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 二月 2021

刀疤男自顧自的講了一大堆,妖言惑眾,穩定軍心。

Post by zhuangyuan

實際上,對於趙陽是否有不死之身,他完全不知情,可是,他卻知道一點,照這樣下去,趙陽不對他們動手,他們自己內部,便會出現嚴重的問題。

他這一招,十分高明,便叫——

攘外必先安內!

「是啊,這世上有不死之身嗎?至少老子沒聽說過。」

一頭賤驢率先響應,大大咧咧的說道。

「還是刀哥厲害,英明神武,一眼便看穿了,這個小崽子的小伎倆。」

「刀哥威武!刀哥萬歲!」

「這個小崽子,竟然如此陰險狡詐,妄圖用這種雕蟲小技矇騙我等,簡直該殺!」

緊接著,十幾名陰陽境修士揭竿而起,紛紛響應,從者雲集。

矛頭一致對外,他們暫時壓下了心中的恐懼和猜疑。

所有矛頭全部指向趙陽。

趙陽搖了搖頭,道:「真是一群蠢驢,死到臨頭了,還在那自作聰明。」

刀疤男冷笑不已,冷笑道:「你個小崽子,少用這種謊話,動搖我等的軍心,只要我們的軍心不倒,你必死無疑。」

話音一落,刀疤男便大聲號召道:「諸位弟兄,咱們一起動手,斬殺這個小崽子,務必使出最強攻擊,不要打傷他,務求一擊必殺。」

說完,刀疤男腳步一動,率先朝趙陽殺去。

「殺!」

「殺啊!」

「殺了這個小崽子,為死去的弟兄報仇!」

緊跟著,十幾名陰陽境修士,同時朝趙陽撲殺而來。

於是,在這第八層閣樓,趙陽與十幾名陰陽境修士,展開了一場激烈的廝殺。

刀光劍影,各種攻擊肆虐,你來我往!

根據刀疤男的推斷,趙陽身懷一種治療傷勢的法門,所以,這群陰陽境修士一上來,各個使出了壓箱底的殺招,以求快速擊殺趙陽。

陰陽境修士拼起命來,那可真是不容小覷。

雖然,趙陽對上任何一名陰陽境修士,都能佔據絕對的上風,但是,十幾名陰陽境修士同時跟他拚命,立刻之間,他便被死死壓制住,幾乎沒有任何反手之力。

「去你們妹的!你們這一幫大西瓜,簡直卑鄙到家了!」

趙陽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他太憋屈了,能讓趙陽這樣一個,平日里十分講文明的人爆粗口,由此可見,他得多麼的憋屈。

對上這些賤驢中任意一頭,他都能夠隨意揉捏,問題是,對方不給他這個機會啊。

十幾名陰陽境修士,圍攻一名氣海境修士,這些賤驢還真夠無恥的。

趙陽雙眼之中,怒火瘋狂的燃燒,狂吼道:「本少就算是死,也要拉幾個墊背的!」

話音落下,趙陽整個人瞬間衝出,瘋狂的朝一名陰陽境修士猛攻。

「卧槽!你個小崽子,不去弄死刀哥,搞老子干雞毛?」

那名陰陽境修士臉色慘白,連連使出壓箱底的本領招架,但卻很無力。

他實在是倒霉,倒霉至極,圍攻趙陽的陰陽境修士,足足有十幾個,可趙陽偏偏選中了他。

刀疤男眼中掠過一抹喜意,興奮的大叫道:「諸位兄弟們,弄死這個小崽子的機會來了,快上!」

刀疤男帶頭,十幾名陰陽境修士一擁而上,十幾道攻擊瞬間落在趙陽身上,將趙陽完全分屍。

趙陽的身體完全炸開,看上去,比五馬分屍還要凄慘。

趙陽死了!

趙陽終究死了!

在十幾名陰陽境修士的圍攻之下,趙陽英勇不屈,堅持戰鬥,好像一個勇士一樣,慷慨就義,英勇赴死。

在臨終之前,趙陽終究弄死了那名陰陽境修士。

一換一,趙陽並不算吃虧。

刀疤男輕嘆了口氣,假惺惺的說道:「諸位弟兄們,這兩位弟兄被那個小崽子所殺,是為我們而死啊,如果不是他們,咱們也不會那麼容易斬殺那個小崽子。」

趙陽一開始,出其不意斬殺一名陰陽境修士,待得最後,臨死之前又斬殺一名陰陽境修士。

加起來,趙陽一共拚死兩名陰陽境修士。

這番戰績,也算是輝煌了。

十幾名陰陽境修士心中,為死去的兩個傢伙默哀,同時又有點慶幸。

慶幸死去的人,不是他們自己。

其實,那兩個傢伙的實力並不弱,只是倒霉而已,剛好被趙陽選做攻擊的目標。

默哀過後,刀疤男臉上卻浮現出笑容,哈哈大笑道:「諸位弟兄,從今往後,武元城便是咱們兄弟的地盤了,咱們想在武元城搞什麼,就在武元城搞什麼,天上地下,唯我獨尊。」

刀疤男非常囂張,囂張的過了頭,甚至於,他已經忘記,武元城乃是朝陽宗的地盤。

小倩緩緩走出,連忙提醒道:「刀哥,咱們可不能那麼高調,之前,王大劍身為武元城的城主,在城中橫徵暴斂,搜刮民脂民膏,當土皇帝,唯我獨尊,那是因為,他是朝陽宗的長老,身份地位特殊,是朝陽宗的自己人。」


「咱們可不能那樣,咱們是血煞門的餘孽,和朝陽宗不共戴天,朝陽宗一旦發現咱們,肯定會不留遺力的捕殺。咱們得低調一些,萬一惹來朝陽宗的查探,查出王大劍已死,以及咱們的真實身份,那咱們恐怕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刀疤男聞言,皺了皺眉頭思考片刻,然後大笑起來。

刀疤男把手一伸,將小倩攬入懷中,哈哈大笑道:「你這娘兒們,真是老子的賢內助啊,你說的沒錯,低調,低調才是王道,憑咱們如今的實力,不足朝陽宗的十萬分之一,萬萬沒有資本與之抗衡。」


一名陰陽境修士出言詢問:「刀哥,那咱們現在該怎麼辦,請刀哥指示。」

刀哥,正是這一幫血煞門餘孽的老大,這一群血煞門餘孽都唯他馬首是瞻。

刀疤男摸了摸下巴,考慮了一番,然後說道:「王大劍已死,他的財物全部歸咱們,等一下,咱們先去城主府,將王大劍橫徵暴斂的財物,全部搜刮出來。然後,咱們先暫時留在武元城,繼續搜刮民脂民膏,將武元城能搜刮出來的油水,全部搜刮出來。」

「同時,咱們要密切注意朝陽宗的動向,附近這一片區域,畢竟是朝陽宗的地盤,一旦朝陽宗對武元城有什麼想法,或是王大劍身死的消息泄露出去,咱們立刻攜款潛逃,亡命天涯。」

不得不說,刀疤男能夠成為這一群賤驢的頭頭,還是有幾分頭腦的,這一番布置下來,天衣無縫,直叫人拍手叫好。

但是,理想很美好,現實很骨感。

理想和現實,往往是兩個對立面,刀疤男的雄心壯志,註定無法實現。

「你這頭賤驢,竟然敢打王大劍遺產的主意,簡直罪無可恕,那頭蠢驢的遺產都是本少的知道嗎?」

驀然間,一道冷冰冰的聲音響徹這第八層閣樓。

所有人全部呆住,下意識的,他們以為有鬼,因為,這道令人討厭的聲音,正是趙陽那個小崽子的。

可是,那個小崽子明明已經死了啊,被十幾道攻擊完全分屍。

那是眾人親眼所見的事實。


難不成,正應了那句話,親眼看到的也不一定是事實?

一道器宇不凡、趾高氣昂的身影,出現在眾人面前,囂張的看著刀疤男等人。

這道人影,赫然便是趙陽。 看到趙陽,眾人的臉都綠了。

刀疤男震驚的道:「你個小崽子,莫非真的有不死之身?」

最令他不想看到的一種情況,出現了。

之前,刀疤男矇騙眾人,說趙陽只是修鍊了一種快速治療傷勢的法門,純屬信口開河,大膽猜測。

卻沒想到,事情出乎他的預料。

結果是最壞的那一種,趙陽真的擁有不死之身,如此一來,對於他們來說,趙陽可算是無敵了。

小倩艱難的咽了口唾液,提醒道:「刀哥,情況不妙啊,這個小崽子可能有一具替身傀儡。」

「替身傀儡?」

此話一出,眾人紛紛大驚失色。

替身傀儡,乃是一種無上至寶,替身傀儡可以代替修士去死,且使用次數沒有任何限制。

擁有一具替身傀儡,和擁有不死之身的情況,幾乎是一樣的。

刀疤男驚呼道:「怎麼可能?這個小崽子不過區區一名氣海境修士,怎麼可能擁有那等至寶?」

替身傀儡是一具傀儡,是可以強行掠奪的,也即是說,趙陽所擁有的這具替身傀儡,刀疤男可以強行掠奪,變為己用。

只不過,刀疤男眼下卻沒那個心情。

若想強行掠奪替身傀儡,首要的條件,便是要知道,替身傀儡的藏身之處。

其次,必須將擁有替身傀儡的修士殺死,那名修士死掉之後,重塑肉體需要一定的時間,在這段時間裡,旁人便可以施展手段,將那具替身傀儡強行掠奪。

對於刀疤男等人而言,他們根本不知道,趙陽將替身傀儡藏在何處,更別說找到替身傀儡了。

一般來說,修士都會將替身傀儡藏在一個極其安全的地方。

按照刀疤男等人的推斷,這個小崽子的替身傀儡,很可能藏在朝陽宗之內,他們總不能殺上朝陽宗,搶奪替身傀儡吧?那樣是自投羅網,自尋死路啊。

也就是說,就目前的情況而言,他們拿趙陽一點辦法都沒有。

就算刀疤男等人,拼著付出幾條人命的代價,再一次殺死趙陽,那也對趙陽沒有任何影響,有替身傀儡在,他馬上就能死而復生。

「替身傀儡?又是替身傀儡?」

「為什麼他們總是認為,本少有替身傀儡呢?真是一群頭腦簡單、智商低下的傢伙。」

趙陽囂張的挖了挖鼻孔,心裡卻在想:總有一天,本少也要弄幾具替身傀儡玩玩。

至尊神雷不屑的道:「替身傀儡?什麼狗屁玩意兒,那種狗屁玩意兒哪裡比得上《無敵涅槃神功》,連《無敵涅槃神功》的十萬分之一、百萬分之一都比不上。」

至尊神雷的口氣頗大,不過這一次,趙陽卻沒有跟他鬥嘴。

趙陽沒好氣的道:「關於替身傀儡,你已經跟本少講過一遍了,那玩意兒只對低階修士有用,真正的大能出手之下,都是透過替身傀儡,直接泯滅真靈,替身傀儡根本派不上用場,對吧?」

至尊神雷滿意的點點頭,道:「不錯不錯,你個臭小子,對於本尊的話,還是蠻用心的嘛。」

趙陽吐槽道:「那是因為,你越來越逗比,越來越像老年痴獃了,一天到晚嘮叨個沒完沒了,本少想記不住都難。」

此時,第八層之中,一片寂靜,落針可聞。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