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1 一月 2021

他不相信的抬手摸了摸嘴邊,看見手指頭上的的確是鮮紅的血液。

Post by zhuangyuan

「你、你敢傷本公子!」徐大公子的驚愕很快變成了無邊的憤怒咆哮!

人群,全都發愣的看著,無論是徐大公子周圍的那些歷練者,還是一個個戰隊派來的人,全都難以置信的愣愣看著——

狂天才恆毅真的動手了,真的攻擊徐大公子了……

長腿女神簡直不敢相信這一切,她的震驚幾乎不在徐大公子之下。

巔峰派徐家的人,放眼巔峰星系有哪個外姓人敢打?

長腿女神身後的西象山隊長眼睛一亮,又一把抓著長腿女神的胳膊急忙道「你別去,說不定有辦法!」

他說完突然跑進了人群中,緊接著人群中響起一把響亮的激憤聲音——

「殺了他!徐大公子作惡多端,巔峰派多少女人被他糟蹋過?巔峰派多少人才被他害死過?」

不片刻,又一個位置,一把略微變化的聲音又叫響,這是西象山的這個隊長曾經修鍊的過的一種變聲法術,本來只是興趣使然,絕沒想到今天能做這種用法。

「快殺了徐大公子!我妹妹就是被他禍害,不堪受辱自殺身亡!」

西象山隊長在人群中不斷轉變位置,不斷變化聲音憤怒的叫喊著,用上最快的移動速度,用上最大的聲音。

他知道這麼做有些卑鄙,可是只有這樣能救長腿女神,也只有恆毅能夠讓他期望,這些都是他過去聽說的事情。

諸如此類的聲音接連不斷的叫響了七八聲時,那些各個戰隊派來的人群突然混亂了。

接連不斷的,一時間炸響了許許多多、激憤、仇恨的喊聲!

「殺了他!」

「徐大公子該死!根本不配當徐家的人!」

「殺了他!我願意陪你領罰!」

「殺了他!我早就不想活了,早就受夠噩夢的折磨!就是他,這個變態,**不如的混蛋當年在樹林里把我……,殺了他,我陪你死!」

……

西象山隊長茫然四面張望,這是他意料之外的結果,周圍越來越多的臉上都寫滿瘋狂的憤怒,沒有人在意他,每一個人的眼睛都緊盯著徐大公子,每一個人都在叫喊!

彷彿全忘記了這種話會為自己帶來什麼結果似得。

西象山隊長做夢都沒想到這樣的結果……

長腿女神錯愕的四面張望,她也沒想到。

儘管她知道徐大公子的聲名有多糟糕透頂,任何一個人都能說的出一兩件關於徐大公子如何禍害人的事情,但知道此時此刻長腿女神才知道,原來徐大公子害過那麼多人,這些憤怒的喊殺聲音里有直接遭受過徐大公子禍害,羞辱的,也有是交好認識的人受過徐大公子欺辱的。

他們每一個人都畏懼徐大公子,從來只能把這些憤怒藏在心裡,不敢讓憤怒之火燃燒,因為都知道那不但沒有用,反而還會把自己也賠上。

直到死亡之劍的紅光穿過徐大公子,直到聽見西象山隊長偽裝的不同聲音的喊殺話。

這些人內心隱藏的憤怒之火終於不可抑制的熊熊燃燒起來了……

他們都有了希望,恆毅的死亡之劍告訴他們——此刻眼前就有一個人不怕徐大公子!

長腿女神屈辱和憤恨的淚水不由自主的滑落,她被人群的情緒渲染,高高的舉起胳膊。

「殺了他!殺了他!殺了他——」

小霞一群跟隨徐大公子的歷練者們茫然的看著群起激憤的人群,聽著無數憤怒喊殺的聲音……

他們覺得眼前的一切那麼不真實,猶如做夢。

這些人都瘋了,竟然敢叫囂著殺死徐大公子?

他們完全不能理解,茫然,茫然失措的看著,聽著,彼此左顧右盼,不知道該怎麼做。

當恆毅攻擊徐大公子的時候他們本該一擁而上。

但太吃驚讓他們反應遲鈍,對恆毅的畏懼更讓他們之中沒有人願意當出頭鳥。

因為恆毅就是瘋子,一個連徐大公子都敢打的人,還不敢對他們動手嗎?

當群起的憤怒聲音叫響的時候,他們中許多人莫名的覺得心慌,更沒有了做什麼的勇氣。

唯一有的,只是沉默,一動不動的等著接下來的變化。

徐大公子茫然四面張望,聽著無數叫響的聲音,一切如此不真實……

不真實的讓他憤怒!

「你們這些低賤的傢伙!你們都不想活了——都不想活了!等我回去要你們全都死,讓你們出身的門派全都死絕!一個不留——讓你們知道螻蟻不服從強者的後果!」

「你回不去,我一定會殺了你。強者不能代表天意,師父說過,天意既眾意!」恆毅的目光穿過一劍多的距離,落在徐大公子眼裡,這一刻他再不覺得恆毅是個傻瓜。

「你、首先就是你,就是你,本公子首先要滅你滿門!」徐大公子手指恆毅,嘴裡說著,眸子里流露出來的卻全是恐懼,他在退飛,越來越快的飛起,退走,突然掉頭,不顧一切的飛逃——

他怕了,七息連殺七十一個地尊三層絕望詛咒魔影的情景讓他連絲毫跟恆毅憑藉修為對抗的勇氣都缺乏!

白光,覆蓋了恆毅的身體,紛飛亂斬發動!

恆毅驟然後退,帶的抓著他胳膊的陳自在急退一段距離,身形被急速帶動的陳自在驟然鬆手的同時,那把粉紅色的法扇已然張開。

紛飛亂斬法術絕技作用下移動中的恆毅化作白色光影,急退,而後繞過許問峰直追逃走的徐大公子而去。

就在恆毅施展紛飛亂斬急退的同時,許問峰不僅沒有追趕,反而施展法術疾風般沖向徐大公子——

緊接著是迅快的三連躍擊,這套特殊的絕技法術讓許問峰的身形急快的在虛空越過一段又一段,第三次躍擊落下的時候人已經追上徐大公子。

與之同時化作光影的恆毅飛甩的糅合了極限刀華的兩把無限之劍飛過虛空,分別砍中徐大公子的腰上!


飛濺的鮮血落在許問峰的臉上時,他手裡的大劍狠狠揮過頭頂——

金色的劍光狠狠砸在徐大公子後背的法衣,法衣的藍光剎那潰散!

飛閃的恆毅發動瞬斬,手裡握著那把靈魂一體法器高舉過頂,出現在徐大公子面前。

後背遭受重創的徐大公子口中吐血,他完全被這一劍砸蒙了。

『許問峰敢對本公子下此毒手?』

可是,他心裡剛閃過疑問的時候,一團火焰從陳自在法扇中飛出,在他身上炸開,剎那化成爬滿全身上下的熊熊烈焰!

『陳自在竟敢攻擊本公子?』

徐大公子懵了,全然來不及反應的看著突然出現在面前的恆毅高舉的紅色法劍劈落在自己額頭…… 劍,砍落徐大公子額頭,刺穿了頭護。


極限刀華留下的白色光霧在恆毅的後續攻擊中觸發,白色的光柱驟然爆發,眨眼將發懵的徐大公子整個吞沒在白光之中!

白光之中,還有仍然在熊熊燃燒的紅色烈焰。

這一刻,恆毅沒有憐憫。

他想到的是山谷中師弟妹們對城神公子的憤慨。

當初埋了城神公子后大元說,那就叫民意,正所謂天意即眾意。

而眼前的徐大公子跟昔日的城神公子死時的情景——如此相似。

半空之中,飛逃的徐大公子幾乎同時被許問峰的劍砍在後背,被陳自在的火球燒遍全身,被突然出現在面前的恆毅一劍砍落額頭眉心處。

白光,火光,還有背後噴濺的血花,構成了一幅讓歷練者們鴉雀無聲的畫面。

那些持續叫喊的激憤聲音都停了下來;小霞等一眾追隨徐大公子的巔峰派弟子們目瞪口呆。

他們都看見了,白色光柱消失的時候,徐大公子的後背已經停止噴血,被烈焰燒成焦黑的身軀如一團垃圾般從虛空墜落。

最後落入圈養的暗影族中央,那些一直吃不飽的未成年暗影族蜂擁撲上,分享從天而降,燒糊了的食物。

徐大公子死了,徹徹底底的死透了。

恆毅如釋重負,手中的法器化光飛入額頭的龍形印記。

寂靜的人群里陸陸續續的,響起一把把哭泣的聲音。


那些是曾經被徐大公子欺辱過的個別女人們悲喜交加的哭聲。

「殺的好,殺的好……」西象山隊長一屁股坐在地上,說不出的高興又慶幸。

徐大公子死了,救了長腿女神。

他沒能來得及救美麗女神,但今天他為救長腿女神竭盡全力,做了些什麼……

「徐大公子是我許問峰所殺,跟其它人沒有關係!」

「徐大公子是我陳自在執行家法所殺!」

許問峰和陳自在運功的清晰聲音幾乎同時叫響——

恆毅微微一怔,看見許問峰抬頭望著自己,含笑道「你是我弟弟,既然你話說出口一定殺他,這麼多人都相信了你,那他就必須死,他不死,對你期望的這些人全都會死!殺他的後果我替你擔,巔峰派欠紅不止一條命,就算用徐大公子的命還了,巔峰派不能把我怎麼樣。」

「笑話!徐大公子明明死於我陳自在的烈焰,跟你們有什麼關係?」陳自在傲然冷笑,一副此功非她莫屬的架勢。

恆毅終於明白過來……

許問峰和陳自在都想承擔罪責,殺死徐大公子可不是什麼功勞,是禍患。

而現在,兩個人都爭著替他承擔這禍患。

恆毅深吸口氣,平靜情緒,聲音清亮的高喊道「徐大公子死在我恆毅劍下,大家有目共睹。我恆毅殺他是做歷練規則該做的事情,問心無愧。回到巔峰派請大家替我恆毅作證,徐大公子是我恆毅所殺!」

西象山隊長猛然站起來,高喊道「掌門人如果要罰,我陪你承擔!」


「還有我!」長腿女神仰頭高喊。

幾乎同時,一把把的聲音此起彼伏的高喊起差不多的話。

「還有我!」

「我也陪你承擔!殺他沒錯,他該死!」

「掌門人把我們都殺了就是,我他嗎的死也痛快!」

……

人群中湖白潔本來也想高喊,但是聲音太多,多的多一個不多,少一個不少,根本分不出來是誰的聲音。

她也就喊不出來了,看著半空中一無所懼的恆毅,不知道為什麼,她覺得恆毅離自己越來越遠。

海珊也沒有喊,喊話的人已經太多了,他們是一個隊伍,根本不需要喊也一樣,本來就不會逃避,本來就會一起承擔。

感受著周圍的氛圍,看著半空天藍色法衣風中飄飄,神情無懼坦然的恆毅,海珊不由望了眼湖白潔,暗暗替她可惜。

『恆毅太不尋常了,湖白潔啊湖白潔……你跟他怎麼走的下去呢?』

許問峰曬然一笑,拍了把恆毅肩頭,什麼也沒說。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