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8 六月 2021

兩道爪子閃動!輕易撕開葉逸的攻勢,一雙帶着烈焰的爪子已是閃到了葉逸面門處!

Post by zhuangyuan

“不好!”葉逸倒退一步,下意識地將兩把刀抵擋在胸口!


嗡!一爪襲過,兩柄陰陽刀竟然一瞬間斷裂開來。

一道清脆的撞擊聲響起,葉逸的身子倒飛出去,撞擊在牆上,狼狽地滾在地上,嘴角溢出鮮血。

掃了一眼手中斷裂的陰陽刀,葉逸咳嗽一聲,站了起來,“混賬,這火魅究竟存在了多少年,竟然這般厲害,以它的速度和力量,下一次攻擊,我絕對逃不掉,看來,得做個了斷了!”

咳!

葉逸摸了一下左肩,剛纔那巨大的力量居然讓自己的左肩受了點小傷,破舊的衣服下,幾個爪印若隱若現。

噌!

一把光芒四射的寶劍出現在葉逸的手心,葉逸右手浮現出五行陰陽劍!


在陰陽劍出現的一瞬間,原本正想發動攻勢的火魅突然盯着葉逸手中的寶劍目光閃爍!

嗡!

葉逸手中的陰陽劍突然散發出強大的氣息,似在歡呼着什麼,幾丈之外的岩漿,突然撲騰起來,一股純陽之力從岩漿內迸發,快速向葉逸手中的陰陽劍匯聚!


“嗯?”葉逸被這突如其來的異象嚇了一跳,不過,葉逸很快就意識到,陰陽劍傳來的是興奮!

“純陽之力?原來如此!”葉逸明白了什麼,手一催,手中的寶劍光芒一下暴漲起來,吸收純陽之力的速度竟然快了十倍以上。

火魅感受到岩漿裏面的純陽之力被吸收,突然暴漲起來,雙爪不斷地捶打着胸膛,上竄下跳,若非它眼神中充滿了對寶劍的恐懼,此刻恐怕它已經跑過來將葉逸碎屍萬段了!

呀呀呀!

隨着葉逸的法力催動,寶劍越加明亮起來,火魅終於也意識到了什麼,嚎叫一聲,身軀再次拔高三尺!對着葉逸撲來!

葉逸冷笑一聲,“現在才發現嗎?太晚了!”只見葉逸左手挽了個八卦圖案,右手一揮,一道充斥着毀天滅地的純陽之力鎖定了火魅,刺啦一聲!

撲騰在空中的火魅慘叫一聲,身上滾滾岩漿迅速掉落,猩紅色的血液伴隨着岩漿,泛着焦糊的味道,可怕的一幕還沒結束,只見葉逸手中寶劍將火魅劃開一道可怕的口子之後,竟然瘋狂地吸收着火魅身上的精氣!

嘎嘎嘎!

火魅尖叫着!身上的火紅之色逐漸暗淡了下去!身上逐漸掉落下一些像失去溫度的岩石。

原本一丈多高的火魅,此刻已化作一米左右大小,雙爪不斷揮舞着,哀嚎着。

就在葉逸放鬆警惕之際,異變陡生!

停留在空中的火魅見逃生無望,竟在一瞬間做出了高智慧的判斷!只見它突然將雙爪一插心臟,身軀泛起一陣血霧,沒等葉逸反應過來,只見一個半尺左右的迷裏火魅虛影突然從血霧中躥來出來,直逼葉逸的胸膛!

“不好,是獸魂!”葉逸臉色一變,心沉了下去。

關於獸魂的記載,還是葉逸在無崖子留下的玉簡裏面看見的,據說某些動物在經過自我修煉和特殊的環境下,會修煉成妖丹,並且會靈智大開,而修煉成妖丹之後,若能再進一步,妖丹碎裂,就會有精魂產生,而這個精魂,就稱作獸魂。當然,更有一種傳說,妖獸在修煉到一定的境界之後,還能化作人身,與人類無異。

這些念頭在葉逸的腦海一閃而逝,如今,葉逸竟然想不出一個好的辦法來對付這火魅精魂!

就在葉逸不知該如何抉擇之時,葉逸的胸口突然散發出一陣溫和的光芒,那火魅哀嚎一聲,就被這陣光芒吸入其中,不見了蹤影!

葉逸眉頭皺了一下,慌忙取出龍紋玉佩,只見一道虛影在龍紋玉佩內閃動幾下之後,便沒了動靜。

擦了一下額頭的汗,葉逸暗道好險,手一招,陰陽劍重新回到了手心,葉逸撫摸了一下劍身,發現此寶劍的光芒和色澤都有一絲改變,不由一喜,看來,這次,反而是因禍得福了。

下面,葉逸思量着該如何出這間密室,原本按照原來的設定,如今這門應該開了纔對,爲何現在一點動靜都沒有,莫非是有什麼機關被毀壞了?

葉逸在牆壁上摸索了一陣,沒有找到出去的路,轉身看了一眼窟窿裏面的劍冢之地,葉逸眉頭皺了一下,身子猛然一跳,越過岩漿,來到了一地殘劍斷刀之地。

看着周圍擺放整齊的鍛造工具,葉逸暗自心驚,從這個劍冢看,東方家族以前的實力,不知有多強悍。

就在葉逸到處尋找暗道機關之時,原本安靜無比的地底岩漿突然鼓動起來!

“嗯?”葉逸掃了一眼岩漿之後,臉色猛然一變,驚呼道:“琉璃之焰!這裏竟然有這種東西!”

葉逸神色激動,一時之間竟然呆滯在原地,要知道,葉逸從納氣之境到歸海之境,需要的五種東西當中,其中一樣就是這琉璃之焰了!

機不可失時不再來!葉逸再也按耐不住心頭的火熱,也顧不得岩漿的危險!要知道,這琉璃之焰只會出現在地底熔岩最深處,它之所以冒了出來,恐怕是受到了葉逸陰陽劍的影響!

想到這裏,葉逸猛一催手中寶劍,一股強大的純陽之力再次充斥着密室!

岩漿上的一團紫色焰火逐漸向葉逸靠近。

葉逸屏住呼吸,向個患得患失的孩子!

兩米,一米,近了!

葉逸看準時機,左手突然掏出一個黑色的瓶子,對準紫色火焰,“收!”

這團紫色火焰似乎感覺到了危險,就要沒入岩漿下面。

葉逸怎會讓煮熟的鴨子飛走,只見他右手將劍尖一點,輕易切斷了它逃跑的去路,左手一吸,將焰火吸入了瓶子!

慌忙將瓶口蓋上,葉逸哈哈哈大笑起來,收穫,大大的收穫啊!

就在葉逸高興之時,手中的瓶子突然散發出一陣熾熱!

“不好,這傢伙要逃出來了,怎麼辦!”葉逸臉色一變,這可有些麻煩了,這琉璃之焰熾熱無比,一般的瓶子,可經受不住它的高溫。

就在瓶子炸裂的一瞬間,葉逸頭腦靈光一閃,手中掏出鳳凰涅槃玉,“一定要有效果啊,我的乖寶貝!”葉逸將龍紋玉佩靠近快要攢走的火焰。

“刺啦”一聲!龍紋玉佩散發出一陣光芒,成功將焰火收入其中。

呼!

“果然是我的好寶貝!”葉逸親了一口手中龍紋玉佩,將它重新收好,掃了一眼架子上的各式寶劍,葉逸並沒有私藏的心思,突然,架子後面的一個按鈕引起了葉逸的注意。

葉逸若有所思地看了幾眼,手按了上去!

轟隆隆!

沉重的聲音響起,一道昏暗的石門,終於向上攀爬,光芒照射了進來。

“終於可以出去了!”葉逸一個激靈,縱身跳了出去!

出口在祠堂的另一邊,當葉逸出來的一剎那,葉逸只覺一道人影突然竄入了自己懷中,兩團香軟的東西頂在了自己胸口上。

“嗚……我就知道你會出來的!”一道熟悉的聲音在葉逸耳邊雲繞,正是爲葉逸擔心的蘇冰雲。

葉逸神色愣了一下,趁機撫摸了一下蘇冰雲細軟的***!

“咳!”東方遠咳嗽了一聲,葉逸和蘇冰雲才意識到什麼,有些尷尬地分開。

“葉賢侄,你沒事,真是太好了!”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陳玲見葉逸肩部有些血跡,言語中充滿了擔心。

葉逸見衆人神色緊張,向看怪物一樣看着自己,心頭不由一暖,看來,這個女婿,自己還非做不可了,“你們進去就知道了!”葉逸也不知道該如何解釋。

“嗯?那火魅呢!”東方遠走在前面,快要進門之時,又謹慎地停下了腳步。

“逃走了!”葉逸可不想表現得太驚世駭俗,而且關係到自己一些祕密,就不想說實情了。

“逃走了?”東方遠閃過一絲疑惑,不過,他隨即被裏面的場景所吸引,“這是……我們東方家的劍冢遺蹟!原來,先祖封印的財富,竟然在這裏!”

包括東方遠陳玲在內,看見岩漿後面的一片鑄劍池,人人表情震驚萬分,欣喜不已!

“這……發財了!”

“原來,我們東方家的一處藏地,竟然在祠堂下面!”杵着柺杖的老者老淚縱橫,做出與年齡不相符的動作,一個跨步,輕易就到了岩漿的另一邊! 東方遠見衆人涌入,突然喝一聲:“誰也不許聒噪,今日這裏的所見所聞,若是誰說了出去,休怪我翻臉不認人,將其逐出東方家,知道了嗎!”

“是,家主!”衆人難掩興奮之色,紛紛跨過岩漿,在尋找趁手的兵器,場面一時混亂至極。

東方遠見這場面,倒也沒有刻意阻止,畢竟家族這些年越加拮据,很多人連把趁手的兵器都沒有,所以,也就任由他們挑選了。

當然,在一排架子處,東方遠也不知使了什麼法門,一圈圈的禁制被觸發,其他人是進去不了的,在禁制裏面,葉逸突然發現,裏面有一個暗門,裏面全是珍貴藥材,斗大的靈石,還有一些小架子上,擺滿了稀奇古怪的東西,至於珍珠瑪瑙等世俗珍惜之物,更是堆了一地。

葉逸眼中閃過一絲肉麻和惋惜之色,蘇冰雲推了他一下,說道:“怎麼了,後悔沒有撈一筆?”

葉逸做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樣,說道:“是啊,我他孃的就是個傻瓜,居然沒有發現這架子後面隱藏的寶藏!”

蘇冰雲掩嘴噗嗤一笑,說道:“就知道會是這樣,不過,如果你要真發現了,未必是好事呢,你看!”

蘇冰雲手一指,葉逸擡頭看去,只見架子後面一陣光影閃動,五顏六色的禁制突然散發出來,這突如其來的變化,讓東方遠嚇了一跳,關鍵時刻,只見他取出一枚黑色的令牌,往禁制上一放,才止住了動靜。

葉逸臉色一變,說道:“這是傳說中的金雷禁制?好險,還好我沒發現呢,要不然,我豈不是會被冤死掉?”

“嘿嘿,我們東方家的寶藏,又豈會沒有防範,這金雷禁制一旦觸發,那威力可不是假的,看來你真是個好運的人。”蘇冰雲得意地說道,而此時,東方遠開始驅逐家族裏面的一些人,要將這裏徹底封鎖起來。

一會之後,家族只剩下兩名東方遠的叔伯,陳玲東方遠,還有蘇冰雲和葉逸。

東方遠掃了一眼周圍之後,對葉逸說道:“小逸,這一次,差點讓你陷入危險,叔叔實在過意不去,我代表東方家向你致歉。”

葉逸並不在意,只是說道:“沒關係的,不過東方叔叔,我這刀山火海,可算過關了?”

“自然,自然!”東方遠託着鬍鬚,瞄了一眼蘇冰雲。

“小逸拜見岳父大人!”葉逸趁虛而入,搶佔先機。

“咳……這……”東方遠哈哈大笑起來,默認了葉逸這個好女婿。

“喂,你瞎嚷嚷什麼呢,葉逸,我可沒答應呢,你再說,小心我踢你進這岩漿去。”蘇冰雲臉色通紅,狠狠地跺腳。

“好了,女兒別鬧了,這裏還有事要辦。”東方遠轉身對葉逸說道,“說起來,今日之事,葉小友是我東方家的恩人了,這裏的祕藏,先祖並沒有給我們後人留下線索,而你竟然幫了我們一個大忙,你看,我已經關閉了這裏的所有禁制,小逸小侄,你若看上了什麼,儘管取就是。”

“叔叔此言當真?”葉逸眼中閃過火熱。

“當然!”

葉逸移步步伐,掃了一眼琳琅滿目的寶藏,說道:“那小逸就不客氣了。”

蘇冰雲見葉逸一點客氣都不講就進入了藏寶之地,不由眉頭皺了一下,而陳玲則用纖細的手繞圈子,眼裏全是沉思之色。

葉逸掃了一眼這些寶物,最後走到一個武器架子上,喃喃自語道:“小欣這丫頭如今修爲正在暴漲着,既然有此機會,我得幫她選一把趁手的兵器纔是。”

“咦?”葉逸在架子的最上端拾起一把鳳凰劍柄的寶劍,“噌”的一聲拔出了寶劍,冰冷的劍氣從劍鞘傳出,讓葉逸打了個激靈,“好劍!”

撫摸了一下劍身,葉逸在劍身上發現‘霜雪劍’三個篆體,劍身寬一分八,長二尺二,給李欣用正合適不過了!

葉逸滿意地將劍送入劍鞘,在手上挽了個劍花,走出了藏寶庫。

“叔叔,我已選好了!”葉逸揚了揚手中的寶劍。

“嗯?”東方遠面露意外之色,“小逸,你……就選了這麼一把寶劍?”

“是啊,叔叔,其他東西雖然不凡,但小逸還不太需要,你把禁制打開吧。”

東方遠微微一嘆,手一彈,將禁制重新打開,轉過身子,直接出了祠堂,而在他身後的兩位前輩,則對葉逸充滿了讚賞之色。

陳玲美顏一展,說道:“你這小子,倒也真有些眼光。”

走在最後的蘇冰雲見原本以爲葉逸要大肆搜刮一番呢,沒想到葉逸居然這麼憨厚老實,心裏不由想道:“這小子,真是個迷一樣的人。”

“岳母大人,看來,我真是撿到真正的寶物了?”葉逸出了祠堂,再次拔出寶劍揮舞了幾下,冰冷的寒氣在空中凝結成冰,呲呲響個不停。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