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0 一月 2021

他先是走出去,把車後背朝向大門,停在車庫門口,打開後備箱,接着把房間裏的槍一把接一把拿出來平放在後備箱裏,到最後沒有地方了,只好隔着一層紙板再在上面放好槍,最後幾箱彈藥要一放上去,車子的底盤都被壓低了少許,沒法子,這子彈加起來千把兩,三千斤肯定有。

Post by zhuangyuan

接着又把箱子和衣服還有短刀都拿起放在了車上,離開之前確認了一遍這裏已經沒有什麼東西可以留戀的,轉身對着房樑就是一腳重踢,直接將整棟小樓房整塌了,不過在這種地方就算是塌了一棟更大的樓也不會有人在意。 不過葉塵早就在一腳之後跑了出來,這個時候看着塌掉的樓房,他不由回憶起自己當時身負重傷,躲在這個小樓裏面,呼叫了最後一次無人機增援,準備和敵人拼死一戰時的畫面。


那時他剛從臨江外的城市被一路追殺回來,穿過了一片峽谷之後,身後的槍聲仍舊是絡繹不絕,被自己殺掉的最後一個傭兵團老大鄧同方被發現時,竟然還有幾個手下的傭兵不死心,在被俘虜的情況下藉助夜色和混亂逃脫,躲在必經之路上伏擊了當時勞累不堪的葉塵,

葉塵全身身中數彈,當時就情況非常危機,他在渾身中彈的情況下,十分迅速的掏槍幹掉哦了這幾個混蛋。


只是不料當地的守衛軍團發現了自己,於是一路追殺,雖然算得上是一臺絕對的殺人利器,但是葉塵也有一個準則,那就是隻殺目標和一切目標手下的人,對於屬於華國的守護軍團,他是絕對不可能開槍打出一顆子彈的。

然而守護軍團的槍口卻沒有留情,不斷向葉塵開槍射擊,在本來就身中數槍的情況下,他的腿部,肩膀還有胸口又中了幾槍,此時在這種情況,再厲害的人也都頂不住了,他穿越峽谷,到達了城市邊緣這個廢棄工廠之後,靠在牆邊,手裏拿着已經有些沾了灰塵的HK45。

等待着守護者來找到自己,實在不行,就跟他們拼了,哪怕自己也是華國人,但是在真正生死的關頭,要是他們還不放過自己,那就真只有拼命了。

就這樣,他在呼叫了最後一次增援之後,就在這個廢棄的工廠躺了三天三夜,讓他驚訝的是,前來追殺他的追兵不但沒有來,反而自己的身體產生了某種高能的反應,開始吸收起了天地之間的靈氣,將打進身體的子彈一點點自動排了出來,而傷口也在飛速的癒合。

雖然說並沒有像電影中那麼誇張,不管怎麼樣的傷都能瞬間癒合,但是致命的程度已經過去了,自己那時能夠感覺到,簡直就是有神明在自己體內幫助自己,那感覺,就像曾經自己在戰場上使用過的“冥王之力”一樣。

也許,也就是冥王之力的另外一種表現形式也手不定,葉塵又在此地等了兩天,都發現沒有人來,於是就找了一個地下室,把叫來的所有物資都存放進了地下室,並在這裏住了一個多星期,期間他每天都會看見一個大娘推着手推車,在廢棄工地外的路邊賣油條。

шωш ¤тt kΛn ¤co

然而當時的葉塵身上一點錢都沒有,怎麼辦,只好拿子彈去跟大娘換,每一次都用一顆嶄新的子彈換一根油條,因此才勉勉強強撐了過去。

之後在確認不會有人來襲擊他了之後,葉塵這才離開了廢棄工廠,把所有東西按照那個形式擺放好,並且用當時的一個暗道打通了一個密室,專門存放補給槍械彈藥,並在離開的時候,拖來了一輛廢棄的麪包車堵在門口。

想起這一段有趣的日子,葉塵也是無奈的笑了笑,可想自己曾經也是一個不要命的狂人呢,現在有了朋友,有了工作,還有一個傻瓜一樣的協議老婆,葉塵感覺好像曾經的自己正在離他遠去,而換而來之的,則是個更加成熟的自己。

他開着車準備返回,卻在這個時候收到了一個電話,按下接聽鍵,葉塵就聽見那頭上暗影有些焦急的聲音:“老大,你怎麼了?沒事吧?要不要派分隊到你那兒支援!”

咋回事兒,怎麼這傢伙頓時就着急起來了?葉塵響了想,頓時就笑了:“哦,你看到我的外勤任務系統激活了是吧?”

“是啊!自打你上次失蹤之後,你的外勤型信號就一直處於凍結狀態,現在忽然激活了,發生什麼事情了呀,剛纔你不還說讓我給你買殺手俱樂部呢嘛?”

“哎,你多心了,沒事的,我不是之前剛來臨江的時候躲在廢棄工廠裏面嘛,我找到了那個時候的無人機物資,從新激活確認了一下,別擔心,我沒事兒。”

聽到這句話,暗影終於是放心了:“臥槽,還以爲你怎麼了呢,嚇死我了,這樣吧,那個箱子只要你一接觸提手就會自動解鎖,你這樣應該是想轉移裝備吧,等你轉移了裝備告訴我一下,我給你設置凍結,等到你下次要真正用到的時候你在提起來,平常你要是不用,就直接抱着就是。”

葉塵無奈地笑了笑:“行吧我知道了,你別擔心了,幫我把天嵐的事情處理好就是,知道了嗎?”

“是,老大。”

掛掉電話之後,葉塵看着手機,接着點起了一支菸笑道:“還是幽冥的人關心我啊,爲啥我就能跟一幫這樣的怪物玩在一起了呢。”

回到了別墅之後,葉塵看見凌妃煙還沒有回來,就拿她的板車加上貨鬥將慢慢一車的子彈和槍都拉進了房子,在自己房間四處照了照,看看有沒有按鈕啥的,因爲根據凌妃煙這傢伙的思維,肯定喜歡在房子裏面加一些小型的機關,她自己的房間是這樣,辦公室也是這樣。

那說不定客房也是這樣。

果然,在距離牆面一腳的插座旁邊,還有一個看上去像是網線插口一樣的插槽,但是上面卻並不是插口,而是一款完全平整的護板,中間無縫銜接地接入了一個圓形的按鈕,正常人肯定不會知道這是一個按鈕,但是依照葉塵對凌妃煙那尿性的推測,八成就是這麼回事兒。

剛一按下按鈕,果然牀頭就開門了,在牀頭後面是一個不算大的儲物間,剛好足夠把槍械像是之前擺放在地下室那樣重新擺放在這裏,只不過這兒乾燥很多,應該不會出現像之前那樣槍械保養油進霧水生鏽的情況,他飛速清理着沒一把槍的內部,不到十分鐘就清理好並且重新上了槍油。

現在再用起來,就聽見很舒服的“咔嚓”聲,所有槍都順滑的跟新買回來的一樣。 此時,所有裝備都已經放好,自己那套新幽冥將軍特種作戰服裝,還有那個絕對不能隨便手提的手提箱,以及那把只屬於冥王的匕首,葉塵都全部整齊擺放在了牀頭空間裏。

關上門的時候,夜晨想了想,不行還是把短刀帶上吧,如果說殺手界有人不認識自己隨身攜帶的冥王戒指,這把刀肯定在殺手界無人不曉。

它連約翰維克都砍傷過,也曾經被約翰維克借去“玩”了一個星期,從那之後,別人都知道,有一把非常鋒利形狀怪異,並且刀身上刻着“幽冥”英文的匕首,在一個星期裏,要了六十六條人命,成了約翰維克職業生涯中冷兵器契約的代言小刀。

而這個時候,葉塵的手機也再一次響了起來,他連忙打開來看看,是一條無賬號無任何信息的加密方發來的郵件,點擊之後,便出現了一條非常詳細的網絡邏輯資料。

鹽幫,現老大爲樑楚山,二掌櫃是樑佑,屬下分別有三個堂口,山豹堂主管是林豹,劉龍主管的是一龍堂,四極堂主是吳極,這三個人目前產生了,並且矛頭直指樑楚山。


現在的情況,是山豹堂勾結了外面的勢力,合夥在暗中對鹽幫其他兩個堂口實施綁架或者暗殺,這個步驟在劉龍被抓住之後停滯了一段時間,本來林豹和其下屬“師爺”玄亞寧請來了緬甸金牌殺手泰韋金,可是因臨時調度導致泰韋金身受重傷無法刺殺吳極。

隨後索性在吳極的飯菜中下毒,不料被吳極發現,因此鹽幫的內部鬥爭提前發生,這一次在沒有準備完全的情況下,林豹和其要挾一塊加入的劉龍只是傷到了樑楚山,並未對其造成什麼實質性打擊。

可以說策反失敗,但是對於這個人的恐懼,此時鹽幫也在發生微妙的變化,據說吳極還有一部分鹽幫手下有意圖和林豹握手言和,答應和他一塊剷除老大梁楚山。

現在鹽幫的內部格局異常混亂,這個老的集團有可能就在近端時間出現翻天覆地的變化,如果老大想要介入他們的鬥爭,以下是暗影提供的戰術分析。

第一,選擇勢力重新培養,建議,拉攏吳極,讓吳極的手下爲你工作,從而收集情報,暗中派人離間林豹和他手下之間的關係,並把事情弄大,讓手下對他反目成仇,然後引導吳極離間師爺和劉龍的關係,趁機就回劉龍妻兒,讓劉龍自己出手殺了師爺,之後聯合鹽幫總部一塊聲討林豹。。

或者,選擇目標直接刺殺,建議,目標師爺,刺殺師爺之後, 戰神狂妃:邪帝,寵上天 ,不可以伸張,必須低調行事,最後抓住林豹的妻兒,讓他遣散自己的分部,並且在所有人面前自己承認錯誤,自裁了斷,記住一定要殺死林豹家人,斬草除根不留後患。

以上情感培養的方式完成難度判定成功率95%,分析,其中不確定因素爲無法判定人在緊張時候的選擇。

刺殺方式完成的難度判定成功率爲100%,分析,用人命來控制格局屬於正常且高效的行爲,不需要考慮到太多人性的善惡,用恐懼來震懾永遠是最原始的方式。

情報提供者:未知。

戰術提供者:未知。

果然還是跟曾經的戰鬥分析一樣,只不過這種對付社團這一類小打小鬧的事情,幽冥的人自然不需要太過用心,因爲他們所謂的祕密,陰謀還有什麼密謀的事情,在幽冥的眼裏簡直就是個笑話,看他們就像科學家觀察實驗室裏的小白鼠一樣清晰透明。

只要想查,真的那林豹在什麼地方說過什麼話都能變成證據拿出來,絕對夠力。

葉塵卡着情報分析和戰術建議,自己也在琢磨着,到底用什麼方式比較好呢?這個時候,凌菲兒回來了,聽見一陣小鈴鐺似的聲音,葉塵趕緊把拉貨車也塞到牀頭房間裏,接着關上了門,坐在桌子前面乾脆就用紙幣記錄了起來,研究研究到底用什麼方式比較好。

這個時候,凌菲兒確是一把推開了葉塵的房門,看見葉塵居然像是在寫作業一般,用紙和筆記載着什麼東西,頓時就把她給驚住了。

“我去!流氓也會謝東西了?”說着,她雙手背在背後,屁顛屁顛就跑了上去。

看見這貨就這麼衝進自己房間,爲了不讓凌菲兒看見自己在做什麼,他連忙把紙翻了一面說道:“你幹什麼!你說我是流氓的你幹嘛還進流氓的房間,給我出去!”

“哎喲呵!你居然幹兇本小姐!我告訴你這可是我家房子,什麼你的房間,這裏每一個房間都是我和我姐姐的,你要再給我這麼說話,就收拾東西滾出去!”聽見葉塵這麼說,小傢伙頓時就生氣了。

“不是,你一回來,不去你姐姐房間偷兩瓶香水,也不回你自己房間聽個看電影撩漢子,跑我這兒來幹嘛啊?我這合着有寶藏給你發現是吧?”葉塵無語了,這貨有時候動機就是怎麼也猜不透,完全不知道她想幹什麼。

只見凌菲兒這妮子雙手叉着腰:“哼,我想來那個房間是我的自由,你管得着嗎?”

“管不着,你想進來就進來吧,隨便看隨便參觀,想拿什麼都可以,我去客廳,行了吧。”要說也是真的無語了,葉塵想着就這樣的小祖宗惹不起躲得起,反正那個機關已經被自己用一個很不起眼的方式遮住了,除了自己,他保證連凌妃煙都不記得開關在哪裏。

說着,葉塵就走到了客廳,繼續分析了起來,但是還沒有一分鐘,凌菲兒這祖宗又來了。

“哎呀你在幹嘛啊,給我看看不行啊!”

“不是,你不是要去我房間玩嗎?我房間都給你了你還想要幹嘛我的大小姐啊。”真的,要是凌菲兒是男的,葉塵打包票自己絕對會一耳刮子招呼上去,太煩人了這也。

凌菲兒總算是繃不住了:“哎呀我不是看你房間,誰對你那一股汗臭味兒的地方感興趣啊,我就是看你在寫東西,好奇你再寫什麼,是不是寫我倆壞話來着,你給我看看嘛真是的那麼小氣!”

“臥槽,勞資都纔剛聽見你說想要看我寫的東西,我又沒有說不給你看,怎麼我就那麼小氣了,你說話還講不講理了呀!”葉塵真的有點無奈了,合着這貨來就是爲了搞事兒的。 “哎呀你就給我看一下嘛,好不好嘛。”看見撒潑不好使,凌菲兒瞬間啓動撒嬌模式,反正軟磨硬泡,她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滿足好奇心,先看看這個葉塵寫的到底是什麼有趣玩意兒。

葉塵白了一眼:“我些什麼東西管你啥事兒啊?不是你自己沒事做的嗎?沒事做你出去玩去啊幹嘛老纏着我你這孩子。”

“不嘛我不出去玩兒,我就要看看你寫了什麼東西,哎呀人家好奇嘛!”

沒辦法了,他只好讓凌菲兒一把搶過去看,不過好在自己事先機智了一把,在下筆寫真正的重要信息之前,他打算先寫兩篇看上去比較搞笑的日記,再着手寫真正的內容,這樣最起碼可以保證一定的機密和僞裝性,這是作爲一個學過情報工作的人最基礎應該掌握的事情。

凌菲兒拿起那幾張紙一看,頓時就面紅耳赤地看着葉塵說道:“你…你這個大流氓!你給我滾出去!”

葉塵笑了笑:“嘿嘿,我自己寫東西憑什麼要滾出去,我不給你看,你偏要看,你再搶走我隱私的前提下還要我滾出去,我告訴你你這可是在犯罪哦。”

“我,哼!我不理你了!”說着,凌菲兒小臉紅的像是熟透的李子,說着就跑回了自己房間。

“唉,寫個日記而已,至於這麼大動靜嗎?”葉塵搖了搖頭,回到房間點上一支菸,繼續開始分析了起來。

其實他之前寫的內容也就是一些之前發生過的事情,比如上一次早上起牀鬧誤會的那件事,還有自己和凌妃煙的一些妙不可言的生活小事。

只不過這種內容,他是有意寫上去的,目的就是爲了讓看到這個內容的人產生反感,這樣就可以達到很好的僞裝效果。

果不其然,凌菲兒只是看了一兩句,整個人就不好了。

一個小時之後,葉塵得出了自己想要的結論,那就是在計劃一的基礎上,刪減掉救援劉龍家人的計劃,讓劉龍暗中殺死師爺之後,再讓林豹殺了劉龍的妻兒,這樣,就會完全演變成黑吃黑,接着陳林豹無暇顧及家人的時候,抓住林豹家屬,交給吳極處理。

此時吳極一定會掌握主動權,但這麼做也是在幫樑菁菁做一個篩選,倘若吳極真是個忠肝義膽,他肯定會利用這一次機會,聯合樑菁菁和樑楚山他們徹底擊潰林豹。

而倘若吳極骨子裏是個叛徒,那他的行爲將會被轉而告訴樑楚山,樑楚山也能趁機除掉這個魂淡,再叫身邊信得過的人整合四極堂,聯手一起除掉林豹和已經背叛的劉龍,而這兩人的妻兒,將被樑楚山收養,或者驅逐。


鹽幫儘管會因此元氣大傷,但是經過這一次的徹底洗牌整合,樑家的大業也能再一次恢復興旺。

這對於葉塵而言,簡直就是一道小學理論課的實踐題,太簡單了,決定之後,他也算是喘了一口氣,接着靠在椅子上歇了一會兒。

但是肚子卻很不爭氣的發出了飢餓的嘶吼,葉塵也感覺到渾身頓時好像沒有了力氣一般,軟踏踏的。

家裏現在也沒有人做飯,葉塵又餓了,想着,要不乾脆就去外面吃點啥好了,他走到凌菲兒房間門口,知道她也沒有吃東西,於是問道:“菲兒,餓嗎,咱們去外面吃點東西吧。”

“我不去!要去你去!”房間裏傳出了一陣尖銳的叫聲,看這狀況,很明顯是那孩子還對自己心存芥蒂,不好意思出來,但是過了一會兒,葉塵則是在門口說道:“我去國際小吃街哦。”

剛說完,就聽見裏面傳來嘰裏呱啦一陣肚子咕咕叫的聲音,“臥槽,這孩子都餓成這樣了啊!”葉塵在心裏感嘆道。


“行吧,既然你不出來…”

花菜說到一半,只見凌菲兒的房門唰的一下打開了,而凌菲兒則是如同神速換衣一般,此時已經換上了一套蛋糕小裙子說道:“哼,誰不出來了,走吧。”

“哎,果然說變臉比變天還快,你啊,唉,我就不說啥了。”葉塵嘆了口氣,接着就轉身走了出去。

凌菲兒連忙一個小跑跟了上去:“站住!”

“又怎麼了?”

“我問你,我這麼穿好看不?萬一出去給別人笑話就不好了。”凌菲兒有些難爲情的說道。

“你們女孩子真麻煩。”葉塵無奈的說道,接着打量了一下凌菲兒。

一身連體黑色蛋糕短裙,顯得修長活潑的同時又給人一種小公主的感覺,手上戴着黑曜石的手鐲,加上兩個紅色的寶石耳釘,讓人感覺這妹子有種神祕感。

щщщ● TтkΛ n● co

只是頭髮有點差強人意,她本來好看的劉海捲髮因爲上學的原因,不能留,於是換成了像是運動轉一樣無劉海頭型,看上去雖然很精神,但是卻跟身上這一身有點兒不搭調。

“身上是很不錯了,顯高顯瘦,讓人看着感覺有朝氣,但是你的髮型有點不對,不過影響不大。”葉塵儘量讓自己說得聽上去不那麼嚴重,畢竟在女孩子眼裏,一丁點的影響對於她們而言都簡直是毀滅性的打擊。

果然如此,凌菲兒聽見這句話,不幹了:“那不成,你得等我一下,我要換個髮型,話說什麼樣的髮型比較合適呢…”說着,她居然就淡定的回了房間,很認真的思考了起來。

“哎,拜託我的大小姐,吃個飯嘛,那麼在意幹嘛,等你弄好我人都餓死了。”

凌菲兒氣呼呼地說道:“哼,那你也不能讓我去丟臉啊!你要這麼不耐煩你就自己去吧!”

說着,她就自己生氣地盯着金子,不理人了,但是過了兩秒鐘,眼眶居然有點兒了,神情顯得有些委屈而不甘,好像難得有機會卻又被葉塵破壞掉了似的。

看着這妮子這樣,葉塵也感覺自己好像有點兒過了:“哎哎,你別介啊,你這裙子挺好看的,難不成第一次穿出去啊?”

“那不然呢!好不容易有機會去國際小吃街,穿一身漂亮衣服打扮一下怎麼了?你看你那沒耐心的樣子。”說着,凌菲兒就雙手自己環抱着,轉向一旁,好像故意避開不讓葉塵看見自己的眼淚。 “嘿嘿,你如果願意聽我一個建議,說不定今天咱們馬上就能出門了。”葉塵笑了笑,專門勾起凌菲兒的興致,讓她好奇,自己說的建議到底是什麼。

凌菲兒果然轉過頭看着葉塵,眼神之中可以說是充滿了期望,但是看了半天葉塵沒說話,她的表情頓時又生氣了起來:“快說啊!你這傢伙!”

說着就站起來要動手,葉塵下意識後退兩步:“哈哈,急眼了急眼了,行了我不逗你玩兒了,你這樣啊,把劉海放下來,然後扎個往右偏的歪馬尾,用你那個常用的髮飾綁着,感覺就對味兒了。”

但是凌菲兒一聽,頓時就有些嫌棄:“咦,你這審美太鋼鐵直男了吧,這麼弄不像是在假裝遊戲裏的髮型嗎?”

“怎麼?遊戲裏的髮型帶進現實就不好看了麼?你對你的顏值這麼沒信心啊?”

凌菲兒不想爭論了,的確自己現在腦子亂亂的也不知道弄什麼髮型好,於是索性就按照葉塵的想法紮了個歪馬尾,結果照着鏡子一看,自己都有點兒被迷住了,還真別說,這個髮型看上去跟身上這套衣服簡直神搭配,就像是遊戲裏面那種活潑的戰鬥大小姐一般。

葉塵看着感覺也的確是那麼回事兒,雖說看着挺讓人喜歡,但也沒有到出乎意料那一步:“行了吧,還在那兒看呢,好看就行了,麻煩你快點兒吧大小姐,人都餓死了。”

只見凌菲兒傻傻一笑:“嘻嘻,來了,我們走吧。”

說着,她就連忙換上了自己的那雙黑色低跟束帶涼鞋。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