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 二月 2021

兩人一前一後,進入了艾莉的住處,艾莉直接上2層自己的房間,關好門然後又釋放了一個魔法隔音結界。這才問道:“黑皮,你怎麼找到我的?”

Post by zhuangyuan

“聖女大人在失蹤後,我們認爲您有着盟主給與的骨龍支持,應該不會有危險,當時光明教廷的升級高手出現,我們就返回了聯盟,不過盟主她老人家很擔心您,說如果找不到您,就會……責罰我們。我在奧德賽城得到了那個召喚師的消息,我想您應該在他身邊吧,於是一路追趕到了學院。”

艾莉繼續問道:“我師父她有什麼吩咐嗎?”

黑皮回道:“盟主讓我們找到您後立刻把您帶回去。”

艾莉微微皺眉道:“你先回去告訴師父,就說我在那個召喚師的身邊,他得到了……嗯,就告訴師父,這個召喚師很有可能被我爭取到聯盟,他失憶了,我想師父不會怪罪你們的。”

黑皮沒有出聲,似乎在猶豫着。

“照我說的做,師父肯定不會難爲你們。”艾莉再次說道。

黑皮終於點點頭,道:“明白了,聖女大人自己要小心,還請儘快去聯盟一趟。”


艾莉點點頭應付道:“知道了,你快走,不要被人發現,學院裏高手衆多。”

“明白。”說完,影子從窗戶跳了出去,留下了坐在牀上皺眉思考的艾莉。

後山山腳下,雷雲大老遠的就看到了一個山洞,山洞周圍沒有人把守,可是洞口卻有一個魔法陣,雷雲不敢硬闖,他仔細的盯着洞口,感應着洞口內的空間波動。數秒後,雷雲的身影消失了,下一刻他成功的出現在山洞內。

雷雲對自己的判斷很滿意,魔法陣應該是觸發式的,一旦有外人進入,或者是一些外力,魔法陣應該就會啓動,雖然不知道魔法陣啓動後的效果,但是雷雲不敢冒險。

看着前面黑幽幽的通道,雷雲忽然羨慕起艾莉的光明魔法了,至少可以照亮。老辦法,拿出魔法火把,激活點燃後摸索着向通道深處走去。

雷雲前進了約50米左右,前方出現一個寬闊的石屋子,當魔法火把照亮石屋的時候,雷雲的心咯噔一下,藉着微弱的火光,雷雲看到了石屋中間坐着一個老人,老人雙目緊閉,呼吸均勻,雖然沒有睜眼,但是雷雲感覺到自己已經被對方牢牢鎖定了,稍有異動,自己肯定會遭到攻擊。

老人不睜眼,雷雲不敢動,兩人就這麼僵持下去。雷雲額頭的冷汗不斷,心底暗驚,這個老人絕對可以輕鬆的擊敗自己,雷雲想出無數種攻擊,就連召喚獸們也算在內,但是雷雲發現所有的攻擊都不可能奏效。

就在雷雲快要忍不住的時候,老人睜眼了,老人睜開眼的同時,石屋子內的魔法燈亮了,寬闊的石屋立刻變得燈火通明,而雷雲也終於看清楚了老人的樣貌。

老人鶴髮童顏,半長的頭髮束在腦後,面色紅潤,給雷雲第一眼的感覺是個很溫和的老人。雷雲正在心中想着說辭的時候,老人率先開口道:“年輕人,不錯,能在我的氣勢下堅持這麼久,說說你的目的吧,爲什麼夜闖學院的禁地?”

雷雲一怔,看來自己還找對地方了,心下也不想隱瞞,緩緩的道:“前輩,我是受一位老前輩的指點,來這裏找尋一些東西。”

“哦?那麼那位指點你的前輩是什麼人呢?”老人反問道,面色依舊平和。

“這個……有些不便告訴您,還望您能體諒。”雷雲想起埃辛的話,還是隱瞞了一下。

“嗯,那麼你體內的時空力量是如何得到的?”老人冒出驚人的一句。要知道大陸上知道時空力量的絕對不多,一般都會認爲雷雲的力量是空間魔力。

雷雲心中舉棋不定,判斷不出這個老人的身份,自己只能感覺到這個老人的實力應該在聖級以上,如果他要對自己不利,自己無法抵抗。但是時空力量事關重大,不能輕易拖出。

雷雲咬咬牙道:“前輩,我只是學了些空間魔法,所以身體裏有些空間魔力,您說的時空力量,我不太明白。”

“哈哈哈哈,”老人忽然大笑起來,然後面色一緊,冷冷的道:“小傢伙,你到底是什麼人?來這裏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快說。”

老人說完,雷雲立刻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壓力,自己身邊的空間似乎都無法感應了,周圍的溫度卻越來越高,額頭上的汗水也嘩嘩直下。這股力量的可怕之處再與,雷雲根本提不起抵抗的心情,甚至連動都不想動,雷雲發現心中生出一股恐懼,慢慢的恐懼佔據了自己大部分的精神空間。

雷雲咬着牙,一點點的聚起時空力量,一點點的佈滿全身。數分鐘後,溫度到達了一個恐怖的高度,但是雷雲扔在咬牙堅持着,身上佈滿的時空力量也在快速消耗着,雷雲知道時空力量完全消耗的瞬間就是自己死亡的瞬間。

忽然間,壓力消失,雷雲一個脫力坐倒在地,有些疑惑的看向老人,這個老人在釋放多數秒的時間,自己就要和這個世界說再見了,爲什麼忽然停下。

“小子,你身體應該是時空力量沒錯了,雖然我的怒焰領域只是放了3成,但也不是一般能力能抵擋的,說吧,英雄王埃辛是你什麼人。”

雷雲一愣,領域?這就是領域的力量?而且……只是3成就如此恐怖,雷雲陷入深深的沉思中去。

領域,居然連自己身邊的空間都隔絕了,不對,不是隔絕,只是領域的力量壓制住我,如果我的時空力量的強度和這個力量強度接近,一定可以突破出去,領域中好像一切都不受自己控制,應該是自己的實力不夠,領域中的溫度絕對是這個老人控制的,也就是說,領域中一切的火元素都被他控制。

而自己好像處在了另外的世界?對,就是自己處在了這個老人的世界,自己的舉動完全受到他的影響,只是3成,如果全力的話,我肯定連一點抵抗的勇氣都沒有了。

老人看着面色轉變的雷雲,沒有出聲,他知道這個小子正在感悟領域,老人的臉上漸漸露出了微笑。 第六十五章 蒼紅流星


思考了半天的雷雲,對領域有了一個初步的認識,這對於他的修煉來說有着想象不出的好處。要知道大陸上擁有領域的無一不是神級以上強者,誰會閒着沒事跑到人前釋放領域,讓對方感悟?

“小子,感悟到了什麼沒有?”老人輕輕的問道。

雷雲有些條件反射的道:“前輩,領域中的一切都是由您控制嗎?”

“你錯了,我並沒有控制一切,我只是讓自己的領域融合進周圍的一切,這個無法具體的解釋,只能靠你慢慢領悟了。”

雷雲吶吶的道:“這麼說改變的不是周圍的一切,而是領域本身……”

老人微微點頭,打斷了雷雲的思考,他知道雷雲現階段有些東西是不可能理解的,強行去感悟的話對他以後的修煉道路會有一定的影響。

“現在,回答我的話吧,你和埃辛到底是什麼關係,放心吧,我沒有惡意。”

雷雲知道老人的話不假,如果不是沒有惡意,剛纔自己可能就去另一個世界了。雷雲點頭道:“埃辛指點過我修煉。”回答的不是很仔細,但是對於老人來說足夠了。

老人兩眼放光的道:“小子,你叫什麼名字?埃辛大人現在可好?”

這次雷雲沒有說實話。“您叫我雷雲就可以了。埃辛大人很好,他正在某個地方閉關修煉,其他的我不便多說。”

老人有些憧憬的嘆了口氣,半晌,開口道:“當年若不是埃辛大人,我桑頓早已死去,很懷念跟在大人身邊一起戰鬥的日子,許多老友都在那場戰爭中死去……”

雷雲驚訝道:“您也參加過五千年前的那場對惡魔族的戰爭?”

“是啊,五千年過去了,我這把老骨頭還留在世間……”

雷雲心中暗道,又是一個老怪物……嘴上卻道:“埃辛大人讓我來學院找他的心得,所以,我纔會……”

“哈哈哈哈,到叫一個小輩看笑話了,既然知道你與埃辛的淵源,那麼你來這裏是爲了他吧?”桑頓說着手中多出一本黃皮小冊子,接着道:“當年埃辛大人把他交給我,讓我物色優秀的人才,傳授給他。不過數千年來,我親自物色的數十人都是空間系的天才,但是它們全都無法領悟這本書的內容,就連我最看好的迪拉森也不得要領。看來埃辛大人說的是對的,一般人根本不能明白這時空力量。”

桑頓輕輕把小冊子拋到雷雲的眼前,後者伸手接住。桑頓接着道:“既然你的體內有時空力量,看來這本書只有你能明白了,他是埃辛大人修煉的心得,雷雲,你要努力練習。”

雷雲拿着小冊子,壓抑住內心的激動,恭敬的道:“前輩放心吧。”說完行了一禮。

桑頓忽然想起了什麼,問道:“埃辛大人身邊有沒有兩位追隨者?他們叫山崩和布蘭德利。”

雷雲點頭道:“是的,這兩人一直在埃辛大人的身邊。”

“埃辛大人還有沒有交代過你什麼?”

“是這樣,您的身份……”

桑頓呵呵一笑,道:“我就是聖索菲亞魔武學院的院長,至於我,五千年前有一個稱號,大家稱我爲,蒼紅的流星。”

雷雲想了一下,除了山崩和布蘭德利外,埃辛在聊天中確實提到過8位並肩作戰的勇士,他們被稱爲,守護者。蒼紅的流星正是其中一人,這下雷雲的心完全放下,恭敬的道:“原來您就是守護者之一的蒼紅的流星,雷雲冒犯了。埃辛大人說過,可能不久後惡魔一族要捲土重來,也許在一年以後,而……埃辛大人正在閉關的緊要關頭,到那時……”

“你說什麼?埃辛大人真的這樣說過?記得當年埃辛大人戰勝大惡魔王之後就破空而去,他想徹底消滅惡魔一族,看來他失敗了。經過那一場戰爭,整個大陸的元氣還沒有完全的恢復,如果惡魔族在這個時候來進攻,那麼……”

說道這裏,桑頓盯着雷雲半晌,雷雲被這熱情的目光盯得有些不自在。“是了,雷雲,埃辛大人的意思我明白了,你將帶領大陸的勇士們抵擋惡魔族。”

雷雲正色道:“埃辛大人確實這樣託付過我,雷雲定當努力修煉,保衛大陸。”

“你現在的身份?”

“我現在是一個幻靈師,正在學院內任召喚系的導師。”

“很好,這個你拿着,任何時候都可以進入這裏,有了它,外面的魔法陣將不會激活,這裏是埃辛大人親自設下的魔法陣,魔法陣中的時間流速比外面慢一半,在這裏修煉將事半功倍,我的身後還有幾個小房間,你可以隨意使用。晚上的話可以直接來這裏,有了這枚徽章,學院的其他導師或者長老會的成員都不會爲難你。”

桑頓給雷雲的是一枚小巧的徽章,徽章不知用什麼材質做成,手感極佳,正面是聖索菲亞幾個字,背面卻是一個複雜的小型魔法陣。

雷雲立刻道謝,然後想到了艾莉,恭敬的問道:“我還有一位女同伴,她受到過山崩大人的傳承,可不可以一起來這裏修煉?”

“哦?山崩的弟子,土系魔法師了?”

“不。她是光明系的,不過……她還同時擁有亡靈魔法。”雷雲說到這裏有些支吾。

桑頓忽然嘆了口氣,緩緩的道:“雷雲,當年的8大守護者中,我的實力最差,現在剛剛突破到真神級不久,,其餘的5位早已到了真神階段,其中有光明教廷的元老聖光,精靈森林的女王莉安娜,戰士公會的伯格,魔法師工會的紫翔,還有龍族的亞歷山大。”

雷雲奇怪道:“不是還有矮人的銅錘和亡靈協會的康妮嗎?”

“這正是我要說的,銅錘在大戰後就失蹤了,而康妮則是被聖光給逼死了。”


雷雲忽然想到埃辛說過銅錘很不錯,犧牲了自己的生命封印住了僅存的惡魔守衛。看來,那個地下的雕像,應該就是銅錘了,只是不能徹底消滅惡魔守衛前不能打開封印……


桑頓不知道雷雲的想法,繼續說道:“大戰結束後,聖光開始大肆的誣陷亡靈協會,在民間,光明教廷的信仰仍然是傳播範圍最大的,長期之下,大家都相信了亡靈協會是邪惡的,紫翔爲了證明亡靈協會的清白,毅然解散了協會,最後還是被各路強者圍攻致死。唉……這也與我們有關,如果當時能站出來爲紫翔說話,也許就不會有今天邪惡的亡靈聯盟了。”

雷雲心中一動,桑頓話裏的意思現在的亡靈聯盟確實是邪惡的了?雷雲沒有完全相信,也許,需要自己來證實吧。

“說了這麼多,你該回去了,記着,這裏的事情不要告訴任何人,至於你的那位女伴,當然可以和你一起來這裏,不過我還是希望她能退出亡靈聯盟。學院的競技大會你知道吧,你可以物色一些優秀的人才,也許他們會成爲對抗惡魔族的主力。你們再來的時候,不用理會我了,我就在那邊的小屋子內,我要抓緊時間穩固真神境界。”

雷雲緩緩的走在路上,一直思考着亡靈聯盟的事,該不該讓艾莉退出聯盟呢?也許,我應該親自去看看亡靈聯盟,惡魔的攻擊即將到來,多一份力量也多一份把握。

回道住處後,發現艾莉房中的魔法燈還亮着,於是輕輕的敲門。

“雷雲嗎?你回來了,進來吧。”

雷雲應聲推門而入,艾莉坐在牀上,應該是剛洗過澡,淡黃色的髮梢上還有着水珠,但是艾莉的打扮讓雷雲心中莫名的一震。艾莉一身淡紅色的打扮,上身和自己衣服樣式接近,而下身則是及膝的短裙,這種打扮讓雷雲感覺無比的熟悉。

“好看嗎?晚上我去鎮子上買的。”事實上艾莉是晚上跑到白天那間店,找老闆問了卓如冰買了什麼衣服,然後按照那樣式敢做一套。

“好看,我感覺很熟悉。”雷雲的表情有些激動

“我有話要和你說,其實我白天的時候碰到了……你的……”

“什麼?”

“是碰到了……”艾莉顯得很猶豫,內心兩個聲音激鬥不斷。“艾莉,不能告訴他,要不然會失去他。”“別聽她的,不要隱瞞,想象以後雷雲想起一切一定會拋棄你,要坦誠的告訴他真相。”

終於,艾莉咬咬牙,道:“我看到了你以前的女人,她應該和你來自同一個地方。”

“什麼?”雷雲忽然想起自己做的夢,艾莉的穿着和夢中的女子如出一轍。“她在哪?”

“我不知道。”艾莉緊接着把下午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訴雷雲,然後道:“我晚上再去的時候,店老闆說他們好像有什麼重要的事,匆匆的離開了。”

聽完了艾莉的話,雷雲沉默了半天,眉頭緊緊的皺着。艾莉也不敢出聲,有些忐忑的望着雷雲。

雷雲此時的內心很複雜,他很想見到那個自己的女人,但是他害怕,他完全記不起和她再一起的事情,他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她。雷雲想到了夢境,“等你記起我,再來找我。”

也許,等到自己真的找回記憶,再相見纔是最好的吧。

“艾莉,謝謝你告訴我。”冷不丁的冒出這麼一句,讓艾莉嚇了一跳,接着心中的波動慢慢平靜了,他知道雷雲沒有生她的氣。

忽然艾莉衝過去抱着雷雲,有些抽泣的道:“雷雲,我好害怕你會不理我,我……我怕你找回記憶後……會敵視我,我好怕……嗚嗚……”


雷雲的心很亂,艾莉對自己的情義自己非常清楚,但是現在自己失憶,內心總感覺少些什麼。唉,艾莉啊艾莉,我應該謝謝你纔對,這些日子有你的陪伴讓我安心不少…… 第六十六章 時空心得

雷雲的心很亂,艾莉對自己的情義自己非常清楚,但是現在自己失憶,內心總感覺少些什麼。唉,艾莉,我應該謝謝你纔對,這些日子有你的陪伴讓我安心不少……

“艾莉,別哭,我不可能不理你,也不會敵視你,就算亡靈聯盟真的是邪惡的,但是艾莉不是,放心吧。”

艾莉抱得更緊了,整個身子都貼在的雷雲身上,雷雲的話讓艾莉破涕爲笑。“我就知道你不會拋棄我的,雷雲……我……我愛你。”

雷雲苦笑一下,雙手也合攏起來,緊緊的抱着艾莉,迴應道:“其實,我也愛你……不過我想等到我找回記憶的時候再和你說這句話……”

“不,有你這句話足夠了。”艾莉說完,主動的迎上去,當四片嘴脣接觸到一起的時候,愛意充滿了這間小屋子。雷雲也迴應着艾莉,兩人的這一吻把多日來的感情爆發了出來。

艾莉內心甜甜的,這是她的初吻,原來是如此的美妙,她的內心被巨大的幸福填滿,彷彿一切事情的變得不重要了,只要能和自己所愛的人在一起。

雷雲輕輕的分開,他已經有種原始的衝動了,再持續下去的話,他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來。“艾莉,我找到埃辛所說的禁地了。”

這是雷雲慣用的伎倆,轉移話題,而且每次都很成功。

艾莉的興趣果然被提起,臉色發紅的問道:“真的嗎?那麼找到埃辛留下的功法了嗎?”

“找到了,並且,我還發現了一位前輩,你肯定猜不出是誰。”雷雲神祕的說道。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