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 二月 2021

五千紫晶重注!壓的還是不可能有勝算的獨行客!

Post by zhuangyuan

坐莊的男人難以置信的回頭,正好面對一隻拿著儲物道符的手。

「索里亞你是瘋了嗎?」

參賭的人幾乎都認識索里亞,即使不認識,很多也都聽過她的名頭。

「賠不起?」索里亞不以為然的聳肩一笑。

坐莊的男人嘿的冷笑道「我怕你錢多!」

「心情不好就想玩把刺激的,可是賠率一千那就是五百萬紫晶,你有那麼多錢嗎?」索里亞當然知道,坐莊的男人沒有,因為根本沒想過有人下這種重注。

但他不怕,他就怕沒人買獨行客,就怕買的不夠多。「賠不起就用拉林酒吧抵!你敢下注,我敢接!」

「拉林酒吧也值不了五百萬,不過再多你也拿不出來。反正是找刺激嘛,就這麼定了!」索里亞爽快的把儲物道符丟給坐莊的男人。

不錯,這男人是拉林酒吧的老闆。這時分沒多少人喝酒,喝酒也不去拉林酒吧,因為那裡是黑夜的狂歡之地。閑著沒事,他聽說有熱鬧,賭性大發,立即來了。

他收下了賭注,心裡卻開始感到不安。

如果是別的賭鬼就算了。但索里亞不是個賭鬼,偶爾興趣來時她也參賭,但從沒下超過五紫晶的錢。

辛德文明出身的人沒有獃子。也很少為某些嗜好瘋狂的忘乎所以的,因為感性度不高,處事一貫理性。

索里亞壓了這麼多,這讓拉林酒吧的老闆能夠肯定。索里亞一定認為有很大的贏面才會這麼做。可是他想不到理由是什麼。

正這時,又跑過來幾個傭兵,壓了幾十到一百的紫晶,買了恆毅贏。

拉林酒吧的老闆更不安,卻佯裝鎮定的笑道「怎麼?你們也學索里亞錢多沒地方花?」

那傭兵隊長是個單眼綠皮族,一隻在額頭突出的大眼珠子滾動間得意洋洋的笑道「我有朋友剛從美人魚族回來!猜猜那有什麼熱鬧?嘿,你們都不知道吧!枯骨族和一群專門搶美人魚族的傭兵被一個白色披袍的傢伙幹掉了!我猜就是他!」

「是不是真的啊?你跟索里亞不會是老闆請來的托吧?許你們多久免費酒水錢啊?」周圍一些人疑心重重。

那單眼綠皮族憤然道「給你們機會賺錢你們不要!不信拉倒!」

有人半信半疑的壓了一到十紫晶,一時間壓恆毅的注碼增多了些。但也沒多太多,比起索里亞的重注。其它那些都不算什麼。

拉林酒吧的老闆暗暗心慌,坐莊不知道多少次的他,第一次覺得自己——似乎莽撞了!

索里亞施展法術製造一團白雲,悠然自得的坐在白雲邊,金色胸圍掩蓋不住的高聳即使在女精靈族裡也屬出眾。

她那毫不緊張的模樣讓拉林酒吧的老闆越來越覺得不安……

參賭的許多人都不再關心自己的輸贏,滿懷期待的希望索里亞贏。

如果能夠看到一個富有的人輸的傾家蕩產,他們覺得自己壓的那點注碼就算全虧了,也值得。

傳送陣邊緣,漆黑的虛空,恆毅雙臂交疊胸前,靜靜等待約戰的對手到來。

自從去了東太星系基地,真正給恆毅生死壓力的對手其實只有綠鬼尊一個。

其它的都是利用監察陣和他自身的優勢,不存在什麼壓力就戰勝;即使是花園精靈族的那場戰鬥,雖然兇險,但那不是跟勁敵對決帶來。

恆毅沒有小看阿塞拉之狼,那些猖狂的話只是為了激將神勇傭兵團。

狼人族的天賦法術絕技很特別,單對單的戰鬥力很強,而神書九絕單對單雖然也不弱,但一直耀眼的是戰爭中黑暗爆髮帶來的神奇力量。

倘若是單對單,再遇到一個綠鬼尊那樣的對手,在沒有監察陣的優勢情況下,如果還是在星球上的交手以致不能隨意使用死亡之劍的話,恆毅仍然沒有絕對的贏面。

當然,對恆毅而言,絕大多數的眾星之尊一重修為對手很難構成威脅,因為他強大的殺傷力和總是能夠造就主動局勢的神書九絕決定了會在短時間內被他擊殺,縱然對方有多少本事,如果根本沒有機會施展,也就沒用。

阿塞拉之狼是眾星之尊二重修為的對手,這層次的人物,恆毅還沒有交過手。

但恆毅敢約戰,一是當時形勢必須;二是,他不怕神勇傭兵團來的人多,他只怕來的不夠多。


越多,他的勝算越大!

陸陸續續趕來的好事者越來越多,下注的人也越來越多,但絕大多數都很理智的買神勇傭兵團勝,因為一個人打一個傭兵團根本不存在贏的機會。

即使這個人是頂尊修為,在阿塞拉之狼的能力面前,也未必就能獨戰一群。

時間,一點點的流逝。

聚集的好事者們越來越多,人人都在翹首以盼難得的熱鬧。

距離約戰還有一刻鐘的時候,突然有人叫喊起來。「來了!阿塞拉之狼來了!」

全身藍色法衣的阿塞拉之狼帶領一百個神勇傭兵團的獸人族星尊三重強者們來了。

他們神情冷峻。飛過人群,一直飛出傳送陣的隔層,在恆毅面前三丈處停下。

看熱鬧的好事者們全都蜂湧飛出去。遠遠圍觀。

恆毅交疊胸前的胳膊自然垂落,阿塞拉之狼嘿的冷笑道「好傢夥!真敢來?」他甩了甩手裡的儲物道符,笑道「這裡是兩千紫晶,贏了歸你!」

恆毅藏在披袍下手分別握著天意劍和白色光刀,狼人族天賦絕技有一招非常可怕,尤其對他而言。

能否躲過那一招全看瞬斬和紛飛亂斬造就的疾光移動速度。

恆毅在資料里看到的信息結論認為——幾乎不存在躲避的可能。

「誰來幫忙報數?」阿塞拉之狼沖圍觀的人群高聲叫喊,當即有個女精靈飛出來些。手臂高舉,興緻勃勃的充當起裁判。

「一!」

恆毅和阿塞拉之狼彼此眼也不眨的凝視對方的同時,各自都凝聚法術絕技。

「二!」

黑暗領域小小的。黑色的光球在恆毅額頭旋動。

「三!」女精靈手臂急揮落下!

黑暗領域發動!

周圍百丈範圍,瞬間陷入沒有光的絕對黑暗!

發動黑暗領域的同時,瞬斬帶著恆毅一閃消逝——

恆毅動了,阿塞拉之狼也動了!

他的身形驟然急動。帶出一串虛影。迅快如光般飛閃撲向恆毅——

黑暗,讓他和神勇傭兵團的戰士什麼都看不到,聽不到。

可是,黑暗沒有阻止阿塞拉之狼的急沖!

本以為瞬斬及時閃移,避開了阿塞拉之狼絕技的恆毅吃驚的發現,明明沖向他原本所在方位的阿塞拉之狼突然轉向,一閃撲向自己。

紛飛亂斬發動,恆毅化作疾光般在黑暗中移走。

可是。他還沒有飛走,身體就被無形的能量捆綁束縛的動彈不得!

『他知道我在哪裡!』恆毅大吃一驚!

黑暗領域本是他的領域。沒有光,沒有聲音,也沒有氣味。

可是,阿塞拉之狼的絕技已經擊中了他是鐵一般的事實。

束縛的力量讓恆毅的完全無法動彈,與之同時,黑暗中急速衝鋒的阿塞拉之狼的移動速度迅快的不差紛飛亂斬多少,瞬間撲到了恆毅面前!

根根如鉤的狼爪迅快揮抓,其速度之快,還在巔峰七絕中東象山的流星快打之上!


黑暗!

絕對的黑暗中,阿塞拉之狼看不到恆毅,恆毅也看不到他,但他們彼此都知道對方在面前。

恆毅看不見阿塞拉之狼的快爪軌跡,即使看到,那種迅快的速度和高頻率的攻擊也不容讓人一一招架,恆毅沒有徒勞的掙扎和招架。

他沒有躲過狼人族天賦絕技,那彷彿就是一種不存在躲避可能的神奇絕技!

更讓恆毅意想不到的是在黑暗中,阿塞拉之狼是如何準確捕捉到他方位的呢?

但這些,此刻根本沒有時間去想。

避無可避!

恆毅除了用最快的速度發動紛飛亂斬,再沒有別的選擇!

黑暗中,無光的迅快的狼爪;紛飛亂斬的迅猛快刀,在看不清對方攻勢的情況下飛快的對碰!

快,除了竭盡全力的迅快攻擊對方,用迅猛的進攻作為最佳的保護之外,沒有別的辦法!

黑暗化的能量光刀,黑暗化的天意劍在恆毅竭盡全力的星勁殺傷力方式下極快揮斬,鮮血在黑暗中飛濺。

飛濺在阿塞拉之狼的身上,頭上,臉上;點點滴滴的、接連不斷的打落在恆毅的頭上,臉上,身上。

是誰的血?是誰流的血更多?

無從計算。

黑暗中兩個彼此面對卻看不到對方,又深知面對的是對手最強殺傷力絕技!(未完待續。。) 「我輸了!」

一聲認輸的急切大喊突然從黑暗中傳出來,圍觀的人全都愣住!

從交手至今,不過短短兩息時間而已,神勇傭兵團來了百人,在黑暗中恐怕連一套法術絕技都還沒施展完吧?

這、這就結束了?

黑暗領域在恆毅的操縱下消失不見。

光,重新回來。

圍觀的人群這時候才驚愕的發現,原來在這短短兩息時間裡,黑暗中的廝殺竟然如此慘烈!

懸浮在虛空的恆毅和阿塞拉之狼彼此面對。

他們的頭臉上全都是鮮血。

兩個人從頭到臉,脖子身體,兩條胳膊,大腿上全都血肉翻飛的創傷。

恆毅臉上從眉頭自左臉被狼爪留下一道紅翻翻的傷口,胸口縱橫交錯的布滿了狼爪的抓痕,淺的有半寸,深的有三寸,肋骨不僅被抓斷,幾乎沒有一根還是完整的,每一根都斷成了多截;但最驚險的是脖子上四道淺淺的抓痕,倘若那裡被抓穿,此刻恆毅大概不可能還豎著。

相比之下阿塞拉之狼的創傷也不好過,他的臉上,身上,脖子上,全都是深深淺淺,縱橫交錯的刀痕劍上,從頭到腳已經成了個血人。

大喊認輸的——就是他。

「靠!你們兩個是不是做局啊!哪有這就完事的?神勇傭兵團沒人了啊!」


「其它人都是看戲的嗎?上都沒上就認輸?阿塞拉之狼你要不要臉!」

「繼續打啊!別害我們輸錢!」

……

拉林酒吧的老闆面如死灰……當他聽到我認輸三個字的時候,立即聽出那是狼人的聲音。絕不是人類。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