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 十二月 2020

他是想讓自己認做他師父,可是又怕自己不同意,他終於明白了他的用心良苦。

Post by zhuangyuan

夜雲澈都是為自己好,他的心中很是感動!

「好棒,小澈兒好棒啊!」雪羽趴在夜雲澈的肩頭鼓掌。

楊帆影也眼睛亮亮的看著他,盲目的崇拜。

楊毅飛看看雅雅,又看看眾人的鼓掌,越看越是嫉妒,心中怒火中燒,突然,他大叫一聲,他的手中的火焰居然一個沒控制好,燒到了自己,「啊,啊啊啊救命啊!」

楊毅飛慘叫一聲。

正在這混亂之中,他的同伴突然看到一個老婦人手中提著一個湯蠱正在朝前面走。

他的同伴二話不說,立即搶回來便往他的手上澆,歡呼道:「有水了,有水了!」

「啊啊啊啊!」楊毅飛更是一聲慘叫。

那湯,其實是老太太剛熬好送給她自己的兒子的,是滾湯,可是楊毅飛的朋友卻直接給人家搶走澆到了他的手上。

於是楊毅飛就這麼昏死了過去。

「怎麼辦,怎麼辦,闖禍了!快快快,我們趕緊把他送回家!」楊毅飛的朋友們瞬間都嚇壞了。

夜雲澈和楊帆影兩人也愣住了,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楊帆影皺著眉頭,「遭了,被父親知道,我回家又要挨罵了。」

夜雲澈拉著他的手,「我們趕緊走吧,我們不在這裡,他們又怎麼會知道?」

楊帆影搖了搖頭,「不,他們會知道的,這裡的人都認識我,隨便一打聽就知道和我有關係了。

不過,沒關係,大不了回家再挨罵,跪上幾天。」反正他都已經習慣了,「而且我要是不回去,她們只會欺負娘親。」

「我也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我是不是給你添麻煩了,真是抱歉。」夜雲澈有些尷尬道。

楊帆影笑著搖了搖頭,「謝謝你師父。」他是真誠的願意喊他一聲師父,「他們只懲罰我一下,便沒事了,不用擔心的。」

好事成雙 「我害了你,你還要謝我,不行,我不可能讓你自己背黑鍋,這樣吧,我們跟你一起回家,有我在,絕不讓你受欺負。」 去找黑龍會?

秋山、藤田兩家的人聽到大鄉平川這樣一說,均齊齊身形一顫的暗暗搖了搖頭。

開什麼玩笑!自家是什麼實力,誰人心裏沒數。去找黑龍會幹什麼?找死嗎!

美澤裏惠子嘴角噙着一絲鄙夷的徐徐環顧了兩家人一眼,然後冷聲說道:“你們不敢去找黑龍會算賬,以爲我們好欺負,所以就顛顛的跑過來要我們賠償損失?哼,這天底下怎麼可能有這麼好的事情,簡直是做夢!”

做夢?

正心傷且憂慮於家族未來的藤田家主,在聽到美澤裏惠子一番冷斥後,看了地上藤田直秀的殘軀最後一眼,然後擡頭怒瞪雙眼看着大鄉武夫厲聲喝道:“堂堂大鄉家的家主,就任由一個女人在這胡言亂語嗎!”

面色微微一動的大鄉武夫,踏前一步,同美澤裏惠子並肩站在了一起。

昂然挺起胸膛,他微眯雙眼看着藤田家主沉聲說道:“美惠子是否是胡言亂語暫且不說,但是她之前所說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全都是我想說的。”

所說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全都是我想說的?

美澤裏惠子暗自在心裏默默呢喃着這一段話,雙瞳深處,漸漸盪漾起了片片秋光來。

眼睛裏橙光隱隱的大鄉武夫,眼神一凝,身上氣勢好似沸騰了一般冷冷注視着秋山家主和藤田家主,漠聲說道:“我既然說過以後大家各走各的路,那麼就絕對不會再去找你們的麻煩,但是關於你們今天早上受到黑龍會攻擊的事情,那並不關我的事。”

環顧了兩家人一眼,他繼續挑眉說道:“關於你們兩家人脫離了我大鄉家的事實,該向外通告的消息,我早就命人發佈了出去。至於黑龍會爲什麼要找你們的麻煩,我不知道,也完全不想知道。倒是你們······”

眼角劃過幾許煞氣的大鄉武夫,嘴角浮現出一抹森森冷笑的沉聲說道:“我不知道是誰給了你們膽子,又或者是有誰在你們背後給你們撐腰,但是很明顯,你們現在是抱着一種算賬的態度到這裏來的。”

臉上流露出幾分猙獰的眯眼看着眼前秋山、藤田兩家的過百人,他雙手掌間氣勁四溢的輕挑了一下眉頭:“既然抱着算賬的心思來的,那麼我們現在就是敵對的關係,更不用說剛纔你藤田家的小輩,已經起了兵戈見了血。那麼,有什麼事還是打過了再說吧!”

什麼!?

秋山和藤田兩位家主聞言,忍不住面面相覷了起來。這是準備開戰的節奏?但是我們都還沒有準備好啊!

輕吸了一口充滿了淡淡血腥味兒的空氣後,秋山家主陰沉着老臉凝聲說道:“大鄉家主,你確定真的要與我兩家開戰嗎?”

“開戰?”大鄉武夫臉上浮現出幾分傲然的看着他輕撇了一下嘴,“秋山家主,雖然我不會小瞧任何一個敵人,但是對於你們兩家,我不得不說的是,與我赤龍會開戰,你們這是多心了。”

赤龍會?不應該是幼龍社嗎?

聞言先是一怔的兩位家主,在咂摸清楚了大鄉武夫話裏的意思後,均感受到了深深的鄙視,繼而齊齊勃然大怒了起來。

“大鄉武夫,你不要以爲我秋山、藤田兩家就是好欺負的!”煞氣滾滾的厲聲怒喝了一句的秋山家主,豎起右手胳膊握拳,然後衝着地面重重砸了下去。

下一秒,伴隨着一連串嘩啦、咔嚓的輕微細響,秋山、藤田兩家的人羣驟然一分,然後二十個神情冷肅、身形健壯的大漢,手持大大小小的長槍短炮跨了出來。

沒過一會兒,另外三十個體型壯碩的大漢,握着寒光閃閃的鋒利武士刀站在了持槍大漢的身後。

一時間,隨着刀槍的出現,一股緊張而又森然的氣氛,陡然籠罩在了莊園大門口的半空。

在那股氣氛的刺激之下,原本好似一尊尊人形雕塑般整齊站在大鄉武夫諸人身後不遠的衆僵,齊齊眼瞳裏黑芒爆閃的嘩嘩譁踏了出來。

轉瞬之間,包括衛無忌在內的八人,全都被周身散發出森森煞氣的106僵圍在了中間。

下一秒,衆僵眼瞳裏倏地就是寒光一閃。一呼一吸之間,絲絲縷縷的淡淡輕煙,一股股縈繞浮現。

幾乎是在頃刻間,原本陽光明媚的莊園大門口,就被一片好似輕紗般的薄霧所籠罩。

倏地轉頭看向了站在自己身後不遠的一排殭屍,注意到有嫋嫋輕煙在他們的身上絲絲浮現,衛無忌眼裏紫光驟然就是一閃。

到現在他怎麼可能還看不出來,剛纔那場神祕莫測的濃霧,竟然就是這些一半像人一半像殭屍的古怪傢伙們造成的。

“嘶······”

看着眨眼間就出現在自己等人眼前,那些被薄霧籠罩、若隱若現的道道強壯身影,除了秋山和藤田兩位家主,以及那五十個或持槍、或握刀的大漢外,餘下衆人,幾乎是不約而同的倒吸了一口涼氣。

“好······好冷!”人羣裏,不知道是誰語氣顫抖的驚呼了一聲。

藤田家主霍地轉頭,一臉怒容的朝着呼聲傳來的方向狠狠瞪了一眼。

另一邊,衆僵環衛的中心區域,大鄉武夫看着兩步外擋住了自己視線的高大背影牆,輕輕晃了一下頭。

少頃,他探出右手胳膊,手掌輕輕拍在了其中一道高大身影的肩膀上:“不要這麼緊張,區區幾把刀槍而已,怎麼可能傷得了我們。”

隨着大鄉武夫的話音剛落,圍成了一圈的僵羣從中間裂出了一道兩米寬的口子。

幾公里遠外的樹林裏,陳志凡輕挑了一下眉頭。

之前在面對黑龍會一干人的時候,應對隆重一點還可以理解,但是就秋山、藤田兩家的這一百多人,就沒必要再浪費時間了吧。

眨了兩下眼睛後,他眼裏灰芒一閃,然後朝着莊園大門口的方向,嘴脣無聲動了兩下。

片刻後,處於衆僵包圍中的大鄉武夫倏地耳朵輕輕一動,然後在眼瞳裏橙光爆閃了一下之後,微微低下頭恭聲突然說道:“遵命,主人。”

不顧周圍諸人疑惑的目光,他偏頭看着秋山原頷首說道:“去,繳了那些人的刀槍,手腳可以重一點,但是人命就不要了。”

“遵命,主人!”

眼裏黑芒一閃的秋山原,垂首悶聲應了一聲後,身形電轉間,攜帶着森森冷風,朝着僵羣外狂飆而去。 「那怎麼能行呢?」楊帆影搖了搖頭,不贊同道,「師父,這是我自己的事情,怎麼可以害你受到牽連。」

夜雲澈拍了拍胸膛,「我既然是你的師父,就有必要管你,不用再說了,走吧,我們一起回家。」

他回過頭對雅雅道,「小雅,你自己先回去好不好?順便告訴我的叔叔們,就說我去楊家做客去了,他們要找我就來這裡找我吧。」

夜雲澈對雅雅眨了眨眼,其實是讓她回去搬救兵,不過,他們卻不知道早有人暗中在跟著他。

「好的,小澈哥哥。」雅雅點了點頭,對於夜雲澈的話,她向來都是毫無條件的順從。

她也知道小澈哥哥身邊的那些人都很厲害的。

……

楊家在這裡,是全城最大的家族了。

此刻的楊家亂成了一團糟,全部都因為,他們楊家寶貴的大少爺受傷了。

平時,大少爺不管是有個小事還是大事,只有一點磕磕絆絆,那都是會牽連到整個楊家,因為他們的大少爺不僅是家中尊貴的大少爺,還是他們家大人最喜愛的兒子。

下人們和大夫在楊毅飛的房間中進進出出,絲毫沒有人搭理楊帆影和夜雲澈兩人。

楊帆影的內心不由更加忐忑。

忽然,從屋裡走出來一個墨衣的中年男人,還有一個打扮艷麗的女人,接著,那男人上來,二話不說便給了楊帆影狠狠一個響亮的耳光。

男人怒罵,「你,這都是你乾的好事!」

那打扮艷麗的女人厭惡的看了楊帆影一眼,轉過頭對男人道:「大人,妾身就說這個死小子上不得檯面,他一直嫉妒我們毅飛,見不得飛兒好,早點讓他死,我的飛兒好命苦啊。

如今大人你還在這兒看著他,他都敢公然對飛兒下手,你若是有什麼事出去了,我的飛兒就不保了呀。」

楊帆影捂著臉,聽著女人的話,整個身體都在顫抖。

楊大人更是鐵青著一張臉,冷冷的瞪著楊帆影,「你個逆子!給我跪下,好好跪著,飛兒他什麼時候醒來,你什麼時候才能起來!」

然而少年卻並沒有聽他的話直接跪下,而是滿眼痛苦的望著他。

為什麼?為什麼父親的眼中從來都沒有他?為什麼他都不先問問是不是這個女人在挑撥,是不是他的哥哥先找他的麻煩的。

難道自己在父親的心中真的一點地位都沒有嗎?

那麼,他跟不是一個楊家人,又有什麼區別呢。

夜雲澈也憤怒的瞪著一雙眼睛,沒想到楊帆影的父親一上來就給了他一巴掌。

「你真的是帆影父親嗎?我看你比他的繼父都還要殘忍,你怎麼不問是誰先欺負誰的?真的是帆影的錯嗎?你有確定嗎?」

楊帆影聞言心中一暖,隨即自嘲的笑了笑,暗道他太天真,他的父親眼中根本沒有他,所以他問這些,根本沒有任何意義。

果然,楊大人聞言,立即大發雷霆,「你又算什麼東西!哪裡來的小畜生,也敢到我面前來教訓我?」 他可是這裡地位最高的楊大人,哪裡輪得到他這個臭小子對自己指手畫腳!

「就是啊大人,楊帆影不學好也就算了,還成天在外面勾三搭四,實在有敗壞我們楊家的門風啊!你看看,他找的這些朋友,沒上沒下的,怪不得什麼人也只能與什麼人在一起了。」

楊夫人這話,連夜雲澈都一起給侮辱。

楊大人冷冷的望著夜雲澈,「小畜生,你是從哪來的?叫什麼名字?你爹娘叫什麼?」讓他知道他是誰家的臭小子,他一定饒不了他的老子。

「我爹就是我爹,我娘就是我娘啊。」夜雲澈眼底精光閃動,他又如何看不出楊大人是什麼想法,不過,他爹娘的名字,他一個小小的垃圾才不配知道呢。

「胡言亂語,登不得檯面的小畜生!」楊大人沒工夫和他周旋,直接道:「今天本大人連你也一塊教訓。」

他伸手便要給夜雲澈一個大嘴巴子。

不管他是誰,他一個小輩居然敢欺負到他的頭上,也太讓他沒面子了。

然而正在這時,一道灼熱的火焰突然纏在了他的手上。

嚇得他立即收回手,接連倒幾步,直接把楊夫人也給撞倒在地,兩個人摔作一團,慘叫連連。

「哎呀,大人,你看他太猖狂了。」楊夫人不停的抱怨。

突然看到她身邊的楊大人睜大眼睛看著眼前,眼睛亮亮的盯著少年肩膀上的小白糰子,大叫:「你這個小東西趕緊再噴出點火來,讓我看看那是什麼?」

楊大人激動無比,如果他沒看錯的話,這小東西剛才噴出來的應該是含著某種元素的東西,那是重要的異火!

楊大人不知道這少年的身上怎麼會有這樣一隻小獸。

不過他卻知道,這對他很有極大的幫助!這簡直就是有錢也買不來的東西,如果是真的,他一定要把小獸給留下。

雪羽鳥也不鳥他一下,「你算什麼東西?你命令我我就要聽你的?那我豈不是太沒面子了?哼!」

突然,雪羽烏溜溜的大眼睛轉了轉,口中再次喃喃著什麼,隨後又是幾道大火朝著楊大人飛撲了過來。

即便楊大人的實力是神靈巔峰的,也不可倖免,直接被火燒到。

而楊大人堪堪躲避過去這一劫,他的楊夫人可就沒他那麼好運了。

女人的料子本來就是那種花里胡哨,上等的,卻也是易燃的,火點燃在她的身上,瞬間迅速蔓延,燒到她的頭髮和衣服。

楊夫人嚇的連連慘叫連連,「啊啊啊啊啊啊啊!大人救命啊!」

楊大人驚嚇了一跳,刷刷刷!

幾劍下去,便將楊夫人的頭髮給砍斷了,而且還是剃光頭的那種。

不得不說楊大人的劍法很好,將楊夫人的頭髮剃得與和尚一般光亮。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嗚嗚!」

楊夫人叫得更加慘不忍睹了。

她作為一個女人,除了一張臉,便是她珍貴的頭髮了,那可以戴上各種迷人的頭飾,卻被楊大人給削了個精光,她頓時受不住凄慘大叫。

「住口!叫什麼叫?難道你不想要命了嗎?」楊大人沒好氣道。 “動手,一個不留!”

莊園大門口,看着從那圍成一圈的人堆裏,好似一陣風般狂飆出來的秋山原,臉上浮現出好幾分猙獰的秋山家主,厲聲高呼了一聲。

既然要做,那就做個徹底!

他還就不信了,自己這邊有二十把火力強大的槍,會打不死一幫赤手空拳的人!

隨着秋山家主的命令,那二十個神情冷凝的持槍大漢,眼神一動間,就將槍口對準了包括秋山原在內的所有人。

重生:上流千金 下一瞬間,就聽一連串好似鞭炮般的啪啪聲,一顆顆子彈,攜帶着強大的動能,徑直朝着前方的人羣瘋狂宣泄而去。

“你瘋了?”一旁藤田家主轉頭看着秋山家主急聲低呼,“你忘了,直秀那把槍可是在藤田直樹那個混蛋的手上!”

秋山家主瞥了他一眼:“放心吧,那把叫什麼古斯特的長槍,裏面的子彈根本就沒有了。藤田,事情已經發展到了目前的地步,我們兩家除了迎頭向前外,再沒有別的路可以走了。”

眯眼看着前方被無數顆子彈擊打在了身上的那一個個身影,藤田家主眼裏幽光倏地就是一閃。

沉默片刻後,他緩緩點頭沉聲說道:“罷了,雖然直秀人已經死了,但只要我們將眼前的這些人全部都消滅掉的話,事後再好好向那位東條公子解釋一下。想必看在我們滅了幼龍社的功績上,黑龍會應該能接受我們兩家吧。”

“照現在的情況,也只能這樣了。”秋山家主陰沉着一張老臉點了點頭。

很快,就這麼幾句話的功夫,幾乎將子彈傾瀉一空的二十個持槍大漢,紛紛停下了扣動扳機的動作。

淡淡硝煙瀰漫中,又飄蕩起了嫋嫋的輕煙,藤田家主微眯雙眼,一臉狐疑的看着前方。

尤其是看到幾乎是站在自己眼前,僅僅是雙手交叉護在自己臉上,卻根本並未倒下的秋山原,他忍不住語帶幾分不解的問道:“怎麼回事?爲什麼……”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