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 二月 2021

“你!你!好!這是你逼我的!!”說完,劉洪德猛的拉開桌子最下面的一個抽屜,拿出了一個黑洞洞的東西。

Post by zhuangyuan

鄒忌心裏猛地跳了一下,那邊的劉辛彤也大叫道,“鄒忌!!”

“哈哈!!這下看你怎麼辦!找死吧你!我說了!你不要逼我!!”劉洪德拿着槍,大叫道。

這時,鄒忌突然憤怒了,這麼多天來,還沒有人這麼壓制過鄒忌,沒有讓鄒忌感覺過自己很弱,這下,可是惹怒了鄒忌。

鄒忌的雙眼,瞬間又變紅了,腦海裏那個聲音又出來了。

鄒忌往前走了兩步,把自己的額頭頂到槍口上,大叫道,“開槍啊!!” 劉洪德的雙手抖了抖,“你,你不要逼我!我,我真會開槍的!”

“開啊!”鄒忌一把攥住槍口,睜着雙大眼,眼裏血紅。

“你,你,你。”劉洪德已經被的一雙眼給嚇得說不出話了,“媽呀!鬼啊!~!”

劉洪德大叫一聲,雙手抱頭,蹲到了地上,瑟瑟發抖起來。

鄒忌嘴角上揚,把槍給扔到了地上,繞過辦公桌,站到劉洪德的面前。

“現在,我說的話,你信了嗎?!”鄒忌問道。

劉洪德沒說話,只是身體不斷的發抖着。

鄒忌看着這個樣子的劉洪德,一腳就踹了過去。

這個不是鄒忌冷血,而是鄒忌記得之前的時候,劉洪德對劉辛彤提得要求,這可是讓鄒忌非常惱火。

“不要,不要,不要啊!”劉洪德被踹地躺在地上,雙手抱着頭,對這鄒忌求饒道。

“不要?好!”鄒忌邪惡的一笑,又是一腳下去。

“咔嚓!!”骨頭斷裂的聲音。

“啊!!!”劉洪德抱着他的雙腿在地上翻滾起來。

“這就是你惹我的下場。”鄒忌此時還是有意志的,還是留了力氣的,否則的話,這個劉洪德今天絕對活不下去了。

劉洪德依舊抱着他的雙腿,殺豬般的嚎叫着。

鄒忌看都不再看劉洪德一眼,轉身,朝着劉辛彤走去。

“你沒事吧?”鄒忌問劉辛彤。

劉辛彤呆呆的搖搖頭,就這樣盯着鄒忌,像是被嚇傻了一樣。

“這還沒事?這不是發燒了?”

鄒忌說着,一隻手放到了劉辛彤的額頭上。

劉辛彤突然就精神了。

一下把鄒忌的鹹豬手給打掉,“什麼啊!我沒病好不好!”

“呃,沒病就好。”鄒忌笑着摸摸頭。

劉辛彤看着鄒忌,鄒忌此時眼裏的血紅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消失了,現在是清澈的明亮的雙眼,可是想想剛纔鄒忌的所作所爲,心裏不由的打個冷戰,不過一想,鄒忌這樣還不是爲了保護自己?那自己還有什麼好害怕的呢,看鄒忌現在這個樣子,真是不敢相信剛剛那個人就是鄒忌。

“劉姐啊,你想什麼呢?怎麼愣愣的?”鄒忌疑惑的問道。

看着鄒忌疑惑的表情,劉辛彤咯咯一笑,“你管我想什麼!好了,鄒忌,我們先走吧,我看見這滿地的傷員和那慘叫聲,我就很不舒服,我們先出去吧!”

“嗯嗯!好,那劉姐,你先走,我斷後!”

鄒忌笑着說道。

“什麼啊!我們一起走,斷什麼後!趕緊的!走!”

說完,劉辛彤一把抓住鄒忌的手就往外面走去。

鄒忌對於劉辛彤這個下意識的動作並沒想太多,只是感覺着這劉姐的手還挺柔軟的。

……………………………………….

兩個人路上沒碰見什麼人,劉辛彤拉着鄒忌,一路小跑就出了飆風公司的大廈。

兩個人剛剛出來,劉辛彤就鬆開了鄒忌的手,這倒是讓鄒忌一陣的失落。

“走吧,我們邊走邊說!”劉辛彤由於剛剛的一路小跑,此時臉上有些微紅,這可是吸引了滿大街的目光啊。

“嗯嗯,好!”看着劉辛彤白嫩的小臉,鄒忌笑眯眯點點頭。

“嗯,那小忌啊,我就不拐彎了,你直接說吧,我就不問了。”劉辛彤說道

“好吧。”鄒忌撓撓頭,心裏很是糾結,到底是告訴不告訴劉辛彤實話呢。

“怎麼不說話?”劉辛彤問道。

“呃..我是在想我們中午吃什麼,這餓着肚子,沒心情說話啊。”鄒忌隨即就回答了出來。

“你豬啊你!就想着吃!你先告訴我!然後我在決定我們去吃什麼!”

“不行啊!我沒心情啊,沒力氣啊!再說了,剛剛還運動了那麼長的時間。”鄒忌一臉期待的看着劉辛彤。

劉辛彤看着鄒忌這個樣子,給了鄒忌一個白眼,“好吧,我們去吃西餐好了。”

“啊?!那個,那個,那個很貴啊……”鄒忌低着頭,摸着腦袋說道。

劉辛彤還以爲鄒忌要說什麼,聽到這話,差點沒被雷的倒地上。

“我不讓那個你掏錢好不好!我請你!你剛剛保護了我!就當是我謝謝你的!”劉辛彤笑着說道。

“呃,好吧,那劉姐,等以後我請你啊!”鄒忌沒在客套,果斷的答應下來了。

“嗯嗯!好了吧!可以給我說了把!離這裏最近的一個西餐廳我們走十分鐘就到了,說吧!”

鄒忌看着劉辛彤,無奈地皺着眉頭,“其實吧,劉姐啊,這個說來話長。”

“那就長話短說!趕緊說!”

看着劉辛彤馬上要爆發的樣子,鄒忌連忙叫道,“好好好,我說,我說!”

“那劉姐,你聽好了,我說了啊,其實吧,我這個力量是以前我上大學的時候,在大學裏認識了一個看門的老大爺,就在前幾天,就是我們快要畢業了的那幾天,那位看門的老大爺不知在什麼時候對着我們做什麼了,我們的力量就開始無限的增長了,每天漲點,每天漲點,纔開始的時候,我們還是力氣很小,可是一天一天積累下來,我們力氣慢慢就大了,可是就算是這樣我們也不能不生活啊,我們就找工作了,就到了潔美,然後我被分到了公關部,然後今天被派來這裏,劉姐啊,這些你可別告訴別人啊,我不想別人知道,不然肯定有很多麻煩的。”鄒忌沒把燕婆婆那段告訴劉辛彤,因爲他不想劉辛彤知道那麼多,這也是爲了劉欣彤着想。

“嗯嗯,我知道了,剛剛你說你們?除了你還有誰嗎?我是聽說了你們三個來了潔美,他們都在別的部門?難道他們也有和你一樣這麼大的力氣嗎?”劉辛彤疑惑的問道。

“嗯嗯,他們都在銷售部,不過,他們的力氣只是我的一半,不知怎麼搞的,我的力氣每天漲得比他們都多,這個我也搞不清楚。”

“那你們爲什麼不去問問那個看門的老大爺?”

提到這話,鄒忌不免的臉色暗淡了一下,“王大爺他,已經去世了,我們畢業後的一天,就去世了。”

看着鄒忌這個樣子,劉辛彤滿肚子的疑問也就都咽回去了。

“走吧,我們坐出租!”劉辛彤馬上轉移話題。

“啊?!”鄒忌楞了一下。

“怎麼了?坐出租車啊,那樣不是快嘛。”劉辛彤笑着說道。


看着劉辛彤調皮的笑,鄒忌果斷的淪陷了,“好吧,就這麼少的路了,至於嗎。”

“不!我們去市中心吃!那裏更好吃!”說完,劉辛彤走到路邊,開始招手。



看着劉辛彤妖嬈的身姿,鄒忌無奈的搖搖頭,朝着劉辛彤走了過去。 鄒忌兩人就這樣坐車去市中心吃了飯,然後就回了公司,當然都是劉辛彤掏的錢,對此,劉辛彤感覺沒什麼,可是多少還是讓鄒忌感覺有點彆扭。

鄒忌兩人剛到公司就剛巧看見了申大龍和張小兵兩人,兩人都笑眯眯的看着鄒忌和劉辛彤。

鄒忌無奈地打了個招呼,然後就回公關部了,因爲還得交任務呢。

他們進公關部的時候,鄒忌看到陳彩燕已經回來了,臉色微紅,應該是喝了酒。

她的目光剛好和鄒忌對在了一起,然後陳彩燕微微一笑,紅紅的臉蛋,明亮的眼眸,誘惑萬千。

鄒忌也給她回了個微笑。

“咚咚咚……”劉辛彤敲門的聲音。

“進來。”莫敏的聲音傳來。

劉辛彤拉開門,走了進去,鄒忌跟着也進去了。

剛進門,就看見莫敏低着頭不知道在忙碌着什麼。

此時的莫敏一身的OL套裝,下身桌子擋着看不到,不過只是上身那也足矣秒殺一切吊絲了。

此時莫敏是微微慵懶的感覺,頭髮有點亂,有一絲髮絲已經落下來了,隨着莫敏身子動,頭上那縷髮絲也跟這搖擺,給人一種想把她頭髮給整整的衝動。

“莫主任,我回來了。”劉辛彤微笑着說道。

莫敏聽到聲音擡起頭,一甩額前的髮絲,看着劉辛彤,“回來了?怎麼樣?那個劉洪德沒還錢吧?”

說完,莫敏看了眼鄒忌,鄒忌對這她笑了笑,莫敏果斷的又無視了他。

“還了,而且還多給了。”劉辛彤笑着說道。

“什麼?!”莫敏先是楞了一下,然後驚訝的叫道,“你說什麼?他把錢還了?而且還多還了??”

劉辛彤笑着點點頭,“是啊,多給了一千萬呢,這可都是鄒忌的功勞啊。”

說完,劉辛彤把支票拿出來給了莫敏。


莫敏接過支票,睜這個大眼,盯着支票“個,十,百,千,萬,十萬……”

數了一會,莫敏眨巴眨巴雙眼,仰頭,看向鄒忌,“你,你是怎麼搞的?這,這劉洪德怎麼可能……”

鄒忌不好意思的摸摸頭,“嘿嘿,就是曉之以理動之以情嘛,我給他講了人生的大道理,他就給我了,那一千萬是感謝的,嘿嘿~”

“快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莫敏皺着眉頭,顯然是對這件事很上心,也是,那劉洪德,的缺確不是什麼好惹的人。

看到莫敏嚴肅起來了,鄒忌也不開玩笑了,“就是,就是我給他按摩了按摩,然後他就給我了啊。”

說完,鄒忌低着個頭,就像是小時候犯了錯誤了一樣。

“按摩?”莫敏愣了下。

“啊,是啊。”

“撲哧!~”旁邊的劉辛彤忍不住笑了出來。

莫敏又皺起了眉頭,“趕快說,到底是怎麼回事?!”

“其實吧,莫主任,這都不怪我啊,誰讓那劉洪德對劉姐提出那樣的條件呢,所以,所以我就忍不住把他給打了。”鄒忌小聲的說道。

“什麼?!”莫敏騰的一下就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你!你!”莫敏指着鄒忌,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敏敏,你別生氣,小忌都是爲了我好,你不要生氣,當時那劉洪德提出的條件的確是太過分了的,這都是我的錯,你不要怪鄒忌。”

劉辛彤連忙在一旁勸道。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