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 二月 2021

他母親很和藹,說話很溫柔,「這位是.?」

Post by zhuangyuan

「伯母您好!我是他好朋友。」

「謝謝你來看我兒子,你是幹什麼的?還有.」

「媽,你幹什麼呢?」

「我只是問一下嗎?」伯母微微的笑道。

「既然伯母來了,時間也不早了,那我就改天再來看你。伯母再見!」我禮貌的打完招呼就離開了。

「兒子啊!剛才那女孩誰呀?是不是你女朋友啊?幹什麼的?對你挺好嘛!」他母親不停的問著,「看樣子不錯,你挺有眼光媽!」

「媽,你不要亂說,她還不是我朋友!」

「還不是,就是有可能撒!傻小子!幹什麼的?」

「外貿公司實習!」

「改天約她到咱家玩啊!」

「別人很忙,你不要管了!」

「你這孩子.」

第二天我又去看他,我扶著他在醫院的花園裡散步,在陽光中,他總時不時的逗我開心。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我發現和他在一起是那麼的舒服自在。

這段時間我很悠閑,可忘記了一個人。他肯定又躲在某個角落消磨時間。朋友中,談最令人擔心,他總是把自己偽裝的很好,很瀟洒,其實他是最孤獨的人,總喜歡一個人承擔著一切,總是一個人默默地。

「喂,你快點過來,我一個人要悶死了!」他一定又喝酒了,生活對於他來說是那麼的自在,想去公司就去看看,一切隨心而已。

「不行,我的工作還沒做完呢!」

「那好,我等你。」

「那會.。」還沒等我說完,電話那頭已經掛斷了。

整理好東西,我就去找他。我在意見私人會所找到了他,他一個人坐在吧台上。

「大少爺,怎麼又喝酒?」

「因為沒事做,所以才喝的,懂不?」,「給她杯果汁,不加冰」,「你怎麼總是有事?工作都做不完嗎?」

「是啊,我是拯救世界當然做不完!」

「我想看你打架子鼓,好久沒看了。」

「不要了,好久沒碰過了,肯定不行了!」

「鼓在那邊,我想看。」

我走上了台,心裡想著鼓點。其坐在吧台看著我,我揮手向他示意。咚咚。。噔。。隨著鼓點,跟著節奏,我慢慢地興奮起來。一曲結束時,奇也站在台上,他背起吉他,和我一起演奏了起來。全場沸騰起來,其他的人和我們一起舞動著身體。合作很有默契,他時不時的望著我笑,時而在我身邊晃動,有時甚至和我頭碰頭。

今晚我玩的有些HIGH,好久沒這麼痛快了,好久沒這麼瘋狂了。奇總是讓我驚喜,給我機會將自己宣洩出來。

「乾杯,今天玩得真開心!」

「好。。乾杯!」

「你實習快完了,有什麼打算!」

「不知道,還沒決定好。」

「你呢?不會就這樣吧?」


「有什麼不好嗎?」

「我是很認真的對你說,大家以後工作了會更忙,我想想以前那樣出來玩是很難了。大家都有自己的事了,你怎麼還能像現在這樣呢?我認為你應該向皓天一樣好好談一場戀愛,認真工作,你.」

「只要那還和現在一樣我就沒關係,其他的我不在乎。」

「你開玩笑吧!說的話真是讓人糊塗!」

「我只說你。」奇是那麼的認真的對我說,我整個人像被電擊到了一樣,完全沒有想到奇會說這樣的話。

「我。。我也會變。」他沒有追問,只是默默的站起來,離開。

「你怎麼啦.你.」

奇把我一個人甩在了馬路邊,自己飛車而去。我傻傻的站在原地,越來越覺得他弄不清楚了。他總是有好多心事,只要我想要關心他,他就會躲開;如果離他太遠,他又會將我和他拉近。

有些情感,當事人總是最後知道,可能在身邊久了,忽略了,弄清楚一切是,雙方都是經過許多的折磨。

「樂兒,今天有個特別的宴會,我們要一起出席。」媽媽走到我房間,很神秘似的,我一臉疑惑,又沒過年,怎麼會有聚餐。

我們一家三口開車到一家飯店門口,這是本市最有名的酒店之一,果然啊氣派。大廳是金碧輝煌的,地上的大理石應該都是從雲南運過來的,石柱上的水晶真是讓人眼花繚亂,迎賓小姐個個長得可以去選美了。一個服務員帶我們進了一件包房,房間就像皇宮一樣。

奇站起來,像紳士般站起來迎接我們,太出乎意料,怎麼會!!

「歡迎你們的到來。」他們大人間相互寒暄起來,我也禮貌性的向長輩打完招呼。桌上,我們的母親由於是同學關係聊的很歡,而我們的父親在日常生活中有交道,看樣子聊得比較投機。我和奇在一旁聽著,而我一點也不喜歡這種場合,讓我有壓力,更多的是不知在。我和奇的眼神再不輕易間交匯時,他會特意的迴避。這段時間以來,他的舉動讓我感覺莫名其妙。

終於結束了這一場宴會,我知道了一個意外的消息:他要出國留學了。

他要走,為什麼從來沒有聽他說過。

「媽,我有事,等一下回家。」在中途我下了車,撥通了奇的電話。

「我現在沒空,有事嗎?」聲音冷冷的。

「你會有什麼事,我現在想和你聊聊。」

「我現在和我女朋友在一起玩。」從電話的那頭傳來嘈雜的音樂聲,也有一個陌生女人的聲音「奇,誰呀?快過來跳舞。」一個感覺很嫵媚的女人。

我掛了電話,心中湧起些傷感,他是什麼時候有女朋友的,他什麼時候對我這麼冷淡的,他到底是怎麼了,他又為什麼要突然留學.這些疑團圍繞著我。

「喂,傻妹子,最近怎樣?和在熙的進展怎樣了?」海韻陰陽怪氣的說道。

「我和他能怎樣,大家是朋友而已。」

「朋友,呵呵.你怎麼沒那麼用心的照顧我呢?」

「你受傷時,我一定更盡心儘力!」

「臭丫頭!總這麼嘴硬!」

「你知不知道奇為什麼會突然要留學的?」

「嗯,知道,他呀.」皓天打斷了她沒有說完的話。


「沒事,只是想出去見識一下。」皓天搶著回答。

「怎麼不說完,有事瞞著我?你們當我傻啊?」

為了知道怎麼回事,我們三人見面了。剛開始,海韻總是支支唔唔,後來對我說了一番讓我吃驚的話。

「你有沒有感覺,奇對你有點不一樣?」

「你還記不記得,他有一次帶來一個女朋友和我們一起玩,那女的專門找你的茬,在那天散了后,我們看到奇和她鬧矛盾,最後,奇還給了那人一耳光。」

「沒回我們出來玩,你沒到時,和你到后,奇就像倆個人似的。」

「最近的一次,我們在不遠處,看到你和在熙在雨中有說有笑,當時奇眼中有種想殺人的感覺,我想他是傷心吧!」

「你難道就沒感覺嗎?你到底是怎麼想的?你是不是已經決定和在熙在一起了?」

他們倆你一句,我一句的,在一旁聽著的我,感覺很亂。我好想從頭到尾都沒有仔細想過奇對我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可能久了,彼此見太過熟悉,我從來沒有察覺。

「我沒有喝在熙在一起,至於奇,我還從來沒想過我們會怎樣!」他們倆聽著我說的話,同時用奇怪的眼神望著我。

「你這丫頭,是不知,還是知道裝不知道?你知不知道,你這樣讓別人很傷心,很累?」海韻很認真的看著我。

「我,我還沒有想清楚,我只喜歡將事情弄得簡單,我不希望變什麼.」

「你如果在這樣,我想你們三人最後都會十分痛苦的。」

「奇,不願意讓你困擾,只會自己承擔一切!」

等一下,讓我好好想想,。我到底是怎麼了!


「你最好想清楚,免得你們最後連見面都尷尬。」皓天很慎重的對我講到。

今晚,我一直也沒睡著,在床上翻來翻去的,覺得心好悶,不舒服。

人總是需要面對選擇,又是寧願傷自己,可有時不能避免會傷到別人,但現實就是這樣,生活就是讓我在這樣的環境中學會長大。

「樂琦,今天有空嗎?一起吃飯吧?」

「對不起,在熙,我不舒服,不能和你一起了。」

「怎麼了?」

「沒什麼!就是頭痛!」

「你好像在躲我,最近總是以各種理由拒絕我。」

「沒有,你多想了。」

「我想見你,你能出來嗎?」

「改天吧!我今天不想外出。」我掛斷了電話,心裡很煩,經過這幾天的思考,我已經有答案了,不能再這樣拖拖拉拉的。

「奇,我想見你。」在一家酒吧,我找到了他,他正摟著一個女的在喝酒,我站在他面前,他卻不理會我。

「奇,我有話對你說,能不能出去講?」

「你已經見到我了,我不想聽你說什麼,我也沒什麼對你說的,可以走了!」

「她是誰啊?親愛的!!」那女人,故意將臉湊近奇,在他耳邊親親的說。我要吐了,她還用那雙殺人的眼死死的盯著我。我一股腦的火,真想把那女人槍斃!!她起身,推了我一下,我沒站穩,不小心撞到了其他人。我連忙向別人道歉。

「沒關係!要不要和我們一起玩啊!」

「不用,我馬上就走了。」心裡有些害怕,我退後了幾步,奇看著這一切,只是坐著那兒,完全當我不存在。看到這些,我有些氣憤,為了氣他,「那好,我們就一起玩吧!」那個人正準備將手打在我肩膀上時,奇抓住了他的手。

「滾開!他是我的!」奇用十分兇狠的眼神看著那人的同時,揮拳將他打倒在的,場面一片混亂。就在這個時候,那個人趁奇不注意拿棍子向奇揮去,看到這些,我衝上去將奇抱住。好痛,好痛.我整個人倒在了地上。奇向發狂一樣將那人制服,然後跑到我面前,輕輕地抱起我,朝外面跑去。在跑動中,我清楚的聽到他的急促的呼吸聲,呼呼.我從來沒有想過在奇的懷裡是這樣奇怪的感覺,很甜,很幸福.


「喂,醫生,快點,快點.」整條醫院的走廊只聽見奇的吼叫聲,是那樣的響亮。奇像有一個寶貝在懷裡似的,是那樣的珍惜,那樣的捨不得,眼神中充滿了傷痛.

「病人的腿受到了強烈的打擊,可能需要照X光。」經過一番就診,我的腿有骨裂現象,說要留院觀察。在奇的安排下,我住進了頭等病房,他一直陪著我,看上去精神有些疲憊。

「你是傻瓜嗎?誰讓你擋的,你知不知道後果很嚴重!!」他突然間向我發起火來,望著他的表情,我不禁笑起來。

「人肉擋箭牌質量不錯吧!」

「你還開玩笑,你知不知道,你這樣有多危險啊!」

「還好啦!我現在不是還在嗎?呵呵.」

「還有哪痛嗎?還需要什麼嗎?」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