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 二月 2021

“主人廢什麼話尼,我們命中註定坎坷磨難,我們能在一起出生如死,也是命中註定,一起生,一起死,不正是我們想要的麼!”天麟神獸語氣決然,豪氣干雲。

Post by zhuangyuan

“好,一起生,一起死!”

“雖死,我林辰不會辱沒我弒神一族的威嚴,雖死,卻也要拼出一條血路,拼出一個尊嚴。”

“雖死,我天麟不會辱沒我妖族的尊嚴,雖死,卻也要拼出一條血路,拼出一個尊嚴。”

林辰此刻的心中,目光堅定,幽冥皇重傷欲死,知遇之恩,林辰不想在讓幽冥皇匹護下去,月狼皇,鐵甲皇的目的,不外乎就是自己和天麟神獸。

“幽冥,你敗了!交出我們需要的東西吧!你的殘餘部下我可以放它們一馬!”鐵甲皇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

“鐵甲,別癡心妄想了,我幽冥坐下沒有貪生怕死之妖,雖死無憾!”

“雖死無憾!”

“雖死無憾!”

“雖死無憾!”

“…………”

幽冥皇的殘餘部下紛紛高呼,一臉的決然,一臉的堅定。

“冥頑不靈,死有餘辜!”

林辰走上前去,直面鐵甲皇和月狼皇兩大強者妖獸!目光堅定。

“鐵甲,月狼,放過幽冥皇等部下和它,我和天麟跟你們走,如何?”

“小兔崽子,你算那顆蔥!要你來指指點點,你本來就已經是我們的囊中之物了!現在輪不到你來指手畫腳。”鐵甲皇一臉的鄙夷。

“是麼,你又算什麼東西,只要我自爆,你連老子的屁都聞不到,你算什麼狗屁,別以爲老子不知道你丫的小九九,只要我消失了,你對得起死去的十萬妖獸嗎?麼們的私慾,你們的貪婪,讓多少無辜的生命走向了終點!”

"牙尖嘴利的小子!找死!"

鐵甲皇被林辰劈頭蓋臉的一頓臭罵,高高在上的它何時受到如此招呼!自然臉掛不住了。

身體瞬間消失,下一刻!直接在林辰得面前出現,一拳擊出。

狂暴的力道直接把林辰打飛,地上也出現了一條長長的溝壑,正是林辰被打飛在地上劃出的痕跡。

(本書首發17k小說網,歡迎大家支持我。) “小子,在我手裏,你連一招都抵不住,你在我眼裏,屁都不是!”鐵甲皇站在林辰剛纔所在的地方,一臉的不屑,幽冥皇無力的擡頭,手中的拳頭捏得青筋鼓起,看着林辰受苦,卻無可奈何,此刻的自己,實力和靈力都極盡消耗,根本不能出手。

林辰承受鐵甲皇的一擊,只覺得自己的身體都碎了,重傷欲死,和天麟神獸的合體之勢也生生被打斷,衍神變反噬,更加傷上加傷。

天麟神獸氣息也是萎靡,若不是大部分力量都被天麟神獸抵下,估計林辰直接被打碎了,實力差距太過懸殊。

“吼!吼,吼!”

天麟神獸仰天怒吼,神獸威壓第一次暴露出來,無盡的氣息席捲八方,天麟神獸盤旋在林辰的頭頂,散發威壓,此刻的天麟神獸,天凰翅在身,麒麟威壓,火焰燒天。

周圍的無盡妖獸被天麟神獸的威壓直霞得匍匐在地,只有王者妖獸和皇者妖獸可以抵抗這種以生寄來的靈魂威壓。

“果然是神獸,沒想到如此境界就有如此威壓,看來還是初階神獸,接近遠古神獸,血脈之力濃厚無比,看開我們回到妖族星域指日可待了!”月狼皇淡淡的說道,看着天麟神獸的目光,充滿了貪婪,好像在看自己的食物一般。

“想要我的血脈之力,癡心妄想,你們這些妖族敗類,死一百次來救贖你們的貪慾吧!”天麟神獸怒吼咆哮,身體上的火焰幻影幻滅。

“你看老夫如何來取你的血脈之力!”月狼皇淡淡說道,充滿了自信,覺得七階實力的天麟神獸,只是一隻待宰的羔羊。

月狼皇速度何其快,心中的貪婪直接**裸的放了出來,想直接把天麟神獸當場屠戮,讓後飲其血,煉其神,把天麟神獸的一切都化爲已有(包括排泄物之類的,你懂的,這就是貪婪!)

空間鎖定,天麟神獸被禁錮虛空,不能動彈,只能眼睜睜的看着貪婪的月狼皇接近自己,地上的林辰,肝膽欲裂,無比的難受,眼中的淚水滑落,看着自己的情義兄弟被被人如此,怎能不蛋碎,可恨自己什麼都不能做,只能眼睜睜的看着。這種心情,又有幾人懂!

此刻的林辰,對力量的渴求,勝過了一切,比孫悟空渴求長生不死的力量來複活自己的猴子猴孫,自己所愛之人有過之而無不及。

幽冥皇也是無力的搖頭,一切都於事無補,自己已經窮盡力量去保護未來的妖族之王,可惜,小人當道。

“去死吧!”月狼皇志得意滿,一擊利爪揮出。

突然,如同強光閃過一般,整個世界都靜止了,月狼皇的笑容凝固在狼頭之上,彷彿不可相信自己所見一般。

天麟神獸消失不見,眼前出現一個衣服普通的老人,此刻正擡着一雙蒼老的手,捏着月狼皇的利爪。天麟神獸被轉移在了另一個方向,恢復了自由。

“這位道兄,你是誰?”月狼皇臉色鎮定,感覺眼前之人威壓內藏,感知不到任何力量,可能輕易的在自己的感知下,毫無徵兆的出現,把自己禁錮的天麟神獸轉移出去,這種手段,就不是普通人可以做到的,所以,月狼皇也沒有暴走,試探性的問道。

“操你月老,幸好老夫來的及時,不然就悲劇了,還好還好!”

“妖族皇血,老夫千年玄龜王來晚了,受驚,受驚。”千年玄龜王扭頭對着一旁的天麟神獸,一臉的歉意。完全把月狼皇忽略了。

地上的林辰,看着眼前這個有些猥瑣的老龜,眼角的淚水,一下滑下,淚水上,閃光了,充滿了希望和愉悅的淚水。

“龜王,辛虧你及時趕到,不然你怕是連幫我收屍都不能了!”天麟神獸也是如同度過一劫一般,心裏的大石落了地,在鬼門關走了一遭,體驗了一把心跳。

千年玄龜王彈開月狼皇的利爪,看着眼前的月狼皇,淡淡的說:“本爲妖族一脈,卻不想着如何輔助我們的妖族皇血,卻貪婪的想要佔據無上神血脈,留你何用!”

月狼皇一下拉開了和千年玄龜王的距離,受重傷的它,完全不是全力的千年玄龜王的對手。

“鐵甲,一起上,半路殺出一隻老龜子,把它順手解決了!”月狼皇狼頭一歪,朝着旁邊的鐵甲皇示意道。


“尼瑪,你纔是老龜子,你全家都是老龜子,問候你母性祖宗,敢當着我龜王的面如此輕視我,定讓你們的蛋蛋碎裂!”千年玄龜王不是什麼好鳥,直接就動手。

手中幻化出一枚青色的龜盾和一把青色的龜槍,古樸自然,一手提着青色小盾,一手提着青色槍,就 殺了上去。

戰場形勢變換無常,妖獸還在地下匍匐在地,天麟神獸轉移,來到林辰的旁邊,守護着林辰。

林辰艱難的爬起,取出一個六品的療傷丹藥,吞入口中,開始煉化修復傷體。意念一動,星辰戒裏的萬物源母根直接竄入身體之中,催動靈氣快速修復傷體。

一旁的天麟神獸,也開始了療傷,幽冥皇耶同樣如此,取出一個珍貴的妖丹,給了天麟神獸,自己野吞服一顆,及早的恢復,幽冥皇之傷,已經傷及本源,不是一時半刻就可以恢復的。

‘轟隆隆,轟隆隆。’

絕寂山脈外圍,傳來了大地震動的聲音,在此地都可以清晰聽聞,是鐵臂火燎王帶領三萬不到的妖獸軍隊回來了,此時,戰力已經接近四萬,和月狼皇,鐵甲皇的聯盟軍隊半斤八兩。

神獸威壓無差別的讓來的妖獸匍匐在地,難於抗拒來自靈魂的壓制。

虛空之中,千年玄龜王都超神了,青色小盾阻擋着月狼皇的利爪攻擊,青色小槍閃電擊出,都可以讓月狼皇和鐵甲皇狼狽不堪,還在它們的身上射出幾個洞洞,還時不時的有血流出。

“去吧!我主宣判你們的死刑!”

“去吧!我主宣判剝奪你們的族魂!”

“去吧!我主宣判捏碎你們的蛋蛋!”

千年玄龜王就是一個活了千年的龜王八,一嘴的痞子氣息,直接可以用語言秒殺了月狼皇和鐵甲皇了。

直接把鐵甲皇和月狼皇氣得七素八葷了。

(收藏,鮮花,都投向我吧,不然,我派玄龜王來捏蛋蛋了!額,怎麼感覺我的節操掉了一地。) “一槍在手,天下我有,一盾在手,殺盡死狗!”千年玄龜王一邊哼着小調,一邊大戰兩大皇者妖獸,快意江湖!

月狼皇和鐵甲皇直接暴走了,被罵着死狗,怎能不怒,士可殺,不可玷污,千年玄龜王纔不管這些道道尼,不就辱,還要玷污人家。

“時間不早了,我已經爲你們祈禱過了,也給閻羅王打過招呼了,你們下去直接報上我的名號,他就會給尼們安排工作的。”

“別,你們別淚眼婆娑的看着我,感謝的話就不用碩了,都是自家兄弟,那個長了一隻狗頭(月狼皇)還有那長了一隻斷角(鐵甲皇)的,你們的工作就是幫閻羅王擦擦菊花,爲修羅界的se慾女們提供點方便!”

千年玄龜王毫無壓力,說一些抓狂的話!怒了,小爺怒了!

“月狼變身!”

“鐵甲變身!”

月狼皇和鐵甲皇紛紛暴怒!直接幻出本體來戰鬥,要是在這樣下去,廢得被千年玄龜王得語言之韌秒殺。

“變身麼,我帥龜龜也會!”

“帥龜變身!”

虛空之中,雲層翻騰,三大妖獸的本體都巨大無比,月狼皇化身月狼,如同一片小山脈一般宏偉,全身白毛,不愧月狼之驅,鐵甲皇化身穿山甲,全身鱗片閃閃,鐵光金麟,一看就不是凡物可以擊破的。

千年玄龜王更是恐怖,小山般的身軀,泥色的龜甲,千多年沒有洗澡了,色澤讓人不能直視,不過魅力就讓人刮目相看了。

月狼皇直接衝向了千年玄龜王,巨大的身軀帶着雲層,探出碩大的鐵爪,恍若爪碎虛空,威力驚人,直接爪在千年玄龜王的龜甲之上,帶出火星四射。穿山甲速度也快,頂着斷角就衝向了千年玄龜王。

千年玄龜王體型巨大,被抓了一下自己是無可奈何,只不過此刻的月狼皇也是重傷之驅,威力已經不負從前,對千年玄龜王沒有什麼實質性的傷害,就如同撓癢一般,可千年玄龜王的一擊,就不是撓癢了!而是讓月狼皇痛不欲生了。

千年玄龜王一腳踢飛了月狼皇,轉身一屁股堵在了穿山甲的衝鋒路上,直接用碩大的菊花招呼遠道之客,果然是一個好基友。

虛空戰鬥一隻持續了一個時辰,月狼皇發出一聲不甘的怒吼,迴天無力,被千年玄龜王拍死了,從高空墮下,摔成了一張月狼餅!一代皇者妖獸,就連隕落,也是那麼的讓人記憶猶新。

月狼皇一死,鐵甲皇還會遠嗎?

這貨自知不敵,轉身竄進虛空,準備開嫂了!

“這龜孫子,想跑!你龜爺爺還沒有同意!”千年玄龜王一下幻化成人形,也竄入虛空,追了上去,皇者妖獸又如何,還不是要被虐殺。

半個時辰之後,千年玄龜王回來了,舉着小山般的穿山甲,覺得是不錯的食物,就順便帶回來了,可以小小的滋補一下!

天麟神獸收起神獸威壓,鐵臂火燎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包圍了聯盟的四萬妖獸,羣妖無主,紛紛選擇臣服,幽冥皇也沒有過多的追究責任。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四萬妖獸臣服,加之剩下的四萬,幽冥皇的兵力恢復了先前的實力,可妖獸的整體實力也下降了許多,是否能夠阻擋人類勢力的窺探,總體來說,千年玄龜王來到朱雀大陸,開始了匹護天麟神獸的成長。

有了幽冥皇和千年玄龜王的匹護,天麟神獸就可以最快的發展了,林辰也就會越來越強力,經過此次妖獸大戰,林辰已經越來越覺得自己的力量根本不算什麼,簡直弱爆了!

妖獸大戰落下帷幕,很快,整個朱雀大陸也知道了妖獸領地裏一切,曾經的三皇十八王,已經成爲了過去,只有了現在的一皇八王的局面。

千年玄龜王對什麼妖獸領地完全沒有什麼興趣,唯一的目的就是守護妖族皇血天麟神獸能成長起來。

妖獸領地裏,幽冥皇收編了鐵甲皇和月狼皇的領地和妖獸,派出了鐵臂火燎王,大地熊王,還有其他的王者妖獸,分佈在妖獸領地的周圍,護佑妖獸領地的安危,這片土地,是數十萬妖獸賴與生存的土地,不允許人類的窺探。

經過一個月的療養,林辰又恢復了巔峯實力,命格第三境界的巔峯!至於突破到煉虛之境,也只是時間問題了!冥冥之中,林辰總覺得自己的腦域在發生着變化,自己的靈識比之前更加的廣了,所能探索的靈識區域,也變大了許多。

或許,自己腦域裏的最後一個光繭,離破碎,也爲期不遠了!

林辰恢復之後,第一件事就是去尋自己的準老婆,姬羽去也,一個月了,思念是有的,衝冠一怒爲紅顏。

帶着紫貂,還有小猴子,踏上了人類勢力的範圍,暫且把天麟神獸留在了妖獸領地裏!有兩大皇者妖獸的教導,林辰相信,很快,天麟神獸就是這朱雀大陸的一大強者。

林辰一路低調,雙肩上停着兩個小東西,紫貂和小猴子。

經歷大戰的洗禮,紫貂沐浴鮮血,殺伐之力的洗禮,突破到了六階實力,實力更上一層樓,自然可喜可賀,小猴子也已經到了突破的邊緣,六階巔峯的它,只要有突破的契機,不再是話下。

姬水城,還是一派的繁華,人數千萬,自然繁華。

林辰一路而來,姬水城中心區域,正是姬家所在。

“在下林辰,拜訪姬家家主,還請道兄轉答!”林辰對着姬家門前的守門兵士客氣的說道!


“姬家主有令,沒有受到他邀請之人,不能進入姬家!請回吧!”兵士冷冷的說道。

“我是姬家大小姐的朋友,麻煩………………”林辰本想說:“瞎了嗎的狗眼!我是你們姬家的未來女婿,還不速速通報,小心讓你丫的滾蛋!”轉眼又想想不合適,就改了口,可丫的還沒有說完,就又再次的被扼殺了。

“是不是姬家出什麼事情了!”林辰覺得古怪!就試探性的問了一句。


“無可奉告!”

林辰看着眼前這個兵士,越來越想抽他了,跟大爺擺譜。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