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 二月 2021

“九變巔峯,紫府之下無敵,你準七變實力再妖孽,今天也要跪在這!”

Post by zhuangyuan

斯特昂猙獰冷笑,手上凝鍊一團赤色光團,那種光團力量太過恐怖,天地間光之力盡數涌來,突然一丟,這枚半個人大小的赤色光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着地宮口轟炸而來。

林邪看了一下那來襲的光團,面色陰沉。

這斯特昂算計的太陰險。

若是自己衝入地宮,在進入前一刻必然會被這光團打中,那時很可能立即被炸死;若是等着這光團轟炸完,斯特昂已經到了,那時候自己根本不可能再進入地宮。

狠狠的深吸了一口冷氣,林邪知道,決定命運的時候到了,他一定要在這一刻進入地宮,至於那威力恐怖的光團,看來非要硬抗不可了。

眼中有着決然,林邪飛撲了出去,而在他到達地宮入口的那一刻,碩大無比的光團充斥着恐怖的將要爆炸燬天滅地的能量流,頃刻間將林邪吞噬……

這般恐怖的衝擊波,迅速的波動開來,將地宮入口湮滅在一片塵埃氣浪之中。



在這滅絕性的攻擊下,地宮入口瞬間被夷平。

斯特昂在發出這一擊後,也是有些虛弱。

他之前依靠特殊法門恢復的玄力,在這次針對林邪的滅絕性攻擊裏,全部耗盡了。

“小子,這就是戲弄本君的下場,要你死無葬身之地!”

斯特昂的力量,讓的地宮之前的亂鬥終於是平息了下來,無數人看着那地宮處瀰漫着的塵埃硝煙,紛紛想着,若是自己面對這一招,是否能存活下來?

而這招式,別說準七變,就是其他勢力的九變武者,看了看,都是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蟲族……有點底牌啊……

其他勢力都是有些忌憚。

畢竟。

之前獨孤痕揭露的蟲族兩大特殊招式,其一是寄宿奪魂,其二是詭異瞳術,看似都有很貼切實際的破解之法。

但這一招,展現的是沒有任何花哨的力量。

這力量,嗎w不玄妙,只問忙能否抗住!

在場許多九變武者,一時間都是沉默,他們也有些棘手。

而對於林邪……所有武者都是抱着身死道消的心態。

“所有人立即給我停下……”

斯特昂冰冷看向全場。

此時。

隨着轟擊林邪那狂暴的力量震撼整個地宮區域,一切戰鬥都停下來,那些被機遇寶物所導致的狂熱被澆了一盆涼水一樣冷卻下來。

斯特昂帶着血千夜,說書人,林凡等九變武者,再次將各自的勢力整合起來。

天空中,混亂風暴已經過了巔峯,開始走下坡路。

這段時間,是外界武者進入地宮的最後機會。

另外。

石門開始慢慢關閉。

硝煙散去,所有人都迫不及待看到林邪的屍體。

只是。

讓的衆人大跌眼鏡的一幕出現了,想象之中那冰冷的屍體並沒有倒在地上,反而……一身火焰的林邪,彎着腰半支在地面上,一縷縷奔放的火焰如水液般的流轉。

他身上流轉的火焰,彷彿凝聚成一縷水衣,上面有着猛烈的光波殘存般的炸裂着。

每一次炸裂都爆發出極其恐怖的響聲,看到的武者都是心裏驚駭。

每一次餘波,都足以滅殺一名四變武者。

林邪卻仍然在那裏呆着。

這與他僅僅只有二變的實力相比,可謂是很不真實。

在萬衆矚目中,林邪慢慢回首,咳出一口鮮血,雖然慘烈,但在這些武者眼裏,卻代表着恐怖。

二變武者正常情況,應該是被九變巔峯瞬間秒殺,而不是受傷!

所有人倒吸一口涼氣之時,林邪猙獰的看着他們,旋即輕輕一跳,進入了地宮之中。

……

地宮之外。

斯特昂等人都是一臉驚駭。

而這驚駭,迅速變成了狠毒。

“此人太過妖孽……必要殺掉,若是不除,以後定然是我們的後患。”

血千夜皺着眉頭,面色一片陰翳。

林邪的太過驚豔表現,讓所有人都感覺到了威脅。

……

天邊混亂風暴就要停息。

斯特昂面色一變。

“大家快撤退,每當混亂風暴停止,這妖將騰出手,就會對我們出手!”

他有些恐懼。

開玩笑。

那兩尊妖將,準陰陽。

什麼是準陰陽,就是一個念頭能死一百次一千次的真正強者,在他們看來,殺死自己就像摧毀一隻人間螻蟻一樣,沒有任何區別。

“蟲族的武者說得對。我們需要儘快撤離,否則準陰陽妖將,將對我們展開追殺。”

“這兩尊妖將控制範圍在兩裏之外,我們趕緊撤退到安全區域,就不會遭遇追殺。”

囚徒一方,名叫說書人的武者輕聲道。

他一身儒雅素袍,羽扇綸巾,摺扇輕搖間,眼神透露着銳利的光澤。

在最後一會功夫。

最後的幾個名額,也全部進入了地宮。

此時,五大勢力武者,在九變武者的帶領下,進行有序的撤退。

天邊,還殘存着混亂風暴,突然間消失了,那種恐怖的壓力驀然停止,地宮區域的空間恢復了平靜。

消失的速度,比五大勢力預料中,要快大約五十呼吸的時間。


這一下子,五大勢力還沒有撤出。

畢竟。

這地宮區域,不同於外界。

此地,空間壓力很大,在外界可以飛行可以快速橫渡空間,但一旦踏入地宮區域的土地,便只能走,高修爲也只是走的快一點而已。

在距離兩裏外安全區,還有一里地時,兩尊妖將目光看了過來。

一剎那間,所有武者心神都是一顫,忍不住都是回身看了一眼。

這一刻。

兩尊妖將體型高大,足有五十米,仿若創世的巨人,目光如炬,頃刻間可將一切事物焚滅,他們看了看地宮區域丟下的一具具屍體,神情間有着一絲譏諷嘲弄。

“爾等大膽,居然窺伺我半妖地宮。此地乃是歷代先王沉睡安息之地,豈能容的爾等來此放肆。”

“我等要誅滅爾等!讓爾等魂飛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兩尊妖將裏,其中一位說道。

瞬息間,這如火的眼神綻放着恐怖的厲芒,這白茫茫卻又帶着深沉暗灰的天空,驀然間變得一片漆黑。

這種漆黑,仿似是死神的注視。

伴隨而來的,還有冰冷至極的狂風,一道恐怖至極的威壓,從九天之上猛然暴涌而下!

狂猛的力量,讓的五大勢力的武者,一時之間,都是雙腿顫抖,心神恐懼。

在混亂之中,人們瘋狂的奔跑。

他們知道。

這兩尊妖將,可是準陰陽境界,不是他們所能對抗的。

但是。

並非是完全沒有活下去的機會。

一旦他們能夠逃出一里地,進入那地宮外的安全區域,這兩尊妖將就不會攻擊他們。

到了那時,他們就會獲得生存的機會。 逃亡中。

斯特昂等人面色驚懼。

兩尊妖將腳踏大地,緩緩而來。

這一點,讓各大勢力武者心裏鬆了一口氣,有一絲逃出生天的僥倖感。

這妖將雖然是準陰陽,他們不可抵擋的境界,但是移動速度卻是很慢,因此,仍然有逃生的機會。

啪嗒,一名武者被同伴踹飛了出去,被踹到了妖將的跟前。

其中一尊妖將動作微微停滯,打出一拳,將這名武者轟的神魂俱滅,一絲塵埃都沒有出現。

其他武者倒吸涼氣的同時,注意到妖將停滯的細節。

頓時,靠後的武者,紛紛伸出大腳,對向自己同伴,一臉“心痛”的一腳踹出。

在兩尊妖將的不斷停滯中,五大勢力的武者終於退到安全區域。

在這個過程裏,散修陣營還好,有陸雪陸風兩人照應,只是死傷十之三四。

最慘烈的勢力,可謂是野修。

孤家寡人的他們,在這樣的生死逃亡中,毫不意外的成爲了被排斥、坑害的對象。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