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1 一月 2021

“但是我給紅樹穿的衣服是有底線的,但是法姆……你給紅樹穿的衣服都是一些羞恥度極高的服裝。”

Post by zhuangyuan

面對兩人的對話詢不僅後退了一步。

萱瞄了詢一眼露出了滿足的笑容。

“那麼,法姆。你有打算改善這行爲的想法嗎?”


“完全沒有。”

法姆自信滿滿得笑着。

“就是這麼一回事。去見紅樹的想法最好還是放棄吧,這麼做只會讓情況惡化。”

詢深深得吐了口氣顯得非常疲憊。

午飯後詢將Sword、小權和提諾亞叫到了天台。在水箱的鋼架下詢將昨天自己所看到和聽到的一切大致的告訴了她們。知道事實後三人的態度並沒有明顯的變化。

“這就是我從法姆得知的一切。”

Sword的臉上是那毫無緊張感的笑容。

“噢噢!原來如此。事情變得有意思了啊。”

看着這樣的Sword詢顯得非常不安。

三人之中最不想讓你知道……

“居然瞞着我們做這麼有趣的事。”

提諾亞的笑容中感覺得到少許惡意。

“……是嗎,法姆把一切都告訴你了啊。不過你似乎有幾點地方沒弄清楚。”

三人之中小權的反應最淡,原因非常簡單。在拉比斯展開結界之前她就已經來到了這個世界。詢所說的一切小權從一開始就知道。

“首先拉比斯展開結界的事已經是兩百多年以前的事了。”

“兩百年前!?”


“嗯,當時發生了很多事。最有名的自然是普羅菲斯的暴走,當時我可是非常安分的。運氣不好受到了普羅菲斯的一個分列人格的襲擊,沒辦法只好拿出全力將其擊退了。這就是我至今爲止都被騎士監視的原因。嘛,如果沒有那件事的話我應該在結界的外面甚至還可能成了騎士團的一員。”

“擊退普羅菲斯?”

三人多少都有些意外。

“嘛,實際上我們並沒有交手。我只是稍微用了下自己一直隱藏着的力量而已。但是偏偏被黃金騎士團的主人羅斯塔看到了。不過到了現在我倒覺得這並沒有那麼糟糕。畢竟我遇到了蓮……還有你。”

小權淡淡得笑了笑繼續說道:

“男性不再出現的現象也是從那時開始的。而這個世界的男性嘛……從一開始就沒有出現在對面世界過。”

聽完小權的話,三人都陷入了沉默。

片刻後小權的追問打破了這沉重的氣氛。

“那麼,告訴我們這些是要做什麼呢?”

詢猶豫了片刻閉上了雙眼,片刻後普羅菲斯的意識體出現在了詢的身旁。見了普羅菲斯小權顯得非常不愉快。畢竟因爲她小權可是吃了不少苦。

“普羅菲斯……”

“誒?她就是普羅菲斯?我是Sword,以後就是朋友了。”

“感覺不到魔力啊……什麼啊,沒有實體啊。”

兩人的反應和詢預測的並沒有多少區別。嘛,Sword是宣稱要讓所有魔女成爲自己朋友的笨……咳咳,人。而提諾亞嘛,對於沒有魔力的意識體她完全提不起興趣。

普羅菲斯見了小權露出了溫和的笑容。

“好久不見了,現在的稱呼似乎是小狐狸啊。”

“哈~這邊可是一點都不想見你啊。另外,不準中這個稱呼,叫我權就行了。”

“呵呵。襲擊你的又不是我,沒必要擺出這種態度吧?”

“早就無所謂了,那種事。只是看到你的臉火大而已。”

“呃……這話很失禮哦。”

普羅菲斯停頓了片刻將視線轉向Sword和提諾亞。

“普羅菲斯,初次見面。希望能和你們友好相處。雖然有些突然,有件事情希望你們得到你們的協助。我要將從我身上分離的人格全部回收。”

“回收?”

聽了這話Sword的態度認真了。

“也就是說這些人格將會和詢體內你的人格何爲一體?”

“可以這麼理解”

“……那麼,對詢來說有什麼風險?”

不只是Sword,提諾亞和小權也很在意這一點。她們也將注意力轉向了普羅菲斯。

“我的封印是非常強力的。失去大半魔力的我沒有足夠的力量將封印破解,完全可以放心。對詢的魔力支援現在也不受我的控制,應該不會有什麼副作用。”

“好吧,我願你協助你!”

Sword的回覆非常迅速,她也聽說了普羅菲斯的事。聖潔之魔導書,現在普羅菲斯的內心不存在任何負面的情感,這是Sword信任她的原因之一。另外還有一個原因……

“普羅菲斯是魔女,所以我相信你!”

面對Sword的態度提諾亞淡淡得笑了笑。

“似乎有點意思,外面的世界也想出去看一下。算我一個吧。”

“我可不會幫忙哦。”

即便如此小權的態度依然非常糟糕。

“我沒打算讓小權幫忙哦。小權的王權必須靠近對方非常麻煩,除了這個能例外都不適合活捉,而且……下手不知輕重,萬一有什麼閃失就麻煩了。”

聽了這話小權真的生氣了。

“啊啊啊!!誰下手不知輕重啊!!我要去!!”

普羅菲斯似乎還想說什麼。但是她沒有說話的機會。小權繼續說着。

“閉嘴!什麼都不要說,總之我是一定要去的!”

說完小權轉身離開了。 【對面世界 城北郊區 18:11】

一輛奔馳CLS350在高速公路上行駛着。和當天一樣開車的是穗耶菈。詢坐在副駕駛席上,小權、提諾亞和Sword坐在後面。

Sword顯得有些失望。

“沒想到騎士團居然開車……還以爲能看到馬呢。”

小權對這狀況似乎非常滿意。

“不是挺好的嘛,馬車可就沒這麼穩當了。”

Wωω⊕ tt kan⊕ CΟ

“馬車是無所謂了啦,我要想看的是馬。”

“馬?你的年代沒有馬嗎?”

“當然有。只是……”

Sword淡淡得笑了笑。

“喜歡馬?”

“嗯!!非常喜歡。”

Sword勉強笑了笑。

“以前養過馬……”

片刻的沉默後穗耶菈開口了。

“我也很喜歡馬哦,非常遺憾這個世界上馬是不存在的。不過在詢的世界還有機會見到的。”

詢回頭看了看三人,當他將視線轉向提諾亞時發現她的臉色非常糟糕。

“提諾亞?你怎麼了?”

“……沒什麼。”

“可是,你的臉色很難看。”

穗耶菈瞄了她一眼。


“暈車藥的話駕駛席背後的口袋中有。”

“不,不是暈車!怎麼可能?我怎麼可能會暈車!?”

見她如此拼命否定詢和穗耶菈也只好放棄了。詢大致理解了提諾亞的心理。

提諾亞是第一次坐車。雖然對暈車有一定的認識,但是發生在自己身上這種事她根本沒有想過。恐怕她認爲只有體質差的人才會出現暈車的針狀吧。

“到邊界了。”

聽到穗耶菈的話詢將視線轉向了前方,結界的牆壁已經很近了。片刻後光壁上出現了缺口,車子就這樣開進了缺口。

【異世界】

一片森林前穗耶菈停下了車。

“法姆大人就是在這片森林中見到普羅菲斯的分列人格的。”

說完她拔出鑰匙開門下了車,其他人也紛紛從車上下來。即便離開了車,提諾亞的臉色依舊非常糟糕。

小權走到提諾亞面前。

“沒問題嗎?我來扶你吧。”

聽了這話提諾亞卻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


“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

“呃,的確有點問題。從身高考慮的話這不現實吧?如果讓外人看見,有種虐待兒童的感覺。”

聽了這話小權當然會生氣。

“哈!!這是什麼意思啊!!”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