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1 一月 2021

其實他也不是沒想過要直接放棄遊戲逃出去,只不過一來自己沒有找到任何監控攝像頭,而且自己大聲呼喊也沒人搭理自己,二來自己就這麼出去了,還不得讓三個人笑死。

Post by zhuangyuan

「可惡,我就是回頭看了一眼,三個大活人就消失不見了。這個鬼地方究竟是怎麼回事?難不成這個老闆真的想殺掉我們?不好,如果他真的想殺掉我們,最穩妥的辦法就是把我們所有人都分開,然後各個擊破。這麼說來,第一個落單我豈不是他的第一個目標!」

眼鏡男內心一邊這麼想著,冷汗就已經順著他的額頭流了下來。

暗處的陳默一隻注視著不遠處的眼鏡男。其實眼鏡男的呼救他也不是沒聽到,只不過他故意沒有現身罷了。畢竟難得來了一批小白鼠,自然得物盡其用。如果就這樣草草的結束遊戲,那豈不是太可惜了。

「喂!有人么!能聽到我說話嗎!」眼鏡男喊完這句話之後,索性也就不在繼續向前走了。

他不是放棄了尋找出口的念頭了,而是他發現,自己在這條走廊上走了將近5分鐘了,而且還沒有走到盡頭的。

「難不成我一直在走廊里繞?不可能啊,這條走廊不應該是直的么?不對,這個教室,不是剛才的多媒體教室!我一直都在同一條走廊里走!」

其實也不怪眼鏡男沒有發現他一直在這條走廊里無限循環的走著。畢竟他現在的光源只有手機上的手電筒發出的光,而且只能照亮他面前腳下的路。以至於他並沒有第一時間留意到周圍教室的變化。

「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鬼打牆!我撞鬼了!等等,這個世界上怎麼可能有鬼?一定是那個老闆搞得鬼。一定有辦法出去,也許,也許我需要換個方向,或者,進到別的教室看看。」

眼鏡男雖然極力剋制住自己胡思亂想,而且努力使自己冷靜下來。不過他的心跳已然出賣了他自己。此時此刻,他能聽到的除了自己的腳步聲就只有自己的心跳聲了。

「誒,應該是時候了。」陳默說著,拿出了自己身後的照相機鏡頭。

「徐曉微,該到你上場了。」

……

4F。

「誒,音樂教室在哪啊,咱們都已經把四樓轉個遍了,也沒看到那個教室門牌上寫著音樂教室啊。」金髮女生不耐煩的說道。

「就是,我都走累了,要我說,咱們直接上天台得了。」

「文宣部辦公室也沒看到在哪啊。我說這個老闆是不是在逗我們玩啊。」長發女生此時也沒有多少耐心了。

「噓~別動,別出聲,仔細聽。」短髮男生突然聽到了什麼細微的聲音,叫身邊的二人都別動。

走廊里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回蕩起了細微的鋼琴演奏的聲音。這聲音由遠及近。最開始的時候,三人要聽清鋼琴彈奏的聲音還得在安靜的環境下才聽得清楚,而現在,即使三人正常的交流,鋼琴聲也能聽得十分清晰。

「鋼琴聲,鋼琴聲的來源一定就是音樂教室!」三人同時想到了什麼,互相看了一眼,確定三人的想法一致之後,就循著聲音的來源走去。

循著聲音的來源,三人走到了一個教室的門口,門牌上寫著「音樂教室」。

「不對啊,剛才咱們的確都檢查過一邊了啊,並沒有音樂教室啊。這個教室你們有沒有見過?」長發女生問道。

「沒有啊,我也不記得有音樂教室。你呢?」金髮女生沖著身邊的短髮男生問道。

「嗯……可能是咱么沒看到吧,這黑燈瞎火的,也很難注意到門牌上的信息。」短髮男生說。

「哼,說不定是扮演屋的老闆搞的鬼,趁咱們不注意偷偷換了門派也說不定。算了,別糾結了,進去看看再說。」長發女生很是好奇,一把就推開了音樂教室的大門。

教室里於外面的環境基本相同,同樣都是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

當三人全部進入到音樂教室的之後,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

他們三人的面前,擺著一台大鋼琴,而在鋼琴前,有一個男子背對著他們,手指在鋼琴上彈奏。

他們之所以能在這種黑暗的環境下看到面前的場景,並不是因為幾人手裡的手機照明功能的強大,而是鋼琴上立著一盞燭台,將鋼琴周圍的環境全部照亮。

「喂,彈琴的?」四人見面前的人只是彈琴,並沒有搭理他們的意思,便準備上前搭話,看看會不會有什麼提示信息。畢竟以往的這種真人遊戲都是一個套路,肯定會有工作人員出現在遊戲里搞事。

彈琴的人依然沒有要回頭說話的意思,繼續彈奏著手中的鋼琴。

「怎們辦,要不我們直接莽上去問問?」短髮男生見面前的人並沒有動靜,就徵求了一下同伴的意見。

「走吧,上去看看。」說著三人便慢慢的靠近了面前彈鋼琴的人。

就在長發女生的手即將接觸到面前的人的肩膀的時候,突然,他面前的蠟燭熄滅,鋼琴聲也隨之停止。

長發女生雖然有些害怕,可還是在第一時間做出了反應,一把抓向面前的人的肩膀,只可惜,她最後還是撲了一個空。

「人呢?」 「你們看到人去哪了么?」長發女生驚恐的回過頭去,沖身後的兩人問道。

「沒有。」

二人皆是一副見鬼了的表情,回答道。

「走,快出去,這裡不大對勁。」說著三人就回過頭去,向著門口的方向跑。

「你們以為這裡是你們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方么?」忽然,一個聲音從長發女生身後傳來,黑暗裡,一隻手伸向了她的肩膀,一把將其抓住。

長發女生下意識的想要去把肩膀上的那隻手打開,可是當她的手觸碰到肩膀上的那隻手的時候,一股寒意從她的手掌處傳來。她的心裡一涼。

手上的觸感,傳到她的腦中。那隻手,沒有溫度,沒有彈性,摸起來並不像正常皮膚的手感,更像是,人的手骨!


就在她分心的時候,腳下不知道被什麼東西一絆,長發女生的身體失去了平衡,直接向前栽倒。

「啊!」長發女生跌倒在地,肩膀上的那隻手也隨之被甩開。好在地面上還鋪著一層地板,並不是特別堅硬,她也沒受什麼傷。

「救我!」情急之下,長發女生伸出了手,沖著跑在她前面的二人呼救。

金髮女生並沒有後腳剛踏出門口,就聽到了長發女生的呼救。她剛想回到教室把跌倒在地上的長發女生拉起來,可是還沒等她重新踏入教室里,教室的大門突然就砰的一聲關上。


「小娜!」金髮女生使勁的拽門把手,想要把門拉開,可是無論她如何用力,都無濟於事。門絲毫都沒動,而且門內也並不在發出任何聲音。

「王猛,別傻站著,你快來幫忙啊,把門打開。」金髮女生此時此刻才想起王猛是第一個跑出來的,就回頭沖著王猛說道。

可是這一回頭她才發現,身後還哪有什麼王猛,只有漆黑的空蕩蕩的走廊。

「王猛!王猛……」金髮女生此時也慌了神,她忽然想起眼鏡男說的話。

……

3F,走廊。

在眼鏡男覺察到這個地方很可能不幹凈之後便意識到了自己目前的狀況很可能就是傳說中的鬼打牆。

不過他並沒有什麼辦法去解決目前自己遇到的困境,畢竟一個他也從來沒有見到過鬼,這麼邪乎的事他也是第一次遇到,自己沒有任何破除傳說中的鬼打牆的辦法。

「看來也只能先上網看看網友們有沒有什麼好用的辦法了。誒,死馬當活馬醫吧。」眼鏡男找了一個靠牆的位置蹲下,便打開手機的網路,去尋找解決目前困境的辦法。

「每走一段路,就拐一個90度的直角彎,以此類推,只要一會就能出去。不行啊,我這是直線的走廊,總不能撞牆啊。」

「閉上眼睛走?這太不靠譜了。萬一我真的撞上點什麼,自己後悔都來不及。」

「撒個尿就好了?我去,這是什麼鬼方法。這也太隨意了。」

眼鏡男在網上東找西找,找了半天,也沒找到一個像樣的回答。不過他也沒死心,畢竟自己現在已經沒有出路了,也只能在這耗著了。

又過了幾分鐘,眼鏡男實在是找不到什麼好方法了,他要咬了牙,下定了什麼決心。

「不管那麼多了,先逃出這個鬼地方要緊,其他的都是次要的。」

他一邊這麼想著,一邊站了起來,向著衛生間的方向走去。

沒走幾步,眼鏡男就已經到了衛生間的位置。衛生間的門緊緊的關著,眼鏡男也不知道能不能打開。

他左手拿著手機照明,右手去擰了擰門把手。隨著他右手一發力,衛生間的門輕易的就被他拉開。

拉開門之後,眼鏡男並沒有直接進去,而是在門口用手機向裡面照了照。這裡的衛生間的格局於正常的學校衛生間無異,進門之後就是一個洗手池,洗手池前的牆壁上鑲著一面大鏡子。而再往裡走就是一個一個的隔間。

「哦?這裡不是學校么?怎麼只有個女廁所?難不成老闆的經費不夠用了?我要不要進去啊,話說這還是我第一次女廁所,想想還有點小激動……」眼鏡男雖然這麼想,但是腳步卻十分的老實,徑直就走上前去。

衛生間里並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眼鏡男直接走到一個距離門口最近的隔間前,把門打開。他也並沒有再把門插上,畢竟這鬼地方就他一個人,也沒有插門的必要。

眼鏡男很快就從隔間走了出來。畢竟自己也是為了從這裡走出去,並沒有什麼尿意。

不過當他從隔間出來之後,卻發現廁所的大門竟然關上了!

眼鏡男此時內心有一種不太好的預感。因為他分明記得自己進來的時候並沒有關門。

「要麼就是門自己關上了,要麼就是有東西把門關上了!」眼鏡男馬上想到了很多可能,不過無論哪一種都細思極恐。

他立刻跑到門前,擰動門把手。

不出所料,門果然緊緊的鎖死,無論怎麼擰動都無法把門打開。

「怎麼辦,怎麼辦。」眼鏡男在此時也慌了神,驚恐的靠在門上,緊緊盯著面前的廁所。

手機發出的光,是此時眼鏡男可以依靠的唯一光源。他無意間側了一下頭,看到了鏡子里的自己。

目光剛剛接觸到鏡子上的鏡像的時候,他還並沒有感覺到什麼不對。可是當他把目光移開之後,他恍然意識到了什麼,再次轉頭看向了鏡子。

鏡子里的自己,竟然,在笑!

……

短髮男生在聽到長發女生的話之後,就頭也不回的衝出了音樂教室。他本來就在隊伍的末尾,而且作為男生,爆發力自然比女生要好得多。只過了一秒,短髮男生就已經沖了出去。可是當他回過頭去,準備看看自己的同伴怎麼樣了的時候,恐怖的一幕卻發生了。

自己剛剛衝出來的大門,此時此刻,卻變成了一堵牆壁。

「怎麼會這樣!」短髮男生立刻走到牆壁前,用拳頭使勁敲打,想要看看會不會是什麼機關之類的。 超凡神雕

就當他準備放棄敲打牆壁,給自己的同伴打一個電話的確認現在的情況的時候,他忽然聽到了什麼聲音。

「滴答。滴答。滴答……」 突兀的聲音在短髮男生的耳邊響起。

「誰,是誰在哪。」短髮男生急忙放下了手中剛剛撥打出電話號碼的手機,用手機的照明功能照向前方的黑暗。

可是等他照亮了面前的黑暗,卻發現自己身前空無一物。

「滴答,滴答,滴答……」


水滴的聲音再次響起,只不過這次並不是出現在他的身前,而是他的身後。

「你是,在找我么?嘿嘿嘿,」突然,一股陰冷的氣息出現在了短髮男生的耳邊,帶著略微陰森的語氣說道。這句話的聲音並不大,但是仿若是爆炸般的在短髮男生的腦中炸響轟鳴。

「啊!」短髮男生此時也管不了別的了,瘋了一般的就朝走廊深處跑去。也不管前面究竟是什麼地方了,反正只要能離開這個詭異的地方,無論沖著哪裡跑都行。

短髮男生一口氣就衝到了走廊的盡頭。他馬上回過頭去,發現身後並沒有什麼東西跟上來。此時的他上氣不接下氣的停了下來,大口大口的喘息著。

「呼,呼,這裡究竟是什麼鬼地方,難道真的有鬼不成。等一下,這時什麼地方?剛才我們不是已經把著整個一層都轉一遍了么,這裡又是什麼地方?」

短髮男生的面前,立著一節梯子。梯子直通到房頂,看起來是通往天台的唯一路徑。

「還是先不要輕舉妄動了,先聯繫一下他們幾個試試吧。誒,我的手機,我的手機沒了!」

短髮男生此時才意識到,剛才情況緊急,自己也是被嚇丟了魂兒,手機掉在了地上也沒來得及撿起。

「你是在找這個么?」忽然,一個血紅色的身影出現在低頭找手機的短髮男生面前。

「我在找……」這個詭異的聲音剛剛響起的時候,短髮男生下意識的想要去回答,可是才念出三個字,整個人就呆住了,他慢慢抬起了頭,先是看到一雙鞋,繼續向上看,是還在滴著水的褲腳,被浸濕的紅色套裝……

短髮男並沒有繼續看下去,畢竟此時此刻自己也沒有勇氣直擊這個東西的全貌了。不過可以肯定的是,今晚發生的所有詭異的事情,很可能就是面前的這個東西在搞鬼!至少短髮男是這麼想的。

他的大腦並沒有繼續思考下去,恐懼,還是擊垮了他內心最後的防線。他逃命般的回過頭,瘋狂的抓向梯子往上爬,生怕面前的這個東西會把自己抓走,像自己的朋友們一樣消失不見。


……

「宇軒,你那怎麼樣了?」陳默靠在文宣部辦公室門口,悠哉游哉的問道。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