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 二月 2021

他因爲今天在城牆上出現的十人,而去通知族長,可是不知道怎麼回事,被轉展的叫到不同的地方盤問,現在更是來到這個陌生的地方,就連族長都要在外面恭敬的站立,似乎並不是什麼好事啊,到底出了什麼事了?

Post by zhuangyuan

寬敞的房間之中,氣氛有些憋悶,那股悶氣沉沉的感覺,讓伍據感覺到有些出不過氣,不過,他依然不敢率先開口發問,只是咬着牙繼續硬撐。

許久之後,當伍據感到撐不住之時,那道在他耳中宛如天籟的聲音終於響了起來。

“伍據,今天你跟那些人動手了吧?”

“恩。”伍據小心的點了點頭,心頭忽然的一涼,背心處瞬間被急速冒出的冷汗給打溼,他終於知道問題出在哪裏了,所有的事情都跟城牆上的人有關,以往遇到的人都不會驚動到大人物,最多彙報一下上級,可這次,竟是驚動了整個家族的大人物,而且耗費了大半夜的時候,這說明什麼?說明那些人不簡單。

“你跟他們交手的時候,發現有什麼特別之處嗎?”淡淡的聲音之中,隱含着強烈的戰意。

伍據身體一顫,臉上扯出一道難看的笑容,戰戰兢兢的道:“一個人大聲說自己是聖魔導士,但是他的拳頭所蘊含的力量根本就不是我能抗衡的,兩外一個青年,看起來就只有二十歲,但是當我的身體已經飛出城牆的時候,他不知道怎麼做到的,硬是隔空將我拉回來。”

“哈哈,有趣有趣。”房間中間的簾布被一股龐大的能量吹飛,就連身形龐大的伍據都無法輕鬆抵擋。

“一個聖魔導士,一個聖劍士,不,可能更高級別,你當然不是對手,不過從他們出手來看,並沒有太大的惡意。”話音剛落,強大的勁氣瞬間消逝,收發自如。

“希望不要對我們撒旦城幹什麼,要不我不介意扼殺你們,苦修多年,終於得到突破,正好有兩個高級別之人練手,哈哈哈。”察覺出那充滿氣勢的咆哮聲中還隱隱帶有一絲殺氣,伍據臉色慘白,身體使勁的往一邊躲去,一句話也不敢說。

似乎感到自己有點過態,咆哮的聲音逐漸停止了下來,房間之後,又回覆了平靜,只有伍據急促的呼吸悶響。

許久之後,聲音再次傳來,不過氣勢已經消逝,回覆了本來的淡漠。

“好了,你回去吧,好好做城守,防禦外敵。”

正在不斷喘息的伍據聽到這話,身體劇烈的一陣放鬆,藏在盔甲之下狠狠握緊的拳頭終於放鬆了,手掌上幾乎都是深深的印痕。

伍據恭敬的彎腰退出去,在走到門邊之時,淡漠的聲音又發話了。

“以後遇到這種強者,千萬不要去招惹,不然你死了,我絕對不會爲你報仇。”

伍據臉龐狠狠一抽,點了點頭,推開門,走了出去。

房間之中,再次寂靜,半晌之後,一道夾雜着興奮的嘆息才悠然飄蕩。

“二十歲?”

一夜無話。

耀日東昇,新的一天再次降臨,客棧再次回覆了繁忙的狀態。

看着衆人充斥笑容的臉龐,龍璇微微搖了搖頭,昨晚那羣傢伙硬是要嘗試聖魔鎧甲的威力,他變成了人肉鋼板,所有人盡情的砍擊,要不了爆裂那古怪的魔法結界,想必客棧裏也沒有多少人能睡覺。

慵懶的升了一個懶腰。眯着眼睛走到一棵大樹之下,躺在樹幹之下,瞧着翠綠的樹葉,嘴角不由得意的露出一絲溫暖的笑意。

“旋,我想到外面去逛逛。”嬌俏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龍璇睜開眼睛,瞧着那滿臉微笑的俏臉,無奈的聳了聳肩,也不顧菲菲的反抗,一把將之拉進懷裏,接着調笑道:“哎,又要當苦力啦。”

“哼,怎麼啦?那就是說不願意?”菲菲捂着小嘴嬌笑道。

微笑的搖了搖頭,無奈的看着可愛動人的身段,笑道:“老婆大人,我怎麼敢抗命呢?”

“嘻嘻,就知道你不會拒絕。” 唐少撩心日常 ,對着丈夫送上一個香吻。

“唔,一個吻就想收買我?有沒有其他的好處?”紫黑色的瞳孔閃過一絲狡猾,取笑道。

“那你想要什麼?”菲菲眉頭微皺,有些警惕的道。

手指輕佻起那精緻的雪白下巴,壞笑的道:“你說呢?”

菲菲俏臉微紅,轉頭看了看別處,有些哀求的輕聲道:“旋,昨晚還不夠啊?現在大白天,好多人經過的,等到晚上好嗎?”

龍璇奸計得逞的嘿嘿一笑,將玉人狠狠樓進懷中,對準那誘人的紅潤嘴脣,深吻下去,舌頭宛如觸手一般,席捲香脣。

菲菲輕輕的發出一聲嬌哼,雙臂緊緊纏手脖子,慢慢的迴應。

“啊。”正當兩人情動之時,一道羞澀的尖叫聲將兩人打得清醒了過來,臉皮薄的菲菲瞬間將暈紅的俏臉深埋進了喔懷中,同時纖纖玉手在某人腰間狠狠的一扭。

感受到腰間傳來的痛感,龍璇倒吸了一口涼氣,心中極其鬱悶的苦笑一聲,擡起頭來,看着不遠那觀看了一場激情站的青兒,乾笑道:“呵呵,青兒啊,有什麼事情麼?”

青兒紅着一張臉,頭也不敢擡的道:“昨天那個伍據來找你,現在正在房間呢?你快去吧。”說完,像一隻受驚的小兔子般飛快的跑出院落。

乾咳了一聲,低聲道:“起來吧,人都走了。”

菲菲悄悄的從懷中擡起頭來,見到真是沒人了,這才輕鬆的舒出一口氣,掙脫那溫暖的懷抱,惡狠狠的道:“都是你害我丟這麼大的臉,以後不準碰我,哼,懲罰。”說罷,又用粉嫩的拳頭在寬大的胸口輕輕捶打了幾下,這才稍微感到出去的快步離開了。

鬱悶的聳了聳肩,爲自己以後的生活感到默哀,這才帶着絲絲怒氣朝房間趕去。

“這個傢伙,早知道昨天不救你,早不來,晚不來,偏偏這個時候來,真是一個混蛋。”

。。。。。。。。

房間之中,伍據滿臉的笑容,而這笑容在看見爆裂之後,馬上定格,畢竟昨天自己得罪了他,呵呵笑道:“打擾了,兩位兄弟,真是不好意思。”

剛走進來,擡頭瞟了一眼今天忽然對自己尊敬了許多的伍據,翻了翻眼皮說道:“有什麼事就說吧。”

“呵呵。”看到一眼旁邊陰笑的爆裂,伍據咧嘴乾笑,道:“是這樣的,兩位兄弟,我家大人想要見一見兩位,還請賞臉。”

“你大人?”龍璇眉頭一挑,轉眼看向盛雲,而他搖頭表示不知道。

“是的,我家大人仰慕強者風範,特來邀請相見。”伍據微笑道。

“應該不是那麼簡單吧?相見?試探我們的底細就是真的。”心頭微微冷笑,面上卻沉吟了片刻,方纔點了點頭。

“哈哈,算你們大人識貨,知道本大爺在,好,我答應了。”爆裂被強者二字衝昏頭腦,立馬尾巴也長了出來。

感到很無奈,怎麼一個已經不惑之年的人,會那麼像一個孩子,可能是因爲腦袋有問題,嘆息道:“好吧,我們便跟你去見識一下,所謂的大人。”

接着伍據的邀請,兩人也並不迤邐,對着菲菲等人吩咐了一些事後,便帶着爆裂隨着滿臉笑意的伍據踏上了路程。

一路上,伍據對他們殷勤之極,不斷的與龍璇他們暢聊,倒是把昨天的事情忘記得一乾二淨,爆裂同樣是大條,見到崇拜者,傻傻的什麼都告訴別人,就連龍璇的三代都說了。

伍據視線在龍璇身上輕輕掃過,心中多少感到有些不可思議。如此年輕,竟然能晉如聖級,到底是怎麼修煉的啊。心頭有些不忿的嘆息,想當年自己在村裏可是被喻爲天才兒童的,怎麼現在就不及一個毛頭,嘴角就不由的泛起一絲苦笑,自己真是不如人啊。


四條健壯的馬匹在大街之上歡愉的前進,毫不顧忌的飛奔,被這囂張的行徑惹得大怒的路人,當看到伍據魁梧的身形之後,便灰溜溜的閉嘴了。

。。。。。。。。。。。

看着眼前豪華得近似皇宮的府邸,龍璇讚歎着砸了砸嘴巴,如此龐大的府邸,真不愧是四大家族之一啊,也羨慕盛雲的童年,比起自己悲慘的童年,簡直是天壤之別。

帶上爆裂跟着伍據大搖大擺的向着守衛森嚴的金碧大門走近,而守衛似乎是得到命令,在看到伍據亮出的牌子之後,便揮了揮手,放行了過去。

“媽的,真是麻煩,請我們來,竟然不出來迎接。”爆裂有些不滿的抱怨道。

聽到他的話,伍據無奈的搖了搖頭,也懶得再出聲管這傢伙,畢竟接近他們的那人更加恐怖,悻悻的只想完成任務走人。 「武穆,光明氣場並不是無敵的……」

魂絕一笑,大手一揮,示意風無極等人再次圍住阿公,

風無極、風無影、風無邪、風九幽四人憑空消失,下一刻,四人分別出現在阿公的東西南北四個方向,

風九幽笑道:「光明氣場雖快,可是我們畢竟有五個人,而且我們擁有邪風道種,速度未必會輸給你多少,」

邪教三族,風氏擁有邪風道種,姬氏擁有嗜血道種,魂氏擁有噬魂道種,擁有邪風道種之人,速度驚人,和光明氣場相比,他們的速度雖略有不及,卻也差不了太遠,

風九幽四人展開極速,殺向了阿公,

與此同時,魂絕的舉起撼天錘,氣勢不斷攀升,正在醞釀著驚天一擊,

風九幽四人同時祭出道兵攻擊阿公,阿公四周圍的空間突然扭曲撕裂,根本承受不住四大神魔的攻擊,

阿公無懼,外放光明氣場,光明氣場凝聚成四道千丈刀芒,分別迎上了風九幽四人的道兵,

「轟轟轟轟,」

刀芒和道兵碰撞,碰撞之處空間粉碎,勁氣四射,

突然,魂絕大步奔出,一錘砸向阿公,

阿公後退,光明氣場凝聚成一股金光衝擊在了撼天錘上,碰一聲巨響,魂絕被震得後退了一步,幾乎同時,風九幽等四人再次祭出道兵從四個不同的方向殺向阿公,而魂絕深吸口氣,箭步沖向阿公,也再次揮錘砸向阿公,

五個神魔聯手一擊,石破天驚,

危急關頭,阿公身上再次釋放出光明氣場,籠罩住了魂絕等五人,魂絕等人的臉上都露出譏嘲之色,單憑光明氣場,你如何敵得過我們五人聯手,

然而下一刻,魂絕等人的臉色都變了,

只見阿公身上又釋放出了另外一種武者氣場,此種武器氣場呈現黑色,與光明氣場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黑……黑暗氣場,」魂絕等人震驚,

阿公,居然還有另外一種十大武者氣場,黑暗氣場,

黑暗氣場和光明氣場同時擴散開來,一圈黑暗,一圈光明,交替著席捲向四面八方,

魂絕等人的力量不但減弱,最後更是直接跌落了兩個小境界,

光明與黑暗,居然霸道如此,可以直接壓制魂絕等強者的兩個小境界,

壓制住魂絕等人的修為後,阿公展開手掌,五把刻刀出現在他手中,接著五把刻刀同時飛射而出,其上加持著光明與黑暗之力,分別射向魂絕五人而去,

魂絕五人臉色劇變,急忙退後,試圖擺脫光明氣場和黑暗氣場的籠罩,與此同時他們也紛紛祭出道兵抵擋阿公的飛刀,

「噹噹噹噹當,」

五聲脆響,阿公的五把飛刀與魂絕等人的道兵碰撞,飛刀全部粉碎,不過魂絕等人也被震飛出了很遠,

「不可能,如果你有黑暗氣場的話,八千年前為什麼不用,」魂絕和風九幽等人驚疑,

阿公沒有說話,他又釋放出了光明氣場和黑暗氣場,兩大武者氣場不斷交替,再次席捲向魂絕等人,

「走,武穆有光明氣場和黑暗氣場,我們殺不了他,」魂絕一咬牙,

風九幽等人點頭,


當下幾人就想離開,

阿公沒有阻攔他們,而是控制著光明和黑暗兩大氣場,凝聚成一隻大手,隔空抓向大尊老而去,

風九幽和魂絕等五人憑空出現在大尊老身前,同時出手迎上了大手,轟一聲巨響,武者氣場凝聚成的大手粉碎,魂絕等五人也被震得後退了幾步,

「走,」

風九幽等人護著大尊老,轉身同時一步邁出,全部消失不見,

魂絕和風九幽等人離去后,阿公目光一閃,轉身一步走出,也憑空消失不見,

下一刻,阿公憑空出現在了精武書院之外,雪舞身邊,


烈火老祖和其他邪教教眾居然已經全部撤離了,精武書院外只有雪舞和葉峰等人族勢力的人,

看到阿公出現,葉峰面色激動,他剛想說話,武青峰和武青雲等人居然全部跪倒在阿公身前,武青峰更是熱淚盈眶的叫道:「老祖,您終於回來了,」

其餘精武書院的弟子激動的叫道:「拜見武穆老祖!」

葉峰動容,阿公居然便是那個「傻孩子」,

劍王、無痕公子、楊錚、龍天行等人也紛紛動容,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