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1 一月 2021

他們那個樣子,分明就是在笑話我對玲瓏姐自作多情,反倒害了自己。

Post by zhuangyuan

“凡爺!”

就在凡爺路過我身邊的時候,我伸手直接拉住了凡爺的胳膊。

“鄒運,別讓我瞧不起你,也別讓她瞧不起你!”

林小凡感覺我拉住他的手了,他也微微轉頭,冰冷的目光看向了我,可能他覺得我是要求他留在他的身邊。

我聽到了他的話感覺有些奇怪,凡爺兩次說起這個“她”了,上次是我拿下了韓寶庫的場子,凡爺說“她”果然沒有看錯我。

難道凡爺口中的“她”就是玲瓏姐?

不過此時的我也來不及多想,我沉聲對着凡爺說道:“凡爺,我不是要求您留在您的身邊,您對我恩重如山,我沒齒難忘。”

“只是我不求可以留在您的身邊報恩,只求您一定要派人保護好我妹妹,”我低聲對着凡爺說道。

我知道,一旦我從凡爺手下被趕走的消息傳出去,那鄭迪那邊肯定會來找我麻煩,我自己倒是不太害怕,只是擔心我妹妹。

上次我妹妹招惹到了鄭藝琳,還是靠着凡爺的手下,才讓她沒有被鄭迪綁走,鄭迪轉而綁走了蘇然。

所以我現在可以被凡爺趕走,但是我還是想要他保護好我妹妹。

“好,我答應你!”

凡爺看了我一眼,然後才答應了下來。

“多謝凡爺!”

我聽到了凡爺的話,立刻就鬆了口氣,然後凡爺便是帶着人離開了這個包廂。

我深吸了一口氣,也是離開了凡爺的紅磨坊,我看着一眼我手裏提着的點心,心中一陣無奈的自嘲。

原本我只是想要來看看玲瓏姐,沒想到反而惹出了這麼大的麻煩,直接被凡爺給趕出了手下。

正當我這樣想着的時候,我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我看了一眼,正是玲瓏姐給我來的電話。

我猶豫了一下,還是接聽了電話,說道:“玲瓏姐!”

“鄒運,你怪我嗎?”

玲瓏姐有些低沉的聲音也從電話中傳了出來。

“我當然不會怪你,要怪的話,只能怪我自己而已!”我也笑着對玲瓏姐說道:“不管怎麼說,玲瓏姐你都帶給我家人的感覺了,我真的很開心。”

我這樣說完了之後,玲瓏姐那邊便是沉默了下來,她可能覺得對我太愧疚了。

“好了,玲瓏姐,你跟凡爺好好的,你能幸福,我就很開心了,”我繼續對着電話中說了這麼一句,然後我才掛斷了電話。

掛斷了電話之後,我便是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氣,緩慢的呼了出來,因爲我感覺最近就跟過山車似的,好不容易感覺自己的前途光明瞭,馬上又是晦暗了下來。

不過也怪我太喜歡玲瓏姐了,想着我就打算離開了,可是正當我準備走的時候,忽然一個男人的聲音對着我這邊喊了過來。

“運哥!”

我聽到了這個喊聲,轉頭便是看到了刀哥向着我這邊跑了過來,他皺着眉頭看着我問道:“凡爺把你趕走了,是真的嗎?” 我聽到了刀哥的話,頓時也無奈的點了點頭,刀哥見到我點頭,立刻就氣憤無比的罵道:“媽的,都怪凡爺手下的幾個傻逼!”

我聽到了刀哥的話,立刻就皺着眉頭問道:“怎麼了?是因爲玲瓏姐和凡爺的事情?”

“有一部分原因是因爲這個,因爲玲瓏姐和凡爺是手下兄弟的主心骨,因爲你和玲瓏姐走的近,不少人都怕你毀了玲瓏姐和凡爺的感情,我和幾個兄弟認爲沒事,可是還有一些人非要說你的不是,我和他們還差點因爲這個打起來,”刀哥氣憤的對着我這邊解釋說道。

我聽到了刀哥的話,頓時我也一陣驚慌,原本我還以爲跟玲瓏姐走的比較近沒有什麼關係,可是現在看來並不是這樣的。

因爲我跟玲瓏姐走的太近,凡爺跟玲瓏姐吵起來了,才讓凡爺手下的兄弟感覺到了不安,而刀哥卻十分相信我,所以纔跟那邊的人吵了起來。

這樣一來的話,我在不知不覺之間,就引發了凡爺手下的內訌。

頓時我就懂了,凡爺爲什麼說,趕我走不是因爲懷疑我跟玲瓏姐的關係了,而是凡爺不想自己手下的兄弟發生內訌,趕我走是爲了平息內亂。

“刀哥,聽你這麼說的話,我確實該走,”我看着刀哥認真的說道。

“爲什麼啊?”

刀哥十分不理解的看着我說道:“雖然是凡爺多照顧了你,可是你也沒少爲凡爺做事啊,又是韓寶庫的那個地方,如果不是你的話,凡爺要想拿下來,也不是那麼簡單的。”

我知道刀哥是向着我的,所以我的心頭也十分感激,我伸手拍了拍刀哥的肩膀,說道:“刀哥,其實凡爺的做法是對的,是我自己太笨了,沒有反應過來怎麼回事,不然我自己走的話,可能事情會好看很多。”

“你——”

“你應該知道,玲瓏姐上次爲了我傷了鄭迪,而玲瓏姐是凡爺身邊最重要的人,那她爲了我出手得罪了鄭家,肯定會讓鄭家以此爲理由對凡爺出手。”

“這樣一來的話,凡爺一直在韜光養晦的隱忍,可就失去意義了,再加上我引發了凡爺內部的內訌,如果凡爺不趕我走的話,那就是內憂外患,到時候他就真的難了,”我看着刀哥認真的解釋說道。

刀哥聽到了我的解釋,緊鎖着的眉頭也舒展了起來,他才一下子懂得了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其實一開始也想不通,凡爺到底爲什麼要趕我走,可是聽到了刀哥對我說的話,我才一下子理通了所有的事情。

“而且攘外必先安內,凡爺趕我走,就等於撇清了跟我的關係,那玲瓏姐出手的事情就不能安在凡爺身上了,所以凡爺的內憂外患就都解決掉了,”我深吸了一口氣沉聲說道。

“運哥,原來凡爺是這麼想的啊,”刀哥也看着我,然後問道:“那凡爺怎麼不直接跟你說清楚啊?”

我聽到了刀哥的話,立刻就笑了一下,然後說道:“我已經反應慢了一步了,如果凡爺不說我自己還想不清楚的話,那我也真的太廢物了,那也證明了我更加不適合跟着凡爺混了。”

刀哥現在也立刻就清楚了到底是怎麼回事,不過他還是不甘心的看着我問道:“那你真的不打算回到凡爺身邊了?”

“這個誰知道呢!”

我笑了一下,然後說道:“不管怎麼說,咱們始終還是兄弟,你放心好了,不過就算是我有什麼事情,你也別出手了,免得連累了凡爺!”

我看着刀哥說着,然後便是讓他回去了,也叮囑了他別因爲我跟其他的人起衝突了。

接着我才離開了紅磨坊這裏,回到了蘇然的家裏,我是真的覺得自己太笨了,一開始玲瓏姐爲了我出手的時候,我就應該自動離開凡爺了。

可能凡爺一直都沒有找我,就是希望我能夠自己想明白,可是我卻沒有想明白這個事,反而三番兩次的去找玲瓏姐,這才導致了內訌,使得事情更麻煩了。

看來跟凡爺那個層次的人相處,不動動腦子是真的不行的,不過幸好凡爺沒有那麼絕情,答應會保護我妹妹。

但是我也明白,我被凡爺趕走的消息,明天肯定就會傳開,到時候纔是我的難題開始的時候。

蘇然還沒有回來的時候我就想着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睡着了,第二天一早醒來的時候,蘇然已經買好早餐回來了。

“懶豬,你可真能睡!”

蘇然嫌棄的白了我一眼,然後便是把早餐放在了我面前的茶几上。

“都七點了?”

我也從沙發上坐了起來,然後看着蘇然問道:“你這麼早就起來了啊?”

蘇然坐在了我身邊,拿起一個小籠包吃了起來,然後說道:“對啊,今天要拍幾個寫真集,所以要早點去化妝。”

“你還要去傳媒公司?”我皺着眉頭看着蘇然問道。

蘇然聽到了我的問題,以爲我不想讓她去傳媒公司,她連忙說道:“怎麼了?你不想我去啊?那我就給總監打電話,說不去了。”

我看蘇然拿起了手機,我連忙說道:“不用,你去吧,我支持你!”

如果是以前的話,我肯定不想讓蘇然去那個什麼傳媒公司,畢竟那個總監總是感覺對蘇然圖謀不軌。

可是現在我已經從凡爺那被趕出來了,如果蘇然回到宴遇駐唱的話,肯定會有危險,還不如讓她去傳媒公司呢。

“真的啊?”

蘇然當然不知道我的想法,她連忙對着我說道:“那你放心吧,我保證不會傳太暴露的衣服,因爲我的身子只給你看!”

我聽到了蘇然的話,立刻就故作輕鬆的點了點頭,然後說道:“好,我相信你。”

蘇然收拾了一下之後,便是出門去藝海傳媒了,而我看到她走了,也鬆了一口氣。

我現在剩下的那兩個場子裏,只有五六個人而已,畢竟刀哥和他的人也不能幫我了。


如果鄭迪這個時候來我的場子找麻煩的話,我是真的一點辦法都沒有。


到了下午我早早的就來到了宴遇這裏,畢竟我也要多少防備一下這裏,別再出現什麼意外才好。

我吸着煙看着周圍,隨着時間越來越晚,不少員工都是照常來到這裏上班,可是我直接讓他們都回去了。


不少員工不知道怎麼回事,都看着我問道:“運哥,出什麼事情了?”

“沒什麼,今天給你們放個假,都回去休息吧,工資照常發,”我笑着看着這些員工說着。

因爲我知道就鄭迪那個性格,只要知道我這邊被凡爺趕出來了,肯定會來找我麻煩,那我就不能看着我手下的人再跟着我受苦了。

來的人都是被我攆走了,我才掛上了停業的牌子,接着我就一個人在偌大的酒吧裏喝着酒,抽着煙,靜靜的等待着暴風雨的到來了。

到了七點的時候,異常安靜的酒吧外面,傳來了一陣喧鬧無比的聲音,不少人都是拿着東西衝了進來。

而在這些人簇擁之下,爲首的人正是鄭迪,而且鄭迪的手上還包紮着繃帶,這個胳膊也吊在了脖子上。

明顯鄭迪上次被玲瓏姐的刀子刺傷了手,這麼短的時間還沒有辦法恢復。


“來得挺快啊!”

我淡定的吸了口煙,看着面前的鄭迪說道。

鄭迪聽到了我的話,冷笑着看了一圈,然後便是說道:“看你這個樣子,又變成喪家之犬了啊?一個願意陪你的人都沒有啊?”

我聽到了這個話,心頭也是一陣心酸,這樣被凡爺趕走,我確實挺像是喪家之犬的。

“我再喪家之犬,也比你要強吧?幾次想要報復我都吃癟,你真的是鄭家的人嗎?怎麼這麼差勁啊!”

我也緩慢的吐出了口中的煙氣,一臉嘲笑的看着鄭迪那邊說道。

鄭迪聽到了我這麼嘲諷的話,頓時氣憤的額頭青筋都起來了,的確他幾次想要找我麻煩,都是他吃虧。

第一次他想要冒充小丑拿下李沁,被我暴打了一頓,第二次他綁了我想要立威,結果被我弄到醫院裏,上次利用蘇然要挾我,想要徹底廢了我,又被玲瓏姐廢掉了一隻手。

“看你他媽的還能囂張多久!”

鄭迪咬牙切齒的看着我喊道:“給我砸,砸到這裏沒有辦法復原爲止!”


鄭迪的話音落下,他手下的人立刻便是揮舞着棍棒在宴遇酒吧裏砸了起來。

我看到了自己的場子被砸成這個樣子,我的心也疼痛,畢竟這是我擁有的第一個場子,而且還是蘇然駐唱了很久的地方。

“那個小子,也給我廢了!”

重生之軍嫂撩夫忙 ,我直接抄起酒瓶子,便是把爲首的一個衝過來的小子給爆了頭。

接着我又是一腳踹倒了一個人,可是畢竟對方人多勢衆,我只是打倒了四個人,就被人按在了地上。

“媽的,鄭迪有種跟我單挑!”

我氣憤無比的掙扎着,對着鄭迪那邊喊道。

鄭迪來到了我的面前,蹲在地上看着我說道:“你以爲我跟你一樣傻嗎?”

正當鄭迪說着的時候,我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鄭迪立刻就摸索着把我的手機從口袋裏拿了出來。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