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 二月 2021

“你自己不會看嗎?”葉蕭瞟了老道士一眼,淡淡地說道。

Post by zhuangyuan

“要是老夫知道,那還會問你?你既然知道封印怎麼破解,那也一定知道這下面封印的是什麼?”老道問道。

他已經用神識掃過這片土地了。

除了厚厚泥土,真的什麼也沒有。

“這東西不是你這種級別的人可以觸碰的。”葉蕭淡淡地說道。

“哈哈哈,小鬼,別的我不敢說,這世上我不能碰的東西恐怕沒幾個…你告訴我裏面是什麼,老夫可以送你一場造化。”老道士似乎被葉蕭的話給逗樂了,笑着說道。

“送造化?你拿得出什麼?”葉蕭眉頭一挑,問道。

“我可以收你爲記名弟子,傳授你無上的修煉之法。”老道士大手一揮,笑着說道,就像一個拿糖果引誘小孩子的猥瑣老頭。

這話一出,一旁的胖道士不由得爲之動容。

他知道,這個老道士的真實身份。

能成爲他的徒弟,哪怕是記名弟子,這可是一步登天的機會。

“不需要。”葉蕭直截了當地拒絕道。

以葉蕭的輩分,那可是跟茅山龍虎道門的老祖平輩論交的,自然看不上區區的一個親傳弟子。

“額…你可考慮清楚了?”老道士盯着葉蕭,沉聲道。

緊接着,他渾身一震,身上的氣息一吞一吐,頓時一種無與倫比的威壓瞬間籠罩在衆人的身上。

“這股氣息,化神…哦,不,渡劫期…”白老感受着這股可以摧毀一切的氣息,驚呼道。

所有人都感覺心臟跳慢了半拍,臉色慘白,身子不住的顫抖,彷彿面前有一頭巨龍甦醒了一樣。

不過,這股氣息來的很快,去得更快。

不等所有人回過神來,老道士已經收斂了自己的氣息,得意洋洋地說道:

“現在呢?”

“還是不需要。”葉蕭依然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完全沒有受他氣息的影響。

“那你要什麼?”老道士皺了皺眉頭,緩緩地說道。

“仙晶,仙器,仙藥你有嗎?”葉蕭問道。


“這些是傳說中的東西,我怎麼可能有。”老道士愣了一下,隨即說道。

“那上品以上的法寶,丹藥有嗎?”

“這個…也沒有…”

“那靈石呢?一千塊塊靈石,總不會拿不出來吧?”


“一…一千塊!我現在…也拿不出這麼多啊…”

“你怎麼什麼都沒有,就這樣,你也配送我造化?”葉蕭鄙視地說道。

連一點點東西多年沒有,也不知道這個老道士是怎麼修煉到渡劫期的。

在葉蕭的印象裏,渡劫期的修煉者,這樣的東西不是隨隨便便就能拿得出來的嗎?

怎麼這個老道士窮成這樣?

“小子,你敢耍我?”老道士臉色陰沉,冷冷地說道。

“你自己說要給我造化的,現在又給不了我,怎麼叫我耍你?”葉蕭淡淡地說道。

“那還不是你獅子大開口!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罰酒,那麼就別怪老夫辣手!”蘇萬年盯着葉蕭,冷冷地說道。

“這個老頭真的不好惹,你們還是快點下山去吧。”錢洛顫抖着,在一旁小聲說道,言語間似乎很忌憚老道士。

“誰也不準走。今天你不把你知道的說出來,老夫保證你們誰也離開不了茅山。”老道士的神色冷的像冰,眉宇間殺氣騰騰。

一股無形的威壓從他的身體裏向外釋放出去,直直葉蕭。

“就憑你?一個天劫都沒渡過的老頭?”葉蕭眉頭一挑,淡淡地說道。

他一副淡然的樣子,彷彿全然沒有感受到老道的威壓。

“嗯,你怎麼知道的老夫沒度過天劫?”蘇萬年神色一滯,奇怪的問道。

“你隱藏着修爲,就是不想去渡天劫唄?一個連天劫都怕的修士,還修煉個屁?”葉蕭鄙夷地說道。



像蘇萬年這樣的修士,葉蕭見多了。

這說明,他對自己能度過天劫沒有信心。

“你懂什麼?不是我不敢去渡,而是不能去渡…一旦要渡天劫…算了,跟你說了你也不知道,別廢話了,快點把你知道的都告訴我!”老道士說着,眼神一凜,右手變爪,作勢要向葉蕭抓來。

只見葉蕭看也不看老者一眼,擡頭看了眼頭頂的太陽,淡定地說道

“那個傢伙差不多是時候出來曬太陽了吧!”

葉蕭的話音剛落,一道突兀的聲音在金龍洞前響起。

“啊呦,媽耶,是誰把封印給老子去掉了?害的老子從土裏鑽出來了。”

衆人循聲望去,只見剛剛還什麼都沒有的泥地裏,此刻正有一顆手掌大的人蔘,兩根修長的根鬚插着腰,非常人性化地破口大罵着。 這棵人蔘通體潔白如玉,猶如一個剛出生的小嬰兒,全身沒有一點褶皺。

在它的頭頂有一束翠玉般的綠葉,上面結着六顆紅色寶石般的果實,上面有寶光纏繞,像是古代帝王帶了一頂翠玉的冠冕,看起來神氣十足。

“這是棵人蔘?”榮小雅嚥了口口水,覺得自己的世界觀正在崩塌。

說好的建國以後不準成精的呢?

這個人蔘精又是個什麼鬼?

“會說話的人蔘…”拓跋傾城不由得呆住了,愣愣地補充了一句。

話說,在星閣裏有着修煉界的無數祕聞,她本以爲再怪異的事情自己都可以見怪不怪了。

可是,在見到這棵人蔘的時候,拓跋傾城依然驚得說不出話來。

還有什麼比一棵會說話的人蔘更離譜?

問題是,這棵人蔘好像還會說髒話!

“這是…什麼…”

老道士瞳孔一縮,動作一滯,抓向葉蕭的那隻手停在空中,一時愣在了原地。

看這人蔘的樣子,應該就是原本的封印之物。

可饒是他修煉了三百多年,也從來沒有聽說過有會說話的人蔘。

“傳說中藥材如果修煉到極致,是可以生出意識,口吐人言的,葉先生,這株藥材難道就是傳說中的聖藥?”拓跋傾城皺着眉頭,思索了片刻,詢問地看了眼葉蕭。

眼前的這株人蔘,讓她想起了一個虛無縹緲的傳說。

不過這個傳說太過荒誕,以至於當時她並沒有當真。

“它的來頭可比聖藥大多了。你最好叫他藥王大人,不然他生氣起來,可不好惹。”葉蕭笑着說道。

“藥王大人?”拓跋傾城疑惑着重複了一遍,秀眉緊鎖,似乎在思考着什麼。

“對,沒錯,我就是萬人敬仰,光輝偉岸,英明神武的藥王大人!”人蔘得意的說道。

“什麼藥王不藥王的,不過就是一株聖藥…沒想到…茅山的祕密,竟然是藏着這麼一株好東西。”蘇萬年舔了舔嘴脣,眼睛死死地盯着那株人蔘,生怕自己一個不留神,人蔘就不見了。

聖藥,那可是比仙藥還要厲害的東西。

有了這株聖藥,他豈不就可以一步登天,去仙界嚐嚐當仙人的滋味了?


想到這裏,蘇萬年的眼神熱切了起來,滿是褶子的臉上滿是笑意,像極了一朵盛開的老菊花。

“如果我是你話,我就不會打他的主意。”葉蕭淡淡地說道。

“那是,這種吃了就可以白日飛昇的神物,怎麼會是你這種小人物可以染指的。”老道人笑着說道。

“傻瓜!”葉蕭聳了聳肩,不再說話。

只見,蘇萬年身形猶如鬼魅一般,五指一張,向着人蔘抓去。

他的動作很快,一個呼吸的功夫,他的手掌已經距離人蔘不到半米。

“媽誒,這裏怎麼有這麼醜的一個老道士!笑得還這麼猥瑣!不行了,太醜了,我要吐了!”

人蔘臉上露出噁心的表情,很人性化地對着地面做出一副要吐出來的樣子。

緊接着,只聽“呼”的一聲,人蔘一下鑽進了泥土裏,不見了蹤影。

“你這聖藥,居然敢罵我醜!還不快快出來束手就擒。”眼見煮熟的鴨子飛了,蘇萬年氣急敗壞地說道。

“轟”

一個強大的氣勢向着周圍散去

他不再收斂修爲,雙腳一踏地面,飛到了半空中,雙手背在身後,緩緩地閉上了雙眼。

他的神識向外展開,想要尋找人蔘的位置。

“我警告你,別過來。醜八怪,老子最討厭你這種出門不照鏡子的人了!”沒想到,這株人蔘竟然從遠處的一塊泥土裏探出頭來,生氣的說道。

“居然還敢露頭,這次我看你往哪裏跑?”蘇萬年冷聲道。

在人蔘露頭的瞬間,他的神念已經徹底鎖定了這棵聖藥。

這次它再也躲不了了!

只見蘇萬年眼神一凜,整個人化身一道流光,向着人蔘飛掠而去。

“哎呦,媽誒,都叫你別過來了。”人蔘兩條根鬚抱着腦袋,向着泥土裏一鑽,身子一竄,便又沒了蹤影。

“沒有用的。”蘇萬年立刻在空中改變了飛行軌跡,向着另一個方向飛去。

在神唸的幫助下,這棵人蔘的移動軌跡被看的一清二楚。

“就是這裏。”數百米的距離轉瞬即至,蘇萬年右手翻掌,猶如擎天,向着泥土中一個位置抓去。

“轟轟轟”

一道轟鳴聲由遠而近

就在蘇萬年的手快要碰到泥土的時候,突然地面涌動,一道白色的光從地下鑽出,向着蘇萬年撞去。

“這是什麼!”

一抹白光速度極快,老道士根本來不及阻擋,胸口硬生生地被白光擊中,身體向着後方倒飛出去。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