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0 一月 2021

也是那個時候的唐影,纔是最天真的,明明知道方雲找他喝酒,是有着事情要說的,但是唐影還就是想要去上方雲的那個鉤,唐影那個時候,其實是可以說方雲是一個喜歡放長線釣大魚的老頭子,不過那個時候,他還在神祕特使局裏,有着衆多領導們的地方,唐影還是覺得自己不要給方雲老頭兒添加麻煩了吧。

Post by zhuangyuan

其實,至於方雲,他也是一個爽快的人,他也不想要自己每天都是生活在忙碌當中的。可是,沒有辦法,誰讓他們都是人呢!

竟然是身爲了人,那麼就應該是要有着做不完的事情的,竟然有事情,那麼他們就不能夠去躲避,他們要一步一個腳印,把他們所要面臨的事情全部的給做完。

雖然人間有着衆多的事情還需要他們去做,但是他們相信,只要是一方有難,他們必定會八方支援。把人們所要面臨的難題給破解了,這裏的難題,不是每個人一生當中所受到的困難,而是指他們面臨着的危機感。

這種危機感不是說那些警察解決不了,而是指令他們煩惱的事情。

楊夢穎在聽見了唐影說起他外公的時候,也還真的是有些想念起了小時候自己和爺爺一起生活的日子,那個時候方雲,雖然也是在神祕特使局裏工作,但是至於每一年他都是有着一個月的年假放的,所以,沒有事情的時候就會跑到皖江市裏來看看自己的外孫女。

而到了現在,方雲已經不再是當年的那個副指揮官了,已經是成爲了一個正指揮官,並且還是一個總指揮官,所以現在即使是到了過年的時候,方雲也都還是沒有假期可以放的了。

雖然說他能夠自己決定自己的假期時間,但是看着神祕特使局裏每天都是會接到很多的任務,方雲也還真的是放不下心神祕特使局裏的事情,神祕特使局雖然有着很多的領導們每天都在把守着他們的職務的,但是方雲覺得,既然他們能夠做到一年365天不請假、不外出,那麼他方雲身爲了一個總指揮官,那就是更加地要遵守自己的職責了。

所以,到了楊夢穎十歲之後,方雲也就是很少來皖江市看楊夢穎的了,也是沒有再和楊夢穎說過一句話,因爲方雲不想把自己的外孫女也給牽扯到這個神祕組織裏來,畢竟那個時候的楊夢穎,也還是一個小孩,許多的事情都不會明白。

楊夢穎這個時候,想起了曾經和自己的外公在一起歡快玩耍時的事情,不禁覺得還有些好笑。她還記得,自己小的時候,是最喜歡讓外公揹着自己在院子裏面漫地打圈圈轉的了。

那個時候她,也還真的是不知道自己爲什麼不知道自己的外公也會是一個神祕組織裏的一員。今天的她知道了之後,也還是想清楚了一些事情,那個時候的方雲,也還真的是不怎麼顯老的,而至於現在,方雲長得是什麼樣子,楊夢穎也還真的是有些想知道,自己的外公變了沒有。想想自己今年也已經是快到了十八歲了,而自己的外公可能已經是變了吧。

雖然說自己小的時候他的年齡就有四五十歲了,但是真的一點兒都看不出他有四五十歲的人,真的是比同齡人不知道年輕了多少,而那個時候的楊夢穎有時候都會想着,是不是自己的外公不會變老呀什麼的。

不過,現在想想,楊夢穎倒還真的是覺得有些搞笑,因爲那個時候的她也還真的是挺天真可愛的。

“那看來他的酒量還真的挺不錯的嘛!”楊夢穎樂滋滋地道:“不過,那一晚你們到底誰贏了?”

楊夢穎對於這件事情,還是很在乎的,畢竟楊夢穎可是把自己的外公當成了是酒神來着,還記得小時候外公來到了自己家裏的時候,自己的父親每一餐都會被外公喝醉,然後倒在牀上就睡着了。

所以,她這個時候,在乎的是唐影到底喝不喝得過自己的外公。

雖然說唐影和自己的外公都是來自於同樣的一個神祕組織的,但是對於這些事情,楊夢穎這個時候就在想,既然自己的外公和唐影都是來自於同樣的一個神祕組織的話,那麼他們的酒量也肯定是有着一定的差距的,畢竟自己的外公對於唐影來說算得上是一個過來人。

“這個,喝酒嘛,自然是沒有勝負之分的,我們喝酒也是爲了圖個開心而已。”唐影有些尷尬地道。

“那竟然這樣的話,你可以帶我去看看我的外公麼?”楊夢穎繼續地道:“算起來,我和他也有好幾年都沒有見面了,也還真的是有些想念他了,記得自從我十歲過後,外公就沒有來皖江市看過我了,到現在算起,也還真的是有八年沒有見過一次面了,也還真的是挺想他的。”

“這個的話,那要等到高考之後,放假了我才能夠帶你去神祕特使局看他的,因爲他和我也說過,要等到你們高考過後纔可以帶着你去看他的。”唐影淡淡地道:“不過,我相信那個時候他也可能就沒有什麼事請了,所以還是有時間接待你的。”

“嗯,這樣也好,畢竟我們現在當務之急是高考,如果高考我考上了一個好的大學的話,我就讓外公答應我讓你不要離開我好了,怎麼樣?”楊夢穎開心地道。

“什麼?讓我不要離開你?”唐影瞪大了雙眼,有些不明白地道:“我也還有着自己的任務要去完成的,總不能夠不離開你吧,如果不離開你的話,那麼我還怎麼完成我的任務?”

唐影聽見楊夢穎這麼說了之後,覺得有些奇怪,不明白她爲什麼不讓自己離開,不過,聽見楊夢穎不想讓自己離開她,唐影還是覺得有些開心的,畢竟這比起自己在神祕特使局還要快樂多了。

而且,對於方雲給自己的這個任務,也還真的是有些輕鬆,保護楊夢穎和維護城市的治安管理。

對於治安管理這件事情,唐影倒是覺得皖江市的人民還是很有素質的,不管是從市場上來看,還是從管理方面來看,唐影都覺得社會治安還是沒有問題的,畢竟皖江市是作爲了一個市級城市來看的,而至於市級城市的人民,素質自然也是要得到提高的。

“難道你除了保護我還有別的任務麼?”楊夢穎問道。

突然地聽見唐影還有着自己的任務要去完成,楊夢穎不禁覺得自己的心裏有着一些難過,她也不知道自己這是怎麼回事兒了,就是突然地覺得自己的胸口處有些悶得慌。

唐影在看見楊夢穎的表情之後,就覺得有些不對勁兒了,於是放下了手上的筷子,走到對面坐着的楊夢穎身邊,低頭觀察了一下楊夢穎的臉色。

“好了,我也沒有什麼事情,就是突然地覺得胸口處有些悶得慌,我們快點吃湯圓吧,吃完湯圓我還要去寫作業的呢。”楊夢穎看着唐影立馬來到了自己的身邊,還是覺得很開心的,但是由於她的胸口處實在是有些悶,於是小聲地道:“今天的物理試卷也還真的是有些難度,所以我吃完要快點兒去寫作業,不然的話今天晚上可能就寫不完了。”

“嗯,那好吧。”唐影看着楊夢穎沒有什麼事情了,於是又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面吃起湯圓來,“對了,大小姐,今天我們去學生會開會的時候胡主任說要讓我們這些學習成績優越的學生幫助一下那些學習成績中等水平的學生,你怎麼看這個事情?”

“這有什麼的,幫助同學學習本來就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不過,唐影,你準備好給班上的誰補習了麼?”楊夢穎淡淡地道。

“這個,至於我們班上的人,大多數同學的學習成績都還是很好的,而對於學校裏面的學生,我也不認識幾個,不如,大小姐,我幫你補習功課怎麼樣?”唐影提議道:“這樣的話,以後我們每天晚上吃完了夜宵就可以一起寫作業了,這樣一來,我有些地方不懂得你也可以告訴我,而我也可以幫你指點一下生物題目,你覺得呢?”


唐影一直想幫一個同學補習功課,但是對於自己纔剛來到學校,學校裏面有着許多人他都還不認識,所以一時之間讓唐影去幫助別的班的學生唐影還真的是有些爲難,所以,這個時候他就想起了楊夢穎。

雖然說楊夢穎的學習成績是在班上保持着前十名的好成績的,但是對於他和唐璐來說,還是有着一些差距的,所以這個時候,唐影幫着自己的大小姐補習一下功課。

這樣的話,一來可以促進他們之間的關係,二來,也可以讓他們對彼此有着一定了解對方的心情。

因爲唐影總是覺得,自己的大小姐有的時候還是有些不敢和自己說話的,對於這件事情,唐影也只能夠是說,楊夢穎是屬於真正的女孩子,一個真正的會害羞的女孩子。

“幫我補習功課?”楊夢穎對於唐影說出現這樣的話題有些驚訝,於是道:“這個,不太好吧,一般我都是在自己的房間裏寫作業的,但是如果真的是補習功課的話,那麼你豈不是也要去我的房間裏面了!”

“呵呵,沒有那麼誇張的事情的,在餐桌上補習複習,還不也是一樣的,雖然說餐桌有些冷,會凍得手都動不起筆,但是對於這些事情,我想我們還是能夠對付的,你說呢?”唐影笑了笑,提議道:“反正也都是要寫作業的,那爲什麼不一起寫完作業再回房間睡覺呢?”

楊夢穎這個時候也是在腦海中不停的旋轉着究竟要不要和唐影一起補習功課,如果說和唐影一起補習功課的話,那麼有的時候她還真的是會把一道題目做到夜深了都還不會去牀上面睡覺的。

所以,這個時候唐璐一想起這個事情來,就覺得有了一些猶豫了。不過,她隨後又換了個想法,竟然唐影的生物成績有着那麼好的水平的話,那麼對於物理化學數學這些東西,也肯定是有一定的能力的,並且他還告訴了自己這些東西其實他早就是學過的了。


“那……好吧,不過,唐影,我先說明一點兒。”楊夢穎點頭道:“如果我有遇上了不會做的題目的話,那麼你就一定要告訴我,這樣的話我的學習成績纔會提升上去,怎麼樣?”

“嗯,可以的。”唐影點了點頭,繼續地道:“如果你不會做的話,那麼我會把那道題目的解題步驟都寫出來給你看,讓你既能夠聽明白,也會下一次遇上了類似的題目都會做,可以吧!”

“嗯,可以,那我們快吃吧,吃完了之後就寫作業吧,隨便你也幫我補習一下上一次生物的最後一道題目。”楊夢穎點了點頭,道。 吃完湯圓,楊夢穎先是拿着書包和書在餐桌上自己先做了起來了,唐影則是在廚房裏把碗筷洗了,至於今天晚上,是隻有他和楊夢穎兩個人在家裏,而且他們又吃的是湯圓,所以洗起碗來的時間會比以前快得很多。

楊夢穎這個時候是已經把一張生物試卷寫完了的,至於對了多少,楊夢穎還是覺得,要等到唐影洗了碗筷之後,讓唐影檢查完了她才知道自己究竟是對了多少的,畢竟這個試卷是沒有答案的,所以之前楊夢穎的試卷都是唐璐檢查的,唐璐檢查是檢查,但是你要她給你解釋這道題目爲什麼會錯了,而正確的答案又是怎麼做出來的,對於這些,唐璐還是不能夠給楊夢穎一個正確的答案和解析的。

而現在楊夢穎在得到了唐影的幫助過後,楊夢穎就覺得,自己以後做生物題目做錯了,不會做了還是有人能夠爲她解答的,畢竟唐影在上一次生物模考可是考了全校第一名的,而他的成績也是受到了校長的認可的。

所以這個時候在吃完了湯圓之後,楊夢穎也就是先刷了一張生物試卷的題目的,至於物理和化學,楊夢穎對這兩門科目有着很大的興趣感的,所以楊夢穎寫起來還是很容易的,就是生物題目,楊夢穎有的時候還不能夠做到更好,只能夠是說勉勉強強能夠過關。

而這個時候既然唐影說要幫助自己補習功課,那麼楊夢穎也就是感到很開心的,畢竟她也一直是很希望有一個人能夠來幫助自己把生物成績提高上去的。

只要楊夢穎的生物成績提升了上去的話,那麼楊夢穎就可以說總分可以到達五百九六百分的實力的,而對於他們這些優秀學生來說,已經是很不錯的了。

所以楊夢穎這個時候看着唐影主動幫助自己補習功課,楊夢穎還是覺得唐影有的時候,真的是很能夠了解她的。

唐影也是在洗了碗筷過後,就來到了楊夢穎的身邊,幫着楊夢穎檢查着她寫的生物作業,因爲他清楚楊夢穎的生物成績一直都是在那種要上不上要下不下的階段的,所以有的時候,就連唐影也是在爲楊夢穎着急生物這個問題。

雖然說楊夢穎和陳雅婷她們已經是玩的很熟悉了,但是唐影還是想了想,楊夢穎是一個靦腆的女孩子,是一個很容易就害羞的女孩子,她不去找陳雅婷問問題,也還是情有可原的,畢竟楊夢穎是個害羞的人。

所以,至於楊夢穎的生物成績,也就只能是落在了唐影的身上了,雖然說當初唐影在學校上學的時候,生物成績也是不怎麼好的,但是自從他做了生物實驗過後,他的生物成績就可以算得上是那種突飛猛進的了。

所以這個時候讓他去教楊夢穎的生物,他也還是對自己有着一定的信心的,畢竟他是真的很想楊夢穎能夠考上一個好的大學。

這樣的話,那麼她的父親也是會很高興的。

……

“好了,今天就到這裏吧,現在已經是到了十一點多鐘了,明天還要上課,你也上去睡覺吧!”唐影看了看掛鐘,於是道:“明天早上我煮稀飯給你吃。”

“嗯,那你,也早點兒休息吧!”楊夢穎收拾好了課本和作業之後,點了點頭說道。

唐影在看着楊夢穎上去了之後,而他也沒有閒着,收拾好了自己的作業之後,也是走進了自己的房間裏準備睡覺了。

對於他的睡覺,可以說算得上是一種修煉,因爲他只要一進入諾亞空間裏的話,那麼即使是唐影是站着的,也是能夠閉着眼睛和睡覺差不多的。

唐影對於之前諾亞說他快要達到黃階中期的階段時,唐影就像把握住這一次的機會,成功地讓他晉升到黃階中期階段。如果說他到了黃階中期階段的話,那麼之前的那些凌亂破碎的技能,唐影就可以光明正大的修煉了。

對於之前的他,唐影卻還只是知道這個世界上擁有着殺手這個職業的,但是在拜了玄老爲師之後,他卻真的是意識到了,這個世界上還存在着一個職業,那就是修煉者。

修煉者修煉者,那肯定就是修煉着某一種心法或者是祕籍的纔算得上是一名真正的修煉者,而要成爲一個厲害的修煉者,那麼就必須是要按照修煉者的方式和祕籍修煉的方法程度來算了,如果說等級越高的修煉者,那麼就代表着他的修爲和功力自然是有着很高的。

但是,如果說是雙修的修煉者的話,那麼修煉起來就會有很大的難度了,不過,雙修也是有着雙修的好處的,就比如是說雙修修煉者,是擁有着一個雙修能力融合的等級層次的。

這個時候,夜已經是深了,而唐家別墅裏,唐璐還是在牀上靜靜地望着天空的,頭腦裏回憶着今晚和唐影之間發生的事情,雖然說唐影有可能是一直把她當成是自己的妹妹來看待的,但是唐璐知道,就算是把她當成了是自己的妹妹來看待,那麼唐璐也還是會願意,這輩子只喜歡他一個。

如果他不喜歡自己的話,那麼自己就一直等着唐影,直到唐影喜歡上了自己爲止。

梟寵男神:御少,你狠帥! ,是因爲唐璐覺得,她已經是徹底地喜歡上了這個男人。

雖然喜歡她的人也是有着很多,但是她知道,那些男人哪一個不是爲了她的財產而來的,唐璐是一個清楚自己有着幾斤幾兩的人的,她也是明白自己很漂亮,能夠得到許多男人的一片芳心,但是,就算是得到了,那麼這片芳心又能夠維持多久呢?

唐璐不敢去想那些,她現在想着的就是, 豪門奪愛:被扔掉的幸福 ,與其喜歡一個人,還不如遠遠地看着那個人快樂,那個人開心,這樣的話,也會讓她的心也會好受一些。

慢慢地,唐璐進入了她的夢鄉,而楊家別墅裏的楊夢穎,這個時候,也已經是進入了夢鄉,至於唐影,他這個時候是最刻苦的時候,因爲他要儘快晉升到黃階中期階段去,只有那樣,唐影才能夠算得上是摸到了一點兒門檻。

黃階初期階段雖然是有着一些好處,但是比起黃階中期階段來說,還是有着很大的差距的,就比如說黃階中期階段就可以觸摸到一些高等級的技能,而黃階初期階段卻還僅僅是在起跑線上面徘徊。

唐影不是不願意徘徊,而是在一個人到了一個瓶頸的時候不突破的話,還真的是覺得有些煩惱的。

……

星期六的早上,楊夢穎和唐影兩個人在家裏煮了早餐吃了之後,楊夢穎也隨手給唐璐帶了點早餐的,她是清楚這個丫頭如果沒有人去給她煮早餐的話她是不肯去吃早餐的,所以,就在唐影煮早餐的時候,楊夢穎還讓唐影給唐璐打包了一份稀飯。

今天,是他們這個學期第二次月考,這一次的月考,是省裏面親自出的題目,所以楊夢穎他們還是很重視這次的考試的。

至於這一次的考試,楊夢穎和唐影兩人是在同一個考場的,唐影在知道了這個消息之後,覺得沒有什麼,但是在楊夢穎知道了之後,她的表情就顯得開心了起來,因爲這是她向唐影證明昨天晚上的補習成果的時候,如果這一次的生物題目她全部能夠做出來的話,那麼唐影昨天晚上和她說的那些公式方法就可以用上了。

因爲昨天晚上唐影在和楊夢穎說題目的時候,唐影是告訴了楊夢穎考試一般都會考哪些題目類型的,對於這些東西,楊夢穎可以說唐影給了她一個很好的提示了,因爲就是楊夢穎弄不懂生物考試到底要考一些什麼,所以每一次到了生物考試的時候,楊夢穎也都是找不到高頻考點在哪爲難的,雖然說生物題目和題型內容什麼的楊夢穎已經是背的滾瓜爛熟了,但是一到了考試了,楊夢穎就找不到方向了,不知道自己要答一些什麼。

最後,楊夢穎還看了看自己的座位和唐影的座位是離得不遠的,就是一個在前面一個在後面罷了,在後面的那個,正好就是唐影,而楊夢穎和唐影也只不過是多了四個數而已,所以自然而然地,楊夢穎就在唐影的前面的右邊的上面的座位了。

楊夢穎和唐影很快的找到了考室,坐到了各自的座位上面,等待着監考老師來發試卷。


“嘿,同學,幫我個忙可好?”唐影前面的那個同學突然地轉過了身來,對着唐影說道。

“什麼事?”唐影問道。


“等會兒考試的時候,你能不能給我抄抄?”張楓華直接地回到道:“放心,只要你給我抄的話,那麼,一門科目一百塊錢,怎麼樣?”

唐影在聽見一門科目一百塊錢的時候,立刻就驚訝了,心道,我去,這是土豪麼?這又不是高考,有必要抄麼?而且,一科一百塊錢,那麼六科的話,算起來就是六百塊錢了,有錢人就是任性。

“嗯,可以,不過,只要是不被監考老師抓到就可以了。”唐影點了點頭,於是道。

唐影的話說完了之後,張楓華也是很快的從自己的口袋裏面掏出了一百塊錢放在了唐影的桌子上,說道:“一定的,竟然我要你給我抄了,那麼自然的也就不會被監考老師發現的,這是等會兒考物理的一百塊錢,如果說等會兒我覺得你的答案是對的話,那麼再加一百!”

唐影看着面前這個人立馬履行了他的承諾之後,心中不免地道,我去,真的是一個土豪弊友,對於我等土鱉,也只能是眼睜睜的看着罷了。

雖然他的心裏是這樣想的,但是如果從外表來看,還是發現不到唐影內心裏想着的是什麼的,不過,對於他的這個土豪弊友, 既然他想要抄的話,那麼就給他抄好了,反正一科一百塊錢,有錢的事情他不敢的話,那麼唐影不是成了豬了麼!

“好了,你快收下吧,等會兒監考老師要來了,被他看見的話可就真的不好說了。”張楓華擺了擺手,不耐煩地道。 張楓華,其實是普通班裏的一個學生,他之所以能夠到奧賽班來考試,那是因爲他上個月的考試抄到了班上第一名的優異成績,所以對於這一次月考,學校裏面把張楓華安排到了在奧賽班來考試,所以,這一次,不論是考好還是考差,張楓華都還是要得到一個班上第一名的有優異成績才能夠算是很好的。

因爲上一次月考,他們的班主任和同學們都認爲他是有水分在裏面的,所以這一次張楓華認爲,那麼自己的確是有水分在裏面的,就讓自己再添加一點兒水分比較好,讓自己一錯再錯下去好了,反正自己只要是進入到了一個好的班級裏,那麼自己也肯定是會被那種學習氛圍所帶動起來一起學習的。張楓華心道。

張楓華在普通班裏面,每天上課除了睡覺就是睡覺,真的是一點兒都找不到自己該幹一些什麼。其實他也是從奧賽班上面刷下來的,那個時候的他,看着自己考到了奧賽班裏面來了,所以對於學習上面,也就有了些懶惰了。

可是,令他沒有想到的是,四中竟然還有着一個BT校規,那就是奧賽班的人期末成績下降了的話,那麼班主任就有權利把成績不過關的人叫到普通班裏去學習。

張楓華的成績在一考進學校的時候,可是有着全校前五十名的優異成績的,但是就是讀了高中之後,他的整個人就懶惰下來了,張楓華也是不知道爲什麼,自己一上了高中之後,老師每節課所講課的時候他就想睡覺。

就像是老師上課的時候有了一種催眠曲一樣,讓張楓華很是煩惱,雖然那個時候的他,也有提醒過自己要認真讀書了,不能夠再這樣下去了,但是在任課老師每一次上課的時候,張楓華不知道爲什麼,頭腦裏總會出現一種睡意,想要讓他更快的睡着。

而只要是一到下課,老師走出了教室,張楓華也就醒來了。張楓華也是不明白他是怎麼回事,但是就是老師一上課他就犯困。

他也不是晚上很晚才睡的那種,張楓華的家教本來就是很嚴厲的,所以每天晚上張楓華都是寫了作業之後就睡了,最晚也不超過十一點。

但是張楓華就是有些弄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只要是老師一上課他就開始犯困,所以,到了那個時候,張楓華的座位也是被班主任調到了後排去做了,至於第一個學期期末考完之後,領通知書的那天,班主任還特意和張楓華說了他不能夠再繼續的在奧賽班待下去了,已經被校領導調到了普通班裏去了。

聽見了這個消息的張楓華,整個人就開始懵了,也瞬間的讓他想好學好的夢想破滅了。所以,一直到了現在,張楓華每天在普通班裏,就是除了睡覺沒有別的事情可以幹了。

對於高中的那些題目,張楓華也是開始厭倦了起來,一直到了現在爲止,張楓華有時候都還想起了高一的時候他的班主任對他說過的話。

所以,張楓華纔會這般的不願意去學習。

到了普通班,張楓華才真正的意識到了不學習是有着什麼樣的後果的,所以,張楓華就想要抓住這個學期的機會,向着奧賽班再一次的前進,只要是能夠再進入到奧賽班裏面,那麼就張楓華敢保證,他再也不上課睡覺了。

因爲畢竟到了高三了,他還不去爲自己的前途考慮一下子的話,那麼他就很有可能以後就真正的成爲了一個還沒有斷奶的孩子了。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