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 二月 2021

切爾奇雖然對安德瓦利弄丟指環很不爽,不過他也沒本事找洛基要,後來聽說聚金指環落到赫瑞瑪德手裡的消息,就想去用其他東西換回來。誰知趕到后法夫尼爾已經殺了父親,化作巨龍躲了起來,他找了許久也不知道躲在哪兒,只有不了了之。

Post by zhuangyuan

齊格弗里德聽完神情激動,結結巴巴地道:「切…切爾奇長老,你說…你說你是德瓦林大師的後人,可他不是住在矮人之鄉——那傳說中的尼德威阿爾嗎,你怎麼來到這裡?」

切爾奇一聽臉一黑,瞬間變得難看之極,咬牙切齒地道:「這就是我為什麼要你們殺那個該死的辛吉斯,他就是我們一族恥辱源頭的後人,只有殺了他,我們的榮光才能恢復!」

齊格弗里德心裡一動,小聲道:「他是辛德里或者勃洛克的後人?」

「是辛德里的後人,他現在是他們一族的族長,就住在矮人國度斯瓦塔爾法海姆。」切爾奇黑著臉道。

「喂,小子,這裡面有什麼故事嗎,說來聽聽,讓我們也知道知道怎麼回事。」卓越拉了一把齊格弗里德,奇道。

齊格弗里德這才想起師父他們都不知道這個故事,於是看了看切爾奇。切爾奇沉著臉道:「說吧,反正這事也已經天下皆知了。」

齊格弗里德於是把這件事說了出來,卓越發現竟然和托爾有關,當然,源頭又是那個叫洛基的傢伙搞出來的。

傳說雷神托爾的妻子希芙很美,而這份美麗中,她那頭金色的長發又占很大一部分。她的金髮既多又長,披灑下來,如金色的彩霞一般能夠籠罩她的全身,所以托爾極愛妻子的這頭美麗長發。

可惜這份美麗突然就沒有了,某天托爾回去發現熟睡中的希芙變成光頭是大驚失色,而後又變得勃然大怒,他料到這肯定是那個該死的洛基幹的好事,其他人不敢搞這種惡作劇。

憤怒的托爾是恐怖的,他抓住洛基暴打一頓,又搜出希芙的金髮之後,要洛基一定想辦法把頭髮重新長到希芙頭上,否則見他一次打他一次。可剪掉的頭髮如何能重新長上去,洛基無奈,想到矮人們心靈手巧,就到地下矮人國度去尋求幫助,最後求到德瓦林頭上。

德瓦林想到這是獻給神靈的禮物,於是用金絲製成金髮,據說只要一安到希芙頭上,就會生根變得比真發還美上三分。送上去后大受歡迎,諸神無不讚歎德瓦林的手藝精巧。


德瓦林很高興,又趁機用世界之樹的樹枝製成一柄金色長矛獻給奧丁,一艘雲船獻給豐饒之神弗雷。金色長矛上面刻有魯納文的神聖契約,透過其魔力,不光百發百中,而且幾乎沒什麼能擋住它的一擊,奧丁非常喜歡,就賜名岡格尼爾。而那艘雲船無論空中還是水裡都能飛行,大可容下所有神祗,小則可變得指頭般大小,弗雷更是欣喜異常。

洛基見自己請的矮人這麼能幹高興極了,送德瓦林回地下的時候,當著眾矮人的面稱讚他是最好的鑄造家,天下最心靈手巧之人。

這時一個叫勃洛克的矮人不樂意了,他很不服氣,說他的哥哥辛德里能鑄造出更神奇的東西,要和洛基打賭。

洛基怎麼也不相信還有人能比德瓦林更心靈手巧,於是雙方各以自己的頭作賭注,立下約定,既然德瓦林打造了三樣,他們兄弟倆也打造三種不同的東西送給諸神。

辛德里和勃洛克先用野豬皮做出一匹碩大的金色野豬,名為金鬃,能在空中飛馳;隨後又製成聚金指環德羅普尼爾,生產的象徵。最後只剩一物了,他們要造一柄能釋放閃電的鎚子。

洛基見這兄弟倆竟然能造出活物,害怕自己失敗丟頭,就變為牛虻,猛刺鼓風的勃洛克雙眼,直到勃洛克血流滿面雙眼不能視物。勃洛克看不見東西,只得舉手去驅走這牛虻,可是只就一剎那的停手,就壞了事了:那柄錘鑄成后雖然功能正常,錘柄卻短了一截。

勃洛克兄弟將金鬃野豬獻給弗雷,聚金指環獻給奧丁,那名為米約爾尼爾的錘則獻給托爾。諸神評判,勝利屬於勃洛克兄弟,因為他們不光能造出活物,那神奇的雷錘米約爾尼爾能使托爾在與諸神的世仇霜巨人鬥爭時,永遠獲得勝利。 「岡格尼爾神槍,可大可小能飛行、潛海的雲船,還有托爾那把恐怖的雷錘,這些矮人太牛逼了,他們簡直和神靈一樣無所不能!」

卓越聽得心動不已,這些東西自己隨便得到一樣,這趟北行都是大賺。又想到那個聚金指環,心說德瓦林打制一個,勃洛克兄弟怎麼也打制一個送給奧丁,他們之間有什麼關係嗎?

只是若按照自己所想,切爾奇的老祖宗德瓦林還真可能會輸給勃洛克兄弟,畢竟人家可是能把一張豬皮打成活的金豬、又能制出戰無不勝的雷錘的人。於是沉聲道:「切爾奇,如果傳說是真的話,我覺得你的祖先德瓦林輸得不冤啊,就那個金豬你老祖先都未必打得出來。」

切爾奇瞪了卓越一眼,滿懷怨氣地道:「哼,他能打制出活物一般的金豬是他們的本事,我先祖也沒話說,可他們那聚金指環是偷學我先祖的,學的還不到家,空有聚金之名,卻沒有聚金之實。」

「喔,什麼意思,不是說那聚金指環是收集黃金用的嗎?」

卓越心中一動,他之前也試了幾次那個指環,發現戴上后的確能顯示出周圍的黃金,可黃白之物現在對他沒什麼用處,所以一直沒看上眼,心說莫非還有其他功能不成?

「金是金屬的意思,顯示黃金只是它的功能之一,對我們矮人來說,找到能煉製的金屬是最重要的工作,我先祖當初打那個指環的目的,就是用它尋找其他金屬礦藏,這也是當初他為什麼沒把指環獻上去的原因。」

切爾奇說著掃了幾人一眼,不屑地道:「誰知諸神也和你們人類一樣鼠目寸光,竟然拿著那個盜版的東西當做寶貝。」

「呃…,你妹,竟然被鄙視了!」

卓越心中哭笑不得,被一個矮人鄙視,他還是頭一遭。想了想道:「你說他們兄弟偷學,你得拿到證據,你這空口無憑的,別說諸神不信,就是我也只能當個樂子聽聽!」

切爾奇恨恨地道:「就算這個沒有證據,他最後能贏也是因為賄賂神后弗麗嘉一串項鏈才得來的,這也是我先祖最後鬱鬱而終的原因。」


「不會吧,女人都這麼貪……」卓越剛想說女人都這麼貪慕虛榮,猛然看到忒提絲那似笑非笑的眼神,趕緊改口道:「當然許多人不是,比如我老婆。」

小卓焱和齊格弗里德聽得一個哈哈大笑,一個抿嘴偷笑,忒提絲擰了他一把,沒好氣地道:「別胡扯,說正經的。」


切爾奇對溫柔的忒提絲也挺有好感,沒理會卓越的扯淡,冷笑道:「嘿嘿,那女人虛榮貪婪,都能從奧丁的塑像上揭下一塊金子去買項鏈,還有什麼干不出來的。」

「那你怎麼知道他們賄賂了神后弗麗嘉,我就不信你先祖連這個都能知道。」卓越還是不大相信,這聽著有點像太史公寫鴻門宴的感覺,估計是猜測的可能性更大。

「哈哈,那是因為後來有神靈為了要一串同樣的項鏈,陪了我先祖兄弟四人四天四夜,鬧得天下皆知,我先祖才知道的。」

切爾奇說著一副與有榮焉的樣子,頗為自豪地道:「因為那人找到我先祖,最先就是用勃洛克兄弟賄賂弗麗嘉的事當交換條件,我先祖沒同意,她才答應陪他們四天。」

「啊,扯淡吧,神靈還有這麼賤的?」

卓越如何都不相信有這回事,這你妹她可是神靈啊,若是像伊南娜、阿佛洛狄忒那樣的****盪#婦還好理解,這為了一串項鏈去陪人5p,而且還是醜陋的矮人,怎麼都感覺不大現實。

「哼哼,美與愛之神芙蕾雅,為了一串項鏈和我先祖兄弟四人做了四天四夜,你竟然沒聽說過,你是北地人嗎?」

切爾奇看了看卓越,又看了看忒提絲,很有些懷疑。

卓越扭頭看了一眼齊格弗里德,見他尷尬地點了點頭,知道恐怕是真的了。為了化解稍顯奇怪的氣氛,拿出那枚聚金指環在手中晃了晃道:「切爾奇,看看這是什麼?」

「聚金指環,怎麼會在你這裡?」

切爾奇神色激動,伸手就想去拿,手剛伸出去戒指就被卓越收走,訕訕地笑了笑,而後神色又是一震,失聲道:「這指環怎麼在你這,難道說你們把法夫尼爾變的那頭龍給殺了?」

「呵呵,一條四腳蛇嘛,還不是手到擒來!」卓越故意一臉不屑的神色。

切爾奇神情激動,又喝了杯酒穩定住心神,沉聲道:「法夫尼爾的那批寶藏呢,應該也在你這裡吧?」

「怎麼,你很喜歡黃白之物?」卓越見他竟然拿黃金說事,心中略有些鄙視。

切爾奇一看卓越的神色,哪裡不知道他想什麼,沒好氣地道:「你懂什麼,你要打造那所謂的金劍,百鍊玄鐵只是基礎材料,還需要從那些黃白之物裡面提煉些東西加入。」

「精金、秘銀?」

卓越心情一陣激動,見切爾奇點頭,趕緊道:「大師,直接用精金或者秘銀打造豈不更好?」

「唉, 就要寵着你 ,原來還是個門外漢。」

切爾奇說完見眾人都是一臉迷茫,解釋道:「金銀性軟,提煉出來的精金、秘銀就更不可能堅硬了,怎麼可能打造出好東西。再說提煉比率也是奇低無比,一件純精金的戰甲,全世界所有黃金提煉都未必夠。」

卓越這才知道原來自己被那些玄幻小說家忽悠了,想了想道:「那大師的意思,它們是用來做觸媒和催化劑用的?」

「這次雖然沒到點上,卻也有點那個意思了,你的悟性倒不錯。」

切爾奇一笑,繼續道:「這兩樣東西雖然硬度很差,卻有非常好的附魔效果,高品階的器具,必須要加入他們才行。現在你知道你手裡那枚指環的珍貴了吧?」

「那批寶藏讓我藏起來了,回頭我就挖出來給你。」

卓越說著又把那枚指環套在指頭上轉了轉,笑道:「切爾奇,既然你那老祖宗德瓦林那麼厲害,能打出岡格尼爾、雲船這樣的神物,你行不行?」

切爾奇這時哪裡還不明白他什麼意思,卻是搖搖頭,苦澀地道:「不行,我造不出來。你既然得到那把浮光劍,想必也見識過貝奧武甫的納格林之劍,應該發現裡面的問題了。」

卓越心說兩把劍的問題,兩把劍好像都沒有器靈啊!沉聲道:「你的意思是,你製造的東西丟失了靈性?」

切爾奇點了點頭,苦笑道:「我們矮人之所以通曉魔法,能加工出附魔效果極佳的物品,是因為我們通曉盧恩文字。現在我的那本盧恩文典丟失了,普通物品所需要的秘文還能記住,高級物品就不行了。」

「一本文典嘛,你重新找一本就是,至於這麼垂頭喪氣嗎?」卓越疑惑地道。

「你說的輕巧,這文乃是神王奧丁所創,神界都沒幾人懂得,更何況其他各界。」

切爾奇說著嘆了口氣,從酒桶里倒杯酒一飲而盡,又道:「我們矮人族一共有三部文典,我先祖一部,勃洛克兄弟一部,赫瑞瑪德的祖先一部。我們這一部在前些代不小心弄丟了,為了不被發現,這才從矮人之鄉尼德威阿爾搬出來,一直生活在這裡。」

「嘿嘿,你讓我殺辛吉斯是假,想讓我搶奪那本文典才是真吧?」卓越冷笑道。

切爾奇點頭道:「沒錯,我的確有這個意思在裡面。不過你若是能找到洛根,說不定能從他那裡知曉他們那部文典的下落。」

卓越心說這洛根死的真不是時候,回頭問問法夫尼爾知不知道。看了切爾奇一眼笑道:「切爾奇,既然勃洛克兄弟也是那麼心靈手巧,想必他們的後人辛吉斯也不會比你差,若是如此的話,我何必去殺辛吉斯,直接讓他幫我鑄造不就成了?」

「他可能技藝不比我差,可我先祖的那些東西只有我能打造,他卻不行。」

切爾奇似乎看準了卓越對雲船的期望,坐在那裡自得地道:「你若是想要打造金劍、雲船,不光要有材料,還必須是我親自動手才行。」

卓越好生奇怪他怎麼知道自己想打造雲船,於是也不再隱瞞,笑道:「不簡單啊,你怎麼知道我想打造雲船?」

切爾奇現在穩坐釣魚台,指了指那把正在小卓焱手中把玩的玄冥之劍,笑道:「太簡單了,你的那把劍已經是聖器級的寶物,根本沒必要打造那未知的神槍。再說槍劍也不是一個套路,那麼你想要的必然是雲船,既然你另有所求,我就是把真相告訴你也無所謂了。」

「奶奶的,這矮人哪有一絲腦筋僵硬的樣子,精的跟猴一樣。不,比猴都精!」

卓越暗暗腹誹一句,沉聲道:「我可以幫你去搶盧恩文典,但我不會承諾一定殺辛吉斯,而且你得先幫我打制一把湖光那樣的劍才行,如何?」

穿進幽夢之中 你發誓一定儘力去搶,我立即幫你打造。」切爾奇一臉肅然,起身道。

卓越搖了搖頭:「我從不發誓,你若信得過我就打,信不過我,我找其他人就是。」

切爾奇神色猶疑不定,斟酌了好一陣才決定答應下來。他也看出來幾人的實力都不簡單,自己這些年一直在尋找能幫忙的人,現在機會放在眼前,雖然比較渺茫,也不想再失去。 卓越和切爾奇討價還價半天才談妥,之後切爾奇開始著手準備幫他鑄劍所需要的材料,而他則向切爾奇借一間密室,在裡面指點忒提絲用冰魄祭煉劍器。

忒提絲本就是水靈仙體,這段時間按照卓越指點的方法修鍊,進度是奇快無比,半年功夫已經到了化神中期。卓越不得不感嘆她那仙體的變態,現在是徹底明白諸神為什麼把自己傳到這裡來了,自己若非有神靈血脈,恐怕也不可能進步這麼快。

過一陣見忒提絲已經能完全按照自己說的方法祭煉,卓越又把靈魂形態的法夫尼爾從異空間里召了出來,向他詢問盧恩文典的下落。

赫瑞瑪德倒是真有一本盧恩文的小冊子,法夫尼爾的化龍術就是在那上面學的,只是他當初殺了赫瑞瑪德之後只顧得上黃金了,哪裡還會想到那小冊子的事,等想起來已經是多年以後的事了,那小冊子早已經不見蹤影。

卓越聽完那個鬱悶啊!恨恨地瞪了他一眼,這蠢蛋是典型的撿了芝麻丟了西瓜,抱著一堆屁用沒有的黃金白銀當寶藏,反倒把最好的東西給丟了。不過他都這樣了,打他一頓都沒法打,只得道:「你們父子以前的房子你還記得在哪兒嗎?」

法夫尼爾點了點頭,想了想道:「恩人,你不如先找我三弟洛根問問,我懷疑那東西最後落到他手裡了。」

卓越本想告訴他洛根已死的事,後來想想多說無益,反倒可能引起不必要的麻煩,就沒提這事,點了點頭道:「我會想辦法找他詢問的,不過還是得去你們以前的住處看看。」

他和他的傻娘 。和忒提絲一說,忒提絲立即同意,於是讓齊格弗里德在這裡練功,自己則去尋找那本盧恩文典。

他這次倒是想讓卓焱陪他,只是那小丫頭因為能噴出高溫火炎的原因,在這個以鑄造為主業的矮人部落中大受歡迎,現在已經是整個部落最重要的客人,在得意呢,根本沒理會他的呼喚。

來到格尼塔海德法夫尼爾之前藏身的那個山洞前,發現山洞早已經埋在大雪裡面,好在他現在的能力清理這些還不費勁,沒多大功夫就把寶藏都收在那個水獺皮袋中,丟到異空間去。

只是去尋盧恩文典卻遇到了麻煩,無論是洛根和齊格弗里德所住的山洞、鐵匠鋪,還是地下的兩百多年前洛根父子四人所在的幾所房子、宮殿,卓越靈覺全開搜尋了個遍,就差把地皮給翻一遍了,仍是一無所獲。

「看來必須要到矮人國度找辛吉斯了。妹的,這盧恩文到底是什麼鬼東西,竟然有那麼大的神奇法力?」卓越心情鬱悶,在意識海里向武什卡特詢問。

武什卡特也沒聽說過還有這種文字,沉默了一陣道:「應該是一種專門承載魔力法術的文字吧,不過我看未必真是奧丁所創。」

「明顯的扯淡嘛,他是諸神之首,這種長臉的事當然要歸他了。」

卓越發泄幾句,想了想道:「我都懷疑神界不是奧丁他們開闢,而是從別人手裡搶來的。我專門聽了關於他們的所有故事傳說,發現無論是霜巨人的霧之國尼福爾海姆,還是火巨人的火之國穆斯貝爾海姆,都比諸神出現的還要早,恐怕這裡和希臘一樣,也是一代一代地爭鬥,恰好這一代的統治權被奧丁搶到手。」

「嗨,哪裡不都是一樣,希臘的這些小城邦哪年不上演幾齣子逼父、父殺子的戲碼!」

武什卡特感嘆了一句,又道:「不過用你們後世的話來說,那就是政治人物不能用私德的好壞來評價。比如大地之女奧克塔薇爾,從私德來說她是個殘酷無情的惡神,但對整個霍格的百姓子民來說,她又是個難得的好神靈,因為在她的修正下,霍格歷經數百年都保持了繁榮。」

「行了,不用你開導,我沒興趣去討論諸神的好壞,我也沒那個資格去評價。」

他雖然說的閃閃爍爍,不過卓越哪裡聽不出他話里的意思,無非是想要自己不要站在私人的角度去評價宙斯罷了。

回去的時候忒提絲和切爾奇的兩把劍都已經煉製好,只是卻不能像冰魄寒霜劍和湖光一樣融合。卓越試了試,發現忒提絲煉製的劍也沒有器靈,又親自花十來天時間煉製了一把,雖然明顯能感覺裡面有器靈跳動,只是仍然不能融合。

卓越看著一臉不解的諸人,想了想道:「大約是器靈還沒有真正形成吧,過一段時間再試試說不定就行了。」

「哈哈,小子!早就告訴是你小子命好,你還不信。這種事都是可遇不可求的,若是聖器都向你那把玄冥劍那麼容易煉製,世間早就聖器滿天飛了。」武什卡特在意識海里幸災樂禍起來。

「你妹的,不試試怎麼知道。你既然這麼明白,那告訴我應該怎麼和忒提絲說,難道說她人品太差?」卓越鬱悶地道。

武什卡特有一搭沒一搭地在那裡胡扯,忒提絲看得挺開,完全不在意,收起兩把劍反倒勸起了沉默不語的卓越,更讓他感到不好意思,發誓一定要給她弄一把好劍出來。

這時再呆在這裡也沒什麼意思,問清了矮人國度的具體路線,卓越決定離開去找辛吉斯。

切爾奇一聽他們要走,又是高興又是不舍,卓越哪裡不知道他的意思,把那聚金指環拿出來晃了晃,笑道:「你先幫我把鑄造寶劍需要的東西都準備好,一造出來我立即把這戒指還給你。就像你說的,這東西雖然能尋找到各種金屬,對我卻沒什麼用。」

「可我們沒有足夠的黃金、白銀來提煉你所需要的精金和秘銀啊!」切爾奇鬱悶地道。

「你不是我倒給忘了,我已經把那批寶藏取回來,這就給你。」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