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 二月 2021

不過,月神殺熬過來也不會畏懼這些東西,而這些東西,畢竟太虛無縹緲了,如果自己不進去,勢必會被懷疑,就算自己是他的手下,也絕對會被懲罰,但若是自己進入裡面了,就會被這少年也對於自己的忠誠之心所打動。

Post by zhuangyuan

勢必會更加的信任自己!

這樣的事情,絕對是好事!

能夠讓這少年對於自己的防備降低到最少,就已經值了!

「咦,拿起?」月神殺突然眼神一眯,讓你他便是看到了一個不可能出現的東西,不過,這個不可能出現的東西突然出現了,那他就必須進入。

他竟然發現到了自己與蕭焱在禁地這段時間之內,所秘密研究出來的一個,可以僅僅自己兩人知道的暗記!

在宮殿的最右邊,一塊石頭上面,那裡,赫然有著一把劍。


一把刻在石頭上面有的寶劍!

寶劍非常的普通,但是,月神殺一眼就已經認出來了。

像這麼大的宮殿,必然有機關!

月神殺從小到大,有過的山洞,也比你不少!

對於眼前這麼恢宏的宮殿,他自然可以知道,想要進入裡面,單憑自己的一雙手臂所擁有的力量,是絕對打不開石門的。

而在意可以打開石門的地方,就在外面的某一個地方!

那個地方,必然就是打開整個石門的機關所在。

不過,月神殺卻並沒有急著尋找別的機關,他僅僅的望著之前蕭焱所留下的那個暗記。

他甚至在這一刻,相信,蕭焱所留下的暗記地方,也必然就是打開這個宮殿石門的地方!

月神殺緩緩地靠近那塊石頭,然後,他觀察了半晌,那黑衣少年一直都在凝視著月神殺的一舉一動,無論月神殺之前在搞什麼,他都注意的平日假話,畢竟,此地,他也是感覺的出來,並不是你永興路蠻力,就可以破開的,他還需要智慧。

顯然,他對於月神殺此刻的舉動,非但沒有一絲的不滿,反而有種非常欣賞。

月神殺觀察了半晌,然後,他的手掌果然朝著那塊石頭上面急速而去,砰的一聲,手掌與石頭瞬間相撞,不過,那石頭卻並沒有碎裂,顯然是因為月神殺並沒有用力,他手掌在觸碰道石頭的片刻之後,突然用力緊握,接著,他便是發覺出來,那塊石頭,竟然可以移動!

他把石頭突然扭轉一周,然後他便是看到,那恢宏的宮殿的石門,在此刻正在緩緩地上升!

石門,終於是買此刻被打開了。

月神殺望了一眼那石門,然後,也是輕輕吐了一口氣,旋即,眼神當中,卻有種惡毒的神色,他還真的希望,那黑衣少年,此刻趕緊過去了,到時候,自己就可以憑藉這個機關,然後卡住那黑衣少年的!

一下子就把黑衣少年給壓死!

當然,這少年若是這麼容易被壓死,那就不可能成為黑鷹墜落當中,能夠作為他們幾人老大的人了!

門緩緩地打開著,而那黑衣少年也是目光凝視著那石門,就彷彿看到了,石門之後,那同樣天堂的大陸。

又彷彿看到了,石門之後,那蕭焱力量死在自己兩人掌下的地獄!

「蕭焱,你等著,這一次,老子絕對不會放過你!一定會把你碎屍萬段!到時候,我就不信,你還能再逃!」那黑衣少年突然大笑起來,竟然還要比哭更加的令人難看,他的臉色,也變得越來越猙獰!

「大哥,石門已經打開,我們可以進入了!」月神殺此刻突然道,他也是看到了那黑衣少年那猙獰的面目,雖然此刻他們都是各自蒙著臉,但是,就算是蒙著臉,也絕對掩飾不住,那黑衣少年那猙獰的面目!

「不錯,石門已經打開,我們這就進入!」出乎月神殺意料的是,這一次,那黑衣少年並沒有讓月神殺先進入,而是自己一人當先進入,如同一道煙塵一般,瞬間跨出了宮殿之內。 當月神殺與那黑衣少年跨出了宮殿之內,頓時,宮殿的四周,便是突然亮了起來,千萬道光芒,便是直接照射在宮殿之內。

月神殺抬頭一看,原來,這些都是一切月光石,當然,他光看此刻這月光石的明亮程度,就一定可以猜測的出來,這裡的月光石,乃是極品一般的存在。

他之前所遇見的月光石,也並沒有這麼好。

他之前所探索山洞的時候,裡面基本上都是非常的黑暗,鮮有幾個山洞裡面充好了月光石,但那也只不過是那種劣質品質的月光石。

不過,此刻光看這月光石,他就能夠想象的出來,這一次,勢必是進入了寶庫!

這裡面,必然有著珍貴的東西。

那黑衣少年此刻也是表情激動,不過,激動的也實在是太明顯了些,只見得此人,激動的手指都在顫抖!

突然只聽得那黑衣蒙面人笑道,「嘎嘎,此次我們可能要發大財了,不過,蕭焱想必也已經來到了此地,那好!咱們就趕緊過去,然後滅了他!」這少年說的話,異常冷酷,想起這裡竟然如此富麗堂皇,竟然還不忘先殺蕭焱,那種心靜,明騷怎麼的強大。


他竟然沒被這裡有寶物所迷惑他心智。

「不錯,嘎嘎,我已經嗅到了寶物的氣息呢!」月神殺此刻噎死突然發現道,自己也至少裝裝,免得到時候,你連聽到裝裝的本事都沒有!

這裡就算是有寶物,也絕對輪不到你來拿!

這裡的寶物,只屬於我們兄弟兩人的。

它是屬於我和蕭焱的。

「這裡,實在是太長了點吧!」那黑衣少年,此刻突然大叫起來,這裡雖說已經被月光石給完全照亮,但是,那被照亮了的死亡之殿,卻是令的眼前這兩人表情頓時大吃一驚,因為,他們看到了一幕非常不可思議的事情。

這裡的空間,竟然如此遼闊。要找,卧槽,肯定又要找個半天,可這倒不是那黑衣少年所擔心的事情,他最擔心的事情,莫過於,若是蕭焱早一步把好的寶物給噢你單手,自己豈非空開一次?

「卧槽!不對,老子來此地正是為了杏花春雨,幹嘛想這些無用的東西,草讓這些東西,對於老子來說,可有可無,沒了就沒了。也沒有什麼損失。」

他接著突然大叫道。「快,我們趕緊前去,什麼寶物也不準碰,等到時候把蕭焱掌中的異水搶到手中,我們就一切都有了。」

他前前後後的變化,簡直讓人不可思議,但是,月神殺卻沒有任何的表情,他冷冷的凝視著那黑衣少年,然後,隨口到,「好!」

這一句話,不知包含了什麼,月神殺只感覺,自己這一句好字突然開口,而整個人就變得格外的精神,彷彿,他已經看到了這黑衣少年的末日。

「少年,你就等著吧,只要你遇到了蕭焱,便是你魂飛魄喪之時。屆時,我會笑著送你上西天!我想,西天的路上,你一定會很滿足!」月神殺內心冷冷笑道,絲毫不因為這少年想要殺蕭焱而有所表情外露,他到了站在,若是還會有所表情,那麼,他之前所隱藏的豈非白白浪費了?

他若是有所動容,豈非不是月神殺?

月神殺不是月神殺,那還是誰?

由於這麼近的距離接觸,他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出來,此刻這黑衣蒙面人,正是獨孤破!

獨孤破就是他,他就是獨孤破!

獨孤破就是這黑衣蒙面人,黑衣蒙面人就是獨孤破!

那黑衣少年,此刻宛如一道風箏一般,朝著前方急速掠去,在他身後,月神殺緊隨其後,與他僅僅相差了三步之遙!

而這三步,也正是月神殺可以一招擊斃此人的最好距離?

他的生命,豈非也只差這三步之遙?

那黑衣少年此刻的速度,突然拔高了許多,只見得他不時對著地面飛掠而去,他的步伐異常輕盈,如同燕子一般,而月神殺的速度,也非常的快,他們兩人的速度,都沒有在宮殿留下響聲。

他們也怕響聲太大,免得打草驚蛇,他們若是不這麼快的奔跑,想要笑道蕭焱,凜然是很難。

畢竟,這裡的空間大的非常大,並不是一般的大。

蕭焱此刻,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哪裡,找你他進入了死亡之殿之後,他就不知道,自己此刻究竟來到了何處!

那恢宏的宮殿,名字雖然是死亡之殿不假,但是,後面那擅闖者死!卻並不是宮殿本來就有的,而是,蕭焱自己刻的!

他就是想要用這四個字,把那些人給威懾走!

讓他們不敢過來,可是,事實往往出乎別人的意料當中,誰也沒有想到,月神殺竟然會隱藏在這些人暗中。

之前,在死亡之殿,外面,那一塊石頭上面,那暗記,確實是他留下來的,這點,乃是千真萬確的,只不過,誰也沒有想到,那暗記竟然讓月神殺發現,並且還帶進入了黑鷹墜落的人。

蕭焱此刻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難題,因為他已經走投無路了!

這裡面,從死亡之殿門口,一直往裡面走,竟然走到了最前面,可惜,前面,並沒有出口。

也就是說,只有那宮殿門口一個出口!

宮殿的前面,只有一盞燈,一盞孤燈!

孤燈相映,正好襯托出蕭焱此刻那孤獨的身影,他此刻也是相當的孤獨,因為,他至今為止,還沒有找到孤芳雪。

這裡除了有一盞孤燈之外,還有一樣東西。

一本厚厚的書卷!

土黃色的書卷,在書卷上面,什麼也沒有寫!

裡面的章節,什麼也沒有!

我靠!這難道就是無字天書?

蕭焱此刻內心驚懼,彷彿不像你們眼前的一切,書是那種蠟黃色的,可以證明,它存在的時間,非常的長久!



但這樣的兩樣東西,彷彿什麼作用也沒有!


蕭焱此刻最想要的就是趕緊出去!

可是,他來到此地之後,就再也出去不了!

他自從進入了裡面之後,後面的路,直接被宮殿上面突然飛下的一塊巨石門給擋在裡面,他現在,根本就破不開這道石門,他既然破不開這道石門,也就根本就不可能出去!

他現在若是相貌出去,就必須找到出去的辦法。

他試用過了,用蠻力是絕對行不通的。

而,用智慧?

自己的智慧,靠!貌似都已經用完了!

但是,這裡,根本就沒有一點兒的動作!

如同死了一般,一點兒的動靜也沒有!

這還不要緊,最詭異的就是,自己一口痰把那一盞孤燈給噴滅了,但是,他竟然還能詭異的亮起來,這世上,只怕再也沒有比這更要讓人骨灰的事情了。

但是,蕭焱就是偏偏撞見。

你說,,這事情能不奇怪呢?

蕭焱此刻,非常有種想要罵娘的衝動,如果說,此刻那石台上面所放置的是一本絕世武功秘籍,或許他還會高興一陣,也絕對不會因為無法出去而失落,可是,站在膽敢,那無字天書,根本就什麼也看不到,也看不到什麼,蕭焱在這裡,簡直悶的要死。

「卧槽!此地怎麼如此詭異!」蕭焱0畢竟還是忍不住大罵起來,隨手拋開無字天書,不過,這一次,他並沒有注意,他隨手拋出無字天書的時候,竟然把無字天書給突然拋到了那一盞孤燈的上面!

而等到蕭焱發覺的時候,本以為,這無字天書必然會被那孤燈上面的火焰給完全焚燒。

畢竟,自己之前想方設法想要撲滅這上面的火焰,但奈何它就是沒有可能。

這上面的火焰溫度,只怕足以融化這本無字天書。

可就在蕭焱內心抱著這種想法的時候,那孤燈陡然熄滅,而無字天書,更是沒有絲毫的損失!

無字天書,竟然能夠把孤燈給熄滅?

繞是已蕭焱的心靈,此刻看到這麼不可思議的一幕之後,也是變得越發的驚奇,世界上,最詭異的事情,也要莫過於今天他所見到的一幕!

這一幕,真的是太不可思議了!

嘩!

就在蕭焱驚詫於此刻那無字天書與孤燈之前的突然變故時,那無字天書,在此刻突然亮了起來,蕭焱剛開始,還只當是因為那孤燈此刻又突然亮了起來,但事實上並不是如此,因為亮起來的並不是孤燈,而是無字天書!

天書此刻竟然亮了起來?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