有說話,只是她的靈魂被打出身體之後,那靈魂看着有些飄渺,我卻清晰的看見了她看我的眼神,明顯是有些求饒的樣子,我看到她的眼神以後,心裏就有些軟了,這女鬼也沒有害過什麼人,況且她的死因也都是有蹊蹺的,如果就讓她這麼魂飛魄散了,我無論如何都有些不忍心了。

我緊跟着一把抓住了劉易的手腕,衝着劉易搖了搖頭,說道:“劉易,放她一次吧。”

劉易回過頭衝着我搖了搖頭說道:“小道,如果她今天離開了這裏,指不定還會在哪兒裏吸收怨氣,到了那個時候她還會變成厲鬼的。”

“可是她現在不還沒有變成厲鬼嗎?”我看着劉易說道。

劉易稍稍的思索了一下,看着我說道:“但是她的咽喉處有一股綠色的怨氣。”說到這的時候劉易頓了一下“如果你想幫她,也不是沒有辦法。”

“那有什麼辦法?”我看在了劉易說道。

想到剛剛那個女鬼無辜的眼神,我心裏突然就有些不忍了。

劉易抿了抿嘴脣,有些爲難的樣子說道:“把她屍體裏的怨氣吸出來,讓她的靈魂能得到安息,否則的話,她遲早還是要害人的。”

“啥?”我突然感覺劉易這個法子有些不對勁。

劉易衝着我聳了聳肩,說道:“現在只有這一個辦法,如果你不願意的話,那就只能讓她魂飛魄散了,我是不可能留着她繼續害人的。”

我想了一下,問道:“怎麼吸?”

“用嘴巴吸出來就行了。”劉易說道。 112 王濤殺人

“啥?”我有些驚異的看着劉易問了一句。

劉易彷彿早就猜到了我會這麼問了,緊跟着便不置可否的點點頭說道:“只有這一個辦法,否則的話,待會她身體恢復了,就會繼續害人的。”說到這的時候劉易看了一眼那張小愛的魂魄,此時那魂魄顯然有些黯然了。

看樣子如果劉易在來一記符紙的話,她差不多就要魂飛魄散了,我想了一下,看着劉易跟着又重複的問了一句“真的沒有其他的辦法了嗎?”

劉易搖了搖頭說道:“沒有了。”

我聽完以後,在心裏長長的嘆了口氣,緊跟着看了一眼那張小愛的屍體,此時張小愛的屍體上已經有了些許屍斑了,看着異常的噁心,我心裏有些犯難了,到底要不要救下張小愛的魂魄呢?

想到這以後我長長的出了口氣說道:“那行,我做!”說完以後我心裏已經做好了心裏準備了。

當我鼓起勇氣走過去的時候,劉易看了我一眼,催促道:“快點啊。”

我跟着一狠心,蹲了下來,將張小愛的屍體扶了起來,隨後我深呼了口氣,看了一眼張小愛那帶着些許屍斑而又蒼白的臉頰以後,我跟着一狠心,衝着張小愛的嘴巴吻了上去。

當我吻了上去以後,深呼了口氣,突然一陣氣息急促的衝進了我的口腔裏,我還沒來得及反應的時候,只感覺一陣想吐的感覺,我跟着準備想吐的時候。

劉易跟着從我後背冷不丁的拍了一下我,這一下拍的特別的狠,我跟着把那股反胃的氣息吐了出來,只見吐出來以後,我甚至還吐出來一些黑色的血水,看着異常的噁心。

而這個時候劉易反應還是比較快的,跟着便從桌子上拿起來杯子,順手燒了一道符紙放進了杯子裏,劉易把杯子遞給了我以後看着我說道:“快喝下這杯符水,否則的話這女鬼的怨氣會讓你中毒的。”

“啥?”我心裏暗罵了劉易幾句以後,趕忙拿起來杯子將那符水喝了下去。

喝完以後我整個人舒服了許多,而那女鬼的魂魄突然清晰可見了,整個人和地上的張小愛的長相可以說是一個人,顯然那女鬼身上的怨氣已經被我吸走了。

女鬼此時臉龐已經精緻了許多,顯然沒有了剛纔那股凶神惡煞的感覺了,那女鬼看着我和劉易,有些客氣的說道:“謝謝你們救了我。”

這個時候劉易看了一眼另一邊的房間,也就是王濤所在的那個房間,隨後劉易看着女鬼張小愛,開口說道:“你先鑽進我的瓶子裏面,這裏不是說話的地方。”

張小愛聽完了以後跟着點點頭說道:“好!”說完以後張小愛便化成了一縷青煙飄渺般的鑽進了瓶子裏面。

這個時候劉易將瓶子遞給了我,看着我說道:“好了,事情解決了。”

我在一旁跟着點點頭,剛剛準備開口說話的時候,王濤從房間裏面走了出來,王濤出來以後先是看了一眼地上的屍體,也就是張小愛的屍體以後隨即回過頭看着我和劉易說道:“兩位大師,這算是完事了?”

劉易跟着點點頭,看了一眼我,緊跟着開口說道:“是啊,我已經將那張小愛的魂魄打的魂飛魄散了,以後她不會繼續害人了。”說到這的時候劉易頓了一下,看着王濤繼續說道:“今晚叨擾了,王兄弟。”

王濤跟着一臉沒事人的樣子,擺了擺手說道:“不礙事,不礙事,也謝謝你們了。”

王濤說的這的時候我心裏不禁感覺有些奇怪了,眼前劉易剛剛說到張小愛魂飛魄散了,他作爲張小愛的男朋友,顯然沒有一點心痛的表現,在想想之前王濤的表現,我心裏更加確定了,王濤不是什麼好人,而這張小愛的死也一定和王濤有什麼關係。

想到這以後我強行壓制住了自己心裏的想法,這個時候劉易看着王濤笑了笑說道:“王兄弟,叨擾了,我倆今天晚上就得離開這裏了,明天要把屍體交給張先生,所以就不在你這裏耽擱了。”

“好,那就麻煩兩位了。”說到這的時候王濤拿出來一沓錢遞給了我和劉易,看着我倆笑了笑說道:“謝謝兩位的救命之恩了,這錢二位請拿着吧。”

我剛剛準備擺手拒絕的時候,劉易順手便把這錢拿到了手裏,劉易緊跟着接過錢以後,笑了笑說道:“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這是應該的。”王濤說道。

而這個時候王濤說完話以後,我和劉易點點頭以後,便揹着張小愛的屍體離開了這裏,走到電梯的時候,我看着劉易問道:“咱們揹着這麼個女人怎麼解釋啊?”

“這大晚上的誰會注意到呢?”說到這的時候劉易頓了一下,看着我繼續說道:“何況待會咱們直接把這屍體放到了車裏就好了,其他的事情就不用擔心了。明天直接把這屍體交給了張先生就好了。”

我聽到了劉易的話以後,想想也是,反正現在都已經凌晨三四點了,小區裏肯定是沒什麼人了,隨後我和點點頭以後便和劉易一起走進了電梯裏面。

隨後到了電梯裏以後,劉易按了一下電梯,而我則負責揹着這張小愛的屍體,心裏確實是有些無奈,不過沒辦法,誰讓我是助手劉易是師傅呢?

想到這以後我在心裏暗罵了劉易幾句,劉易瞅了我一眼,看着我說道:“你是不是在心裏罵我了?”

我草?我心裏詫異了一下,我緊跟着開口說道:“我沒罵你啊。”

劉易白了我一眼,沒有說話,隨後我和劉易走出了電梯裏,走出電梯裏的時候,外面的夜色依舊是如同之前一般漆黑,隨後我和劉易按照來時的路便匆匆忙忙的消失在了這夜色之中。

當我和劉易到了車裏的時候,我倆人便將這屍體放進了車子的後備箱裏,緊跟着我和劉易便上了車,劉易上車以後遞給了我一支菸,自己也叼了一支菸在嘴上。

我看着劉易問道:“對了,剛剛那個王濤爲什麼沒給咱們錢?”說到這的時候我稍稍頓了一下,有些疑惑的問道:“按照你說的那個狐仙,我覺得他完全可以自保的,爲什麼要給咱們錢呢?”

“欲蓋彌彰。”劉易淡淡的說道。

我聽完以後有些不解的看着劉易問道:“什麼意思?”

“他就是因爲怕咱們知道那個狐狸所以纔給咱們錢的,所以你不用想太多了,這錢如果不拿的話,他反而會起疑心的。”劉易對着我解釋完以後腳下便發動了車子。

我在車裏稍稍琢磨了一下,還真是劉易說的這麼回事,隨後劉易便開着車子回家了。

惹不起的祁三爺 我倆到了樓下的時候,也沒有管後備箱裏的屍體,而是直接上了樓,到了家裏以後,劉易洗了個澡就去睡覺了。

我則是躺在房間裏想着這些事情的經過,總感覺有些不對勁,想到這以後我突然想起來劉易把那個張小愛的魂魄給了我,隨即我便將那個瓶子找了出來,把瓶口打開了。

緊跟着那女鬼便化成了一縷白色的煙霧從瓶子裏面出來了,那女鬼看着我說道:“你是?”

我跟着撓了撓頭說道:“我是趙小道,今天救你的人就是我。”說到這的時候我不禁想到了剛剛和那張小愛屍體接吻的事情,想到這以後我不禁感覺有些尷尬。

霸氣側漏:婚萌女王 張小愛衝着我笑了笑說道:“謝謝你了。”說到這的時候張小愛眨巴着大眼看着我說道:“你親了我兩次,你知道嗎?”

我愣了一下,啥?兩次?我緊跟着開口問道:“我什麼時候親你兩次了?再說我不也是爲了救你麼?”

“我躺在棺材裏的時候你就親了我一次。”張小愛調笑着說了一句。

我跟着感覺心裏一陣無奈,心裏忍不住想道,你以爲我願意親你啊,誰會願意和一個屍體接吻呢?想到這以後我看着張小愛輕輕的咳嗽了一下說道:“行了,這些事情都過去了,我就是想問問你,你爲什麼會變成這樣?”

張小愛聽見我這句話的時候楞了一下,隨即她陷入了沉思,半晌以後,張小愛看着我說道:“其實我不是枉死的,而是被人害死的。”

我下意識的開口說道:“王濤?”

“對,就是他!”張小愛說道。

我聽完這句話以後,在想想王濤的表現,心裏反而有些肯定了自己的想法,這張小愛的死和王濤必然有所關係,想到這以後我跟着開口說道:“他是怎麼害死你的?”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