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 十二月 2020

“也沒什麼,後來又去溜達了一圈!”

Post by zhuangyuan

“怎麼都不叫我?”潘錦繡更不滿了。

“怕過來了就被趙老師逮住,那樣就跑不掉了啊!”

潘錦繡對於這個回答倒是比較滿意,才又捂着肚子:“不跟你們說了!我要去上廁所……你們可就要在這裏等我啊!別走開!”

“快去吧!”釋彌夜有些無奈。看潘錦繡匆匆的跑去廁所了,她才又看向了白魅:“對了,白魅,劉復平!你幫他的記憶清除一下!”

“我剛剛折到二十三班的教室去了一趟,已經都做好了!”白魅淡淡的瞥了她一眼。

“你還真是可靠啊!”釋彌夜也睨了他一眼。

“怎麼了?”龍錚好奇的開口。

南宮叡嘆了口氣,一五一十的就把劉復平的事情說給了他們聽。

釋彌夜倒是有些尷尬:“這件事情還是要怪我……我不知道那魑祟的怨氣可以聚集在血裏,纔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大嫂,不怪你啦!要怪也只能怪劉復平的運氣不好啦!”

“不過說起來,南宮叡,你好像很緊張那個劉復平啊!你們以前關係很好嗎?”

南宮叡撓了撓頭:“我跟劉復平是初中同學,關係一直都不錯!小的時候我差點摔進井裏淹死,還是劉復平拽着我的腳把我撈起來的呢!”

“難怪啊!”釋彌夜點點頭。

“不好!”本來只是懶洋洋的靠在樹幹上的白魅突然直起身子,雙眼銳利的看向了大臺子上。

幾乎是在白魅開口的同時,大臺子上正在進行街舞表演的七人小隊最前面的那個人,腦袋突然就飛到了一邊,鮮血射出一米多高。

站在大臺子下面的女主持最先反應過來,也不顧自己一臉被濺上的血,淒厲的尖叫起來。

猶如拉響了警報一般,所有的人都尖叫起來,不管老師學生,都驚駭的尖叫着,有的人已經開始跑開,更多的人卻想要湊上去看熱鬧。

沒有了頭的屍體緩緩的倒在的大臺子上,鮮血浸進鮮紅色的地毯裏,完全看不出一絲痕跡。

大臺子上剩下的六個人這才反應過來,一邊拼命的尖叫,一邊想要往臺下跑。

唰!

很輕很輕的聲音。 釋彌夜纔剛聽到這個聲音,才跑下臺子的一個女生的頭又莫名的飛了出去,直直的砸向了五米開外一個妄圖湊上去看熱鬧的女生。那女生下意識的接住了那個人頭,待看清自己手上的是個什麼東西之後,她兩眼一翻白,立刻就暈了過去。

臺下沒有地毯,那個女生的屍體噴射出了大量的鮮血,讓靠近大臺子的一大片地面都變得斑駁。

那些想要湊上去看熱鬧的人這才意識到剛剛的事情並不是意外,已經有兩個人莫名其妙的死掉,說不定下一個就輪到了自己。

比剛剛的聲音還要淒厲的惶恐的尖叫再一次響起,所有人都驚駭不已的往旁邊的大路上跑,恨不得離那個大臺子越遠越好。可是大操場上到處都是凳子,不少的人不小心摔倒在地上,然後又被人從身上踩過去。

禿頭校長還記得自己的身份和職責,他一把搶過已經完全呆滯的男主持手裏的話筒,聲嘶力竭的吼着,想要這些學生有秩序的離開大操場。

可是,沒有人聽他的,摔倒和踩踏還在不斷的發生。高低不一但是同樣恐慌驚駭的聲音交錯在一起,把禿頭校長的聲音給淹沒了。

建校六十週年的甲乙重點高中,慶典之日發生學生意外死亡事件和踩踏事件——甲乙高中,註定要淪落成一個笑話。

釋彌夜渾身都哆嗦着:“白,白魅!這,這,這是怎麼了?”

眼睜睜的看着兩個學生被殺,這邊一羣人已經完全驚呆了。以釋彌夜的聖母性格,換做平時,肯定立刻就衝上去想要把那個殺人的鬼給揪出來了。

可是,她現在不敢。與其說是不敢,不如說她現在因爲過度的害怕而無法動彈。

就在那個大臺子那裏,一隻巨大的手從地裏伸了出來,那長長的指甲泛着冷光。第一個學生被殺死的時候釋彌夜沒有看到,可是第二女生被殺死的時候,釋彌夜看得很清楚。

那隻手只是輕輕一動,那鋒利的指甲彷彿是不小心劃過的那個女生的脖子一般,又好像是甩掉黏在指甲上的芝麻一樣,那個人頭就那麼飛了出去。

現在看來,慶典的整個大臺子,根本就是搭在那隻巨手的手心的!

“那是什麼啊!”唐海桐的眼睛已經瞪得跟銅鈴一樣了。

“你看得到?”釋彌夜震驚的扭頭看了他一眼。

“已經實體化了!”白魅沉聲道。他又扭頭看了一眼天空一眼,“來了。”

“什麼東……嘶!”釋彌夜倒吸了一口涼氣。

鬼,各種各樣的鬼。人形的、非人性的,惡鬼、羅剎、魑祟,夾雜一些魂、靈和虛魅,漸漸的聚集在了甲乙高中的天空中。

密密麻麻的鬼怪幾乎把整個天空都給遮住了,這可是比“捕獵”黑炎的那個時候召集來的鬼怪要多了好十幾倍!

“是,是你召來的?”釋彌夜有些期望的看向了白魅。

只可惜白魅沒有給她期待中的答案:“不是我。”

“看樣子是地下的這個大傢伙!”陳琛緊緊的捏着拳頭,看着還站在大臺子上聲嘶力竭的禿頭校長。

他就那麼的站在那隻巨手的手心,拼命的吼着讓各個班的班主任組織好自己的學生,拼命的罵着那些跳到凳子上就往前撲的學生,拼命的想要那些驚駭的學生能扶起身邊摔倒的同窗……

“趙老師呢?”龍錚有些急了。

“二十四班在操場後面,所以撤退得也比較快,趙老師帶着他們往教學樓那邊去了……最主要的是,二十四班剛剛纔表演完節目,所以一個個的都藉口上廁所,溜得差不多了,所以當時留在操場上的人並不多。”陳琛推了推自己的眼睛,表情帶着點欣慰。

這麼一會,大操場上的人已經走得差不多了,只有幾個校領導還呆若木雞的站在那裏。

地上,到處有着倒着的學生,也不知道是死是活。禿頭校長的聲音早就發不出來了,見所有的學生都離開了,他頹然的跌坐在大臺子上,渾然不顧身下的地毯上浸滿了鮮血,也不顧自己身邊就有一具無頭屍體。

“校長!您,您沒事吧!”教導處的一個女老師一回頭,立刻又撕心裂肺的的尖叫起來,“啊!那,那是什麼!”

所有的校領導回頭一看,立刻又是一陣驚駭的尖叫,有兩個甚至也顧不得腳下有學生的身體,立刻就逃得遠遠的。

禿頭校長有些困惑的一回頭,立刻駭的就是一哆嗦。他想要爬起來逃離這個大臺子,可是不管他怎麼努力,雙腿都軟得像麪條一樣,怎麼都使不上力氣。

釋彌夜咬咬牙,身形一飄,就想要飛過去。

白魅一把抓住了她,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才把她丟到了一邊。

“白魅!”陳琛看向白魅的眼中帶上了哀求。

白魅沉着臉,一步一步的往大臺子那裏走去。

剛剛的幾個校領導也已經跑沒影了,禿頭校長正打着哆嗦,一擡頭看到向他走來的人,立刻就大吼起來:“你還在這裏幹什麼!快離開這裏!”

只是他的聲音早就嘶啞了,這一吼之後,他又捂着喉嚨咳了起來。

釋彌夜一眼就看到那濺到禿頭校長自己手上的唾沫,分明帶着淡淡的血跡——他的喉嚨,已經破了。

白魅走到了大操場的最中間,手往禿頭校長那裏一伸,禿頭校長立刻感覺到一股強烈的吸力。

“接住!”白魅手一揮,禿頭校長就從那巨手中飛向了釋彌夜這邊。

釋彌夜趕緊飛到空中,穩穩的接住了禿頭校長飛來的身體。

禿頭校長這才反應過來,呆呆這看着釋彌夜起碼十秒鐘,最終還是沒能從震撼中清醒過來,眼一翻,暈了。

釋彌夜把禿頭校長丟到一邊的食堂門口,才又飄到了大操場邊上。

白魅靜靜的站在大操場的中間,凝視着那隻巨手。

半空中的鬼怪越壓越低,一個個都不懷好意的看着白魅。

白魅冷冷的擡起頭,對着天空一呲牙。

強大的威壓席捲而出!站在操場邊上的釋彌夜他們都能感到一股股罡風撲面而來,吹得他們幾欲摔倒。

幾個靠的最近鬼怪幾乎是瞬間就化成了煙塵,消失在了這個世界上。

天空中的鬼齊齊發出驚駭的嘶吼,然後紛紛的竄到了更高的地方。

“白魅好強!”釋彌夜吸了口涼氣,“單單是威壓就這麼厲害了?”

龍錚臉色發白的抓住一邊的南宮叡。那滿天的鬼他雖然不是全部都能看見,但是那鬼力還是影響到了他。

“陳老師!你帶大家先回教室去!”釋彌夜也發現了龍錚的情況,“唐海桐,佳沫兒,你們把校長也扶到教學區那邊去!”

“我不走!”佳沫兒直接站到了釋彌夜後面。

“你不走又能幹什麼?”釋彌夜有些無奈,“你連交換兩個人都會受傷……那手都那麼大了,你覺得這傢伙的身軀得有多大?”

佳沫兒指了指天空:“天上還有很多!”

“可是你也不能做什麼啊!”

佳沫兒聳聳肩:“可是我有妖力!釋彌夜,你不是說了,用妖力就可以消滅那些鬼嗎?”

“可是也不是每一個都能消滅乾淨啊!”釋彌夜更無奈了。

“至少可以解燃眉之急吧!”佳沫兒手一伸,“我要武器。”

“啊?”釋彌夜傻眼了。

“你有某種妖力是能藏東西的吧!”佳沫兒狡黠的一笑,“上次我就迷迷糊糊的看到你手裏會莫名其妙的出現一些武器……所以你平時都是收得好好的吧!”

釋彌夜有些無語了。

唐海桐輕輕咳了一聲,手也是一伸。

南宮叡也不甘示弱,嬉皮笑臉的站到了唐海桐的旁邊。

釋彌夜的嘴角抽了抽,還是嘆了口氣拿出了幾柄長槍分給了大家。

“陳老師,你先帶龍錚回教室……記得把校長背上!”釋彌夜又摸出了殺蟲劑分給大家,“對着眼睛噴,特別有效!雖然殺不死那些鬼,但是至少可以防止被多個鬼纏上。”

陳琛本來也想留下來,但是看了看龍錚的樣子,終於還是跺了跺腳,扯着龍錚就往食堂那邊走。

“好重!” 步步情深:沉淪億萬老公 佳沫兒一接過那杆長槍,立刻就驚呼了一聲。

“小心別砸到自己的叫了!”釋彌夜又囑咐了一句,才又皺着眉看向了校門的方向。

不少的學生已經聚集在了校門口,驚慌而氣憤的要求離校,而學校卻組織起了所有的保安,攔在了校門口。

不過看起來也攔不了多久,太過驚慌和害怕的學生就會衝破保安的阻攔跑出去。

地面突然一陣劇烈的抖動,校門那邊尤其嚴重,地面甚至都出現了裂縫。那裏聚集了太多的學生,這一陣天崩地裂的抖動,讓所有的學生又尖叫起來,不少的學生也摔倒了在了地上。

眼見踩踏事件又要發生,保衛科的科長狠狠心,一拳就打倒了一個踩着一個摔倒在地上的女生的身上妄圖翻校門出去的男生,對着所有的保安就是一吼:“所有人!見到有踩着別人想要逃出去的!給我把他們打趴下!不要留手!”

所有的校領導和老師也都開始維護秩序。現在情況不明,他們也不敢隨意的放這些學生出去。現在這一陣地震一樣的晃動,讓他們更不敢放任這些學生跑出去。

趙世川也站在校門口,拼命的想要讓所有的學生退到安全地帶:“大家都安靜!不要慌!高一的去後操場!高二的氣西南小操場!高三的退到籃球場!儘量找空曠平坦的地方!”

釋彌夜飄在半空中,倒是對地面的震動沒什麼感覺,可是其餘幾人就不行了。佳沫兒被晃得東倒西歪,還是唐海桐緊緊的把她扶住,才避免了摔到。

拄着槍,佳沫兒才勉強站穩:“這是怎麼了?”

“我想,底下的那個東西,大概快要出來了!”釋彌夜臉色凝重。

“甲乙高中鬧出這麼大的動靜……桐明縣的警察不會待會也跑來了吧!”南宮叡倒是想到了這一頭。

“來了又能怎麼樣?警察也只是人而已!”釋彌夜皺着眉,“不過警察來了,倒是能幫着疏散學生。必須讓這些學生出校去避難!誰知道底下這個大傢伙是設呢麼樣子躺着的?說不定正好有一些學生站在它的嘴邊。”

“看手的方向,校門口那邊是腳!” 鳳舞雪香 白魅回頭,一臉的淡然往一個方向一指,“雖然不知道它有幾隻腳……但是它的頭,一定在那個方向!”

釋彌夜一回頭:“那邊不是廁所嗎?這大傢伙的嘴竟然在廁所附近……不好!錦繡還在廁所裏面!”

這一系列的事情發生得太突然,大家都忘記了,潘錦繡在合唱結束之後就跑去上廁所,到現在還沒出來!如果她出來了,肯定會跑來找釋彌夜的!

釋彌夜的冷汗立刻冒了出來,長槍一抖,她就想要往那邊飛去。

南宮叡卻一把拽住了她:“大嫂!讓我去!”

“你?”釋彌夜一怔。

“就算這大傢伙突然睜開了眼睛……我還能隱身呢!”南宮叡笑了笑。

“太危險……”釋彌夜話還沒說完,南宮叡的身形就消失不見。 釋彌夜咬了咬下‘脣’,看了看廁所的方向,才又飄到了白魅的身邊:“白魅!現在到底要怎麼辦?”

“地底下這個大傢伙召喚了這麼多鬼來,也不知道想要做什麼!” 穿書之春風滿地 白魅的臉上雖然看不出表情,但是語氣倒有幾分憤怒。

鬼,一向都是妖的附庸,就算是再厲害的鬼,對於妖而言,也只是類似於僕從的存在。地底下的這個傢伙,明顯就是一隻鬼,不會是別的。

如果真的有連白魅都無法察覺到氣息的妖的話,那一定是上古大妖——可是這個世界上早就沒有什麼大妖了!

“白魅!這下面的到底是什麼?修羅王?”

“絕對不是修羅王這種等級的東西的!”白魅眼神一冷,手一揮,一道白光就從他的手裏飛了出去,狠狠的砍向了那隻探出來的爪子。

可是斜裏又飛出來了一道白光,徑直撞上了白魅的那道。兩道白光糾纏在一起,‘射’到了一邊‘花’壇上,直接讓差不多五米直徑的‘花’園化作了齏粉。

“夙隱!”白魅眼中閃過一道厲芒。

“殿下!不要衝動!”夙隱從一邊飄飛了過來,身上還帶着戰鬥的痕跡。想來應該是地下的這個大傢伙召來了衆多鬼怪之後,不少的鬼被夙隱吸引了過去,妄圖把夙隱當做大餐。

“殿下!”夙隱落到了地上,也化成了實體。他一臉嚴肅的看着白魅,“你難道沒有察覺出不對嗎?”

“如何?”白魅還是冷冷的看着他。他方纔的確是有覺得一種很微妙的不適感。

“結界!”夙隱蹲下去,手輕輕的按在了地面上,一道靈力滲進了地面,“這裏有結界!”

隨着拿到靈力的遊走,整個大‘操’場各處都出現了一些莫名的線條,閃着青‘色’的寒光,斷斷續續的,但是給人的感覺就有些‘陰’森詭異。

夙隱一站起來,那些青光閃現的線條也立刻消失不見了。

“這是什麼結界?”白魅的頭髮飄動着,釋彌夜也感覺四面八方都吹來了‘陰’森森的風。

“鬼力的結界!是爲了束縛這個傢伙的!”夙隱擡頭看着那隻巨手,“我一直奉命守着的這個怪物,終於又醒了!”

釋彌夜驚愕的張大了嘴。難怪夙隱說他都沒有離開過甲乙高中,原來是爲了守地底下的這個怪物!

“你奉誰的命?”白魅的眉頭又是一皺。

“修羅王尊!”夙隱的聲音鏗鏘有力,“我繼承了他的長相,也繼承了他了靈力,就必須也要繼承他的職責!”

“到底,到底是怎麼回事?”釋彌夜完全沒‘摸’着頭腦,“怎麼又出來了一個修羅王尊了?鬼不是修煉到修羅王就是最厲害的了嗎?”

“修羅王可以有很多個,修羅王尊卻只能有兩個。”夙隱對着釋彌夜溫和的一笑,“歷來如此,一個必然是魑祟,一個必然是靈魅!”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