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 二月 2021

來到教室的時候,同學們都在高聲朗讀,似乎並沒有留意到有人正躲在教室走廊的牆角邊。

Post by zhuangyuan

楊一善看了看手機,暗自慶幸,“還好!現在是早讀,還沒有到上課的時候!好險!就差這一分鐘了,要是再遲一刻,肯定死得很難看,聽說今天來了個新班主任!”

用手輕輕的抹去額角的冷汗後,楊一善左看右看,見四下無人,於是一個跌撲翻身,輕飄飄的滾進教室,並準確無誤的坐在他的座位上。 坐到自己的座位上時,楊一善拍着心口,深深的呼出一口氣,直到這時,他的心情才慢慢的平復下來。

“喂!老兄,你是不是和班花鬼混去了,怎麼現在纔來上課?”楊一善的同桌陳飛,輕輕的拍了他一下,壓低聲音壞笑着說。

陳飛一米七的個子,樣子有點胖,戴着一副黑色的眼鏡,是班中的八卦男,不過他和楊一善的關係十分好,好到像兄弟一樣,可以無話不說。

楊一善嚇了一跳,心臟幾乎要跳出來,一來,他沒有想到陳飛會突然之間拍了他一下;二來,他沒有想到陳飛會問這樣令人難堪的說話。

“噓!陳飛,你可千萬別亂說,我只是睡過頭而已!”楊一善皺着眉頭,瞪着陳飛,同時將手指放在嘴邊,示意他不要說那麼大聲。


“瞧你那緊張的樣子,我是跟你開玩笑的。聽說你救了班花樑秀娟的爺爺,是不是真的?”陳飛天真的問道。

“其實也算不上是救,只不過幫樑爺爺進行鍼灸輔助治療而已!”楊一善只是將曾經幫過樑秀娟爺爺治病的事,用簡單的一句話帶過。

“嘿嘿,沒想到你這個小子還懂醫術呢!兄弟,改天教我兩手,說不定某天英雄救美可以用得上呢!”陳飛用手臂輕輕的撞了楊一善幾下。

楊一善尷尬的笑了笑,“陳飛,好好的讀你的書吧!想那麼多不切實際的東西幹嘛?”


陳飛不屑的道:“我去,不教就算唄,改天老子考個名牌醫科大學,看你神氣不?”

楊一善微笑的朝着陳飛豎起了大拇指,“強!”

陳飛這時更加得瑟了,“那是!你以爲老子是吃素的,改天老子考上後,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泡妹紙了,嘿嘿!”

楊一善拿起英語書輕輕的拍了陳飛額頭一下,“好好的讀你的書,別那麼多的廢話!”

陳飛弄了弄被楊一善弄亂的髮型後,輕輕的推了推跌下來的眼鏡框,壞笑着說:“嘿嘿,聽說今天來了個新班主任是個女的,教我們英語的,長得蠻漂亮的呢!”

楊一善劍眉一挑,沒好氣的道:“多事!”

所謂晚上不講神,白天不說人。說曹操,曹操就到!當陳飛說到新班主任時,門外走進了一個雙手捧着英語教科書,長得亭亭玉立,身材十分正的女人。

鈴聲一響,全體起立,今天由於樑秀娟班長要在醫院陪着她的爺爺,所以請假沒有來上課。

副班長同樣是個女的,樣子一般般,她叫於菊,爲人比較踏實,成績雖然比不上楊一善和樑秀娟,但是也是班裏排名前十的優秀生!

於菊一聽到上課鈴響,以及看到老師走進教室後,立刻帶頭站起,嚴肅的喊道:“起立!”

同學們紛紛站起,恭恭敬敬的說了一句:“老師好!”

“同學們好!”老師將教科書放在教臺上,揮揮手示意大家坐下。

大家都坐下後,老師看了大家一眼,然後道:“我叫歐文麗,是你們的英語科教師,同時也是你們的新班主任。”

臺下響起了一陣熱烈的掌聲,歐文麗繼續道:“上課時候,大家請將手機關機,或者調至振動……”

所謂新官上任三把火,歐文麗宣讀完班規、課堂紀律和點名熟識大家後,開始正式講課。

“很愛很愛你,所以願意……”當歐文麗講課講得正投入時,教室裏傳來了一首悅耳動聽的鈴聲歌曲。

“誰上課期間玩手機的?馬上給我站起來!”歐文麗皺着眉頭揚聲喊道。

教室裏的同學都不約而同的朝着發出手機聲音的地方看去。

“老師,是楊一善這個傢伙!”坐在楊一善後兩個座位的崔水突然間站起來,指控楊一善。

“老師,冤枉,這手機不是我的。”楊一善連忙站起,解釋道。

“老師,是他的,你聽,這鈴聲就是從他的座位中傳出來。”崔水陰險的笑着。

這時,崔水的同桌平頭也站了起來,“對!是他的,我也聽到了,這手機就藏在他的書桌裏面,老師你要是不信可以過來搜查。”

悅耳動聽的手機鈴聲依然繼續在教室裏迴響着,歐文麗皺着眉頭,攤開手掌,喝道:“楊一善,快將手機拿過來。”

楊一善百思不得其解,他真想不明白爲什麼他的座位裏面會有手機的響聲?

懷着被人冤枉以及忐忑的心情,楊一善伸手到座位裏左右探索,結果在發出聲音的位置找到了一部AP手機。

當拿着手機時,楊一善大吃一驚,“這到底怎麼回事?我的座位裏怎麼會有這麼貴重的手機呢?”

“老兄,你別用這樣的眼神看着我,我也不知道,反正這手機不是我的,我也買不起那麼高檔的手機。”陳飛被楊一善這樣盯着,感到很不自然。

“拿過來。”歐文麗示意楊一善快些將手機交出。

楊一善將手機交到歐文麗的手中,一臉無辜的道:“老師,這部AP手機不是我的,我不用AP,用CC,並且我的手機剛纔已經關機了。”

看着楊一善真的從褲袋中拿出一部已經關機的CC手機,歐文麗愣了一會,將AP手機關機後,道:“你什麼都不用說,先回去上課,這部AP手機暫時沒收了,中午放學的時候過來辦公室找我。”

楊一善苦笑着回到座位,崔水和平頭卻得意的壞笑着。

好不容易下課了,並且好不容易捱過了三節課,中午放學了,很多同學都興高采烈的到學校飯堂吃飯,又或者三五成羣的回家。

不過,楊一善卻懷着低落的心情來到了老師的辦公室。

楊一善敲了敲辦公室的門,歐文麗邊備課,邊呼道:“進來吧!”

“老師,我來了。”楊一善輕輕的推開門,走進教師辦公室。

辦公室中只有歐文麗和楊一善兩個人,氣氛有點兒彆扭!這時,歐文麗穿着一件白色的半透明T恤和一條深藍色的牛仔褲,這一身搭配將她那完美的身材表露得惟妙惟肖!

最要命的是,辦公室中還時不時傳來歐文麗自身散發出的那優雅清香的氣味,足可以令到不少男人爲之陶醉。

不過,楊一善卻沒有心情去留意這方面的細節,他過來可不是爲了欣賞美女,而是另有目的。

歐文麗看到楊一善進來了,瞥了他一眼,然後道:“坐吧!我想聽聽你的解釋。”

楊一善嘆了一口氣,道:“老師,我沒有什麼好解釋的,所謂清者自清、濁者自濁!” 楊一善說出“清者自清、濁者自濁。”那帶着正氣凜然的話後,令到歐文麗忍不住要另眼相看。

歐文麗呆呆的看着楊一善,就連手中的鋼筆在備課本上亂畫也全然不知。

楊一善被看得有些尷尬,弄了弄後腦後,指着歐文麗檯面上的備課本,弱弱的問道:“老師,你想畫大花貓嗎?”

歐文麗嚇了一跳,馬上將目光轉移到備課本上,這一看不禁傻了眼,痛苦的說道:“哎呀!遭了,今天的課程白備了。”

人生最大的悲劇莫過於將快要完成的東西摧毀掉!

щщщ☢ тTk Λn☢ ¢ O

楊一善有些自責的道:“老師,都怪我,都是我惹的禍!”

歐文麗擺了擺手,道:“算了,算了,這不是你的錯,誰叫你那麼帥!”

楊一善不明所以的弄了弄後腦,不好意思的道:“什麼啊,老師?”

歐文麗感覺自己有些失言了,於是道:“沒什麼,沒什麼!我是說你剛纔說的那番話太帥了!”

“喔!”楊一善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歐文麗暗暗的捏了一把冷汗,心中暗暗的罵道:歐文麗啊歐文麗,你今天怎麼了?怎麼可以在自己學生面前說這些話呢?唉!都是腳底長的毒瘡惹的禍,要不是因爲這個,我都不會煩到心神不寧。


楊一善見歐文麗的臉一陣紅、一陣白,忍不住問道:“老師,你臉色怎麼這麼難看,莫非你不舒服?”

歐文麗聽到楊一善這麼說,心中暗暗吃了一驚,她剛纔正是爲腳底長毒瘡的事而煩,如今經楊一善提起,不禁低頭輕輕的擡起右腳看了看腳板。


“沒事,沒事!我們說回正事吧!楊一善,你今天到底怎麼了?爲什麼上課玩手機,還要將手機音樂放那麼大聲?”歐文麗問道。

“老師,我沒有玩手機,這手機根本就不是我的,我也不知道這手機爲什麼會在我的書桌裏?不過,有一樣可以肯定的是,這根本就不是放音樂,而是來電提示鈴聲。”楊一善說道。

“你怎麼知道?”歐文麗問道。

“因爲我拿手機給你的時候,我看到有來電顯示的號碼,所以老師,你說我放音樂這一條不成立!”楊一善解釋着說。

歐文麗禁不住拍起了手掌,大讚:“很好!我目的只是想試探一下你,沒想到還是被你輕鬆駁倒了,不錯,果然觀察入微!”

頓了頓,歐文麗繼續道:“嗯,單憑這一點還不能證明這手機不是你的。”

楊一善笑了笑,對着歐文麗攤開手掌,“這就簡單了,麻煩老師你將沒收的手機遞過來給我。”

歐文麗點了點頭,將擺在檯面上的AP手機遞到楊一善手中,然後很期待的看着楊一善。

楊一善接過手機,對着手機輸入了自己的手機號碼,然後撥打。

很快,楊一善的手機響了,他從褲袋中拿出自己的手機,看了看這個手機號碼後,然後將自己的手機遞給歐文麗,“老師,你認識這個號碼嗎?”

歐文麗搖了搖頭,“不認識!”

楊一善笑道:“我也不認識!老師,你要是不信可以打客服電話問一下,像這個20開頭的號碼,應該是新出的號碼。”

歐文麗笑了笑,拿起自己的手機對着楊一善的手機屏幕中的號碼撥打客服電話查詢。

果然,客服提示這是一組新號碼,並且是昨天新開戶的。

歐文麗結束通話後,將手機遞迴給楊一善,然後微笑着說:“不錯,這是新號碼!”

楊一善微笑的點了點頭,然後拿起AP手機,翻開通話記錄,打開未接來電,“老師,你再查詢一下剛纔上課時打來這臺AP手機的號碼,看是不是同樣是新號碼?”


歐文麗接過AP手機試着查詢,果然又是新號碼。

楊一善看着歐文麗這副表情,不用她說已經猜到答案,“老師,怎麼樣?同樣是新號碼,對吧?”

歐文麗點了點頭,道:“嗯!不錯!”

這時,楊一善嚴肅的道:“老師,這手機是新的,兩組號碼也是新的,你相信世事有那麼巧合嗎?我會笨到花那麼多錢,搞那麼多花樣在老師你宣佈完紀律後,公然與你作對嗎?”

歐文麗看着楊一善,詫異的問道:“楊一善,你的意思是……?”

楊一善雖然平時比較呆板老實,但是遇到問題時,通常都會保持一顆平常心淡然處之!

“老師,我的意思是,我被人作弄了!有人故意趁我不在的時候,暗暗的將手機放到了我的書桌裏,想陷我於不義。”

歐文麗不得不佩服楊一善遇事冷靜,邏輯推理能力極強,“嗯!你講得很有道理!我會好好調查這件事,然後在同學們面前還你一個清白。”

楊一善突然間懇求的說道:“老師,我求你不要調查了,我不想將這件事情鬧大。”

歐文麗詫異的看着楊一善,“爲什麼?莫非你知道是誰?”

楊一善點了點頭,道:“嗯!”

歐文麗不禁追問:“是誰?”

楊一善沉默不答,歐文麗皺着眉頭繼續問道:“剛纔崔水和平頭站出來指控你,莫非是他們所爲?”

楊一善並沒有肯定,也沒有否定,而是淡淡的道:“老師,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給他們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

歐文麗搖了搖頭,嘆息道:“楊一善,你太善良了,很容易吃虧的!我正是因爲了解到你學習很好,並且老實善良,纔會相信你所說的話!”

“謝謝你,老師!”楊一善說到這裏,盯着歐文麗的腳板,道:“老師,你不用老是擡起你的右腳,看你的腳板了,這只不過是一個小毒瘡,扎兩針,排出毒膿,吃些消炎藥就好了。”

楊一善一下子看出她的疾病,歐文麗尷尬的同時,更多的是驚訝,“你,你,你,怎麼知道的?”

“你老是將你的右腳滑離高跟鞋,並一直盯着腳板愁眉苦臉的,我又不是瞎子,當然知道了。”楊一善笑了笑,突然間問道:“老師,你想你的腳快些好嗎?”

歐文麗想也不想,當即道:“當然想了!”

楊一善眨了眨眼,微笑的問道:“我可以幫你嗎?”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