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 十二月 2020

但就在蘇瑾靠近的一瞬間,那個怪人忽然將一把粉末向蘇瑾撒了過來,紅色的粉末在血月的照射下飄到蘇瑾的身前,蘇瑾只感覺一股刺激性的味道撲面而來。

Post by zhuangyuan

“辣椒粉!”蘇瑾猝不及防,因爲奔跑時需要攝入大量的氧氣,所以他的嘴巴可是張着的,然後蘇瑾立即淚流滿面,那刺激的味道讓他的淚水和鼻涕根本忍不住。

蘇瑾強忍着那股難以忍受的感覺,他必須先衝過去,因爲他能夠聽到自己的身後,那個怪物的腳步聲已經非常近了。

雙眼強行睜開,蘇瑾確定了怪人的位置,然後他擡起斧頭直接砍了過去,他不指望真的能夠砍死怪人,只希望他能夠暫時躲開就行。

但蘇瑾的想法有些天真了,面對蘇瑾砍過來的斧子,那怪人只是將自己手裏的菜刀送了過去,然後蘇瑾就覺得手中一輕,消防斧硬生生被菜刀來了個一刀兩斷,消防斧的斧頭遠遠的飛了出去。

蘇瑾倒吸一口涼氣,他暗道莫不是就這樣結束了,自己死在一個單人事件中?大風大浪都挺過來了,但最後卻是一個這樣的結果。

他不會認命,他站住身體,因爲他發現那怪人從始至終都沒有向他移動一步,或許這個傢伙並不能離開一定的範圍,如果是這樣的話,他唯一的威脅其實是背後的那個怪物。

想到這裏,怪物也已經殺到了,蘇瑾聽到那粗重的腳步聲,好像要將地面踩碎一般,但是蘇瑾依舊沒有動,他在等,等那怪物再近一步。

“是這個時候了!”蘇瑾身體向旁邊一滾,他感覺到一股強風順着自己的耳朵吹了過去,剛纔的辣椒粉讓他難以睜眼,但他確定怪物是向着他撲了過來。

噗……!

一聲悶響,蘇瑾感覺下雨了,只不過這些雨水中有一股腥氣,而且還有一股溫熱感,就這雨水蘇瑾將臉上的辣椒粉擦乾淨,他勉強睜開眼睛,看到的是已經被劈成兩半的怪物。

那怪物上下半身直接被劈開,此時下半身倒在一邊一動不動,而上半身還在掙扎着向蘇瑾爬過來,他嘴裏昆蟲一樣的口器不停的張合,給人一種非常噁心的感覺。

不過怪物的生命力確實強大,在被劈成兩半的情況下依舊爬到了蘇瑾的腳邊,然後他一把抓住蘇瑾的腳,張口就要咬下去。

砰……!

蘇瑾抓住斷掉的消防斧把,用力插入怪物的口器裏,這一下他用盡了全身的力氣,直接將怪物給貫穿。

“吱吱……!”怪物痛苦的抽搐着,他抓着蘇瑾的腿似乎想要向上,攻擊蘇瑾,但蘇瑾一腳踢在他的胸口,又將其踢了出去。 蘇瑾不是一個喜歡弄險的人,因爲一般來說弄險代表走投無路,已經別無他法,只能在險中求生,不然瘋子纔會去主動弄險。

好在這一次蘇瑾的運氣不錯,能夠險中求生,他擡頭看了眼那怪人,對方依舊靜靜的站在那裏一動不動,只不過那面具上抽象的臉龐在流動,一雙眼睛看向了蘇瑾。

蘇瑾只要只要自己越過那條線,對方就會毫不猶豫的殺了自己,之前那次撒辣椒粉,恐怕只是地獄手冊給予的一個提示,而蘇瑾也相信這樣的提示絕對不會有第二次,因爲魯莽可以饒恕,但愚蠢不可以。

怪物被殺,蘇瑾總算有了點喘息的時間,但他也不能繼續在這裏耗着,拿不到鑰匙的話,死亡只是早晚的事情,所以他必須進入食堂,可進入食堂就一定要越過這條生死線,看起來似乎成了一個僵局。

蘇瑾知道肯定有破解的方法,地獄手冊不可能堵死宿主活下去的路,但是面對這個如同木偶一樣的人,那個突破的點到底在什麼地方。

站起身來,蘇瑾直接對怪人道“我想進入食堂。”

“現在不是食堂的開放時間!”怪人立即有了迴應,他的聲音很尖銳,聽起來好像有人捏着嗓子說話一樣。

蘇瑾馬上追問道“那什麼時候纔是食堂的開放時間?”

“早上六點到晚上八點,錯過這個時間……沒飯吃!”怪人迴應道。

蘇瑾想了想,自己在醫院裏的時間應該是四十八小時,按說就算是再等待一天也沒有問題,可地獄手冊的事件並非一成不變的,今天地獄手冊給他獲得鑰匙的機會是繃帶男,自己如果把握不住的話,明天很有可能,不……是必然會發生變化,難度也會上升,不然的話蘇瑾也不用冒險非要在今天晚上行動。

“那有沒有……在不是開放時間進入食堂的辦法!?”蘇瑾問道。

怪人沉默了幾秒,然後微微點頭道“有,兩個方法,一個是殺死我,你就可以隨便進出食堂。”

蘇瑾咧了咧嘴,這個辦法自己想做到有點不現實,所以他等着怪人說第二個方法。

“第二個是找到一份調料給我,只要是烹飪中可以用到的,就可以!”怪人繼續說道。

蘇瑾皺了皺眉,找調料,聽起來不難,但是這可是醫院,除了食堂裏哪裏還會有什麼調料。

“調料……酒算不算?”蘇瑾眼中閃過一絲亮光,立即向怪人問道。

怪人點了點頭道“當然,用酒作爲調料製作的烹飪有很多,不管是中西方都有,如果你找到酒給我,我就讓你進去。”

蘇瑾點了點頭,想在醫院裏找到成品酒自然不容易,但找點酒精不是難事,到時候兌點水稀釋一下,應該可以過關。

“酒精的話……那裏應該有吧!?”蘇瑾的目光看向不遠處的一幢小樓,那小樓上寫着取藥樓三個打字,那地方應該備有酒精纔對。

看了看自己的消防斧,已經被怪人一刀兩斷了,斧頭把也插入了怪物的嘴裏,單獨拿着斧頭的話殺傷力有限,不過蘇瑾還是帶上了,這個時候任何武器都好,也許會派上用處也說不定。

轉身走向取藥樓,血月的照耀下那三個打字也顯得妖異無比,好在取藥樓沒有怪人守護,蘇瑾很容易就進去了。

但進去之後蘇瑾臉上露出一絲無奈,取藥樓裏房間也不少,除了取藥窗口之外,其他都是儲藏用的,但問題是蘇瑾不知道酒精在哪一間,如果自己一間一間的去找,恐怕到天亮也找不到。

“應該有什麼……地圖一類的吧!”蘇瑾喃喃自語,這種地方肯定有示意圖,或者地圖一類的東西,至少也有一本記錄本讓取藥的人能夠簡單的找到自己想要找的藥物,而那種東西應該在取藥窗口裏邊吧!

蘇瑾抱着嘗試的想法走到取藥窗口,想進入窗口裏面要先打開門,只不過此時門被一把銅鎖鎖住了。

“還好帶着這個!”蘇瑾將斧頭拿起砸了起來,每幾下就將銅鎖砸開了,打開了門走入其中,蘇瑾直奔辦公桌,他打開一個個抽屜希望能夠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蘇瑾的運氣還不算太糟糕,很快就找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如同蘇瑾自己猜測的一樣,那是一個小巧的記錄本,記錄本的主人應該是個女人,記錄本的封面上有着手繪的圖案。

翻開記錄本,蘇瑾開始逐一查看起來,上面的信息實在是太多了,不過很快蘇瑾就找到了自己想要的。

“消毒用品,三零二麼!”記錄本上記錄了消毒用品這一項,裏面應該就包含着酒精,不過三零二,也就是說自己要上三樓才行。

走出取藥窗口的房間,蘇瑾找到了樓梯,他扶着樓梯向上,但是沒有爬多久他就發現了不對,z字型的窗口想要上三樓應該爬四層就行了,但自己已經爬了六七層,卻連二樓都沒有上。

“該死的,模因空間麼?”蘇瑾皺眉,他最怕遇到的就是模因,一來模因相當危險,二來想要破解模因一般需要時間,如果自己運氣不好被困上幾天也不是不可能的。

蘇瑾搖了搖頭,然後繼續向上,他需要多爬幾次看看能不能找出什麼規律來,順着樓梯向上,蘇瑾不停的在樓梯上做記號,他發現自己做的記號,自己會在下一次轉折的時候看到,也就是說自己不停的在一條樓梯上上下不停。

“z字型的樓梯,卻沒有任何一點轉折麼?每一次我走的都是同一道樓梯!”蘇瑾喃喃自語,明明是一個z字型的樓梯,但自己每次走到z字的上半邊都會馬上出現在z的下半邊。

“頭即是尾,尾即頭!”蘇瑾繼續喃喃自語,他也沒有停下,此時已經走到了拐彎的地方,然後他將雙腳站在樓梯拐彎的兩邊,敲了敲自己的鼻樑到“如果是這樣的話,是不是說我同時出現在樓梯的上面和下面?”

想到這裏蘇瑾忽然感覺身體一陣扭動,他好像被撕裂了一樣,但身體卻沒有任何的變化,那種撕裂只是一種非常奇怪的感覺而已。

嗡……!

蘇瑾耳邊傳來一陣嗡鳴,然後天旋地轉,他忍不住扶住樓梯,等到那種旋轉感消失後,他發現自己已經到達了二樓。

“原來是這樣的模因。”蘇瑾笑了笑,這個模因重在明白,只要蘇瑾瞭解了這個模因的規則,那麼模因便會立即消失。

其實這個模因非常簡單,他所走的樓梯是一個單獨的空間,以z字型樓梯的一截構架的單獨空間,在這個空間中,蘇瑾永遠只會走在一道樓梯上,空間被扭曲成了一個圓,這也就是蘇瑾爲什麼說頭即是尾,尾即是頭。

而他當明白這個規則後,封閉的單獨空間就會立即消失,他也就出現在了二樓,走上二樓後蘇瑾沒有停留,他繼續向上,這一次模因空間就不存在了,他很輕鬆就來到了三樓。

三零二在三樓的最邊上,蘇瑾轉身就看到了那個房間,門上同樣有一把銅鎖,蘇瑾故技重施,將鎖幾下就砸掉了。

推開倉庫的大門,裏面立即傳來一股刺鼻的味道,這裏都是一些消毒用品,有味道也不奇怪,倉庫裏沒有燈,外面的血月之光只能提供非常微弱的光,蘇瑾只能用手在倉庫裏摸索,他只要摸到什麼容器就將其打開,然後用手指沾一點。

酒精可以帶走大量的熱量,所以酒精塗抹在人身上時會有一種冰涼的感覺,很快蘇瑾就找到了他想要的東西,那是一桶三升的醫用酒精。

蘇瑾直接拎起來,然後走出三零二,他離開取藥樓後直接回到病房樓,然後將容器裏的酒精倒掉了不少,又在廁所的洗手池接了點水,晃動了幾下,這纔拿着稀釋過的酒精來到食堂旁,然後將稀釋過的酒精交給了怪人。

怪人接過蘇瑾的酒精,將其打開用放在臉前,看起來好像是用鼻子聞了聞,不過他那張臉實在看不出鼻子在什麼地方。

“是酒,你現在可以進去了。”怪人向旁邊挪動了一下,示意蘇瑾可以通過。

蘇瑾長出一口氣,他小心翼翼的從怪人的身邊走了過去,然後進入食堂中,此時的食堂一片寂靜,比取藥樓好的是這裏燈光充足,蘇瑾不用摸着桌椅板凳前進了。

而蘇瑾的目標則是後廚,那裏應該能夠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穿過食堂打聽,蘇瑾來到後廚,不過這裏並沒有如同蘇瑾想象的那樣看到什麼食材,後廚空蕩蕩的,只有大量才廚具而已。

蘇瑾的目光在後廚搜尋了一下,然後他看見了一個冰箱。 後廚一個冰箱被放置在顯眼的角落裏,在蘇瑾看來裏面有食物的可能性非常大,但是這種情況下出現一個冰箱,蘇瑾心裏也有點發毛。

但凡恐怖類的故事,電影裏都會出現一個非常常見的情節,那就是開門殺,所謂的開門殺不單單指打開一扇未知的大門,還包括打開抽屜,查看牀底等情況,而現在自己想要拿到食物就要打開冰箱,正好附和開門殺的條件,而且蘇瑾感覺在這種情況下,遇到開門殺的概率會更大一些。

“不能直接打開,需要想一想其他的辦法了。”蘇瑾絕對不會直接打開冰箱的,他在周圍尋找了一番,找到幾根用來捆綁食材的麻繩,他將幾條麻繩系在一起,然後將另外一頭系在冰箱的門把手上,準備來個遠程操控。

遠遠的躲開之後,蘇瑾用力拉動麻繩,冰箱也隨着他的發力被打開,就在冰箱門被打開的一瞬間,一股黑色的液體從裏面噴涌出來,一些被沾染上的麻繩立即被腐蝕融化。

蘇瑾嘴角抽搐了一下,好在自己沒有親自去打開冰箱門,不然以剛纔那種情況來看,自己很難躲開那些黑色的液體,這果然是個開門殺。

等待了片刻後,蘇瑾才靠近冰箱,他將冰箱門又拉開了一點,裏面的食材非常豐富,將整個冰箱都塞滿了。

蘇瑾本來想隨手拿出一個食材,準備回去交差換取繃帶男手裏的鑰匙碎片,可他猶豫了一下,又從冰箱裏取出了幾樣食材,他準備開火烹飪一下。

繃帶男的要求很明確,他要的是食物,而不是單純的食材,之前事件給蘇瑾提供的四種東西中青蛙和老鼠肯定算不上食物,但蘇瑾並不敢大意,如果繃帶男執着於食物這兩個字的話,自己帶回去一樣食材,很有可能被拒絕。

要是那樣自己之前的努力就全部都白費了,而且還浪費了大量的時間,所以他還是決定謹慎一點的好。

後廚裏工具齊全,蘇瑾抄了個芹菜,然後用塑料袋包好就準備離開食堂,臨走前他又想了想,然後弄了幾柄刀具別在腰間,帶上一些武器終歸保險一點。

離開食堂,蘇瑾再次小心翼翼的從怪人身邊繞了過去,然後回到住院部,順着走廊往回走,走廊依舊寂靜的讓人感到發慌。

叮噹……!

就在這個時候,那叮噹聲再次響起,蘇瑾微微一顫,難道剛纔那種怪物不止一隻?他連忙竄進最近的洗手間,然後從拐角處觀察走廊裏的情況。

很快蘇瑾就發現,這一次在走廊裏移動的並不是之前那種穿着護士服的怪物,而是一個帶着金絲眼鏡的男醫生,只不過此時他身上插滿了各種注射器,雙手也變成了巨大的手術刀。

怪物醫生在走廊裏遊蕩着,他和之前的怪物護士一樣,會打開每一道病房的大門,然後走入其中,幾分鐘後纔會走出來。

蘇瑾屏住呼吸,他計算了一下怪物醫生在病房裏用的時間,大概是一分鐘左右,然後他趁着怪物醫生走入一個病房後,立即從洗手間裏走了出來,這一次蘇瑾不敢發出聲音,只能躡手躡腳的前行,但這樣速度實在不快。

“三十一,三十二,三十三……!”蘇瑾心中默數,他必須在自己數道六十之前拐進樓梯,不然的話就有被怪物醫生髮現的可能性。

“五十,五十一,五十二……!”蘇瑾的額頭冒出一點冷汗,走廊實在是太長了,而且他現在又不敢加快腳步,還剩下幾秒鐘的時間,但是看距離的話,實在是有點長。

沒有辦法,蘇瑾的眼角撇了下旁邊的病房,現在也只有先進去躲一下,等怪物醫生進入下一個病房後再出來了。

蘇瑾打定主意,立即按住一個病房的把手,他輕輕一推便將病房推開,然後閃身進去,而就在他閃身進去的瞬間,怪物醫生也從上一個病房中走了出來。

蘇瑾長出一口氣,剛纔自己如果還有一丁點猶豫的話,恐怕就會被發現了,怪物醫生和怪物護士不一樣,他們的身材和普通人相仿,在走廊裏可不會受到什麼限制,自己想要逃走的話可不會像之前那麼輕鬆。

“這是!”就在這個時候,蘇瑾回頭看了眼病房,他忽然愣住,因爲在這個病房裏根本沒有什麼病牀,自然也沒有病人,有的則是一個個如同冷凍櫃一樣的裝置,裝置上有一層玻璃,只不過現在玻璃上瀰漫了一層白氣,讓人無法看到裏面的情況。

蘇瑾緩緩走過去,一個病房裏是三個這樣的裝置,他選擇了其中一個,然後用手擦了擦玻璃上的白霧,隱隱能夠看見裏面確實有什麼東西。

“這裏是……什麼?”蘇瑾皺眉,他將臉貼在了玻璃上,希望這樣可以讓他看的更清楚點。

砰……!

就在這個時候,玻璃的另一邊忽然有一張臉印了上來,那張臉扭曲,痛苦,他雙眼緊閉,剛纔撞擊在玻璃上似乎只是夢遊一樣,撞擊了一下後便又縮了回去。

“這裏是……活人!?”蘇瑾大爲驚訝,在這沒有病牀的病房裏,卻有着被封鎖在裝置裏的活人。

蘇瑾退後了一步,他在裝置上尋找了一番,但是沒有找到任何有用的信息,只看見在裝置的兩邊都有一些接頭一樣的東西。

蘇瑾還想進一步探查,但是他時間不多,再耽誤下去的話很可能被怪物醫生髮現,所以只能暫時先不管這裏。

這個時候一扇病房的大門被打開的聲音傳來,蘇瑾立即打開病房的門,在確定怪物醫生進入了另一間病房後他才走了出來,這一次終於安全的走到了走廊的拐角,然後順着回到了自己的病房。

一進入病房,就看見繃帶男正在飢餓的撕扯着自己身上的繃帶,露出了更多的白骨,他看見蘇瑾回來立即撲了上來。

蘇瑾立即將自己製作的芹菜拿了出來,然後對繃帶男說“好了,把最後一塊鑰匙碎片給我吧!”

繃帶男毫不猶豫的將鑰匙碎片交給了蘇瑾,然後捧着蘇瑾製作的芹菜狼吞虎嚥了起來,而蘇瑾則回到了自己的病牀,然後將四塊鑰匙的碎片擺在了一起。

雖然說是鑰匙,但看起來這四塊東西最後拼出來的應該是一個三角體,不過只要能夠打開離開這裏的大門,什麼樣的鑰匙都無所謂。

蘇瑾嘗試着將四塊鑰匙的碎片拼了一下,果然如果他猜想的一樣,四塊鑰匙的碎片合在一起,變成了一個巴掌大的三角體塊。

就在這個時候,繃帶男也吃完了蘇瑾製作的芹菜,他拍了拍自己的肚子,似乎滿足了一樣,但就在這個時候,病房外傳來叮噹叮噹的聲音,繃帶男立即抱住了自己的頭,然後恐懼的顫抖了起來。

“難道怪物醫生會進入這間病房!?”蘇瑾一愣,他想起自己在進入事件後看到的一些東西,一開頭的時候,自己處在迷迷糊糊的情況下,似乎看到什麼人在病牀邊打量着自己。

就在這個時候,響聲已經來到了蘇瑾病房的門外,他立即躺在牀上,眼角的餘光正好看見一旁那個將自己整個罩在被子裏的病友。

“這是……在提示我麼?”蘇瑾沒有猶豫,他也學着旁邊那一牀,用被子把自己徹底蒙了起來。

吱呀……!

病房的大門吱呀一聲,然後便是粗重的腳步聲,顯然那個怪物醫生已經進入了病房,一旁的繃帶男發出噝噝的抽泣聲。

蘇瑾透過被子的縫隙向外看去,只見那個怪物醫生走到繃帶男的身邊,他掃了一眼繃帶男道“嗯……已經很不錯了,馬上你就……合格了!”

說完怪物醫生忽然從自己的身上拔下一個注射器,然後按住繃帶男,狠狠的將注射器扎進了繃帶男的手臂上。

蘇瑾微微一愣,那個繃帶男的裏面恐怕都是骨頭,這也能扎的進去,而繃帶男被怪物醫生注射後立即萎靡了起來,然後癱軟在了牀上。

怪物醫生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走向了蘇瑾的牀鋪。

蘇瑾雙眉緊鎖,他現在總算是知道之前是怎麼回事了,自己那模糊的記憶應該就是地獄手冊將開始設定在自己被注射了類似鎮定劑的藥物之後,所以自己才迷迷糊糊記得那些場景。

“又要來一次?”蘇瑾心中不安,不過他倒不是非常恐懼,只是單純的注射一支鎮定劑的話,至少不會要了自己的小命,當然,如果可以躲過去,那自然再好不過了。

而怪物醫生來到他的病牀前後卻一聲不吭,蘇瑾也不敢有所異動,連透過被子的縫隙向外看都不敢,他只能儘量屏住呼吸,讓自己不發出任何動靜。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蘇瑾心中默數,所以他知道實際上連一分鐘都不到,但是那種感覺就好像度過了一萬年一樣。

就在這個時候,一隻大手忽然抓住了蘇瑾的被子,那隻大手給了蘇瑾極大的壓力,難道自己也躲不過被注射一針的下場? 和蘇瑾想象的不一樣,怪物醫生並沒有掀開他的被子,他只是拍了拍蘇瑾,確定蘇瑾沒有反應後,才發出悶響聲。

“恩,很不錯!”怪物醫生說完後便離開蘇瑾的病牀,向着旁邊一牀走了過去,和對蘇瑾的時候一樣,怪物醫生又拍了拍臨牀,然後又說了同樣的話。

“恩,很不錯!”說完這些後,怪物醫生轉身離開了蘇瑾的病房,蘇瑾沒有立即從被窩裏鑽出來,他等待了片刻確定沒有問題後才露出了個腦袋。

“真的走了。”蘇瑾長出一口氣,他看向一旁的繃帶男,此時繃帶男徹底昏死了過去,那種從怪物醫生身上拔下來的鎮定劑看起來藥力十分厲害。

然後蘇瑾又看向另一邊,那病牀的被窩剛纔明顯動了幾下,說起來自己也是靠這個傢伙的提示才躲過這一劫的。

“喂,醫生已經走了,你出來吧!”蘇瑾對臨牀的病友喊道,但對方只是動了動身體,並沒有因爲蘇瑾的呼喊就出來。

蘇瑾猶豫了一下,他現在必須知道臨牀那傢伙到底是誰,他知道怎麼躲避怪物醫生的攻擊,也許還會知道更多的東西。

想到這裏蘇瑾走下病牀,他走到臨牀,然後一把抓住那人的被子,然後猛的一抽,病牀上的人似乎沒有想到蘇瑾會直接來抽他的被子,當被子被抽調的一瞬間,他好像被什麼踩到了尾巴一樣,險些從病牀上直接跳起來。

“冷靜,冷靜!已經沒事了,那個醫生剛剛從我們這裏走出去,暫時不會回來了。”蘇瑾立即安撫對方。

那人緊張恐懼了幾分鐘,也漸漸穩定了下來,而此時蘇瑾才發現,自己的這個病友居然是個女人。

那女人二十多歲的樣子,看起來非常漂亮,但也顯得非常的憔悴,她雙眼被一圈黑眼圈所圍繞,看起來在這個醫院的這段時間,她並沒有休息的太好。

“別擔心,剛纔醫生已經走了,我想暫時應該不會回來了。”蘇瑾緩聲說道。

女人舔了舔自己的嘴脣,她有些不安的道“對,暫時……暫時應該不會回來了,但是……但總歸還是會回來的。”

“你冷靜一點,能夠告訴我是怎麼回事吧?”蘇瑾問道。

女人擡頭看了蘇瑾一眼,她疑惑道“你……你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麼?”

“你看我像是知道的麼?我之前一入夜就被醫生注射了藥物,所以根本不明白髮生過什麼。”蘇瑾無奈的說道。

女人見蘇瑾好像不是說謊,這才道“這家醫院有問題,一到晚上……就變成了惡鬼和怪物的世界,他們在病房裏遊走,然後收割病人的生命。”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