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 十二月 2020

“什麼都不做,我們回去。”張叔把人頭放進棺材裏面之後,把張天華又埋了回去。

Post by zhuangyuan

聽到張叔的話之後,我也是一愣。這件事兒不是還沒有結束嗎,怎麼現在就回去呢。那邊的小洛,也是跟我同樣的反應。

“方老頭說了,找到張天華,活要見人死要見墳。現在,墳也見到了,屍體也見到了,是該回去的時候了。至於剩下的事情,就讓方老頭跟鬼婆去處理。”沒想到張叔說到做到,把張天華的屍體埋進去之後,轉身就朝着山下走。

而且這次,他也不害怕村子裏的人看見了,手電筒直接開着。

我跟小洛對視一眼,也從對方的眼裏看到了太多的無奈。出來的時候,方大師就跟鬼婆要讓我們一切聽張叔的。現在既然張叔說要走,我們也只有跟着他走了。

等回到車上之後才發現,我這兩天都沒怎麼吃飯。小洛那邊根本就不用吃飯,看到張叔拿起麪包在吃,我肚子也開始響了起來。從揹包裏面拿出預備好的東西胡吃海塞一番之後,張叔一腳油門踩下去,我們就連夜進入了市區。

張叔把我跟小洛送回到快捷酒店之後,自己就開着車不知道去了哪裏。我也不清楚方大師在這個快捷酒店訂了多少天的,反正房間到現在還沒有退。

回去躺在牀上才發現渾身都是痠疼,洗了個澡出來,整個人舒服多了。本來還在想之前那個老婆婆和村子裏的事情,不過現在躺牀上之後,覺得簡直太舒服了,那一切都只不過是過眼雲煙而已。尤其是,想到自己的那張銀行卡里還有二十多萬的時候,整個人又開始輕飄飄起來。

可是沒飄多久,就被方大師的電話給打斷了。

“葉子,明天一早,老張會去接你,把傢伙事兒都準備好,這次估計要幹一票大的了。”方大師說這話的時候十分的興奮。

“我能分到多少?”我立刻開口朝着他激動的問道。

“如果不死,你能少奮鬥三四年。不過,葉子這次的事情有危險,你過來之後,我們再詳談。對了,這次讓小洛就別來了。” 獨寵逃妻 方大師說完話之後,直接就把電話掛了。

這些天裏,我幾乎每天都是跟小洛一起行動的。現在忽然方大師讓小洛別去了,我還真是有些不習慣,同時也在猜測,方大師那邊到底是什麼情況,竟然不讓小洛過去。

而第二天一早上,張叔過來之後也只有我跟他一起,小洛並沒有下來。看樣子,昨天晚上方大師那邊不光打電話告訴我了,應該也給小洛說過了。

“張叔,你知道這次是去哪兒嗎?爲什麼,不讓小洛跟着一起呢?”我有些好奇的朝着前面的張叔問道。可是他還是那張撲克臉,根本就看不出來任何的表情的搖了搖頭。 樂天無語的翻了個白眼。

「是你要問我有什麼要求的,我只是說了一個大部分男人對自己未來老婆的要求罷了……你連這個都滿足不了,就更不要提別的了。」他攤了攤手說道。

「我怎麼滿足不了?前凸后翹我有啊!眼大個高我也是啊……長頭髮的話,我的頭髮也不短,膚白貌美這個你沒有什麼好挑剔的了吧?」錢小楠哼了一聲。

她還故意挺了一下自己的小蠻腰,論起身材……她還是有自信的。

樂天審視著這個女人,這些他還真是沒什麼可挑的。

「其餘的呢?」他問。

「什麼其餘的?」錢小楠紅著臉瞪著樂天。

「水多……」樂天張開嘴。

錢小楠毫不猶豫的拿起旁邊一隻車內裝飾塞進了樂天的嘴巴里。

「呸呸呸……」樂天差點吐了。

這是什麼玩意,又苦又澀還帶著一股香味?

他看了看,這居然是一個香袋。

錢小楠看著樂天吐著舌頭的樣子,她倒是笑呵呵的挺開心。

「行了行了,不和你鬧了,還有正事呢。」她急忙說道。

鬆開樂天的衣服,錢小楠這才下了車,樂天也跟著下了車,看了看面前的別墅,樂天有點咋舌。

這個嚴子黃到底是多有錢?

「喂!你說……我如果看上了這棟別墅,我能不能和那個死人妖要下來?」樂天問錢小楠。

「你開玩笑呢?雖然山海市的房價和京都的房價不能比,但是這棟別墅你少於兩千萬是想都不要想了。」錢小楠無語的看著樂天。

「那你說……兩千萬重要呢,還是能和女人上床重要?」樂天笑呵呵的問。

「什麼意思?什麼和女人上床?」錢小楠奇怪的看著樂天。

樂天反倒是不說話了。

天色完全的暗了下來,別墅裡面有燈光傳出,讓樂天驚訝的是,在別墅的院子里居然還站著好幾個人?

錢小楠看到樂天不說話,她也懶得去問了,徑直走到別墅的門口。

別墅門口同樣有兩個保安站在那裡。

「錢總您來了。」保安明顯是認識錢小楠的。

錢小楠點點頭。

「嚴總呢?」她問

「嚴總在裡面等您,您直接進去就可以了。」保安說道。

錢小楠點點頭,她走進別墅,樂天自然就跟在她旁邊。

「這些人都是保鏢?」樂天奇怪的問。

錢小楠點點頭。

「靠!這不是吃飽了撐的沒事幹?拿這些活人放在庭院里做雕像?」樂天罵了一句。

錢小楠看了看樂天。

「你這個窮人就不要去猜測富人的想法了,人家有的是錢,就算事再多弄一百個活人雕像也是小意思,你能把人家怎麼樣?」

這話說的……還真的是讓樂天無法反駁。

走進了嚴子黃的別墅,樂天更是眼前一亮,他本以為上次他去的那棟別墅就已經夠高檔了,沒想到真的是貧窮限制了自己的想象力……他想的真的是太簡單了。

嚴子黃坐在沙發上,看起來在發獃。

「嚴總……人我給您帶來了。」錢小楠說道。

嚴子黃這才抬起頭,他急忙站起身,走了過來。

樂天看了一眼這傢伙,他情不自禁的笑了。

「你怎麼搞的?本來就不男不女的,現在居然還弄的挺頹廢?」

嚴子黃無語。

「你試試兩天不睡覺是什麼感覺?會不會和我一樣頹廢。」他哼了一聲。

也許是和樂天打過架的原因,嚴子黃居然還覺得樂天這樣損他一句,讓他感覺挺親切的。

「怎麼了?是不是錢多的花不完,太煩惱了?你和我說啊……我這輩子都沒花過什麼大錢,我可以幫你的。」樂天很誠懇的說道。

嚴子黃靠了一句,翻了個白眼。

他索性不去理會樂天,看了看錢小楠。

「錢總這次真的是麻煩你了,晚飯廚師已經準備好了,我們去餐廳邊吃邊聊。」他邀請道。

「好。」錢小楠點點頭。

樂天突然靠了一句,他特么……居然還有晚飯?

「怎麼了?」錢小楠奇怪的問。

「你怎麼不告訴我還有晚飯呢?害得我在路邊吃了一大碗米線呢。」樂天沒好氣的說道。

傻子都知道,這裡的晚飯一定無比的豐盛。

錢小楠無語,一頓飯而已,有必要這麼在乎?

「你等等……我先去把剛剛吃的米線吐了,一會回來再吃。」樂天跑了。

錢小楠驚訝的看著樂天的背影,嚴子黃也愣住了。

「錢總……你認識樂天多久了?」嚴子黃問道。

「有一個月了吧?」錢小楠想了想。

「他一直都是這樣的嗎?隨心所欲?」嚴子黃看了看錢小楠。

錢小楠幾乎是毫不猶豫的點點頭。

「這個人我到現在都看不透,性格的確奇葩無比,說句誇張的話,我見過的奇葩的人不少,但是樂天是最最奇葩的一個,不過這個人倒是有一個好處,那就是答應你的事,不會放空炮,無論最後用什麼手段,他都能給你辦到。」錢小楠說道。

想起樂天給自己祛除夢魘,祛除陰氣的手段,錢小楠到現在還打哆嗦,墓地裡面那恐怖的一幕,她到現在還記得。

嚴子黃點了點頭,大體也有了點數。

樂天回來了,這傢伙不斷的擦著嘴,也不知道是真吐了還是假吐了。

「走啊,不是要吃飯嗎?」他奇怪的看著嚴子黃和錢小楠。

「哦,走走走……」嚴子黃急忙點頭。

坐在巨大的餐廳里,嚴子黃和錢小楠看著樂天狼吞虎咽。

錢小楠還好一點,時不時的吃上一口,嚴子黃幾乎就沒動過筷子。

「吃啊。」樂天看著錢小楠。

錢小楠無語,這傢伙一點眼力勁沒有嘛?沒看到嚴子黃一直想說話嗎?

「樂先生……你真的是一個大仙?」嚴子黃終於忍不住了。

最勇敢的事 「你不是見識過了?」樂天哼了一聲。

他哪有功夫說話,手上還拿著一個澳洲大龍蝦的鉗子在啃著呢。

嚴子黃停頓了一下,他組織了一下語言。

「我家裡的一個傭人突然死了,你上次應該見過她,上次的酒會上的食物就是她負責置辦的。」他再次開口說道。 嚴子黃拿出了一張照片,放在桌子上,錢小楠拿過來看了看,她點點頭,有印象。

「喏,你看看……你能不能等會再吃?」錢小楠無語的看著樂天。

樂天看了一眼,根本沒理會錢小楠的話。

「這個人啊……記的!她做的糕點味道不錯。」他點點頭附和了一句。

錢小楠看著樂天,越看越覺得這個傢伙是在敷衍自己,如果這件事搞砸了,很有可能會影響到未來自己公司和嚴子黃公司的合作的!這才是她最擔心的。

「這個人在前天夜裡突然死了!而且死的很慘……」嚴子黃看著樂天。

「死了就死了唄,你報警不就行了?」樂天繼續撕咬著一隻大海參。

「報警……不到萬不得已,我不會將這件事弄大!畢竟我的身份擺在那裡,人是死在我的別墅里,我有脫不開的關係……萬一這件事傳出了什麼不利於我的負面新聞,對於我和我的公司都是無法承受的損失!」嚴子黃說道。

「那你想怎麼做?」樂天問。

「我要先自己查清楚情況,然後才能讓警察介入。」嚴子黃沉聲說道。

樂天看了看他,這傢伙……居然還有這種自大狂妄的一面?

「那你查出了什麼?」

嚴子黃搖搖頭,無奈的說道:「什麼都沒查出來,非但沒有查出東西,反而我的別墅都開始鬧鬼了!我已經很久沒睡了。」

樂天挑了挑眉,鬧鬼?

這倒是讓他有了點興趣。

看到樂天沒說話,嚴子黃拿出了一張卡。

「卡裡面有一百萬!你幫我處理好這件事。」他看著樂天。

樂天挑了挑眉。

「處理好哪件事?鬧鬼?還是查出你家傭人的死因?」

嚴子黃看了看樂天。

「如果可以,我兩件事都想要到答案。」他說道。

樂天看了看那張卡,他咂了咂嘴,這張卡自己不能要啊。

上一次自己拿了鄧建輝的二百萬,結果蘇紫萱馬上就死了三個同事,二百萬打了水漂不說,還讓蘇紫萱受到了不小的打擊,這還沒過上幾天呢,又有一百萬送到了自己的面前。

樂天真的是不敢拿!

他喜歡錢,這是因為他的口袋裡不能有錢,但是數額過大的錢……樂天就喜歡不了了。

錢小楠奇怪的看著樂天,這傢伙不是一個守財奴嗎?一百萬放在面前居然毫無所動?

「喂!」她提醒的碰了碰樂天。

樂天看著錢小楠一眼,依舊沒說話。

嚴子黃看了看,他面無表情的再次拿出一張卡。

「一千萬!」

樂天依舊毫無反應。

錢小楠驚住了,這傢伙是不是腦袋壞掉了?一百萬你可以說嫌少,一千萬你居然還無動於衷?

可樂天真的是無動無衷。

「嫌少?你可以隨意開口。」嚴子黃也是奇怪了。

一般人不可能看到一千萬毫無動靜,即使是自己也不能拿一千萬不當回事,雖然自己很有錢,但一千萬也不是個小數目。

樂天微微低著頭,他居然拿起一隻螃蟹慢慢的啃了起來。

嚴子黃奇怪的看了看錢小楠,錢小楠也不知道樂天是怎麼了。

她急忙湊到樂天的身邊。

「你怎麼了?到手邊的錢也不拿?」

「拿不了啊……」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