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9 一月 2021

凝聚混沌真氣,葉楓在一瞬間打出了十八拳,混沌真氣再加上他肉身的力量,每一拳的威力都相當於武皇巔峰級高手的一擊。

Post by zhuangyuan

十八拳后, 高中備考最后45天 ,頃刻間崩裂開來,化作一片土黃色的光點飄散在空中。

「噗!」

葉楓對於時機的把握極為微妙,右手紫雷劍橫空掃過,一顆眼神中充滿不甘和怨念的頭顱拋飛而起,鮮血狂噴。

這一劍斬出的劍氣去勢不減,將遠處一塊巨石劈碎,爆發出一陣轟隆的巨響。 (第二更~)

淡淡的掃了一眼地上那兩具倒在血泊中的屍體,即便是已經被他斬殺了,但是這兩人身上的黑色魔焰依舊還在燃燒。

短短的片刻,兩具屍體包括那被斬飛出去的頭顱,皆在黑色魔焰中化成了灰燼。

這就是燃燒本源的代價,固然可以在短時間內換取強大的力量,最終卻是要形神俱滅,永世不得超生。


「年輕人就是衝動啊。」

葉楓撇了撇嘴,即便是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也很少會有人施展這種禁忌的秘術,畢竟很多人還是相信有輪迴一說,永世不得超生的代價,實在是太大了。

戰鬥廝殺已經結束,但葉楓卻並沒有解除戰龍變的形態,因為在他的體內,那煉化魔焰風暴后被奪天鼎轉化而成的真氣還積壓在丹田氣海之中。

人形戰龍的形態下,他的肉身變得更強,才能夠承受住這股力量存在於體內,一旦他變化回本體,以他原本的肉身強度,便瞬間會被這股強大的真氣撐爆。

當然,這種問題也不是沒有辦法,只要將這股真氣從體內釋放出來便可輕鬆解決,但是如果就這樣浪費掉,葉楓著實也感覺有些可惜。

畢竟當初他可是冒著極大風險才將那龐大的魔焰風暴吞噬吸收進體內的。

抬眼望去,韓廣和蘇有成兩人在小龍的監視下也折騰不起來,葉楓當即盤膝而坐,打算研究一下更好的解決辦法。

自從修鍊奪天造化功以來,這部神奇的功法一直都不斷的給葉楓帶來種種的驚喜。

能夠奪取其他武者天賦,並且融合成為全新天賦的神奇能力,讓他可以從一開始便凝聚出混沌之力,在起點上高出整個九陽大陸絕大多數的人。

除了這一種特點之外,奪天造化功還可以讓葉楓吸納天地間任何一種力量凝練自身的真氣,並且吞吐元氣和精氣的速度很是恐怖,幾個呼吸之間便能夠將方圓數百米範圍內的各種元氣和精華吞噬煉化。

這一次,面對兩個燃燒靈魂本源的魔仙宮高手,葉楓再一次發現了奪天造化功的第三種特殊能力,那就是可以奪取其他武者的力量為己用!

奪天造化功的總綱,便在於奪取他人之力,來造化己身,這三種特殊能力,可以說是將這一點發揮到淋漓盡致。

當然,這種奪取也不是無止境的,如果奪取的力量超出自身所能夠承受的極限,最終的結果便是將自己給撐死!

「這簡直就是翻版的北冥神功啊,不過北冥神功跟它比起來,卻不過是渣渣罷了。」葉楓心中暗喜,但對於這部功法,同樣也有些頭疼。

在這九陽大陸之中,越是高級的功法,其中所闡述的內容就越是複雜和豐富,但是奪天造化功如此的恐怖和逆天,它所闡述的內容卻很簡單,除了那奪取天賦的能力之外,剩下的兩種能力,都是葉楓在實踐中慢慢發現的。

心法內容不過短短的十幾句話,葉楓一無所獲,便只能轉而研究那懸浮在紫府識海中的奪天鼎與造化爐。

當初在他覺醒天賦,獲得奪天造化功的傳承之時,這一鼎一爐便在體內凝聚而成,整個過程玄妙而又神奇,一直以來都讓葉楓非常的疑惑。

因為這一鼎一爐雖然在他的體內,與他之間也有著一種非常緊密的聯繫,但是無論他的意念如何操縱,卻是根本無法操控這兩隻鼎爐。

隨著意念不斷的靠近,奪天鼎與造化爐也在葉楓的感知中越來越大,彷彿他這個做主人的就像是一隻渺小的螻蟻,一鼎一爐卻如同天地那般巨大無邊,讓人生出一種無力感。

「果然還是這樣。」

無奈之下,葉楓只能將意念收了回來,他嘗試研究這一鼎一爐也不是第一次了,每一次都會出現如同剛才那樣的感覺。

「嗡!」

突然間,紫府識海中的奪天鼎震動了起來,丹田氣海中那些多餘出來的真氣立刻彷彿受到了那種力量的牽引,蜂擁向著紫府識海中湧來,最後全部都匯聚入鼎中,消失的無影無蹤。

整個過程發生的太過於突然,以至於葉楓根本來不及做出反應,那些原本積壓在丹田氣海中的磅礴真氣,就已經使被奪天鼎給收走了。

「***,給我吐出來!」

這完全不聽自己操縱的一鼎一爐存在於體內,讓葉楓始終感覺像是兩顆定時炸彈,靈魂力量所化的混沌戰龍虛影在他意念的控制下,龍尾橫掃,狠狠的抽打在奪天鼎上。


「嘭!」

在龍尾的抽打之下,奪天鼎卻是紋絲不動,或許是葉楓的攻擊出了效果,這口神秘的小鼎再次震蕩,鼎口中噴湧出一股精純的真氣,以紫府識海為中心,融入到他的四肢百骸和奇經八脈之中。


「大爺的,不打不聽話,難道是天生的賤種命?」葉楓本人也被這種情況給弄的一臉莫名其妙。

葉楓隨後又耐心的嘗試了幾次,發現只要心中生出讓奪天鼎將那些多餘出來的真氣收走的念頭,這隻平時根本不聽指揮的小鼎便會震動起來,將那些積壓在丹田氣海中的真氣收回。

然後只要他以靈魂之力觸動奪天鼎,它便會將這股真氣噴湧出來。

這個發現,讓葉楓激動莫名,因為如此一來,他便相當於擁有了一個儲存真氣的容器,在必要的時候,便可觸動奪天鼎,將裡面的真氣釋放出來。

這種特殊的能力,對於葉楓來說,可謂是意義重大。

「收!」

心念一動,識海中的奪天鼎驀然震動,葉楓體內的真氣如同潮水一般湧入鼎中,奪天鼎的內部空間好似無窮無盡,猶如深淵,轉眼便將他體內所有的真氣收入了鼎中。

不僅僅是那些多餘出來的真氣,包括葉楓自身原本所擁有的真氣,也都全部被奪天鼎收走了。

這一切,都是葉楓故意而為之。

沒有了真氣支撐,葉楓的身形也瞬間開始了變化,從戰龍變的形態變回了原本的模樣,血脈變身所賦予他的強大力量,也隨之如潮水般消褪,讓他頓時有種空虛的感覺。

與此同時,奪天造化功自行運轉,方圓數百米範圍內的天地元氣以及原始叢林中的草木精氣牽引而來,很快便將他失去的真氣補充了回來。

武王後期,這便是葉楓現在的修為。

就在這時,葉楓感應到了一陣天地元氣的波動,他睜開雙目,抬眼望去,看到蘇有成和韓廣兩人陡然暴起攻擊小龍,想要逃離此地。

葉楓斬殺了魔仙宮兩位高手,讓石山狼狽逃走,可以說是與魔仙宮已經是徹底對立的局面。

趁著他沉浸在修鍊狀態中的時機,他們兩人打算聯手突圍,以免遭到他葉楓的毒手。

看到這兩人的舉動,葉楓並沒有絲毫的反應,神色淡然,目光平靜。

儘管他們全力催動真氣,爆發出前所未有的速度,但是對於小龍來說,根本一切都是徒勞。

「嘭!」

幾乎是在一瞬間,小龍便追了上去,蛇尾橫掃,將蘇有成抽飛了出去,身處於半空,蘇有成發出一聲慘叫,旋即身體炸裂,根本無法承受小龍那恐怖的抽擊。

與此同時,小龍的動作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下一刻出現在韓廣的身後,蛇口張開,直接便將這位魔仙宮年輕一代中的高手活生生的吞入了腹中。

葉楓並沒有阻止小龍的動作,心中卻是不禁有些感嘆。

當初在雲霄城中,魔仙宮的韓廣給他的印象還算不錯,只可惜世事難料,最終兩人處於對立的局面。

來到九陽大陸這一年以來,死在葉楓手頭上的妖獸和武者也不在少數,他已經漸漸習慣於這片世界的生存法則,完全不像是過去在地球上的普通人,而是變得殺伐果斷,毫不手軟。

感嘆,是心靈深處的一種觸動,並不是說葉楓對蘇有成和韓廣的死有了憐憫之心,因為在他看來,這兩人本身就是必須要死的。

之所以還有感嘆,是因為在他內心的最深處,他不想忘記自己過去地球上的記憶和身份。

緩緩閉上雙目,當再次睜開的時候,葉楓的目光恢復了平靜和冷漠。

他並沒有急著進入那座茅草屋,而是再次進入了修鍊的狀態,以奪天造化功不斷的吸納這片天地中濃郁的元氣和精氣,然後再以奪天鼎將錘鍊出來的真氣收走,儲存在鼎中。

如此重複,葉楓也不知道已經過去了多久,每次體內的真氣處於飽和狀態之後,便觸動奪天鼎收走,反反覆復,足有接近上百次。

直到他感覺四面八方的天地元氣漸漸變得非常稀薄,已經無法保持這種快速恢復的狀態,他才緩緩睜開雙目,從修鍊的狀態中退了出來。

舉目四望,他的嘴角認不出抽搐了幾下。

以他盤膝修鍊的所在為中心,四面八方那原本鬱鬱蔥蔥的原始山林,此刻化成了一片荒蕪之地,粗大的古木,茂盛的花草皆都完全枯萎,唯有那千米之外的區域,沒有受到他修鍊的影響。

「這功法太可怕了。」

葉楓深呼吸一口氣,之所以會這樣,自然是因為他無休止的在這裡修鍊,將方圓千米的草木所蘊含的精華皆都奪取的一乾二淨,所以這些草木才枯萎死去,讓這片區域成為了荒蕪之地。

此外還有濃郁的天地元氣,他所在的區域被他吞吐煉化之後,其他區域的天地元氣便會向著這邊湧來,不斷的中和,甚至於影響到了方圓數千里範圍內天地元氣的濃郁程度。

並且奪天造化功吞吐吸收天地元氣的速度太快,其他區域的天地元氣根本來不及向這邊補充,所以他才會感覺到天地元氣變得非常稀薄。

他所處的這片區域,天地元氣想要恢復到正常,最起碼也得一個多月以後才行。

感受了一下自己現在的修為,葉楓的嘴角露出了一絲笑意,因為他現在的修為已經從武王後期,跌落到了武王中期! 對於別人來說,辛辛苦苦修鍊了半天,結果修鍊不升反降,只怕會欲哭無淚,但葉楓此刻的反應卻是恰恰相反。

原本他就一直苦惱自己的修為提升太快,以至於當前境界的種種感悟還未透徹,修為就已經提升到了更高的層次,這樣下去,儘管可以讓他的實力快速的增強,卻會造成根基不穩,影響未來的武道成就。

此次來到亂古塔中歷練,葉楓發現同代之中的那些年輕高手,基本上修為都要比他高出不少,其中的佼佼者更是達到了武皇中期乃至後期的層次,超越了他足足一個大境界。

說起來葉楓其實也很迫切的想要快速的提升自己的修為,拉近與同代武者的差距,但是他卻不得不強忍住這種衝動。

「我畢竟才修鍊了一年,同代中的那些人都是從六歲開始武道入門了,我不能因為一時的爭強好勝而影響到我將來的成就,更何況,我的修為雖然比不上其他人,但是我的實力卻並不遜色於那些頂尖的年輕高手。」

手掌一番,葉楓的手中便出現了一金一青兩隻晶瑩剔透的寶葫蘆,先天而生的道寶,彷彿天地造化而出最完美的傑作,不含有一絲一毫的瑕疵。

這兩隻寶葫蘆,一金一木,也正是從這兩隻先天道寶開始,他一直以來都幾乎沒有過上幾天安寧的日子。

「也不知道天羅山的情況怎麼樣了,藤妖王尋不到我的蹤跡,只怕會將怒火傾瀉到玄天武宗,希望武帝老祖能夠抵擋的住,還有雲雪,不知現如今修為達到了怎樣的層次?」

思緒短暫的陷入了回憶,葉楓便又將這兩隻寶葫蘆收入了乾坤袋中。

隨後,葉楓將目光向著那座看似很不起眼的茅草屋望去。

說它不起眼,是因為這座茅草屋看起來普普通通,並沒有任何特殊的地方,但是能夠讓魔仙宮的三位高手與歐陽天星拚命廝殺爭奪,這裡面定然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現如今葉楓對於這亂古秘境也不再是一無所知,古今以來數之不盡的武者爭先恐後的來到這裡歷練,都是為了那些荒古強者遺留下來的傳承而來。

這些傳承之中,也有高低之分,尋常普通的傳承早就不知道在多少年前就已經被人得到了,如今還能遺留在這裡的傳承雖然不多,但每一種都很強大。

就譬如葉楓他自己所得到的玄龍劍印,這門神通若是拿到外面去,絕對可以與那些霸主級勢力的鎮派功法相提並論!

此外在這亂古秘境中還有許多高聳入雲的巨大石碑,以及一座座連綿不絕巍峨的宮殿,想必在那樣的地方,應該也會存在著一些荒古強者的傳承。

不過葉楓並沒有急著去搶奪這些傳承,畢竟這麼多年來都沒有人可以得到,足可見想要獲取那些強大的傳承,需要的條件只怕也非常的苛刻。

特別是五大聖地培養出來的那些天才弟子,不論是資質,天賦,還是悟性都是天才中的天才,如果連他們都無法得到,葉楓可不認為自己比他們強多少。

更何況,他已經擁有奪天造化功,九陽印,同時還要參悟破法符文,說起來對於功法和武技神通的需求並不是多麼的迫切。

「小龍,來這裡。」

葉楓指了指自己的左肩,小龍當即會意,龐大的蛇軀化作巴掌大小,彈射而起,便趴在了他的肩膀上。

「嗯?這是……」

推開茅草屋,葉楓頓時心頭巨震,抬眼望去,茅草屋的內部別有洞天,裡面的空間非常的廣闊,就像是一座富麗堂皇的宮殿,一根根粗大的白玉柱子聳立,上面雕刻著真龍,鳳凰,大鵬等神獸的形象。

正對著葉楓的前方,一層層階梯鋪了下來,上面擺放著一隻蒲團,在另外一面牆壁則是一排排的書架,上面擺放著一些玉簡和古籍。

若是從外面看的話,那茅草屋與這宮殿比起來,就像是螞蟻和大象的差距,葉楓身處於這座宮殿中,也有種水滴置身於大海的感覺。

「開闢出這樣的一片空間,得需要怎樣的修為和境界才能夠做到?」葉楓的心中不禁充滿了感嘆。

最起碼在他的認知之中,即便是武帝級的強者也沒有這麼大的神通,最起碼也要是武聖,武尊那個層次的存在,才能夠對空間力量的掌握達到這種程度。

而這片宮殿所在的廣闊空間,卻不過只是亂古塔中的一個縮影,渺小到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並且亂古塔的空間就如同一片真實的天地。

御史不好當 ,那麼傳說中的人主,又強大到了怎樣的地步?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