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 十二月 2020

“傻丫頭,放心吧!有祖父在,但凡一切阻擋你幸福的東西,祖父都將一一替你除去的……。”老國公慈愛的摸了摸孫女的腦袋,語氣堅定的保證着。

Post by zhuangyuan

趙嫣然放心的一笑,高興終於能如願以償的嫁入世子府,可是,半邊臉卻徹底毀掉後,眸子裏的喜意,頓時就淡了不少,侵染了些許的惶恐。

這樣的她,沒有絕世的容貌,她今後嫁入了世子府,要怎麼才能俘獲燕世子的心啊?

覺察到孫女眼眸裏的失落,老國公眸光沉了沉,閃過一絲複雜的莫名怒意。

可當目光觸及到孫女臉上那宛如蜈蚣般猙獰的傷疤之時,眸子頓時就略微柔和了下來。

“放心,祖父一定會給你儘快找來天下名醫,替你徹底去除這疤痕,讓你恢復容顏的。”

“嗯,謝謝祖父。”嫣然乖巧的含淚答應着。

年輕狂,你就等着受死吧! 董宇豪離開,秦穆然的房間再次安靜了下來,對於收董宇豪為小弟,這一個想法,秦穆然也是心血來潮,不過現在仔細想想,自己在古武界貌似目前就道將行一個,若是自己真的如董宇豪說的那翻,收了一群古武界的小弟,以後打架動手還用自己出手?

「看來也是不錯的嘛!」

秦穆然的臉上露出了笑容。

就在他想著古武小隊建立以後,該怎麼坑蒙拐騙的時候,他的手機卻是突然震動了一下,赫然是一條信息。

打開信息,裡面的內容自然也是引入眼帘。

「明天龍之守護的人就要到了啊!這速度還真是快啊!」

秦穆然將手機鎖屏,淡淡地自語道。

「不過這些明天再說吧,也不知道龍之守護來的是什麼人,還是先美滋滋地睡一覺!」

秦穆然伸了個懶腰,剛才活動了幾下之後,困意也是十分明顯的,當即便是向著自己的大床,走了過去。

一夜很快就過去了,轉眼天明,而秦穆然也是早早地起來打了一套八段錦后,便是吃完早餐,在房間里等候龍之守護的人過來。

大約早上九點鐘左右,秦穆然房間的門被敲響,打開門,只見為首的赫然是一個身著唐裝的老者,在他的身後,跟的人不多,只有兩人,一男一女,男的看起來很是健碩,一雙眼睛蘊藏著鋒芒,從他的吐納鼻息來看,是一個外家功夫的高手。

女的則是身著標準的漢服,仙氣十足,柳葉彎眉,一雙有如星辰般璀璨的眼睛靈動十足,鼻膩鵝脂,手如柔胰,紅唇皓齒,長發纖纖,好似九天仙女降落凡塵。

秦穆然看了一眼,便是有種驚訝的感覺,他沒想到,龍之守護竟然會有這麼靚的美人!

「秦小子,你可真的是聞名不如見面啊!」

看到秦穆然,為首的老者當即臉上露出笑容說道。

他不過看起來六十來歲,但是他的一雙眼睛卻是有如深淵一般深邃,讓人難以看清他的真實想法,甚至是不敢正面直視,波瀾不驚的氣場,有如大海一般地廣闊,哪怕他沒有表現出什麼,但是在秦穆然的眼中卻是知道,這老人,絕對是一名厲害的強者。

「你是?」

秦穆然看著面前笑嘻嘻的老人,有些疑惑地問道,畢竟在他的印象里,似乎沒有自己認識的人在龍之守護裡面。

「小子,我叫龍天賜,你不認識我,可我認識你啊!」

唐裝老者看著秦穆然,笑道。

「認識我?」

秦穆然雖然有些意外,不過對方既然是龍之守護的人,龍天正那邊自然是與他們交涉過的,對方知曉自己自然是在情理之中。

只不過,這個老頭兒叫龍天賜,龍王叫龍天正,這兩個人不會是兄弟吧?

秦穆然越想感覺越有些奇怪,當即便是仔細端倪了下眼前的老者,不得不說,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這眉宇之間,這抬頭紋,還有那猥瑣奸詐的小眼神,怎麼都這麼的像!

尼瑪,不會被自己給猜對了吧!

秦穆然心突然一緊。

「前輩,你和龍王是不是有什麼關係?」

秦穆然試探性地問了下道。

「嗯!龍天正那小子是我弟弟!」

龍天賜很是淡然地說道。

「卧槽?老龍的大哥,那豈不是老老龍?」

秦穆然瞪大了眼睛驚呼道。

「你怎麼跟我師傅說話呢!」

不等龍天賜說話,龍天賜身後的那個有如仙女一般地美女立刻就冷聲地呵斥道。

「燕兒,不得無禮!」

龍天賜伸手攔住了身後的上官飛燕,說道。

「師傅他也太不尊重你了!」

上官飛燕有些著急委屈地說道。

「沒事,這小子就這樣,這脾氣挺對我胃口的!」

龍天賜笑了笑說道。

「可是……」

上官飛燕還想說些什麼,卻是被他身旁的男子給攔了下來,男子對著上官飛燕搖了搖頭,示意她別再說話。

「嘿嘿,我說前輩,我現在真的懷疑你和老龍是不是一個媽生的,你這麼慈眉善目,他卻是那麼的奸詐狡猾,真的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同樣是兄弟,這差距怎麼這麼大!」

秦穆然憤憤地說道。

「哈哈!你小子,龍王跟我說,說你知道我們兩的關係以後一定會損他,我當時還不太相信,現在看來,哈哈哈,說的還真的是沒錯啊!」

龍天賜聽到秦穆然的話后,開心地朗聲大笑道。

「前輩,你看看你這個弟弟多麼的小心眼,我還沒說,他就這麼認為,我估摸著他肯定也沒少說我的壞話!」

秦穆然肯定地說道。

「哈哈!好了,不說這些,我來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的徒弟,上官飛燕和歐陽嘯!」

「龍之守護歐陽嘯見過秦兄了!」

歐陽嘯倒是一個爽快的人,對著秦穆然拱了拱手說道。

「見過歐陽道兄!」

秦穆然回禮道。

「上官飛燕!」

上官飛燕心裡生著悶氣,只是象徵性地對著秦穆然拱了拱手。

「秦穆然!原來美女你叫上官飛燕啊!上官,真的是一個好姓氏!」

秦穆然看著有如仙子一般的上官飛燕,打笑道。

「哼!」

上官飛燕高冷十足,給了秦穆然一個大大的白眼。

「美女你別這樣啊!你這樣我很尷尬的!」

錯入豪門嫁對郎 見上官飛燕不搭理自己,秦穆然很是無奈地說道。

「登徒浪子!」

上官飛燕冷冷說道。

「登徒浪子?我去,我哪裡像啊!我可是極其優秀的人,是個穩重的人,你竟然這麼說我,那你一定不是很了解我,若是我們深入了解的話,肯定會彼此熟悉的!」

秦穆然信誓旦旦地說道。

「你!」

不知道上官飛燕想到哪裡了,突然臉唰的一下緋紅。

「我說上官大美女,你臉紅了哦!」

秦穆然看著上官飛燕壞笑道,剛才在說深入了解的時候特意頓了頓,強調了下,什麼意思,這還用說嗎?

果然,上官飛燕還是聽懂了自己的話,臉剎那紅了起來。

「聒噪!你再說,我就殺了你!」

上官飛燕見自己被秦穆然給調戲了,就想要拔出自己腰間的長劍。

「燕兒,好了!別鬧了!談正事了!」

龍天賜見上官飛燕要動真格的了,當即制止住,道。

「師傅,他……」

上官飛燕有些委屈地看著龍天賜說道。

「穆然就是跟你開個玩笑,沒必要當真,這一次秘境遺址還需要你們彼此配合呢!不要任性!」

龍天賜對著上官飛燕說了句后,便是向著裡面走了過去。

「嘻嘻!上官美女,你可是聽到咯,這一次老老龍讓我們一起合作,你放心,我什麼都會,各種都可以!全能!包你滿意!」

說著秦穆然便是疾步跟上了龍天賜的腳步,說真的,他還是有些怕這個小妞被自己調戲的受不了真的拔劍朝著自己刺過來的,要是真的刺中了自己的命根子,那豈不是……想到這裡,秦穆然的步伐又是加快了許多。 秦穆然的房間,此時龍天賜坐在沙發椅上,上官飛燕和歐陽嘯也是恭敬地現在龍天賜的身後,一動不動。

秦穆然也是坐在龍天賜的對面,弔兒郎當的翹著二郎腿,同時從口袋裡取出一包大前門,抽出一根遞給龍天賜,問道:「老老龍,你抽煙不?」

「我不抽。」龍天賜搖了搖頭。

聽到龍天賜說他不抽,秦穆然只能悻悻地收回了手,尷尬地說道:「老老龍,你不抽,我要是抽的話,那多麼不好意思啊!我也不能抽了!」

秦穆然說著便是要將拿出的大前門給塞回去。

「我沒事,你要抽你就抽吧。」龍天賜笑了笑,接著道。

「啊?真的啊?」秦穆然有些意外。

「嗯!」龍天賜笑笑。

「嘿嘿。老老龍,我現在發現咱們是越來越對胃口了。你說,都是同一個媽生的,怎麼差距都那麼大呢?你看看你,面慈心善的,你再看看老龍,那一副奸詐的樣子,機關算盡,恨不得什麼都能夠掌控,什麼都能夠佔便宜!」

秦穆然一邊點燃手中的香煙,一邊憤憤地說道。

「呵呵!」

龍天賜看著秦穆然這樣,臉上的笑容更加的燦爛。

他現在總算是知道自己的弟弟為什麼對這員愛將是又愛又恨了,就他那一張嘴,絕對能把死人給氣的跳起來。

秦穆然自顧自地在吞雲吐霧,龍天賜和歐陽嘯但是沒有什麼反應,反倒是一旁的上官飛燕給了秦穆然不知道多少個白眼。

「真沒素質!無恥之徒!」

雖然上官飛燕說的聲音很小,可是在場的沒有一個修為低的,她的聲音卻是很清楚的落入每一個人的耳中。

「我說上官美女,你別總是這麼說我啊!我不就是抽了個煙怎麼就沒有了素質,怎麼就成了無恥之徒呢?

要是抽煙的話就是無恥之徒的話,那麼你這話可就有思想問題了。誰不知道咱們老一輩的首長們都抽煙,沒有他們,能有我們現在的幸福生活嘛?能有我們現在繁榮富強的國家嘛?如果這樣都算做無恥之徒,上官美女,你告訴我什麼才算不是!」

秦穆然一臉嘚瑟地看著上官飛燕,臉上的表情很顯然是在說,小妞,就你還跟哥哥斗,實在是太嫩了。

「我沒有這個意思!我只是說你!」上官飛燕也知道自己言語出現問題了,立刻解釋道。

權少的貼身翻譯官 「你剛剛明明說抽煙的就是無恥之徒的,這裡這麼多人呢,可都聽見了!」秦穆然義正言辭地說道。

「你污衊我!」上官飛燕被秦穆然逼地惱怒,當即便是要拔出腰間的長劍,向著秦穆然殺了過去。

「我去!美女,一言不合就拔劍可不好,你看我有…槍…我亂拔了嘛?你要是再這麼追殺我,我就要拔槍了!」秦穆然沒有想到這個有如仙子一般的上官飛燕竟然會是這樣的暴脾氣,怎麼才說了幾句就開始動刀動劍了!

「登徒浪子!」

上官飛燕怒號一聲,手腕一震,頓時,身旁的寶劍便是出鞘,一道寒光閃過,便是直接向著秦穆然刺殺而去。

「我靠!玩真的啊!」秦穆然感受到上官飛燕這一劍的凌厲,嚇得直接跳了起來。

「受死吧!」

上官飛燕大怒,凌厲的劍氣剎那便是封鎖住了秦穆然。

「嗯?師傅?」

歐陽嘯見勢不妙,想要上前阻攔上官飛燕,上官飛燕的實力她可是清楚的,剛剛踏入暗勁中期,而秦穆然不過暗勁初期,如何是上官飛燕的對手!

可是,卻被龍天賜給攔了下來,龍天賜對他搖了搖頭。

歐陽嘯瞬間心裡神會,是自己多慮了,有龍天賜在,上官飛燕若是真的失手也不會要了秦穆然的性命。

看來,自己的師傅是想要趁著上官飛燕攻擊來看一看秦穆然的實力。

果然,上官飛燕的攻勢極其的兇猛,一劍抖出,瞬間,丹田之中的勁氣順著經脈湧入到了手中的長劍之中。

劍體微微一顫,刺目的寒芒瞬間便是從劍體之中爆發而出。

一劍三花,三花聚頂!

哪怕是歐陽嘯這個師兄,看到上官飛燕這一招,也是眉頭微微一皺,如今他的實力已經到了暗勁中期,比上官飛燕略微強上那麼一線,可是哪怕是他,面對上官飛燕的這一招,想要硬生生接下來也是有點困難的,更何況是如今僅僅是暗勁初期的秦穆然!

「我去!上官大美女,你這是玩大了啊!」

秦穆然感受到上官飛燕這一擊之中的威力,臉上出現一抹正色,他能夠明顯的感覺得到,上官飛燕也是那種天才,能夠越階挑戰的人,這一擊打出,即便是暗勁中期巔峰都要慎重。

「三花聚頂,劍氣縱橫!」

上官飛燕全身被狂暴的劍氣所籠罩,無數道劍氣虛影凝聚在她的周身,形成了一道劍氣的金鐘,將她完完全全包裹在其中。

「八極崩拳!破!」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