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 二月 2021

他的血脈筋骨中灌滿了強大的雷電,那些雷電隨時都可能在雷神的召喚下對他發起最後的攻擊。

Post by zhuangyuan

利用雷電潛入人體血脈之內,進而發動攻擊,這種可怕的進攻之術讓古晨一時也找不到任何有效的抵抗辦法,似乎就只能眼睜睜等著死亡了。

那些雷電之力以古晨可以感覺到的進攻方式,在一點點游遍他的全身。而隨著身體大部分被雷電浸透,他早已喪失了對身體發控制,就像是一個植物人一般,手腳開始無法動彈,唯一不同的是,他的意識還是清晰的。

「雷電之魂,沒人躲得過它的轟殺,古晨,你就等著死吧!」雷神在前方看向古晨,已經看出了古晨的無力反抗。

「雷電之魂?」古晨淡淡道,「若是我學會這種強大的攻擊術,該有多好。比我用真魂帶著電核去攻擊人安全多了。」

在這個時候,古晨還想著如何學到用雷電之魂攻擊別人。

嚴如意一見古晨貌似被什麼東西纏住,心中有些著急,將看守王將軍的事情交給水來寶,囑咐水來寶一定要看好王將軍,就算古晨被雷神和雨神抓住還可以交換人質。

嚴如意來到古晨身邊,低聲道:「丑哥哥,你怎麼了?」

此刻的古晨想說話,但卻說不出來,他只是用目光看向嚴如意,嚴如意多少明白了古晨可能中了對方什麼陣法異術,遠遠喊道:「雷神、雨神,我們手裡抓著你們的王將軍,若是想他活命就不要亂來。」

雷神一聽哈哈大笑:「怎麼?你想要挾我?」

嚴如意道:「你若是想他活命,最好不要亂來。」

雨神聽完道:「這麼說,你是想用王將軍換取古晨的性命了?」

嚴如意道:「也行,只要你們收回攻擊,丑哥哥沒事的話,我便可以把王將軍給你們。」

「哈哈,哈哈哈……」

雷神忽然大笑起來,雨神也跟著笑了一陣,道:「區區一個王將軍怎麼能夠跟古晨比,尤其現在古晨已經被我們發現勾結異獸界還有魔域企圖反天,若是抓他回去,我們二人就是立下了一件天大的功勞,要什麼有什麼。」

嚴如意道:「這麼說來,王將軍的性命你們不要了?」

雨神陰笑道:「要他幹什麼?我跟你說句實話吧,就是你們不殺他,我們兄弟二人也會親手殺了他。」

雷神接著道:「不錯,如此一來,抓住古晨的功勞就是我們兄弟的了,豈會讓他給分去一半?」

王將軍將一切聽在耳中,十分氣怒,咒罵道:「雷神、雨神,一開始你們說要幫助我我就知道其中有什麼陰謀,想不到你們倆如此卑鄙無恥。」

雷神笑道:「王將軍,你還沒跟人家大戰就被抓了去,試問,天界要你這等垃圾幹什麼?」

王將軍更是氣得七竅生煙,好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

此刻古晨真魂竟然被雷電之魂如同蠶絲一般完全包裹了起來,古晨心中想什麼都無法傳達到肢體之上,就像是靈魂被禁錮住了。

正此時,雷神對嚴如意道:「丫頭,我勸你還是速速離開的好,不然,我讓你也嘗嘗雷電之魂的厲害。」

… 嚴如意這才知道原來古晨中了雷神的雷電之魂,正想說什麼,就見雷神大喝一聲,手開始舞動,一道道強大的雷電從天而降似乎要與古晨體內的雷電對接。

嚴如意便知道嚴重的後果,很可能一對接就會產生巨大的爆炸,將古晨炸得粉碎。因此,嚴如意站出來,使出雷電術強行去擋開那些雷電。

但那些雷電何其之猛,如同一把把疾飛的劍,直奔古晨而去,並不因為嚴如意的操控而改變任何方向和力度。

「不好!」

嚴如意心知無法阻擋,情急之下,再不多想,直接用身體護在了古晨上方……

一陣巨響過後,嚴如意渾身冒煙,但好在他也修鍊雷電之術,還算勉強擋下了這一攻擊,但很快雷神的第二波進攻又要來了。

嚴如意沒辦法,抱起古晨,就勢滾落海水之中,並對水來寶喊道:「水來寶,你快帶著王將軍先避開,以後我們再相見。」

水來寶眼見一道雷電劈來,看那情勢,整個小船都會被劈得粉碎,便大喝一聲,一把拉住王將軍也扎入了水中。

雷神和雨神水中-功夫不太好,尤其忌憚水來寶的水性,都不敢輕易下去,眼睜睜看著幾個人從海底深處慢慢模糊不見。

「哼,古晨中了我的雷電之魂,他走不了多遠的,我們就在周圍等他出來。」雷神道。

雨神問道:「萬一那丫頭帶著他從海底逃走呢?」

雷神道:「你忘記了這裡是什麼地方?這是雷海,我已經布置此處的雷電建立了海下電光圈,他們是逃不出這個圈的。」

雨神這才放心下來。

又過了一會,雨神又問:「千萬不能讓王將軍逃走,不然我們倆就完了。」

雷神也怒道:「哼,他也休想逃離此地,我們先想想辦法,主動進入水下前去殺了他們。」

雨神和雷神開始琢磨找什麼東西下到水底前去尋找王將軍和古晨等人。

嚴如意抱著無法動彈的古晨一路潛水到最深處,想要回到海面之上,又擔心雷神和雨神還在,沒辦法,只能朝著遠處遊走,但沒走多久,就發現前方水域中一道道光線交織,猶如縱橫交錯的絲網。

嚴如意大為吃驚,想不到水底之下還有這等防護網。

事實上,這正是雷神利用此處雷電臨時建立的電光圈,就好像一張密集的絲網將前方道路隔斷。

「這可怎麼辦?」嚴如意有些焦急起來,她在水下也待不了多久的,尤其還要照顧古晨,更是難以持久。

嚴如意來回遊動,古晨不能行動,但明白眼前的一切,心中干著急,一點辦法沒有。

忽然,前方有一股急流好像被什麼東西吸引,嚴如意一個不小心也許是因為早已精疲力竭,帶著古晨順流而去,嚴如意驚慌失措,牢牢擋在古晨身前,生怕前方有什麼不測。

古晨想說什麼,但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心中更是氣急。但此刻的古晨就發覺牢牢捆住他真魂的雷電之魂比在船上的時候鬆動了很多,或許是不受雷神暫時控制的原因吧。

古晨心中突然有了一絲驚喜,是不是離得雷神遠了這雷電之魂便不會被他操縱了,一定是這樣的,不然此刻雷神都可以引發雷電來擊殺自己的。

古晨想到這裡,頓時信心百倍,開始運轉體內雷電來抗拒雷電之魂,隨著古晨的努力,雷電之魂開始繼續鬆動,古晨的真魂終於可以喘口氣了,開始發出第一道命令,這命令居然真的穿透雷電之魂的束縛成功到達了古晨的手臂之上。

「我可以動了!」

這一刻的古晨,心中狂喜萬分。

嚴如意並不知道這些,帶著古晨只顧全心全意查看前方未知的危險,隨著急流不斷朝前涌去。

忽然,兩個人猛地往下一沉,嚴如意驚叫起來,同時用雙手護住了古晨的頭,而她自己的頭卻暴露在尖利的牙齒之中。她不知道的是,古晨的手早已偷偷擋在了她頭部的上方。

原來,這一股強大的水流並不是前方有什麼深洞斷崖導致,而是這一頭巨大的怪獸,是怪獸靠吸水引發周圍海水洶湧而來。

在嚴如意身邊還有無數小蝦小魚也被怪獸吸到了嘴中。


這怪獸的每一顆牙齒都有人頭大小,上邊有著鋒利的尖,泛著陰寒的白光,令人生畏。

好在嚴如意帶著古晨越過這一排鋒利的牙齒,直接鑽到了怪獸的肚子里。

「沒被咬碎,但可能會被消化了。」嚴如意苦笑一聲,用手摸了摸古晨的頭,「丑哥哥,想不到最後還是我們倆在一起了。」

古晨聞聽,心中不知道是悲傷還是什麼,聽完嚴如意這一句話,竟然有些失落。

巨大怪獸吞進了很多魚蝦還有別的生物,古晨和嚴如意跟一些魚的個頭差不多大,因而可能並沒被怪獸留意。

怪獸似乎覺得肚子里有些東西了,便合攏了嘴,肚子內頓時變得黑暗起來,而且不再有海水灌入,這裡倒成了古晨和嚴如意暫時的避風港了。

旁邊很多魚蝦都被很快腐蝕而死,隨著魚蝦的被腐蝕,這怪獸的肚子內忽然變得亮了起來,嚴如意抬頭看去,就看見怪獸的脊背處,有一顆小珠子好像充足了能量,發出淡淡的白光。

仔細再看那珠子,上邊布滿了雷電交織的圖案,一道道宛然曲折的閃電好像被深深鏤刻在上邊一樣,十分的清晰。

「雷電珠!」嚴如意巨然大聲叫了起來。

這還是嚴寒告訴她的,因為嚴如意一直都在尋找適合她雷屬性體質的修鍊功法和法寶,嚴寒就告訴她,在這世間有一種雷電功法叫雷電術,還有一種最適合雷電修鍊的法寶,據說在一個叫雷怪的怪獸肚子內叫雷電珠,據說那雷電珠經歷過幾千年雷電的鏤刻而成,其中蘊藏的雷電之力不可想象。

嚴寒還告訴嚴如意,若是有一天得到雷電珠,她就算不修鍊雷電術,在雲天大陸也不會再有對手了。

從那時起,嚴如意便經常四處遊走,期待可以找到雷電珠,只是多少年來一直無功而返,漸漸的,她便覺得那雷電珠或許只存在於人們的傳說之中了。

… 想不到今天無意中,居然就這樣遇見了。嚴如意心中殺機頓時湧現,她要殺了雷怪奪取這世間至寶雷電珠。

而這叫做雷怪的巨大怪物並不知道今天吞下的危險,似乎早已酒足飯飽,懶洋洋沉在海底,似乎開始熟睡了。

雷怪雖然熟睡,但它體內的一切器官都在運行之中,不少的魚蝦已經被慢慢消化掉,嚴如意和古晨也被推到了消化的案板上,馬上就要成為雷怪的食物了。

古晨體內的雷電之魂此刻似乎感覺到了什麼,爭先恐後想要湧出古晨的體內,加上剛剛古晨聽見嚴如意說的話,便覺得這個叫做雷電珠的東西很可能跟雷電之魂之間有了什麼感應。

「這樣也好。」古晨暗暗用真氣催逼那雷電之魂,再加上這本來就有意識的雷電之魂本就想要出來,很容易便成功了。

古晨本來想要醒來,但覺得那雷電珠可能對嚴如意很重要,若是自己此刻醒來,嚴如意很可能就會非要讓給自己,倒不如先假裝不能動,等嚴如意得到了雷電珠再醒來也不遲。

想到這裡,古晨便依舊保持原來姿勢:眼睛睜著,但身體還是無法動彈。

嚴如意運功將她自己和古晨暫時安置在一處安全的角落,讓那些魚蝦先去被消化,抬眼看去,嚴如意就看見雷電珠比剛剛更加明亮了幾分,上邊閃電的圖案更是栩栩如生,似乎馬上就可以從中閃現出來。

「果然是世間至寶,一看就不一樣。」嚴如意心中一邊讚歎,一邊想辦法如何拿到手中,並順利帶著古晨離開。

忽然,一圈圈密集的閃電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出現,開始纏繞在雷電珠之上,慢慢隱入了其中,化作一條條清晰的紋理圖案,顯得尤其珍貴不可思議。

「果然是至寶,看著都跟一般的不一樣。」嚴如意心中急切起來,更是有了非要得到的念頭。

這一圈圈密集的閃電正是從古晨體內湧出的雷電之魂,這種有著意識的雷電之魂注入雷電珠之後,無疑等同於給雷電珠賦予了生命。

雷電珠忽然光芒大盛,整個雷怪的肚子內亮如白晝!

嚴如意一時間都傻眼了。

「雷電珠果然非同一般。」嚴如意自言自語起來。

她站起來,回頭看了一眼古晨,發現古晨只是睜著眼看向前方的雷電珠,並沒有什麼危險,道:「丑哥哥,等我取下來,看能不能利用雷電珠這種至寶將你救好。」

說完,也不管古晨什麼反應,嚴如意便直奔前方雷電珠而去。

古晨猜測,這雷電珠果然是世間難見的異寶,那肯定不可能隨意就可以得到,其中肯定有什麼危險。古晨焦急起來,暗暗開始運功準備隨時為嚴如意奪寶做守護。

嚴如意走到雷電珠面前,那雷電珠看上去雞蛋大小,嚴如意深吸一口氣,做足了各種意外的準備,便伸手去摘取。

她的手剛剛伸出,距離雷電珠還有一尺多遠的距離,雷電珠突然放射出強烈刺眼的光芒,同時伴有滋滋的聲音,嚴如意瞬間就被幾道從雷電珠上射出的閃電光芒籠罩了起來。


遠處本來準備隨時保護嚴如意的古晨一見,也傻眼了。

他沒有想到雷電珠出手如此之快,他連反應都沒有。而且嚴如意似乎也沒有做出任何反應。

一道道閃電在嚴如意周身不斷交織,看上去就好像將嚴如意用電絲捆綁了起來。

好在嚴如意也修鍊過雷電術,並不是太驚慌,而且抵抗雷電的攻擊比一般人也有經驗,因此,嚴如意倒也沒顯出什麼危險。但古晨卻不敢再裝下去了,生怕嚴如意再出現什麼意外。

剛剛的小小意外,已經讓古晨後悔、后怕了。古晨從地上站起身,在嚴如意驚愕和驚喜的目光中慢慢走過去,伸手去抓取她身上的那些閃爍不定的雷電。

古晨還是小瞧了雷電珠的威力,他自認為他已經突破到幻星境界,修鍊的又是高級的九天玄雷訣,而且真魂也不懼怕雷電的轟擊,然而,這雷電珠歷經數千年,更是經歷了無數的雷電洗禮與蓄勢,剛剛又有了雷電之魂,豈能是他所能輕易操控的。

「啊——」

古晨大叫一聲,渾身也被雷電珠釋放的閃電瞬間纏繞起來。

古晨和嚴如意兩個人就跟中了電一般,道道閃電在身體上游移不定,併發出「嗤嗤」的電流聲音。

「這到底是什麼,怎麼如此難以對付?」本來古晨覺得不管怎麼說,他自己也是修鍊雷電類功法的,沒想到直接栽了跟頭。

嚴如意道:「丑哥哥,這是世間的至寶雷電珠,若是修鍊雷電之人得到此寶物,必將在雷電修鍊上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度,而且渡劫的時候,靠此寶物,萬無一失。」

嚴如意說話間充滿了喜悅和激動,眼中不斷有光彩在閃動。

古晨道:「如此厲害的寶物,自然也難以馴服,既然你識得此寶物,也該知道一些收服此寶物的方法吧?」

「我只聽爹說過,說此物雖然厲害,但很容易得到,據說幾千年前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道家弟子無意中發現,將之拾了起來,一開始那弟子還以為就是普通的一個物件,後來無意中才發現寶物的真正秘密……」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