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 二月 2021

兩人的臉上都帶着和藹的笑意,那兩雙經過無數風雨錘鍊過的眼睛,似乎能夠把他整個人給看穿似的。

Post by zhuangyuan

凌逸收回目光,對這兩位老人更是敬佩,這是他第一次有過這種感覺,這兩名老人絕對是慧眼識人的智者,估計自己心中的小算盤早就被他們看穿了。

胖子將凌逸臉色有些駭意,還以爲是凌逸怕了,更加認爲凌逸是個不中用的小子,開口嘲笑道:“如果你怕了,你可以離開這裏,不過請滾出去,我們墨城藥師聯合會,可不歡迎你這種無用之人!”

“呵!好大的口氣!”凌逸冷聲一笑,擡頭對兩位老者露出一抹友好的笑容,低下頭看向胖子時卻是變得陰冷之極,“來就來,就怕你輸不起!”

不知爲何,見到凌逸這種表情時,胖子的心頭,忽然涌上無盡的悔意。 寬闊的大廳之內,一大羣藥師圍在一起,在中間留下一個寬闊的空間,裏面,凌逸與胖子各站在一個臺桌面前,臺桌上,擺上了一個煉藥爐和各色各樣的藥材。

兩名會長站在高處,能夠清晰的看見兩人比鬥。

“胡老頭,你說這少年的煉藥術究竟到了何種地步?”一名各自略微矮小的老頭問道。

“喬老頭,這位少年可能來頭不小啊!”胡老頭笑道。

“哦?那他們兩人誰勝誰負呢?”喬老頭並未有太多驚訝,繼續追問道。

“你我兩人心知肚明,這名少年的自信模樣,頗有大師風範,結果不出意外的話,必然是這名少年取勝。”胡老頭肯定的說道。

兩人彼此相視一笑。

人羣中,凌逸將臺桌上的藥材一一掃視而過,心中無不驚訝,這些藥材雖然都不是高級藥材,但是有些也是極爲罕見的,即使是凌逸也有許多沒有見過,這藥師聯合會的確十分有底蘊啊!

一旁的胖子不懷好意的盯着凌逸,見凌逸從容自定,不由有些不耐煩,連忙催促道:“我們開始吧!”

“好!如何比法?”凌逸雙手抱臂,淡淡的笑道。

“哼!我們各自煉製自己最爲拿手的丹藥,誰煉製的丹藥更爲優秀,誰就獲勝。”挺着大肚子,胖子昂起頭,滿是傲然之色,以他現如今的實力,已經有很大機率煉製出黃階三品丹藥,絕對能憑此擊敗眼前這個臭小子。

“好!”凌逸點頭,對於胖子這個比法很是同意。

人羣中走出一位稍微年長的煉藥師,他是這次比試的裁判,“既然你們已經商定好比賽規則,就開始吧!桌上的這些藥草隨你挑,只有三次煉藥機會,如果連續三次失敗,則視爲這場比試的失敗,超過時間規定,也是失敗,明白了嗎?”

凌逸和胖子各自點了點頭,見此,這名裁判宣佈比試開始。

胖子連忙在面前的桌子上挑出許多藥材,擡眼看了下凌逸,見凌逸不忙不亂的繼續在藥材中搜尋着什麼,暗自冷笑一聲,“臭小子,這回讓你知道我的厲害!”

凌逸掃視藥材的目光終於停了下來,剛纔他只是在這些繁多的藥材中挑選最適合的藥材而已,因爲他要煉製一枚既有把握品階又不低的丹藥。

挑出四株紅蓮花,三顆逍遙果,以及五顆火屬性魔晶,凌逸閉眼深吸了一口氣,將心態調整到最佳,纔開始動手煉製丹藥。

這些藥材都比較常見,但是圍觀的所有煉藥師都不明白凌逸這是要煉製什麼丹藥,不由得將好奇的目光都聚集在凌逸身上,胖子見此,大爲氣惱,手上稍微沒有控制好,在煉藥爐中接受騰燒的藥材就化作一堆灰燼。

煉藥失敗,衆人一陣唏噓,胖子則手忙腳亂的再次煉製。

站在高處的兩名會長都搖了搖頭,將目光投射向凌逸那方。

凌逸已經將一絲實火放入煉藥爐中,藍色的美麗實火,讓一大羣煉藥師們發出嘖嘖稱歎,絕對純淨的水屬性魂氣中,還暗藏着狂暴的能量,這種恰到好處的融合,將會讓煉製出來的丹藥品質更加優秀。

“發現了嗎?這名少年的實火中,似乎還隱藏有狂躁的雷屬性魂氣啊!”高處的喬老頭連忙推了推身邊的胡老頭,低聲驚道。

“是啊!怎麼可能?”胡老頭也是萬分的愕然懵懂,只有魔獸纔有雷屬性魂氣,這是人人皆知的事情。

凌逸並沒有在意別人的看法,如今的他,注意力完全放在了煉藥爐上。

拿起四株紅蓮花,凌逸將它們一併丟入了煉藥爐中。

“這小子有病啊!他難道能夠同時騰燒四株紅蓮花,那可是極爲需要精神力消耗的!”人羣中立馬就有人驚聲喊道,衆人也是帶着驚異紛紛點頭同意,彼此之間的交談,讓得整個場面有些躁亂。

凌逸微微一笑,在紅蓮花進入煉藥爐的那一剎那,從腦海中抽取出一股精神力,控制實火的燃燒,讓實火恰到好處的對紅蓮花進行騰燒,不消多時,這四株紅蓮花就在實火的騰燒之下,變成了一顆渾圓的紅色液體小球。

終極至尊兵王

逍遙果體型較小,通體淡綠的圓形小球,水屬性的藥材,一被實火包圍住,就發出一陣陣嗤嗤聲響,一股濃厚的白煙開始從爐中冒出,將爐中的所有景象全部遮掩住。

這時候對於煉藥師的考驗是極大的,在看不見爐中藥材的時候,只能夠借用精神力,巧妙地控制爐中各處的溫度,讓實火安然的進行對藥材的騰燒。

胖子心中竊喜,看不見爐中情景是煉藥師的一大禁忌,因爲這往往就意味着煉藥的失敗,明眼人一看就曉,這是因爲逍遙果的緣故,並不是因爲煉藥手法拙劣導致,如果凌逸要成功煉製出一枚丹藥,在這次失敗之後,就要重新選擇一種丹藥進行煉製,而這還要花費凌逸一段時間,對於胖子十分有利,他的煉藥進程,已經過了十之七八,勝利在望!

衆人也是搖頭嘆息,惋惜之意一一掛在臉上,在這種情況下,凌逸能夠煉製出丹藥的機率微乎其微。

凌逸則是一臉的自信,絲毫不爲外界情緒所幹擾,而這種心態,則是得到了在場所有煉藥師的一致肯定。

爐中的白煙一陣強過一陣,但是衆人所料想的丹藥煉製失敗並沒有出現,約莫有一刻鐘過後,白煙依舊從爐中冒出,但是明顯是要淡了許多,爐中的情形也能夠隱隱約約見到。

“嘭!”

忽然的一聲爆炸,讓在場所有人呆在了當場,聲音是從凌逸的煉藥爐中傳出來的,在聲音過後,白煙迅速消散,出現在衆人眼前的是一枚紅綠交雜的液體小球,凌逸丹藥煉製並沒有失敗!

胖子揉了揉眼睛,他不敢相信凌逸居然在看不見爐中情形時,依舊能夠操控實火進行騰燒,這種水平,在場的許多煉藥師都不能企及,他真的是來考取藥師徽章的嗎?不是來砸場子的?

這麼一分神,胖子的煉藥爐也緊接着傳來一聲炸響,只是和凌逸不同的是,胖子這次煉製丹藥再次失敗。

“哎!”衆人紛紛惋惜,他們似乎已經能夠預見結果。

在這種嘆聲之中,胖子倍感壓力劇增,額頭上的冷汗直直往下掉。

凌逸依舊很是淡定,接下來,他拿起五顆火屬性魔晶,與前兩次不同的是,這一次他選擇一一投入其中,畢竟火屬性魔晶中含有的能量很狂躁,宜緩速煉製。


一顆又一顆魔晶被凌逸丟入了爐中,最後,終於凝聚成一顆火紅色丹丸,再經過最後的加工,對這顆火紅色丹丸稍微潤飾潤飾,一顆丹藥便出現在了凌逸的手中。


渾身上下散發出溫熱的能量,一團團紅色的霧氣氤氳其上,可見這枚丹藥很是不凡。

在凌逸之後,胖子也煉製出了自己的丹藥。

兩人將丹藥交給了裁判,裁判帶着一羣資歷較深的煉藥師進入了一個房間中,他們需要對兩人的丹藥進行徹底的分析,以判定孰優孰劣。


許久過後,這名裁判纔回到兩人面前,將兩個小玉瓶放在了桌子上。

指着左邊的小玉瓶,裁判看了眼急的一身大汗的胖子,道:“魂元巨力丹,黃階三品,藥效屬於上乘!”

聽聞此言,衆人連聲叫好,魂元巨力丹煉製起來有些難度,而且藥效屬於上乘則更加難得,不過在場的有不少煉藥師都能夠煉製出這種程度的丹藥,所以也不是十分罕見。

凌逸也輕輕的點了點頭,他也煉製過這種魂元巨力丹,自然知道其中的難度。


胖子揚起了驕傲的頭顱,對凌逸撇了撇嘴,蔑視的意味十分明顯。

凌逸對此不睬不理,只是淡淡的一笑,繼續聽着裁判說下去。

這名裁判小心的捧起放在右邊的小玉瓶,笑道:“這位少年煉製的是火靈丹,上面有五道黃色花紋,屬於黃階五品丹藥,藥效上乘!”

衆人倒抽一口冷氣,驚訝的目光,讚歎的眼神,紛紛投射在凌逸的身上,胖子剛纔還驕傲自滿的臉上,此刻變得十分僵硬,甚至顯得有些可笑滑稽。

“黃階五品啊!他是來考取藥師徽章的嗎?”胖子失神的喃喃道。

場中一片死寂,即使是那名裁判早就知道結果,但是由他口中說出還是讓他震驚的呆呆愣在了原地。

“好好好!”一聲大笑將衆人拉回到了現實中,兩名會長從高處緩緩走下。

“沒想到你這小小少年還真有些本事,還愣着幹嘛!快取過青銅色徽章交給他,從今以後,你就是一名真正的藥師了!”

衆人紛紛叫好,年紀輕輕就能煉製出黃階五品丹藥的,墨城中僅此一人而已。

然而在衆人對之讚不絕口的當口,凌逸卻是有些羞怯的摸了摸自己的頭,道:“我能直接考取紅銅色徽章嗎?”

紅銅色徽章?玄階藥師!衆人再次怔在當場,兩名會長也不出其外。 兩名會長用一種看怪物的眼神看向凌逸,凌逸的話讓他們太過震驚了。

“你知道紅銅色徽章意味着什麼嗎?”胖子的臉色並不怎麼好看,可能是由於在剛纔的比試中輸給了凌逸,伸出的那隻指向凌逸的肥手顫顫巍巍。

“知道啊!”凌逸四處望了望,指了指一些人胸口上的徽章,笑道:“紅銅色徽章代表玄階藥師,我就是來考取這個徽章的,難道不可以?”

胖子一陣無語,敢情人家是來考取玄階藥師的,根本就沒有看上自己這胸口上代表黃階藥師的青銅色徽章。

兩名會長乾笑了一聲,暗含深意的望了凌逸一眼,那名被叫做胡老頭的會長點頭笑道:“小子魄力不小,從墨城藥師聯合會成立以來,唯獨只有你這麼年輕敢考取玄階藥師,若能成功,那你可是天才般的人物了。”

“是嗎?”凌逸有些不好意思,實際上他並不知道自己水平究竟怎麼樣,畢竟他所見的藥師極少,無法與別人做個比較,現如今被別人這麼一說,倒是有些不適應。

“好了,小夥子,既然你打算考取玄階藥師,那麼就好好聽着。”喬會長伸出手拍了拍凌逸的肩膀,笑容十分的友好。

與兩名會長短短接觸了一會兒,凌逸對他們的好感倍增,他客氣的抱拳行了一禮,道:“會長請講!”

“嗯!”很滿意凌逸這種不恃才傲物的態度,喬會長接着說道:“本來要想考取玄階藥師,那人必須是一名黃階藥師,不過你能夠將黃階五品丹藥一次性煉製成功,那麼就證明了你有這種資格,接下來,你必須從我們挑出來的一張藥方中煉製一枚玄階丹藥,若能夠在規定的時間內煉製成功,那麼你就取得了玄階藥師的身份,聯合會便會頒發給你一個紅銅色徽章,以此代表你玄階藥師的身份,在這片大陸上暢行無阻。”

“這藥方如何挑選,是兩位會長親自來挑嗎?”凌逸疑惑的問道。

“你很謹慎。”胡會長笑着點了點頭,“正是我們親自挑選,你現在做好準備了嗎?若是還沒有準備好,可以下次再來。”

對於兩位會長的關心,凌逸感激的報以一笑,點頭道:“我準備好了,只希望兩位會長不要太過爲難我就行。”

“呵呵!跟我們來。”兩人笑意滿面的說道,轉身就走。

凌逸緊跟而上,而其他藥師,卻並沒有跟來,那好奇而又驚異的目光,直到凌逸消失在視線範圍之內才收回。

“哎!我可真倒黴,本來以爲有個軟柿子捏,沒想到卻是踢到了塊硬鐵板!”胖子望着凌逸消失的方向,搖頭嘆息不已。

跟隨着兩人來到二樓,進入了一處看上去普通無奇的一處房間,一踏入其中,濃重的藥香撲鼻而來。

“這是幾位資歷較深的玄階藥師專門的煉藥房,你要考取玄階藥師,必須得到他們的肯定,也就是說,他們會是你這次考試的裁判。”指了指房間中的幾位專心致志煉製丹藥的藥師,喬會長解釋道。

這幾位藥師並未答話,他們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到了他們面前的煉藥爐中,幾種顏色各有不同的實火分別在幾個煉藥爐中騰騰而起,房中的溫度也比外面要高上許多。

一直等到這幾位藥師全部將各自的丹藥煉製出來之後,他們才分別將目光投過來,對兩位會長打了聲招呼之後,分別將各自的視線停留在了凌逸身上,這麼年輕就進入這個房間的,除了眼前的少年,再也找不出一人。

喬會長看着凌逸道:“這麼多人我也不爲你一一介紹,不過小夥子,你叫什麼名字?”

“額……我叫凌逸。”凌逸笑着道。

“什麼,你就是那個凌逸!”胡會長有些按耐不住自己激動的情緒,說話的聲音有些大。

凌逸無奈的點頭,他對這兩位會長好感頗多,並不想隱瞞身份。

“果然是英雄出少年,我說這墨城之中怎麼會出現這麼一個天賦極爲不錯的藥師,原來你就是那個凌逸!”喬會長也是帶着點訝異感看向凌逸,不過他比胡會長則是要淡定了許多,他早就對凌逸的身份有些懷疑了,剛纔的詢問只是肯定自己的想法而已。

“兩位會長,我們還是開始吧!”一屋子的人都看着自己,凌逸頗有些渾身不自在。

“呵呵!”似乎是看穿了凌逸現在的窘態,喬會長笑了笑,走到一處木櫃前,取出一個小卷軸,丟給了凌逸,“打開卷軸,裏面記載了藥方,按照上面指示的做,如果最後煉製出來的丹藥能夠通過這些藥師的肯定,你就成爲了墨城中最年輕的玄階藥師。”

依言打開這張古樸的卷軸,一行大字印入凌逸的眼簾—-琉璃三彩神丹。

“琉璃三彩神丹?”胡會長低呼一聲,連忙向喬會長看去,“喬老頭,你可真會挑,這琉璃三彩神丹,即使是房中的這些資深玄階藥師也最多隻有五成把握煉製成功,你還是換個吧。”


喬會長也是有些哭笑不得,他萬萬沒有想到隨便一挑,竟然挑出了個最難煉製的琉璃三彩神丹,正要張口將凌逸手中的這卷卷軸要回來,凌逸卻是阻止了他。

“喬會長,讓我試試吧,或許我能煉製成功也說不定呢?”凌逸低頭認真的看着卷軸,笑道。

喬胡兩人倒是被凌逸這句話給震住了,這種玄階藥品中極難煉製的一類丹藥,凌逸居然想要嘗試?

“你可要想好了,若是失敗,你需要等到下個月才能來這裏重新考試,不過黃階藥師的徽章依舊會頒發給你。”胡會長提醒道。

“嗯!我決定試一試!”將卷軸上的文字全部記在心裏,凌逸擡起了頭,揚起了一抹自信的微笑。

兩人驚訝的對視一眼,也只好無奈的同意了,失敗,未嘗不能讓這位年輕人長點見識,煉製丹藥,可不能僅僅靠自信。

煉藥開始!

在一張桌子上站好,凌逸按照藥方的指示,仔細的從一堆藥草中挑選出了藥力最佳的三株蛇形彩花草,一枚琉璃琥珀,以及冰寒徹骨的一枚風屬性魔晶,開始了煉藥。

要想煉製出連這些資深玄階藥師都沒有多大把握煉製成功的丹藥,凌逸決定使用魂火!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