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 二月 2021

優雅的搖曳著雪紗出了宮中,身後是一陣陣叫罵聲。

Post by zhuangyuan

舒服的伸了個懶腰,這樣就不會被玩死了吧?

忽然,鳳琴雪眼眸一冽,仙氣?仙兵怎麼會在這裡?

腳尖踏地,腳腕上的銀鈴輕響,一襲白紗隨風翻飛,一隻烈焰馬瞬間出現在鳳琴雪身下,四蹄踏焰,火光衝天,渾身潔白如雪,四肢矯健有力。

「去!」


烈焰馬踏風而行,途中時,鳳琴雪一翻身踏風下馬,看著眼前黑壓壓的仙兵,嘴角輕蔑一笑,冷漠道,「喲,仙界這次是興師動眾來剿滅魔界啊。」

「妖女!」

鳳琴雪優雅輕笑,妖女?嗯,自己應該算是妖女那一行的,真沒想到有一天居然可以和妲己是一家的。

「嗯……這次是誰帶陣呢?」鳳眸掃了掃,不可能沒有將帥。

「老夫帶陣!」

一陣清風傳來,一個老頭從隊中走出,鳳琴雪嘴角的笑意更濃,毫不留情的譏諷道,「難道仙界當真沒人敢戰我魔界?」

「老夫看你年紀輕輕,口氣還不小!那魔頭殺戮無數,你身為仙家,又為何屈身在這裡?」

「難道我跟你們走,就會好了?」

眼眸眯起,一襲白紗隨風翻飛在空中悠揚,幾縷墨發隨風飛到耳後,鳳琴雪手中閃過一陣白光,鳳求凰一陣叫囂之後錚然出現在鳳琴雪手中。

兩頭為凰,凰尾為弓身,流光溢彩,閃耀著銀色的光芒,弓弦散發著瑩瑩的銀光。

「你這小丫頭!別不識好歹!頑固不化!」

鳳琴雪右手迅速拉弦,數道光芒自弓而出帶著破空之勢飛到上空,幻化成銀光箭雨,墨發被隨風帶動,殺氣畢露混合著無聲的戾氣,聲音清冷滲人,道,「誰要是想進魔宮,必須過我這一關!」

「你是鳳琴雪!」

鳳琴雪輕蔑一笑,鳳眸嫵媚一挑道,「難道我這麼久沒回仙界鬧一場,你們就都把我忘了?」

「妖女,看招!」

一陣颶風帶著呼嘯閃過,掀卷著綠色的光芒,含著一陣屬於仙尊獨有的威壓,鳳琴雪眼眸半眯,這次仙界到底張羅了多少仙尊來進宮魔界!

該死!

一閃身,舒捲白袖,自空閃過,迅速拉弓,射出影箭,影箭後面的白光縱橫交錯成漩渦,撕破空氣,一下撞在旋風上。

迸發出一陣刺眼的白光,鳳琴雪攬袖遮目,忽然只覺得一陣氣息逼近,腳踩七星步迅速閃躲,只覺右手一陣疼痛。

該死,被偷襲了!

感受到鮮血的濕潤自手臂滑下,鳳琴雪一個翻身旋轉再次上馬,看來這次的仙尊並不是像上次一樣的無能之輩。

仙兵瞬間策馬奔來,如潮水湧來,戰馬的嘶吼聲不斷,兵來將擋!水來土淹!

一揚白袖,瞬間魔獸仙獸齊出。

「這女的是變態嗎?!」

「居然這麼多聖獸仙獸!」

「該死!」

……

看來不止一個仙尊啊!

雙腿一夾馬腹,躍出仙兵,忽然,天色一暗,一張大網瞬間落下,鳳琴雪閃身想逃,卻一下被網給束縛住。

「該死的!」

烈焰馬嘶鳴一聲,掙扎著想從網中逃出,但奈何卻越來越緊。 「卧槽!」

鳳琴雪雙眸輕沉,一旋白袖側身環繞淡白色仙力,烈焰馬試圖從網中掙脫躍出,卻不想網一緊,竟是絆住了馬蹄……

「去!」

鳳琴雪墨發隨風翻飛,墨眸含霜,一瞬間烈焰馬側身纏網將網一下從鳳琴雪身上給拽了下來。

「莫讓這妖女逃了!」

一陣驚呼傳來,沒人想到鳳琴雪居然會掙脫網,輕蔑一笑,傲然天下之色。

眸似墨玉,笑得掩面生花,一瞬間竟有種天地失色三分的美艷。

「你們這些所謂的仙人……還真是道貌傲然呢……」嗤笑一聲,右手迅速握住鳳求凰,銀色的弓身彷彿籠罩著一層幽幽的銀光,盤旋成星,一點點的自鳳琴雪手邊碎散。

「萬鳳朝鳴!」微微啟唇,聲音寒冷如風。

鳳求凰尖鳴一聲,直衝九霄,撕裂破風,仿若一隻白凰從鳳求凰中躍出,傲視天下,唯吾獨尊。

天地剎那失色,風雨交加,陰暗之中,似有一陣清風拂過。

柔弱的清風彷彿有操縱的打向白凰的幻影,散發著淡藍色的波紋,淡的幾乎用眼難以捕捉行蹤。

鳳琴雪輕蹩眉頭,墨眸猛地睜大,一個側身迅速閃躲開來,頓覺喉頭一緊,口中頓時瀰漫出一股血腥的氣息。

白凰的幻影在於清風接觸的剎那破碎!

「咳咳。」輕咳一聲,嘴角逐漸溢出了殷紅的鮮血,鳳琴雪眸中閃過一陣陰霾的殺意,到底是誰。

眨眼間,原本纏身仙人的仙獸神獸紛紛閃躲開來,向鳳琴雪靠攏,雙目警惕的看著四周。

原本成圍攻之勢的仙人逐漸讓開,開闢出一條道。

藍衣如波在空中泛起漣漪,墨眸中泛著茶綠的光芒,淡然若雲,水波不禁,眉目間甚潑墨山水的從容虛幻,亦真亦假……

「是你!」幾乎是看見他的第一面,鳳琴雪幾乎就含恨的叫出了那個名字……

「司徒楓逸。」

如果不是當初司徒楓逸掐准一切,她師父又怎會受那樣的極刑!

那個詞語叫什麼來著……

什麼冤,什麼家來著!

啊呸,總之就是女子報仇十年不晚!

這仇他媽不報,她鳳琴雪難爽!

毒蛇望天:野狐,你……你無藥可救了!

司徒楓逸溫潤的眼眸輕揚,淡笑幾許,「這不是阡陌的小徒兒嗎?幾年不見,竟是長這麼大了。」


鳳琴雪擦了擦嘴角溢出的鮮血,冷笑幾聲,道,「若非仙尊幫忙,說不定就再也不見了。」

司徒楓逸微垂眼眸,視線在鳳琴雪手中的鳳求凰上頓了頓,隨即輕笑得雲淡風輕,淡道,「這弓,還好使吧?」

鳳琴雪眯了眯眸子,白紗隨風搖曳成蓮,道,「司徒楓逸,今日你來就是和我鬧家常的?」

司徒楓逸搖了搖頭,張唇似要說什麼,卻被一陣輕咳的聲音淹沒。

「仙尊!」

司徒楓逸輕搖頭,示意沒事後,鳳琴雪倒是先皺眉了。

這司徒楓逸到底賣的什麼葯?

這一會裝好人,一會裝病戶的,不去當影帝還真是委屈他了。

「我只是來和你做交易的。」

交易?

鳳琴雪心中頓覺不妙,聲音寒冷幾分,道,「你到底想說什麼。」

「鳳阡陌待你不錯吧……」

等等,這司徒楓逸怎麼問這麼多關於她師父的事情!


似乎有哪不對……

難道……

當鳳琴雪得到這個認知后,立即呆了呆,然後眨了眨眼,「你難道喜歡我師父?!」

仙人眼眸一瞪,司徒楓逸嘴角的笑意僵了僵。

鳳琴雪撫了撫下顎,隨即搖了搖頭,嘀咕道,「雖然我師父是個老不死的,還是萬年老妖,自戀狂,再加經常貼金,還有甩節操等等無下限的行為,但是喜歡男人……」最後,鳳琴雪重重的嘆息了一聲,「想想還是覺得有點暴殄天物了!」

眾獸:別頭!

別說我認識這個神經病!

想完好,不顧眾仙震驚的神色,鳳琴雪沖著司徒楓逸優雅一笑道,「對不起啊,情敵,想來想去我覺得師父還是喜歡女人比較正常。」

眾仙:滿頭黑線。

「其實我一隻不知道你喜歡我師父!真的!」鳳琴雪眨了眨眼睛,用手指了指,「看看,多純潔!」

如果當初她知道司徒楓逸是因為喜歡自家師父的話,估計就不用被司徒楓逸掐得這麼准了……

本以為司徒楓逸是因為聖山……

結果沒想到竟是……

哎……

藍顏禍水啊!

不對,這萬年老妖還算是藍顏么?

眾獸捂臉,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么!

跟著尊上待久了,難道連主人也開始變得甩節操無下限了么!

啊喂!還我們以前那呆萌的琴雪!

「琴雪,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鳳琴雪聽著司徒楓逸這麼說,立即用手阻止,白其一眼,清了清嗓子,道,「等等,我和聖山的人不熟!」

笑了笑,道,「非常不熟,不必這麼叫我,其實妖女這個名字也挺好聽的。」

鳳琴雪聽到司徒楓逸叫琴雪兩字,差點肉麻的找個地方吐了。

想當初和毒蛇在一起的時候。

毒蛇也沒叫什麼狐兒啊,小狐啊,狐寶貝啊……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