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1 一月 2021

也許是之前做過天師的緣故,張道陵現在雖然也很落寞,但是對於爐火的把控還是很有心得的,在天庭開了一家煎餅鋪子,因爲回頭客極多,生意居然慢慢地好了起來,張禾不愛做飯,早晚經常光顧。

Post by zhuangyuan

這張道陵的煎餅鋪子生意好起來,對於最近一向不順的玉帝來說本是好事,但是現在天庭魔道當家,機制改革,大家見了他一點都不尊稱,而是直呼其名,甚至有人管他叫“賣煎餅的”,也讓玉帝很不高興,基本上躲在家裏不出來。

張道陵賣了一個多月的煎餅之後,被趕走的準提終於回來了,他這一去,將自己所有部下都召集了來,其中包括臨時換上步兵裝備的二十萬水軍。

玉帝聽說準提歸來,心情纔好了一些,雖然他對準提和冥河都很討厭,但是看着兩個討厭的人互相打起來,還是稍稍能感到欣慰的。尤其是玉帝現在已經知道,前陣張禾給大力丸,實際上是暗中搗鬼,估計冥河的軍隊,現在已經沒有什麼戰鬥力了吧。

玉帝特意讓張道陵將煎餅鋪子關了一天,去打聽了一下。張道陵回來說:“冥河手下,自吞了大力丸以後,暫時沒有任何不良反應,而且藥效目前還在,他的手下現在都是以一當三的好手。”

玉帝開始覺得驚疑,想想卻也釋然了。那冥河教主是魔道中人,早年更是在冥河血海修煉,他的門下,估計吞吃的有毒副作用的東西比大力丸多多了,張禾給他們大力丸,他們的身子是完全可以承受的。可以說張禾的大力丸,跟他們修煉魔道的身體是完全能夠協調的。

知道了冥河的實力,玉帝的眼睛裏又恢復了一些神色,張道陵一看他的面相,便喜道:“不祥之色盡去矣!”


玉帝也難得地搭理起張道陵:“你知道是爲何?”

張道陵其實知道,但是爲了引得主人說話,只好裝模作樣地思考了幾下,然後搖頭說不知道。

玉帝輕輕笑道:“這樣一來,他們幾乎勢均力敵,才能互相消耗,給咱們留了趁虛而入的機會。”

張道陵道:“大天尊真是英明,就是這樣一條,我一輩子也想不到。”他只顧拍馬,卻忘了此時玉帝已經不是大天尊了,而他自己倒是被冥河教主封了大天尊,現在人們更是將大天尊府和煎餅鋪子混爲一談,玉帝的臉上又難看了下來。

張道陵一看,知道自己說錯了話,連忙道:“我想起前天那魔王波旬來請您做大天尊,卻把我認作了您,真是好笑,不知道那傢伙的眼睛是不是用來點燈的。”

這話說的有水平啊,因爲在玉帝的眼中,大天尊和玉帝這兩個概念是一樣的,張道陵說,“魔王波旬請您做大天尊”,在玉帝聽來,就成了“魔王波旬請您做回玉帝”,而張道陵被封爲大天尊,每天兢兢戰戰,現在推說是波旬認錯了人,實際上玉帝纔是真正的大天尊,繞來繞去,表達了一個意思:冥河教主請您做了玉帝了,您現在住在大天尊府(雖然我天天賣煎餅),是這裏的主人,就還是玉帝啊!

果然,玉帝現在聽了大天尊這幾個字,沒有那麼的牴觸了,想想張道陵說的也是,那冥河教主讓(不是封)我做大天尊,就是請我還做玉帝呀!而至於被封大天尊的是張道陵,那也確實肯定是波旬眼花了,認錯了人。現在冥河教主和準提作戰,不久相當於是擁護我的帝位麼?


玉帝終於釋然了,好你個波旬,原來是眼花了,害我鬱悶這麼久!而張道陵把大天尊的帽子甩給了玉帝,終於大爲輕鬆,可以在賣煎餅的時候不必在乎自己的身份而好好地跟顧客閒扯了。

張道陵每天賣煎餅,跟魔道中人打的交道很多,雖然說只是隨口聊兩句,但是聊的多了,也知道了一些信息,比如準提這回,帶回來的兵力大約是八十萬人,冥河手下,經過擴充,有大約三十萬人。他們剛剛乾了一架,冥河死了一萬人,準提死了七八萬。

這些消息在張道陵晚上準備面料的時候,就說給玉帝聽,玉帝聽說準提死了七八萬,冥河才死了一萬,又害怕冥河實力太強,龍顏又不悅了。


張道陵的腦子也很靈光,第二天出去賣完煎餅,回來便把聽來的信息篡改了一下,跟玉帝說,前一陣聽一個小兵吹牛的,今天有個帶兵的魔道大將來買煎餅,才告訴我冥河實際死了三萬呢!

玉帝一算,準提八十萬,死了八萬,冥河三十萬,死了三萬,按照這個比例,正好一起死光,然後自己趁虛而入,奪回帝位,不禁心花怒放,向張道陵道:

“給我來張煎餅!” 當初張禾聯合冥河、玉帝的時候,給出一批大力丸。這東西短時間內效果很好,但副作用極大,張禾的本意,也是等他們搞垮準提以後,自己也就垮了。

張禾的想法,在玉帝的身上是成立的,剩下的一點殘兵敗將,都沒有了什麼戰鬥力,而在冥河身上,張禾卻遲遲沒有看到士兵戰鬥力下降的徵兆。好像自打吃了大力丸,冥河教主的部隊實力有了永久性的提升。

開始的時候,這讓張禾有些害怕,但是當準提收拾舊部打回來的時候,張禾心裏樂開了花,簡直是有如神助啊。準提的部隊,數量多,冥河部隊,質量高,兩人打起來,正好互相消耗。而坐山觀虎鬥,正是張禾的哲學。

兩方在天庭附近的無主之地打了一個月的杖,冥河教主快撐不住了,已經開始準備後事。所謂的後事,就是讓人點火燒了這天上宮闕,大搞破壞,最好能同歸於盡。

這個時候,張禾找到了他:“你是玉帝,準提是反賊,我幫你!”冥河教主彷彿感覺到了一點溫暖,登帝位之後,他也知道了樹大招風的道理,現在正是帝位更替的時期,說不定今天還坐龍椅,明天就腦袋不保。而眼前的這個人,居然在我處於下風的時候幫我,實在是仗義啊!

冥河教主一時精神恍惚,竟然不知道怎麼感謝張禾,看看邊上沒有什麼好東西,正好桌子上放着一根黃瓜,便順手抓起來塞給張禾,表示誠摯的感謝。從此之後,魔道中人但凡立了大功,冥河教主都送一根黃瓜表示看重。

實際上,張禾並沒有冥河想的那麼仗義,只不過是在他的眼淚,冥河成不了氣候,早晚完蛋,而準提一旦再度崛起,就很難再度打倒。

在看戲的各個勢力裏面,大都持跟張禾一樣的觀點,給冥河教主一些微小的幫助,比如通天教主公開承認冥河玉帝的合法性,就給了他很大的安慰。

在各個勢力的暗中幫助下,冥河教主以驚人的毅力抗了下去,當他發現自己手下的魔兵已經不足一萬的時候,準提已經連一隻五百人的隊伍都拉不起來了。他大大地鬆了一口氣,卻不知道,這個時候,他已經沒有了實力,而別人想要把他推下去,簡直是分分鐘的事情。

。。。。。。。。

大天尊府,張道陵站在玉帝的旁邊,輕輕地說道:“現在準提沒音訊了,冥河教主的實力也快消耗光了!”

玉帝道:“你怎麼知道的?”

張道陵道:“現在買煎餅的人少了,比以前少很多。”

“。。。。。。”玉帝表示無話可說。

“真的,”張道陵道:“現在正是魔道最弱的時候,如果我們不抓緊時間,他又會慢慢恢復了,以前跟我買燒餅的很多小官,現在都做了教員,開始訓練新兵了。”

玉帝慘笑道:“可是咱們的手裏,已經拿不出一千能打的人來了。你要我拿着菜刀去跟冥河教主拼命麼?”

張道陵道:“大天尊,咱們有兵啊,有能打的兵!一萬多!”

玉帝聽了,在結合張道陵最近賣煎餅的異常舉動,心想大概張天師受了刺激,心裏不正常了吧。

張道陵看了玉帝的臉上,笑道:“大天尊忘了,太白金星早年入了魔道,但還是咱們的人,準提打來的時候,太白金星立功不少,深的信任。”

玉帝道:“不可能吧?冥河知道太白金星的出身,難道他沒有防範?就算他能帶兵,見到冥河,那兵還會動麼?”

張道陵道:“這不是冥河的兵,是太白金星自己的兵,當時從凡間界上來的時候,太白金星就偷偷藏了一萬兵,他手下跟我祕密聯繫,就是通過買煎餅的方式。”

玉帝聽了,恍然大悟,眼睛裏立刻冒出光亮:“怪不得你賣煎餅,原來搞的是間諜呀!”

張道陵道:“太白金星說了,他雖入魔道,心裏還是向着大天尊的。”

玉帝欣慰地笑了:“什麼時候可以召集齊他那一萬多兵?”

張道陵道:“我們已經準備好了,明天早上,就可以。。。。”張道陵本來想說,明天早上就可以反了,但是想想好像有什麼地方不對,便沒有說下去。

玉帝自然明白他的意思,但是心裏開心,不僅沒罵他,反而拉着他的手道:“以後你就是國師了!”

張道陵哭笑不得,國師是凡間術士在皇宮的封號,他天師的地位,遠遠高過國師,玉帝現在激動壞了,竟然管自己叫國師,不知道是升官了還是降至了。但是既然玉帝高興,那就這麼辦了,張道陵道:“我再去賣會煎餅,等會太白金星叫人來買煎餅,我就把信息給他了。”

玉帝笑道:“要不我也跟你去賣一會?我想看看這太白金星的人是什麼摸樣的。”

張道陵哭笑不得,自己賣煎餅,已經夠丟人的了,想不到玉帝非要自己賣。但玉帝畢竟是他的領導啊,領導的話就是命令。張道陵只好帶着玉帝出去賣煎餅。其實主要是他賣,玉帝就負責看。只有忙不過來的時候,玉帝纔會幫忙遞一下錢和煎餅。

過了一會,張道陵道:“妥了,咱們回去吧。”

玉帝還沒過足癮:“這就完事了,你也沒告訴我那個是啊。”

張道陵道:“這事不能讓人發覺,要不明天是不成,就很難了。”

玉帝只好跟着張道陵收了煎餅攤子,然後回去準備。

第二天早上,天微微亮,有人來找張禾,是冥河教主派人來的。

張禾一聽動靜,就知道有人又反了,雖然不知道那人是誰,但是肯定毫無疑問,冥河是來搬救兵的。

張禾吩咐門外的守衛:“告訴他我在閉關,做非常要緊的事情,讓他七天之內不要找我。”這正是周青當年忽悠張禾的話,張禾現在拿來忽悠冥河教主,也算是活學活用了。其實張禾修煉的法術,根本就沒有閉關的法門,他簡直連閉關兩個字都不會寫。

以玉帝和冥河兩人的智商來看,結果也該是毫無疑問的。而且冥河這回還有心理上的各種負面情緒,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以前幫忙的張禾、元始天尊、通天教主等人這回好像商量好了似得,根本叫不來一個人。

到了晚上,魔王波旬向冥河教主簡明扼要地報告了戰爭的結果:“咱們完了。”


冥河教主則吩咐,按照原定計劃進行。所謂的原定計劃,就是大搞破壞,把這瓊樓玉宇都燒了砸了,不過他沒來的及。因爲知道這個計劃的人裏面,其中的一個是太白金星。他幫玉帝奪回帝位,自然不能讓這宮闕有了閃失,早就將那幫人暗殺了。

不過冥河教主的計劃也不是完全沒有成功,有一點還是成功的:他和波旬成功自殺,無人阻攔。

從冥河登基,到自殺,大約有三個月多一點的時間,冥河教主死後,人送外號:百日皇帝。

第二天早上,這玉帝又換回來了,玉帝-準提-冥河-玉帝,雖然人換了一圈,但是不知因爲什麼,每個玉帝登基,都會頒佈一道聖旨:敕封張禾爲勾陳大帝,賜給勾陳宮居住。

張禾心想:“就是不賜給我我也沒打算往出搬啊!” 玉帝雖然逼死了冥河,奪回帝位,但兵力空虛,幾乎就是放在案板上的一塊肉。

這個情形落在張禾的角度來看,他沒法不動心。這時候自己手下可有四十萬步兵,四十萬水軍,如果他願意,馬上就能改朝換代,這瓊樓玉宇,天上宮闕就要姓張了。

張禾有些按捺不住,去找通天教主聊天,有意無意地向他暗示:玉帝現在不行了,我上去,你會反對我麼?

通天教主告訴他:再等等。

“爲什麼還要等?”張禾道:“難道他還有隱藏的實力?”

“你聽過高築牆、廣積糧、緩稱王的話麼?”通天教主問道:“你現在就是朱元璋,你有稱王的機緣了,但是你現在稱王的話,你就是衆矢之的,一個人搞不過你,還會有別人來搞你,你要藏到最後,等大家都沒有力氣爭奪了,再出來。”


張禾還是明白這些道理的,但是眼前的機會,實在讓他動心,他又向通天道:“但是現在好歹是個機會,萬一將來大家都沒力氣的時候,我自己也沒有這個機會了。”他想表達的是:要不要先爽一下?

通天教主只說了一句話,就打消了他的念頭:“一百天以前,冥河教主只怕也是這麼想的。”

對啊,冥河教主,不顧準提的大部隊,直接強攻南天門,篡了帝位,結果只爽了一百天,張禾打了個哆嗦,還是謹慎點好。

“那我還是回凡間吧。”張禾道。

“也好,我告訴你小寶媽媽在哪。”通天教主道。

“爲什麼現在又肯告訴我了?”

“以前是爲了對付準提,現在準提已經下臺了,我放他一馬吧。”通天教主道:“但你找到她的時候,要讓她知道好歹,別想着來找我尋仇啥的,另外,這奎牛你帶去。”

張禾道:“放心,有我。”

第二天,張禾未經玉帝允許,也沒有跟玉帝說一聲,直接下了凡間,扔將奎牛安置在冰雪宮殿,然後按照準提的信息去找方玥了。

方玥在巖城的西邊邊上,有些偏,但是挨着公驢,過往的公交很多。張禾從車上下來,看着這裏,簡直不像一個南方的小城,更有點像是荒郊野外,幾十米內就是荒草荒地,連擺小攤的小販和出來溜達的老人都看不見。

張禾沿着馬路走了半天,纔看到一排賣三輪車和摩托車的店鋪,看起來生意很冷清的樣子。

“師傅,我問一下這個紅光電子廠怎麼走?”張禾道。

“前邊紅木傢俱拐進去再問人吧,裏頭很繞。”

張禾走到前頭,果然看着有一個紅木傢俱,很懷疑這裏賣傢俱能掙錢麼?張禾拐進去,裏面的房子格局都差不多,房子和房子中間的小道也很相似,果然不好走,連續問了幾家,才找到那所謂的電子廠。

那已經不是一個廠子了,或者是廠子已經搬到別的地方去了,這裏的屋子,專門租給人居住。就跟北京的隔斷間差不多,上班族在市裏上班,在這裏租房子居住。

張禾找到方玥在的那間,敲門,方玥一個人在。張禾很納悶,通天教主應該是把她軟禁了,但是居然沒有人看管。

“你來了。”方玥道。

“啊,”張禾心想,還好沒問我是來幹啥的,總不能說我是來放你出去的吧?

“進來坐。”方玥道。

房子挺暗的,牆上的顏色都發黑髮黃,一張小牀,看着像是兩個木疙瘩拼起來的,也沒有多餘的凳子什麼的,張禾進去站着,不知道該坐在什麼地方。

“坐啊。”方玥指了指牀,張禾纔有些不好意思地坐下,心想,該怎麼說我是來放你出去的這句話呢?

“你來了,我終於可以走了。”方玥道。

張禾鬆了一口氣,原來你知道啊。正要說:“咱這就走吧。”忽然看到牆上忽然一暗,牆壁上顯出一張人臉來,那人正是準提,張禾心慌,起了身還未來得及從儲物袋取出武器,忽然那牆壁一變,方玥一閃就出去了,張禾正要跟去,那牆壁又變成了實體,牆上的人臉也消失了。

“靠!”張禾知道,方玥只怕早就能出去了,專門在這等着自己呢。他走到門邊,踢了一腳,那門卻彷彿不是實體的,就像提踢在了空氣上。張禾一拳打在牆上,也彷彿打在牆面上。張禾想到,這是通天教主用來困方玥的房子,裏面比然有法術機關,現在方玥走了,自己卻被關住了。

張禾在房間裏仔細察看了一下,這裏出了出不去之外,一切正常,傢俱什麼的都可以使用,水電也有,但是沒有電腦。張禾看着牆壁上面伸出來一根線,好像是網線,但是估計也不通網,通往也沒電腦。

該死,難道是通天陰我?

張禾拿出手機,一格信號都沒有,想必也是爲了防止方玥在裏頭跟其他人聯繫設置的機關。難道要被困在這裏了?張禾試着從儲物袋取出諸界毀滅者,對着牆砍了一劍,還是彷彿砍上了空氣,一點反應都沒有。

張禾無奈,一旦被關在一個沒有電腦的地方,那簡直生不如死,張禾都不知道自己可以幹啥,在房間裏來回搜索了幾圈,居然看到一本書,是孫祿堂寫的《形意拳學》。

實在找不到事情幹了,就看書吧!張禾拿起來翻了幾頁,發現這書不錯:居然有照片!

張禾於是便不看文字,將孫祿堂的拳照從頭到尾看了三遍,然後擱下書,又沒事幹了。

還好這裏有一張牀,張禾在牀上躺着,一邊休息一邊想自己應該幹啥,倒是睡着了。一覺醒來,不知什麼時候,看外面的天色應該是白天,看看錶,才知道自己已經睡了一晚上加半天,這是凌晨了,太陽還沒出生,就是有些光亮了。

張禾起來,在房間裏來回找了一趟,沒有發現任何能吃的東西,靠!難道這準提和方玥算我一道,是想把我餓死?

張禾現在還有勾陳大帝的身份,試着召了一下這裏的土地,居然給召出來了。張禾問道:“這屋子怎麼這麼詭異?什麼情況?”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