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 十二月 2020

其實這事兒還真不怪王凝,從頭到尾都是安小天一廂情願,只不過恰好被唐門利用了而已。

Post by zhuangyuan

而且嚴格來說,王凝是被我們害的,他的宏關集團被唐門霸佔,其實唐門也是衝着我們來的。

我努力剋制住自己的情緒,現在我必須保持冷靜,如果連我都失去理智,那這羣人恐怕得發瘋。

我看着上官塵道,“上官,你繼續說。”

上官塵眼裏閃過一抹陰狠,道,“安小天現在的處境,估計比死還難受,而且我麼現在已經沒了退路,只要離開雲南,必定會遭到各方勢力的剿殺。”

“與其那樣,索性我們什麼也不管了,直接衝殺過去,和他們拼個你死我活,如果他們以安小天爲要挾,我們也不管那麼多了,要是他們把安小天殺掉,對於安小天來說,何嘗不是一種解脫?”

說完之後,深吸一口氣,語氣恢復了平靜,道,“只不過這件事,我們幾個結拜兄弟去就行了。現在我們大勢已去,此去恐怕凶多吉少,你們不必跟着趟這趟渾水。”

接着,他看着耳機哥,道,“龍川,你也別去了,好好照顧三千公主。”

然後又看着我和龍小蠻等人道,“記住,這次我們就算是拼了命,也得和他們同歸於盡,你們幾個繼續在雲南發展,有朝一日,壯大起來以後,替我們把唐門殺的片甲不留,算是爲我們報仇!”

“志剛、小飛,走!”

上官塵身上騰起一股殺氣就往外走,志剛和侯小飛也毫不猶豫的跟了上去。

“等一下。”

耳機哥叫住他們,然後看着三千公主柔聲道,“三千,安小天是我的兄弟……”

“你什麼也不必說,無論你走到哪兒,我就跟到哪兒,就算你去送死,我也陪着你!”,三千公主衝耳機哥笑道。

耳機哥一愣,隨即笑了,是那種發自內心的笑,也沒有磨磨唧唧的堅持讓三千公主留下來之類的,他們兩人之間,已經用不着這些囉嗦的話語。

“還有我呢!”

我上前一步,“我這個首領是你們推選出來的,現在我的兄弟有難,我這個做首領的,肯定不會躲在後邊。”

“俺也去!”醜奴呼啦着他那張比馬還長的臉,“我和你們交情不深,但這種事兒既然被俺碰見了,俺可不能裝作看不見,再說了,要是你們都沒了,以後誰給俺飯吃啊,哈哈!”

“還有我們!”

王虎和紫嫣也上前一步,衝我道,“我們願意

追隨教主赴湯蹈火!”

我們幾個相視一眼,立刻又了默契,誰也沒有磨磨唧唧的。

“好!”

上官塵大聲道,“那我們現在就殺過去,將他們碎屍萬段!”

悍妃修鍊手冊 說完以後,扭頭看着張雅等人道,“你們幾個姑娘,麻煩去幫我們做點吃的,我們吃飽肚子再去。”

幾個女人點了點頭,然後一起進了廚房。

她們前腳剛一轉身,我們幾個便從後邊迅速衝過去將她們幾個打昏在地。

“王虎紫嫣,你們兩個留下來守着她們,如果有人過來偷襲,你們就在她們的百會穴上拍一下,她們就會醒過來。”

“是,教主!”

我看着剛纔親手把秦月打昏的醜奴道,“醜奴,要不你也留下來吧,秦月以後需要你照顧。”

醜奴大咧咧道,“憑啥讓俺留下來?月兒有能力照顧好自己,再說了,要是等她醒過來,看見你們幾個都去了,我一個人躲在一邊,肯定會看不起我的。”

我又看着耳機哥,“你真的確定你能捨得放下三千公主?”

耳機哥搖搖頭,“不捨得,只不過她一定會理解我的。”

我看了一眼在毫無防備之下被我們幾個打昏的龍小蠻等人,輕嘆一口氣,將手一揮,“走吧,希望她們幾個以後能夠好好照顧自己。”

“等一下!”

就在我們剛走到門口的時候,王凝突然叫住我們,紅着眼眶道,“告訴安小天,如果這次他能夠平安回來,我就嫁給他。”

我衝王凝笑了笑,什麼話也沒說,便和衆人一到走了出去。

這次我們是抱着必死的決心過去的,北派唐門在雲南的勢力現在如同日中天,而我們卻早已大勢已去,所有妖兵都比他們在短短兩個星期內籠絡了過去,現在就只剩下我們幾人了。

雖然耳機哥幾人實力都不俗,而且還有醜奴這樣的天階高手在,但相信唐門在這兩個星期裏定然悄悄調了一些高手過來,加上那幾千妖兵,我們此次前去,後果無法預料。

我們沒有絲毫掩飾,就這樣大搖大擺的把車停在宏關集團門口。

此時已是深夜,可是宏關集團裏卻是燈火通明,到處都是來來往往的工作人員。

我一眼就看出,這些“工作人員”全都是昔日我手下的那羣妖兵。

“站住,幹什麼的?”

兩名穿着保安制服的妖兵上來攔着我們,我看了它倆一眼,“怎麼,見了教主還不趕緊行禮?”

那兩名妖兵衝我仔細一瞧,驚訝道,“教主,怎麼是你?”

我冷哼一聲,“你們還認識我這個教主啊,既然知道我是誰,還不趕緊滾開!”

“這……”

兩名妖兵有些爲難,撓頭道,“可是我們老闆說了,任何人不得入內……”

“如果我偏要進去呢?”

兩名妖兵對視一眼,突然退後幾步,臉色嚴峻道,“教主,請不要爲難我們,我們只是想混口飯吃而已!”

兩名妖兵話音剛落,我擡手祭出幽冥戟狠狠一劃,一抹黑光閃過,兩名妖兵的腦袋立刻就滾落了下來。

“擋我者,殺無赦!”

(本章完) 此番我們已是抱着必死的決心,所以下起手來沒有絲毫猶豫,出手就是殺招。

醜奴一馬當先,將一把巨錘掄得呼呼生風勢不可擋。

我們幾個衝進大廳後立刻呈扇形散開,各自揮舞着手裏的玄器,也不管對方是誰,是人還是妖,只要是不是認識的,一律格殺勿論。

讓我們意想不到的是,對方似乎提前預知到了我們會來找他們拼命,一幢宏關大廈裏竟然聚集着幾千妖兵,聽見動靜後密密麻麻的從四面八方涌了過來。

這些個妖兵都是我們一手訓練出來的,而且大部分都經歷了攻打鬼族的那場戰役,戰鬥力非凡。

它們一面衝殺一面叫嚷着,“老闆說了,取敵首級着重賞,退後半步者格殺無論!”

聽見這個命令後,這羣妖兵的攻勢更加猛烈了。

由於空間狹小,對方人數衆多,所以我們一點退路都沒有,只能一個勁兒的往樓上衝。

我還是頭一回如此殺紅了眼,就算上次攻打鬼城也沒有這種感覺。

我每往前踏上一級臺階,腳下必定多出數具妖兵的屍體。

密密麻麻的各種武器如同雨點一般在狹窄的樓道上朝我招呼過來,我揮着幽冥戟咬着牙關格擋。

噗!

肩膀上捱了一刀。

噗!

胳膊上又捱了一刀。

此時此刻,我已經不知道身上捱了多少下,但卻一點疼痛都感覺不到,只是感覺身上似乎長滿了窟窿眼,鮮血一個勁的往外淌,我整個人已經活脫脫成了一個“血人”。

總裁的替嫁前妻 殺到五樓的時候,我們幾個終於碰到了一起,除醜奴以外,他們幾個也比我好不到哪裏去,身上已經全被鮮血浸透,分不清是他們的還是那羣妖兵的。

“醜奴在前邊開路,我們跟在他身後,千萬不能再被衝散了!”

上官塵他大喝一聲,我們幾個便奮力拼殺至醜奴身後。

天階高手的力量非同小可,醜奴越戰越勇,衝在隊伍的最前端,我們幾個則在他身後兼顧着側翼和墊後。

幾人如同一輛坦克一般,殺了一層又一層。

樓道上和走廊上,妖兵的屍體堆積如山,整個宏關大廈裏瀰漫着一股子濃郁的血腥味。

終於,妖兵的數量漸漸越來越稀少,我們前進速度也越來越快。

宏關集團總裁辦公室在頂樓,我們現在只差最後一層就衝上去了!

然而到了倒數第二層的時候,我們剛一衝上去,卻發現走廊裏空空如也,一個人影也沒有。

“這是怎麼回事!”

我問了一句,底下的幾十層樓,每一層都擠滿着無數妖兵,按理說這裏應該是最後一層防線,應該有重兵把守纔對,可是卻空空如也,這完全不符合常理。

“你們看,那是什麼東西?”

侯小飛突然指着走廊盡頭說了一聲。

我們幾個循聲望去,看見走廊盡頭有一個足球般大小的黑球,在那裏一蹦一蹦的,似乎有個看不見的東西在拍着。

那東西在原地蹦了幾下之後,突然朝我們這邊滾了過來。

“大家小心,捂住

鼻子!”

上官塵突然大喝一聲,與此同時,那個黑球已經蹦到了我們面前,並噗的一聲炸開,頓時,整個走廊裏充斥着一片黑色霧氣。

旁邊的一些綠化植物,碰見那陣黑色霧氣,頓時瞬間枯萎,周圍的地板和牆面也瞬間變成了死灰色。

上官塵的這聲提醒雖然很及時,但我們幾個還是或多或少的吸入了一些黑氣。

這些黑氣一到我的體內,我就感覺身上的力氣一下減少了許多,而玄力也弱了不少。

“屏住呼吸,衝上樓去!”

上官塵大吼一聲,我們幾個剛往前衝了幾步,突然從四周的房門裏衝出十來個身着灰色斗篷蒙着面的人,前胸上還用金線繡着一個“唐”字。

這些人二話不說,就朝着我們攻了過來。

只是一個照面,我便得知這羣人個個身上不凡,至少都在三階以上。

他們出手的方式非常怪異,迅疾而又陰狠,我們幾個由於剛纔不小心吸進了一些黑氣,現在又是屏着呼吸和他們戰鬥,所以顯得力不從心。

特別是我,我是我們幾個當中實力最弱的一個,加之剛纔吸了一點兒黑氣,體內的玄力損耗不少,就連一個灰衣人我都對付不了。

而耳機哥他們幾個也被灰衣人纏着,醜奴也脫不開身,沒人有機會過來救我。

我僅僅在五招之內,就被面前的兩個灰衣人逼到一個角落,眼看着就要遭殃。

一柄銀灰色的匕首狠狠朝我胸膛刺了過來,而我此時已經無力去格擋這一擊,所幸將牙一咬,完全不管這一刺,抱着必死的決心,將幽冥戟狠狠朝着那人揮去。

那灰衣人可能沒有料到我會捨棄自己的性命和他同歸於盡,所以稍微遲疑了一下,就是這一遲疑,就被我的幽冥戟把腦袋給削掉了,

與此同時,他的匕首也刺狠狠刺中了我的胸膛。

我幾乎已經放棄了,這一刀又快又狠,而且是直接衝着我心臟來的。

修仙高手混花都 但是卻聽見鐺的一聲,我全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卻感覺我胸口一點疼痛感都沒有。

低頭一看,頓時驚訝的發現,我身上的那副玄黑色的盔甲不知道什麼時候又長了出來!

另一名灰衣人也將匕首朝我狠狠刺了過來,同樣被我身上的盔甲擋住,那柄匕首碰到我的盔甲身上,竟然生生斷裂開來。

趁着對方吃驚的間隙,我再次揮起幽冥戟將其擊殺。

做完這一切後,我沒有停下,緊接着朝耳機哥他們衝去,並在背後偷襲了那些個纏着耳機哥他們的灰衣人。

形勢瞬間逆轉,我們幾個很快就將所有灰衣人悉數解決乾淨,然後迅速衝上了樓,這才長長的喘上一口氣。

與此同時,我又驚訝的發現,我身上那層堅不可摧的盔甲又縮了回去。

只不過現在我可沒心思去想那麼多,連忙向走廊盡頭的總裁辦公室衝了進去。

志剛飛起一腳狠狠將門踹開。

當看見眼前的一幕時,我鼻子一酸,眼淚唰一下就淌了下來。

那個嘻嘻哈哈的安小天,那個成天打打鬧鬧的安小天,那個滿腦子餿主意的安小天



此時他竟然穿着一聲破破爛爛的衣服,跪在地面上替那個被喚作圓圓的大胖子錘着腿,眼神空洞,表情木納。

“小天!”

我流着眼淚喊了他一聲,可是他卻一點反應都沒有。

那瘦高男人坐在辦公桌後邊哈哈大笑道,“被費力氣了,天天被我們餵了藥,現在他是我們最忠誠的奴僕。”

說着,他側着臉對着安小天道,“天天,有客人來了,你還不快和客人打招呼。”

安小天這才緩緩從地上站起來,機械般的轉過身,面色木納,看着我們的眼神空洞無比,就像壓根兒不認識我們一樣,木木的說出兩個字,“你好。”

“天天,還不快給客人跪下磕頭!”瘦高男人一面說着,一面扔了一根雞腿過去。

安小天一看見那雞腿,頓時兩眼放光,口水順着嘴角一下就淌了下來,連忙噗通一聲跪在我們面前,朝着我們砰砰磕着響頭,然後貪婪的從地上抓起那根雞腿啃了起來。

“不——”

我看見這一幕,感覺心臟像是被無數根鋼針扎一樣難過。

“我要把你碎屍萬段!”

我瞪着那瘦高男人,心頭怒火中燒。

瘦高男人哈哈笑道,“沒想到你們還挺有本事的,那些個妖兵和我們唐家的高手竟然沒有能夠攔住你們,還是讓你們衝了上來。”

“少廢話,拿命來!”

我二話不說,握着幽冥戟就朝那瘦高男人衝了過去。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