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4 十二月 2020

之後不管我和楊微怎麼勸,吳安平都不肯留在醫院了,好在醫生也說了吳安平恢復的很好,可以出院了,要不然的話,我和楊微是肯定不會讓他就這麼出院的!

Post by zhuangyuan

吳安平出院了,但是楊微又病倒了,因爲之前車禍楊微就沒有完全恢復好,這段時間又跟着我們忙東忙西的,在吳安平住院的時候,她也一直在病房裏邊守着,就連睡覺也就是趴在病牀旁邊眯一會而已,她怎麼能堅持這麼長時間呢。

因爲吳安平剛剛出院,楊微也生病了,我們的調查進度不得不又一次的推後,不過好在現在我已經知道了那些人的大本營了不是嗎?

當我和吳安平說起來的時候,吳安平說,其實那些人口中的大本營應該就是我那個時候看到的墳地了,雖然說鬼是需要陽氣的,但是鬼卻更喜歡陰氣,所以會選擇在陰氣重的地方修煉!

聽到這些話的時候我覺得我好像是有動力了,回來的時候我記得去那裏的路程,但是吳安平後來的話卻直接打斷了我的思路。

“我想說我們找到那個神祕人之後就算了,這件事情牽扯到的東西太強大,不是我們能對付得了的!你離開之後我和那些殘魂說了幾句,他們說其實是冥火吞噬掉了他們的靈魂,如果是冥火吞噬掉的話,只有一個鬼可以做得到,但是這個鬼卻是我們沒有辦法對抗的”

“是鬼王級別的鬼魂是嗎?我那個時

候聽到了他們說鬼王什麼的!吳安平這個世界上到底有多少東西是我不知道的,到底有多少我不知道的東西存在在這個世界上!”

我不得不承認我這個時候有點激動,我是真的拿吳安平當兄弟的,所以我根本不會允許吳安平再去冒險了,這一次是他睡了七天,雖然說在重症監護室裏邊睡了七天,然後起來就中氣十足讓醫生覺得很驚訝,也很驚喜,可是我並不覺得有什麼驚喜。

我不想要繼續追查下去了,不管是背後的那個組織,還是說神祕人的事情,我都不想要追查下去了!

第一次是楊微的車禍,第二次是吳安平冒險受傷,我被鬼遮眼,第三次等待我們的還會是什麼呢?

我只想要賺點錢而已,我根本就不想要把自己的性命搭上去,然後去弘揚所謂的正義,就算是我們真的拼了命這麼做了,但是能得到的是什麼呢?什麼也得不到!

吳安平沒有回答我的話,可是我的手機卻響了,是一條短信,而且還是那個時候我賄賂的那個警察發過來的,打開短信一看我就笑了!原來不是沒有轉機……

“你讓我查的事情我沒有頭緒,但是我知道你們要找的人在柳溪鎮的鳴凰網吧上網,而且經常會去!”

原來在我到醫院之前那個小警察就已經先到醫院去了,楊微跟他說了一下我們要找的那個人的基本信息,然後還給他看了幾張武安品尼高手機裏保存的那個人的身份證照片。

他也就順藤摸瓜的幫我們找到了他現在的地方。

“知道了這些就好了,不過這一次我們不能貿然行動了,這一次我們就聯合警察一起吧,自然老師已經死了,但是這個案子我們也有過接觸,我相信我們說的話警察是會相信的!”

我和吳安平都是那種說做就做的人,下午的時候我們兩個就直接到了刑偵支隊大隊長的辦公室,然後告訴他我們最近調查出來的事情,當然我們模糊了一些靈異的因素,只是說對方是一個戀童癖,然後喜歡兒童的骨灰。

一開始大隊長肯定是不會相信的,但是我們已經提供了很多證據了不是嗎?再一個雖然說這些證據都是片面性的,但是我們畢竟是直接接觸這件案子的人,所以我們說的話也是應該值得相信的不是嗎?

“我調查過你們,我也知道你們是專門處理靈異事件的!我雖然是不應該相信這些東西的,但是我卻相信這些!所以說我知道你們大概要說的是什麼,我相信你們說的話,就算這一次你們是唬弄我的話,我也只是損失了一點油錢而已!”

說完之後大隊長就安排人跟着我們一起去了。

到了地方之後大隊長跟我們說讓我們在車裏等着,到時候他們進去檢查身份證,然後就把那個人帶出來!

警察進去之後我和吳安平兩個人都緊張起來了,到底能不能成功的把神祕人帶出來,我們誰也不

知道,但是我們知道一件事情,如果這一次再讓神祕人跑了的話,那麼我們就真的找不到他了!

好在後來神祕人很快就被帶出來了,聽當時進去的警察說,神祕人那個時候正在玩遊戲,玩的還是現在特別火的英雄聯盟!

神祕人被帶出來了之後我們也只是在車上看了一下確定帶出來的人沒有錯,然後就準備回去了,反正回去之後的時間多的是根本就不用着急路上的這點時間。

大隊長是跟我們坐在一個車上的,而司機當然也是大隊長的親信,這個時候大隊長跟我說出來了他的顧慮。

“現在人已經抓到了,我們最多隻可以拘留他二十四個小時,超過二十四個小時之後如果還是沒有辦法定罪的話,我們也就只能讓他回去了,所以二十四小時之內,必須要問出來點什麼,但是我也知道他肯定不會輕易招供的!你們可以幫個忙嗎?”

大隊長在說這些話的時候還從後視鏡裏邊看着我和吳安平。

無論是吳安平還是我,我們都沒有想到有一天刑警隊也會找我們幫忙,可是這件事情是我們自己要追查下去的,要幫忙的話肯定是正常的,可是到底要怎麼幫,我們也沒有頭緒。

我還沒有說話,吳安平這個時候就張口了:“幫忙可以,但是我有一個要求,以後我們可能會需要您幫我們查詢一些東西,當然這些東西也不是你很難查到或者是違反你職業道德的!所以你可以放心,如果你願意以後給我們開綠燈,我們也願意幫你!”

我還真的是很佩服吳安平,我畫了十萬塊錢才搞定了一個小警察,雖然說也能查到我們想要的東西,但是速度肯定會慢很多,可是吳安平一分錢沒有花就直接把刑警隊的大隊長給搞定了不得不說,這個人頭腦還真的不是一般的好事。

大隊長這個時候表情有那麼一點爲難,看到他的表情之後我就知道事情有着落了,如果說不答應我們的話,肯定就馬上回絕了,根本就不會說猶豫或者怎麼樣的,這樣爲難的話,那麼就一定會答應的。

果然沒有多久大隊長就答應了我們的要求。

雖然說大隊長答應了我們的要求,但是我和吳安平兩個人心裏真的還很緊張的,畢竟我們要幫忙找到一些直接證據,最好是讓神祕人直接招供,可是怎麼可能這麼簡單就讓他招供呢,而且警察局到處都是監控,逼供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再一個雖然說神祕人是一個心大的人,還能坐在網吧裏邊玩遊戲,這就變着法的證明了他是一個心理素質特別好的人,想要從這樣的人嘴裏問出來什麼更是難上加難。

但是沒有辦法現在我和吳安平兩個人已經是騎虎難下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可是我們沒有想到事情既然很順利的就完成了,但是在完成之後卻得到了一個我們誰也不想要看到的結果,當然這都是後話了!

(本章完) 「九狸,我們都沒有火屬性的靈力,怕是無法融合這火種的!」帝滄海聞言說道。

「娘親,我要!」這時小澤走出來說道。

「小澤,你能行嗎?小金說這個火種很厲害的?」墨九狸看著小澤有些擔憂的問道。

「可以的娘親,不是有小金在嘛,那傢伙也不敢得瑟!」小澤十分傲嬌的說道。

墨九狸聞言一愣,也對,好像有小金在小澤收了那火焰也不是問題,墨九狸心念一動,直接把小澤帶了出來,看著小金說道:「小金,小澤要這個火焰!」

「知道了主人,你自己選擇吧,乖乖的被小主人融合煉化,或者是被我吞噬!」小金直接對著不安分的火種說道。

「我能不能有別的選擇?」對方聞言委屈的問道。

「能,被我家主人煉化!」小金直接說道。

……

對方無語的看了看墨九狸,又看了看小澤,最後想了想說道:「我選擇跟著他!」

畢竟墨九狸已經有小金了,就算它想跟著墨九狸怕是早晚也會被滅了的!

所以它只能選擇小澤了,很好,走吧!

結果小金根本沒有放開它的意思,直接帶著它鑽入了小澤的體內,小澤淡定無比,一點兒也不擔心,他太了解娘親的火焰小金了,簡直強悍的一批啊!

幫忙自己煉化一顆火種簡直就是小菜一碟,對於小澤這樣無條件的信任,小金也十分的開心,更是完全照著小澤的意思,把對方的火種老老實實的煉化好了送到小澤的丹田內。

然後,小金才從小澤體內飛出來說道:「小主人,好了!」

重生之嫡女天命皇后 小澤聞言小手一揮,一處火紅的火焰出現在指尖,小澤十分滿意的看著小金說道:「謝謝小金,我很喜歡啊!」

我怎麼又隱身了 「小主人客氣了,這傢伙還不錯很厲害,等到以後遇到火種,我再多幫你融合幾個,提升下它的本質!」小金保證的說道。

本來遊戲不滿意的火焰,聽到小金的話瞬間心情大好,這樣的話以後自己可能會進化成更厲害的火焰啦,真的是太好了!看起來自己的小主人也是不錯的……

「小澤,讓它放了古前輩!」墨九狸看著小澤說道。

「聽到了嗎?快點放了那位爺爺!」小澤說道。

接著小手一揮,火焰飛到了古清風的身上,不多時古清風身上的岩漿體全部脫落,小澤的火焰還不忘把古清風虛弱的身子給拖到墨九狸身邊,這才回到小澤的體內……

「前輩,你沒事吧?」墨九狸看著古清風問道。

「沒事,沒事,謝謝你救了我!」古清風回神看著墨九狸說道。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還有自由的一天,他以為自己這輩子都沒辦法恢復自由了啊!

墨九狸看著古清風的激動情緒,也沒有打斷他,任由他慢慢平復自己的情緒,過了一會兒,古清風的情緒才慢慢恢復平靜!

「這個丹藥前輩先服下!然後,這裡是我夫君穿過的衣服,前輩先換一下吧!」墨九狸說完拿出一套衣服,和一個瓷瓶,放在古清風面前。 然後又拿出一個屏風,將古清風和自己隔開!

古清風感激的看著屏風後面的墨九狸,先是服下丹藥,感覺到一股靈力進入體內,無力的身體瞬間恢復了大半,讓古清風都忍不住詫異墨九狸丹藥的效果,後悔自己剛才沒仔細看看再吃……

想了想利落的把衣服穿上,這才看向屏風後面說道:「多謝姑娘!」

「不客氣!」收回屏風說道。

「前輩,你現在這樣怕是也無法直接去找封信吧?」墨九狸看著古清風問道。

「我……被封信打傷了,可能還需要一些藥材和丹藥,服下之後恢復段時間就差不多了!」古清風聞言有些尷尬的看著墨九狸說道。

他現在去找封信的話,怕是直接就被對方滅了!

「這樣,那前輩可知我們出去后,什麼地方能夠藏身不被封信發現?」墨九狸聞言看著古清風問道。

「我知道一個地方,距離這個山峰不遠,是以前我和妻子尋葯時,偶爾休息的一個山心洞,裡面很隱秘安全。但是我們怕是出去就會被封信的人發現的,這葯谷周圍到處都是封信的人,雖然弟子不多,但是封信的傀儡很多……」古清風聞言說道。

「沒關係,我有辦法,前輩說具體方位吧!」墨九狸聞言說道。

「就從這裡往南大概三千米的位置……」古清風想了想說道。

「小紅,帶我們去吧!」墨九狸說著把小紅帶了出來說道。

「好的主人!」小紅聞言直接一道結界罩在墨九狸,小澤,和古清風三人的身上,然後帶著他們直接從底下向著古清風說的地方而去。

古清風看著小紅震驚的久久無法回神,他沒有想到在這裡還能看到小紅,這在上界都已經絕種的獸族,為什麼這裡會有啊,這簡直是太不可思議了啊!

回神后的古清風忍不住打量著身邊的墨九狸,很好奇墨九狸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身邊有如此強悍的火焰,還有如此強悍的獸族呢!

但是古清風聰明的什麼都沒問,跟著小紅很快就來到了古清風說的山心洞,墨九狸發現這個地方果然很隱秘,連進出口大概也因為太久沒人來,而被封死了,剛好適合他們藏身……

「前輩身上應該沒有藥材吧?你需要什麼藥材告訴我吧!」墨九狸看著古清風說道。

「我的戒指被溶了,所以我現在只有丹爐和火焰,藥材我要……」古清風拿出自己的丹爐,然後說出一堆的藥材。

等他說完,發現自己說的藥材,全部出現在腳邊了,一個不多一個不少,讓古清風震驚不已!

沒有想到墨九狸的動作這麼快,而且有的藥材上面還帶著泥土,應該就是剛採集出來的吧!

古清風沒有問什麼,直接盤膝坐下,檢查了一遍藥材之後,就開始煉丹了……

墨九狸在一邊看著專心煉丹的古清風,不得不說古清風的煉丹造詣不低,對藥材的掌控和火候,都是爐火純青的,絕對是一個等級很高的煉丹師! 到了警察局之後大隊長換上警服帶着我和吳安平就進了審訊室,我們兩個誰都沒有想到這肩膀上兩個槓三顆星的人既然當起了記錄員,不過也是讓我們兩個外人審問的話,他也不能讓別人摻和不是嗎?

神祕人這個時候已經被拷在了老虎凳上了,其實老虎凳是審訊室裏邊特別常見的一種東西,但是和書本上寫的那些絕對不一樣,只有有個手銬,有個腳銬,有個擋板而已,只能防止嫌疑人不自殘,也不傷害別人罷了。

既來之則安之,既然要問出來點什麼,而且時間有限,我就直接張口問了!

“你知道你做了什麼事嗎?說吧!”我這個時候學着以前電視劇裏邊看過的那些審問的細節,不過我不但沒有得到大隊長的讚賞,反而是給了我一個大大的白眼。

難道我這樣做不對嗎?關鍵是進來之前他也沒有給我們來個培訓什麼的,我們怎麼知道到底要怎麼審犯人啊,我們又沒有上過警校,又沒有進過審訊室。

不過那個已經不是神祕人的神祕人卻看着我笑了一下,不是正常開心的那種笑容,而是好像是在嘲笑我一樣的笑容,他之前見過我,我現在出現在警察局的審訊室裏,他不覺得可以就算了,既然還敢當衆嘲笑我!

可是我這個時候生氣也沒有用,這裏是警察局,我就算是發火的話也沒有用,所以只能就這麼忍着。

大隊長這個時候開口問了:“你叫什麼名字?”

“我有很多個名字,你想要知道哪一個呢?我最近經常用的名字是陳楓,不過我不喜歡這個姓,因爲跟那個臭小子一個!”說完之後還看了我一眼,而且全程他都是一副無所謂的態度!

我這個時候真的是什麼都不想說了,怎麼姓陳怎麼了,而且我又沒找你沒惹你的,怎麼就討厭我了,還有我哪裏臭了,我覺得我最近洗澡的頻率已經提高很多了,而且時不時還用個沐浴露什麼的,身上怎麼可能有臭味?

吳安平看到我這樣什麼都沒有說,其實吳安平這個時候腦子裏想的都是要怎麼跟眼前的這個人鬥智鬥勇,其實根本就沒有辦法,因爲他完全沒有破綻。

他只要露出一點點的破綻就好,我們就可以無限放大這個破綻,然後再從破綻裏邊鑽進去,可是這個人卻什麼都一副無所謂的樣子,根本就沒有什麼破綻,連個破綻都沒有讓我們到底要怎麼讓他招供?

當然我和吳安平都知道這個人就算是不是幕後黑手,但是也絕對是最接近幕後黑手的那一個人,從他嘴裏一定可以得到一些我們想要的線索的,但是沒有辦法這個人真的是心理素質太好了,警察可能都沒有辦法,更何況我們這些外行人了!

大隊長這個時候直接關閉了錄像設備,然後走到了他身邊,盯着他的臉看着,什麼都沒有說,就靜靜的盯着他看着,就這樣看了半個小時,最後那個

神祕人堅持不住了,低下了頭!

大隊長看神祕人這個時候已經低下頭了,他又回到了桌子後邊,把錄像設備重新打開,然後開始問了!

“說吧,你到底要叫什麼名字,身份證號是多少,家住在哪裏!我不希望得到沒有意義的答案!”要不然說薑還是老的辣呢,大隊長剛說完話就那邊就直接回答了。

原來神祕人的名字還真的叫陳楓,四川人,但是有一個疑問就是,按照他自己說的,他是1937年生的,現在可是2016年了,這個人已經七十九歲了,但是怎麼看他也不像是一個七十九歲的人啊!倒是看起來像是三四十歲的小夥。

我疑惑的看着吳安平,可是吳安平聽到他多大的時候,這個時候笑了一下,好像是已經知道了一切的樣子,不過吳安平什麼都沒有說,還是靜靜的讓大隊長繼續開口提問。

大隊長又問了一些基本情況之後就朝着我和吳安平使眼色,準備把審問的權限交給我們了。

吳安平接受到大隊長的眼神之後就開口問了幾個很顯而易見的話題,比如說他家在什麼地方,爲什麼不回家,還有就是那麼多身份證是怎麼來的。

大隊長對於吳安平這個時候東一句西一句的提問有點不耐煩了,發出了兩聲乾咳的聲音,好像是在提醒我們時間緊迫不要問那些不該問的東西了。

吳安平接到大隊長的乾咳聲音之後,也就開始了正題:“那十六個孩子在什麼地方?”

神祕人聽到十六個孩子的時候擡起頭看了看吳安平,而且還是仔細觀察的那種看着吳安平,吳安平什麼都沒有說,就那麼任神祕人盯着他看!

“臭道士,你還真的是挺厲害的,那種情況你都能熬過來,我真的後悔沒有看到你斷氣再離開!”對着吳安平說完之後,他又朝着大隊長說了一句:“公安局的執法人員不是說不可以封建迷信嗎?怎麼還有一個道士混了進來呢?”

大隊長聽到這個人的話之後也就覺得他肯定是不一般,而且今天要麼不是有備而來,覺得自己肯定可以走出去,要麼就是他已經做好了必死的決心了,但是不管哪樣,大隊長本人都不是很喜歡。

吳安平聽到了神祕人的話之後也沒有表現出憤怒的樣子,反而用一副饒富意味的眼神看着他,好像在跟他說,你以爲本道長的命誰都能拿的走?

一時間審問室裏陷入了僵局,但是很快吳安平的一句話就直接打破了僵局!

“其實你我都知道,那十六個孩子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了不是嗎?從你屋子裏邊提取出來的骨灰,我們已經覈實了,跟報案人的DNA也進行了對比,確實就是失蹤孩子的骨灰!”

聽到這些話的時候大隊長臉色一暗,這是我們之前從來都沒有跟他提起過的。

其實說起來骨灰到底存不存在都是個問題,雖然說在那個小房子裏邊我們確實聞到了骨灰的味道,

但是也只能說明那裏曾經存放過而已,但是並不能代表什麼,可是吳安平這個時候既然說已經通過科學手段確定了,這骨灰就是那羣孩子的,怎麼可能?

我盯着吳安平的後腦勺看着,但願他千萬不要再說出什麼這樣的話了,我和大隊長我們兩個可接受不了這樣的,誰知道到底那個骨灰到底存在還是不存在呢!

不過好在神祕人這個時候臉色也是變了,我們也確定了他家裏真的有骨灰,而且就是那羣孩子的骨灰。

想到這的時候我突然有一種想要衝上去揍他的衝動,十六個孩子,十六個家庭啊!不管到底是因爲什麼,怎麼可以做出這樣的事情來,怎麼可以就因爲自己的一己私慾而要了十六個孩子的命啊!

“你們想要查那羣孩子是嗎?我告訴你們,他們是肯定回不來了,而且骨灰都不知道被送到哪裏當肥料了!”說完之後他就直接朝着我們露出了一個笑容,然後準備繼續說了。

“對了,還要告訴你們一件事情,和這件事情有關的人,一個也活不下去,如果你們現在放棄的話,說不定還能有一條活路!對了,還有那個自然老師,他真的是死的太慘了,因爲他太笨了!”

“那個自然老師的死跟你也有關係?”大隊長這個時候發出了一個疑問!

不過我和吳安平都知道,自然老師絕對不是自然死亡,也不是因爲什麼疾病死亡,肯定就是因爲誰在背後做了什麼手腳,沒有想到我們還沒問,這個人就直接招供了!

“不是跟我有關係,而是就是我做的!想要讓你們的監控系統癱瘓,真的是太簡單了,你們應該好好去檢查一下!”

神祕人說完之後就靜靜的看着我們,大隊長這個時候覺得事情好像不是這麼簡單,我們什麼都沒有問,他就直接招供了這麼多,而且隨便拿出來一條的話,都可以直接讓他吃槍子的,就算是心理素質好的話,也絕對不是這樣的!

大隊長這邊還在自己的疑惑當中的,吳安平也沒有什麼要問了的了,反正該問的都已經問完了,他也招供了,至於證據只要在神祕人的家裏找到骨灰之後化驗就好了!

可是接下來我們所有人都沒有預料到的一幕發生了,神祕人既然直接倒在了地上!

吳安平馬上跑過去發現神祕人這個時候既然已經停止了呼吸!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