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 十二月 2020

今天沒有什麼太陽,天氣霧濛濛的,陽氣已經弱到極點。不要忘了,此地爲這個城市的太遊關,已經給安老鬼釘死。生氣不通,陽氣自然也不通。

Post by zhuangyuan

陰魂能夠光天化日出現,不足爲奇。

但我仍然沒有想到,這些幾個陰魂猖狂如此。這般凶神惡煞衝過來,沒有任何避忌,實在出乎我的意料了。

這幾個陰魂飛行速度得太快,加上轉角過來又不遠。我們剛發現,他們就已經飛到我們背後了。個個出現後,立刻向我們抓來,十分兇狠。

我不敢怠慢,立刻摸出幾張鎮煞符,向前方兩個陰魂額頭處貼去。

我手剛落下,兩張鎮煞符不偏不倚,立刻貼在兩個陰魂的額頭上。接下來的事讓我嚇了一大跳,兩個陰魂根本沒有半點反應,連停都沒有停一下,繼續向我抓來。

我這一驚確實非小,心想安老鬼這次怕是動用最強手段了。想也不想,立刻掏出兩張五丁開路符,再次貼了出去。

兩個陰魂動作稍慢,頓時給貼在額頭上。

萬萬沒想到的是,兩個陰魂仍然沒有半點反應,同時發出開心的笑聲。

我又驚又怒,掏出能懷中各種符,又貼上兩張。

“這兩個到底是什麼東西。”

這兩張符貼上去,仍然沒有半點反應,我身體都有些發抖。

知道情勢不妙,就想拔腿而逃,前方一個陰魂尖叫起來:“貼太多,我看不到路了,要撞了,哎喲……”

話剛說完,那個陰魂真的撞在待旁的門上。幾乎是貼在牆上,一會兒順勢梭落在地。

我又驚又奇,又感到一陣強烈的怪異感。

突然,後面傳出無數‘哈哈’的大笑聲,十分開心。

我回頭一看,就見幾個陰魂都站着在笑,笑得是前俯後仰,好不歡暢。突然‘啪’的一聲,一個陰魂臉都笑掉了,落在了地上。

我嚇得是魂飛魄散,剛要拔腿而逃,接下來突然破口大罵。

卻是那張臉掉下來後,背後那個陰魂,卻生着一張眉清目秀,還有些瘦弱的臉。

這個‘陰魂’個子小小的,頭髮又長又黃,還髒髒的,卻是個十二三歲的小女孩。

掉在地上的臉,居然只是個面具而已。

看着這一幕,我驚得目瞪口呆,回過身來。後方那個‘陰魂’也把面具取了下來,卻是個十三四歲,一臉笑容,顯得有幾分機靈的男孩。

其餘三四個人,也都是十多歲的孩子。

他們身上穿的衣服褲子,可能是從哥哥姐姐,還有父母那裏拿來的,都有些寬大,還有些破,個個戴着自制的面具,腳下則踩着滑板。由於褲子又大又長,連腳都罩住了,所以纔看不到。

當弄清楚是這麼一回事時,我看到江碧瑤的目光有些怪異,似乎是在笑,似乎又有些疑惑。

“這次把陰山派的臉都丟光了。”

我一張老臉都是紅透了,立刻揉了揉前方那個男孩的頭:“你們好,這是叔叔送給你們的禮物,你們聽話,到一邊去玩吧。”

前方那個男孩把面具上符紙一張張取下來,揚了揚問:“這些東西是符,你知道我家撞鬼嗎?”

“你家撞鬼了嗎?”

這倒是意外之喜,隨即也有些奇怪:“你怎麼知道這些是符?”

那男孩大笑起來,告訴我們:“這還不簡單嗎,我們在電視電影裏都見過。叔叔這個符,畫得好醜。”

我立馬就無語了,這個地方生氣不通,還鬧鬼,顯然就是他家了。

我也不跟這孩子貧,就告訴他我們正是來驅鬼的,讓他帶我們去。

男孩聽後立刻叫好,和其他幾個孩子笑着跑着,在前面帶路。

路上,我也仔細問了下怎麼回事。

這男孩名叫羅俊傑,他父母都是城市裏的民工,爺爺奶奶則在老家務農。父母爲了讓孩子將來過得好,就接到這裏來了。但他父母一天工作太忙,根本沒空管教他。

羅俊傑就和附近這些小孩混在一起,三五成羣的,放學後不是待在黑網吧,就是到處野。孩子小,一天也不覺得什麼,玩得開心就成。

但前幾天,羅俊傑還在在外面玩,突然聽人說有人鬧撞客。北方名叫撞客,實際就是撞鬼。羅俊傑一聽高興壞了,這些電視電影看了不少,十分有意思。他叫上小夥伴上前一看,立刻傻眼了,那個撞客的人,居然是他老子羅富貴。

羅富貴下了工地,和工友在一起碗麪,晚上還要趕夜工。但面吃到半途,突然倒在地上。再醒來過後,一張臉變得通紅,眼睛只見白仁,不見黑瞳。聲音大變,說自己是什麼清朝武將,乃抗擊紅毛鬼的大將。嘴裏唱着喏,後衝進廚房摸到一把刀。

一邊揮一邊跳,說是要去殺光紅毛鬼,保大清江山什麼的。

左右的人都嚇壞了,和羅富貴好的工友去阻止,還給他破了一刀,給人送到醫院去了。

羅俊傑畢竟人小,遇到這種事嚇得六神無主。還好城中村不大,左右鄰居都是相熟的。大家商量過後,出來十幾個大老爺門。一個工友以前是打魚的,回家拿了一張網。這人一多,先拿網一套,然後大家一擁而上。羅富貴就是武將下凡,也頂不住,立刻就給捉了,五花大綁的擡到了醫院。

負責急症的醫生看到後,倒是嚇了一大跳。

現在是信息社會,又是科技社會。醫院的一些小年輕看到,立刻有人譴責不人道,封建迷信什麼的。七手八腳上來,要放開羅富貴。

大家來不急阻止,把羅富貴繩子解開一根。突然‘啦’的一聲,大指頭粗的繩子,硬生生給羅富貴崩斷了。羅福貴順手就摸到一把急症用的手術刀,拿起就亂砍。

手術刀很鋒利,羅富貴動作快,力又大,在那個放開他的年輕人屁股上捅了好多刀。

大家看到出了流血事伯,立刻一鬨而散了。

還是羅富貴的工友濟事,用老方法,重新把羅富貴捉住了。

醫生只能妥協,又是檢查,又是用儀器掃描,前前後後花了不少錢,但就是檢查不出來什麼病。最終醫生開的單子,只有三個字:精神病。

倒也十分簡單明瞭。

羅家本就窮,羅富貴這一鬧,前前後後把錢也折騰光了。人本來是要拉到精神病院的,但精神病院看他太窮,來一個不收。還是工友幫忙,把羅富貴擡回家綁在牀上。

羅母是個沒什麼見識的鄉下女人,只知道丈夫就這樣完了,成天只知道在屋子裏哭。鄉下人向來口雜,羅富貴這一撞鬼,附近是傳遍了。

說什麼都有,但多數不是什麼好話。

羅俊傑在學校裏,也受到同學的嘲笑。羅俊傑回到家裏,看到母親只知道嘆氣,眼睛紅紅的。羅俊傑越想越氣,靈機一動,想起看的電影裏驅鬼方法。

於是,去用壓歲錢去買了硃砂黃紙,然後依葫蘆畫瓢畫了幾張。晚上偷偷摸摸來到羅富貴牀上,當頭就貼了好幾張。

這一貼,本來還一直抖動的羅父突然不抖了,好像是睡着了。

羅俊傑高興壞了,也就以爲成功了。

沒想到,第二天起牀去一看。就見自己父親壓在母親身上,發生嘿嘿嘿的聲音,動作還挺大。

現在信息發大,羅俊傑早就知道這些事情。一邊覺得害羞,一邊又暗罵老子真是的,自己在家也不避諱下。他想避開,但看小電影太多,畢竟沒有真的見過。打算瞧兩眼再說,雖然是自己的父母。

偏着頭一看,突然羅富貴轉過頭來,整個眼睛都變成了赤紅色,鼻子裏出着黑氣。嘴裏正在嚼着什麼,當手拿起來,卻是一隻人手,自己母親,正躺在牀上,整張臉都給啃光了,鮮血和腦漿流了一牀。

羅俊傑嚇得呆了,愣了好幾秒,然後才大叫衝出屋子。

當工友們過來重新制服了羅富貴,將其綁到了牀上,早有人報了警,齊齊跑掉了。

羅富貴撞鬼過後,村子裏有人生病,前幾天有很多人已經搬走。今天再鬧出人命,人人都嚇破了膽,家家戶戶關上門,拖家帶口逃了出去。

剩下的人,不是膽大的就是實在走不了的,羅俊傑的這些小夥伴也是如此。

羅俊傑以爲父親身體裏的鬼更厲害,還殺死母親,肯定是自己昨晚貼錯了符。

他年輕還小,雖很難過,但又很迷惘。在等警察的當口,他渾渾噩噩出來,遇到這些小夥伴。他們製作一張他父親撞鬼後的面具,踩着滑板來找他,過來是特意來看笑話的。

羅俊傑反倒覺得有趣,和他們一起玩着,無意撞到了我們。

我聽他說完過後,心理覺得有些奇怪。安老鬼釘七關,這釘死太遊關所佈置的,難道只是撞鬼這麼簡單嗎? 王崗點點頭,他睜開朦朧的醉眼,畢竟是生意人,酒量還是有的,在樂天的柳葉刺激下,他的頭腦慢慢地清醒了過來。

「咦?她們人呢?」他疑惑的問。

「走了,王哥你喝多了。」樂天說道。

重生初中校園:最強腹黑商女 「是嗎?哎呀……可惜了,這麼好的機會,我這個酒量還得鍛煉啊,擋不住三個女人的輪番進攻啊。」王崗打了個酒嗝。

樂天的手段只能讓他暫時清醒,但是卻不能醒酒。

「王哥……難道你對那兩個女人也有興趣?」樂天湊過來神秘兮兮的問。

王崗笑了笑,有點笑而不語的味道。

「王哥……如果您有興趣,我完全可以幫您啊,我有她們的電話,包括家庭住址我都有!」樂天還真的像是一個拉皮條的。

王崗看了看樂天。

「就是這個……您也知道,我是個窮鬼,手裡的錢沒幾天就花完了,您看……」樂天又張嘴要錢。

他可不會客氣,特別是對王崗這樣的傢伙。

王崗看了看樂天。

「你放心好了,你給你王哥辦事,你王哥還能虧待你了?」

他拿過自己的包,從裡面拿出了一沓錢。

「哎呀……多謝王哥了,王哥您可真是一個天打雷劈的大好人啊。」樂天急忙接過來。

這可又是兩三萬啊。

王崗一愣。

天打雷劈的大好人?這話聽起來怎麼這麼彆扭呢?

樂天將韓妮妮和蘇紫萱的電話給了王崗,王崗還有點不信,他居然撥了一下試試。

「喂?」韓妮妮的聲音傳出來。

「你是韓妮妮嗎?我是王崗啊……到家了嗎?」王崗急忙問道。

他看了看樂天,點了點頭,這傢伙沒有騙自己。

「王哥啊……您怎麼知道我的電話呢?剛剛我一直想給您,可是人太多了,一直沒有機會呢,我已經到家了……謝謝王哥的關心。」韓妮妮嬌滴滴的說道。

王崗簡直舒服的連身上的腿毛都飄了。

掛上了電話,王崗有點想入非非。

「王哥……怎麼樣?這個女人夠味道吧?」樂天笑呵呵的問。

「好!好啊……都是極品。」王崗點點頭。

「那……小華您還要嗎?」樂天問。

「要啊!小華我是要來當老婆的,至於其他的女人……玩玩而已啦。」王崗笑了笑。

樂天點點頭,表示自己清楚明白。

「王哥……您上次說您老婆要和您離婚?離了嗎?」他問道。

「離個屁!這個女人聰明得很,不從我手裡拿到她滿意的錢,她怎麼會捨得和我離婚?」王崗罵了一句。

說起那個女人,他還真的是有點苦惱。

「王哥……我認識民政局的人,要不我幫您找點關係?法院那裡我也有人……只要您去起訴,一切都好辦。」樂天低聲說道。

「這樣……」王崗猶豫了一下。

「就是這個打點的費用還需要您王哥出手,我可沒有錢來做這些啊。」樂天笑呵呵的說道。

「需要多少錢?」王崗有點心動了。

「唔……至少需要十幾二十萬把?」樂天回答。

「也可以,不算太貴……你先等我消息吧,我這兩天再去和這個女人談談,如果不行就只能讓你出手了。」王崗點點頭。

「行!那您先和我說一下您老婆的名字,我好提前做點準備。」樂天說道。

「她叫李晴晴!」王崗回答。

樂天聽到這個名字簡直是狠狠的愣了一下。

天才雙寶:巨星媽咪超給力 又一個李晴晴?

這特么整個山海市的女人都叫李晴晴了嗎?

「王哥,有沒有她的照片?」樂天問。

「有。」

王崗從自己的錢包里拿出了一張照片,這是一張一寸的照片,也不知道王崗為什麼會帶在身上。

「王哥……你不會還愛著這個女人吧?要不然為什麼把照片帶在身上?」樂天笑呵呵的問。

「我愛個屁!這個女人詭異的很,經常會對我說弄死我,我這張照片也是為了以防外一,萬一我出了什麼意外,這張照片也能證明我的身份。」王崗罵道。

「什麼?這個女人說過要弄死您?」 極品貼身家丁 樂天驚訝的問。

「可不是!我真特么后了悔了,這臭娘們我剛剛認識的時候,那簡直是聽話的不能再聽話了,我說東她絕不往西,可是這一結婚,馬上就變了樣!」王崗哼了一聲。

樂天點了點頭。

這豈不是和牧言的老婆一模一樣?

或許……這兩個人就是一個人呢?

樂天的心跳有些加速,一些東西被連接了起來,被這個叫李晴晴的女人連接了起來。

「王哥,這個女人平時都在哪出沒啊?」他還想打聽點什麼。

「這個我可沒法說,我們現在見面就是吵架,誰知道她去哪勾引男人了?不過這女人三不五時的就會過來找我,有時候我也很奇怪,我無論在什麼地方,這個女人都能找到我!哪怕我在一個很私密的會所玩女人,這女人也能突然出現!」王崗搖搖頭說道。

樂天想了想,這倒是有點意思了,他打量著王崗。

「王哥……能不能讓我看看你的手啊。」

王崗一愣,奇怪的伸出自己的手。

「你還懂這個?」他問。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