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4 十二月 2020

伯嚭冷笑一聲,手持猛鬼幡,身體周圍瀰漫着黑氣,就如同魔王降生一般,然後他的聲音,冷冷的在夜空中傳來:“當初我們在十八層地獄中找到了四件寶物,每件寶物都記錄着一項強大的鬼術,這鬼雲是猛鬼幡最強大的鬼術,威力可以滅殺高階鬼王,去死吧!”

Post by zhuangyuan

隨着他的厲喝聲響起,黑雲慢慢壓下,鬼臉慢慢探出,張開猙獰的血盆大口,朝着夫差咬了下去……

……

在這兩個古代鬼王鬥法的時候,我和夏露露已經跑進了中天大廈,來到了樓頂。

然後,我們看到一個和程智長得一模一樣的靈魂體,正在和一個黑衣男子打鬥。

在不遠處,還有七個黑袍人,其中六個倒在了地上,另一個站在那裏背對着我們,看不到臉。

我和夏露露對望一眼,皆是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

就在這時,天空中的黑雲層突然出現了一隻猙獰惡鬼,從那張鬼臉上,傳出的鬼哭之聲震耳欲聾。

“啊!”

然後一道淒厲的聲音響起,那隻遮天蔽日的惡鬼朝着黑衣男子撲了下去……

面對着恐怖的鬼臉,他並不慌張,只是從容的擡起手。

下一瞬間,我就感覺我的空間戒指震顫了一下,還沒等我反應過來,吳王劍就從空間戒指中飛了出去,一個閃現,出現在他的手中。

黑衣男子手持吳王劍,一股腐朽駭人的氣息從他的身上瀰漫開來,讓人望而生畏。

這突然的一幕,讓我和夏露露都愣住了,伯嚭也愣住了。

然後伯嚭轉過頭朝着我們這邊望來,當他看見我和夏露露的時候,瞳孔瞬間放大,彷彿不可思議一般……只是還沒來得及說什麼,另一邊的黑衣男子,卻是將手中的吳王劍朝着天空中的斬去!

下一刻,吳王劍斬在那猙獰的鬼臉上。

天地間,在那麼一個瞬間,安靜的可怕。

遠處,我看着那黑衣男子充滿威勢的一劍,極度震撼,同時我的心臟猛的跳動了一下。

因爲我認出了那黑衣男子正是帶給我們無盡噩夢的地獄使者!

我不明白眼前發生的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地獄使者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還有那和程智一模一樣的靈魂體又是什麼?他們兩個爲什麼會打鬥?我心中有很多疑問。

“轟隆!”

只是還沒等我想明白,那一劍產生的威勢終於爆發開來,一道刺眼的強烈白光夾雜着衝擊波驟然爆開,頓時昏天暗地、狂風席捲、宛如滅世……

我和夏露露在那一劍之威下,皆是被震的飛了起來,重重的摔在地上。

然後,我們同時暈了過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等我醒來時,天已經矇矇亮了。

我腦中一片混亂,彷彿做了一場夢,眼前模糊,耳朵裏嗡嗡作響,過了好一會兒,才恢復正常,第一眼就看到了不遠處躺着的夏露露。

“露露,醒醒……”我走過去,輕聲呼喚道。

“嗯……”夏露露發出輕哼聲,慢慢地醒了過來,睜開眼睛。

“這是怎麼回事?”夏露露愣了半晌,才吶吶問道。

穿書後她成了大佬的掌中嬌 我沒有馬上回答,因爲我也不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只記得停電後,我們兩個跑到樓頂,看到地獄使者和一個跟程智長得一模一樣的靈魂體在鬥法,根據夏露露曾經那個夢,靈魂體正是七個黑袍人召喚出來的。

那麼問題來了,他們到底是誰?爲什麼要和地獄使者敵對呢?

我腦中胡思亂想了一會,不太確定道:“應該是和地獄使者有仇的人吧。”

說完這句話,我忽然想到地獄使者拿走了我的吳王劍,趕忙查看了一下空間戒指,這要是把吳王劍弄丟了,就得不償失了,我還準備集齊四件寶物合成封印之劍,殺死地獄使者呢。

當我打開空間戒指,看到吳王劍靜靜的陳放在裏面時,總算鬆了一口氣。

夏露露微微蹙眉,疑惑道:“可是那個靈魂體爲什麼跟程智長得一模一樣呢?你說他是程智嗎?”

我呆了一下,心裏也頗爲迷惑,道:“這就不好說了,總之肯定和他有關係,不過不管怎樣,至少證明他不是地獄使者,而是和地獄使者相互對立的。”

夏露露點了點頭,道:“不錯,這是好事,說不定以後我們對付地獄使者的時候,他會幫忙,要是血玫瑰也能幫我們就好了。”

我嘆息一聲,雖然這個想法是好的,但是基本不可能,因爲地獄使者是給地獄之主打工的,只要地獄之主在這裏,不論是鬼王還是什麼都不是她的對手。

前世裏,我可是見過地獄之主的真實身份,她可是來自宇宙之外的神明啊!

此時我拿出手機翻了翻,對夏露露道:“我們在這裏躺了一晚上,趕緊回去吧,他們應該都急壞了。”

夏露露點了點頭,我就攙扶着她走出大廈,打了個車,回到了別墅。

……

等我們回去後,發現所有人都坐在沙發上等着我們。

林素一看見我,就焦急問道:“小白,你和露露沒事吧,昨晚到底發生什麼了?”

我淡淡一笑,跟大家說沒事,然後我尋思了一下,覺得不能繼續隱瞞程智的事情,就把露露那個夢,以及我們在中天大廈樓頂看到的一切全部說了一遍。

大家聽完後都很震驚,其中蘇飛驚呼道:“這怎麼可能?程胖子有這麼厲害?”

“是不是程胖子還不好說呢。”我摸着下巴,沉吟道:“其實我更好奇那七個黑袍人是誰,既然是他們召喚出來的,只要找到他們,就能知道這一切是怎麼回事,只是可惜,我當時並沒有看到他們的臉。”

“你們說,程智和陳子華有沒有可能在那七個黑袍人中?”蕭薔這時候忽然說了一句。

“有可能。”我點了點頭,心中想了一會,也想不出什麼,於是道:“好了,別想那麼多了,等他們回來再說吧,現在很多疑惑需要他們兩個來解答,還有陳無敵的屍體也需要她處理一下……”

說到這裏,我忽然想到了什麼,轉頭望向阿銀,道:“對了,陳無敵的死因找到了嗎?”

阿銀聞言面色有些古怪,沉默了一下,道:“找到了,不過說起來有些複雜,一開始我沒有在他身上發現任何傷口。當時我還不知道是什麼情況,就請了以前的一個朋友幫忙,最後發現他的腎上腺素極度分泌,也就是說,他死的時候是處於高度緊張的狀態……”

“這是什麼意思?”

我們皆是莫名其妙的看着阿銀,不理解這些專業術語背後代表的意義。

阿銀頓了頓,慢慢道:“我的意思是,他是被嚇死的……”

“被嚇死的?”

我一臉錯愕,腦中回想着陳無敵高冷的外表,實在很難想象這樣的人會被嚇死。

阿銀尋思了一下,彷彿也覺得這麼說太武斷,又補充道:“也不能說就一定是被嚇死的,極度痛苦還有極度悲傷也會造成這種情況。但是他沒有外傷,應該不是痛苦,只能是被嚇死,或者是悲傷而死。”

聽到阿銀這麼說,我陷入了沉思,在鬼樓到底發生了什麼?周幽王和褒姒雖然很厲害,但是他們並不嚇人啊?難道是他在幻境中見到了什麼極度驚悚的事情?

我胡思亂想着,眼神不經意間飄到客廳里正在吃零食看動畫片的張小花,心中忽然一個激靈!

依稀記得在這次任務前,還有周幽王褒姒出來前,張小花都說陳無敵頭上有黑氣,一開始我還以爲他是被什麼鬼怪附身了,可是現在看來好像不是那麼回事。

難道那黑氣是死亡之氣?她提前預示到了陳無敵會死?

這麼想着,我走到張小花旁邊,輕聲道:“小花,你還記得那個死去的哥哥頭上的黑氣嗎?”

張小花正在看喜洋洋,聽到我的話,疑惑的轉過頭看了我一眼,點頭道:“嗯,記得。”

我微微一笑,又道:“那你看客廳裏這些哥哥姐姐頭上都有黑氣嗎?”

張小花聞言掃了客廳裏所有人一眼,搖頭道:“沒有。”

聽到她這麼說,我更加肯定那黑氣是死亡之氣了,如果是鬼怪附體的話,她肯定可以在林素頭上看到那些黑氣……這麼看來,張小花竟然可以提前預知別人的死亡,這本領真的很逆天!

“那小花以後在看到誰頭上有黑氣,一定要告訴哥哥。”我說道。

“好的。”張小花點了點頭,然後吧唧着嘴,繼續看喜洋洋。

聊完這個事情後,我們就散了,之後程智和陳子華一直沒回來,直到三天後新的任務出現!

【第三十三個任務】:天地棋盤。

……

(電腦壞了,折騰一天沒整好,這一章網吧打的,現在要回家啦。明早要出門買電腦,估計更新要中午過點,後天能恢復正常早上更新呢。然後過年不放假,每天都會更新。) 【任務說明】:聖母小隊和無間小隊將分爲天之國和地之國,進行一場爲期三天的搏殺遊戲,遊戲將採取象棋規則,在初始階段由國王分配身份,並且獲得棋子專屬能力。

【勝利條件】:殺死敵方國王,若國王被殺死,則其他成員全部被抹殺!

【任務限制】:本任務禁止使用空間戒指,地獄商城裏的所有東西。

【任務獎勵】:殺死敵方團隊成員,獎勵十萬冥幣,殺死敵方國王,獎勵一百萬冥幣!

……

我拿着手機仔細閱讀了一下規則,眉頭深深皺起。

這次的任務是相互廝殺的任務,這種任務非常殘酷,必有一方被團滅!

阿銀拿着手機,沉吟道:“這任務用的是象棋規則,有將、相、士、車、馬、炮、兵七種棋子,每種棋子又有專屬能力,這很像古代打仗,有軍師、將領、士兵,其中軍師的作用尤爲重要。”

蘇飛點了點頭,笑道:“是啊,不過有任羽軒和小白在,我們肯定會贏!”

我苦笑一聲,道:“自信是好事,不過也不能太輕敵,地獄使者既然將我們放在對立面,代表我們的實力差不多,總之大家一起努力吧……”

就在我爲大家鼓勁的時候,地獄使者又在羣裏道:“任務已經開始,所有人在三十分鐘內趕到天上人間夜總會,地獄公交車會載着大家前往任務地點。”

看到這句話,我們趕緊收拾了一下,乘車趕往夜總會。

到地方後,老遠我就看見那輛血色公交車停在夜總會門口。

在公交車旁邊,站着任羽軒等七人,他們沒有上車,而是聚在車門口低聲談論着什麼。

我們過去後,大家相互打了個招呼,攀談起來。

這時候,我才發現除了他們七人外,公交車裏還坐着兩個人,正是消失了好幾天的程智和陳子華。

他們看起來沒有任何異常,看見我後,只是微微點頭,就不再言語。

我眉頭一皺,有心詢問他們鬼樓到底發生了什麼,還有這幾天他們去哪了,可是現在任務已經開始,當下應該將關注點放在任務上,想着等任務結束後,再跟他們好好聊聊。

這個時候,時間差不多了,所有人也都到齊了,我們陸陸續續上了公交車。

車上還是那名穿着白大褂的司機,他的臉上帶着白色的口罩,只留出一雙陰森的眼睛。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越看他越像程智,尤其是眼神,不過見識了太多稀奇古怪的事情,我也沒功夫糾結他跟程智之間的聯繫,拉着林素走到車後方的座位坐了下來。

待到我們都上了車後,司機用陰沉沉的聲音低喝道:“都坐好,要開車了。”

說話間,一陣轟鳴聲響起,公交車就這樣緩緩開動了。

我變成了小玩偶 因爲車窗門窗都被血液遮住了,我們看不到外面的情形,也不知道他會往哪開,只能心情忐忑的等待着,大家都沒有說話,看出來每個人都很緊張。

在車上我聯繫了一下星夢小隊的陳旭,還有樂觀小隊的韋西結,得知他們接到的任務也都是天地棋盤。

那麼大概率這次所有的團隊接到的都是這個任務,也就是說這次任務結束後,有一半團隊被團滅!

一念及此,我給陳旭發信息道:“馬上就要最終決戰了,你和安靈什麼時候回來?”

陳旭很快回道:“再等等吧,畢竟四十個任務的時候就是最終決戰了,在那之前,我們需要儘可能多條線發展,這樣我們纔有和死亡夢之隊競爭的資本。”

“也行,不過你們小心點,有事情聯繫我。”我發完這句話,忽然又想到了什麼,接着道:“對了,你最近有沒有鄭二月和鄭淵擇的消息?”

陳旭等了一分鐘,纔回道:“鄭淵擇聽說去死亡夢之隊,鄭二月就不清楚了,不過他既然離開了我們,又不願意回來的話,最後也只能去死亡夢之隊了。”

我沉默無言,也知道是這麼回事,心中不免有些複雜。

在潘多拉酒店的時候,是鄭二月救了我們,否則我們都被血臉婆拉入了地獄,可是在那之後,他卻莫名其妙的離開了我們,我始終都不理解他這麼做的理由。

我腦中陷入了沉思,一直在想鄭二月的問題,卻毫無頭緒……

約莫半小時後,司機停下了車,衝我們喊道:“到地方了,你們可以下車了。”

聽到他的話,我愣了一下,隨即我們站起身,一個接一個的走下了車。

下車後,我們都愣住了,在我們面前,有兩座三層樓高的建築樓,一棟黑樓,一棟白樓,兩棟樓看起來都有些破舊,白樓上寫着“天之國”,黑樓上寫着“地之國”。

兩棟樓相隔百米,中間被一條血色大河隔開,一座三米多寬的古橋橫跨在大河上,顯然那座橋是連接兩棟樓的唯一通道。

在路上的時候,我一直幻想着天之國和地之國是個什麼樣子,此時看到真面目,心中着實有些無語,一棟三層小破樓就是國家了,未免也太寒酸了些。

不過有些人倒是很樂觀。

龔傑摸着下巴,打量着眼前的白樓,點頭道:“不錯,我們是天之國,倒是很符合我的身份。”

徐筱愛白了他一眼,對他的自戀非常無語,不過她也沒有出言嘲諷,而是將目光轉到了血河對面的黑樓,望了幾眼,疑惑道:“咦?那個無間小隊呢?”

聽到她的話,我們也都朝着血河對面望了一眼,並沒有發現其他人。 正在我打量周圍環境的時候,公交車司機坐在車裏衝着我們喊道:“聖母小隊所有人立刻進入天之國,遊戲將在三十分鐘後開始。記住!你們只有三天時間,必須殺死地之國的國王纔可以離開,三天時限截止若是沒有殺死敵方國王,則全員抹殺!”

公交車司機丟下這段話後,就開車公交車離開了,只留下我們站在原地面面相覷。

我沉默了一下,衝着大家道:“現在還沒公佈棋子專屬能力,我們先進去吧。”

大家都是點了點頭,然後我們就走進了白樓。

走進白樓,看到一樓的情景,我們都愣住了,因爲這裏面的格局竟然跟夜總會一模一樣。

一樓是迪廳,場地非常大,門口貼着一張平面圖,顯示了整個白樓的結構。

我仔細看了看,發現這平面圖非常簡單,三層樓一樓是迪廳,二樓是包廂,三樓是客房。

“什麼情況?這裏爲什麼跟夜總會一樣?”蘇飛疑惑看着我問道。

我搖了搖頭,表示不清楚,這個時候,地獄使者發來了一段信息。

“所有人到二樓至尊包廂集合,在那裏國王將分配所有身份給團隊成員,切記!只有三十分鐘分配時間,一旦過了時間,身份將不能再次更換,每個人將帶着分配好的身份持續到任務結束。”

看到這段話,我們趕忙來到二樓最裏面的至尊包廂。

在包廂的桌子上放着很多條藍色的項鍊,每條項鍊上都寫着一個代表象棋的身份。

我數了一下,一共十八條項鍊,對應的我們十八個人,身份分別是一個國王,一個將,兩個士,兩個相,兩個車,兩個馬,兩個炮,六個兵。

在項鍊的旁邊,還有一張紙卡,上面記錄了各種身份的專屬能力。

【國王】:支配團隊所有人的一切!

【將】:可以感知到潛入白樓的人。(不能過河。)

【士】:腦域開發度+10%(不能過河。) 囧神養成記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