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 十二月 2020

不過與禁忌峽谷那一方炙熱之地相比這裏的溫度便有些小巫見大巫了更何況辰夜體內的玄氣本身就蘊涵着同樣炙熱的能量自然這周圍的溫度對他半點影響都沒有

Post by zhuangyuan

很快辰夜似來到了山洞的盡頭放眼看去就在視線中竟然有着一方泛着火紅顏色的岩漿湖泊之地

熾熱的氣泡在湖面上不斷鼓動着每一次爆裂都會升騰起一股淡淡的熾熱霧氣無數霧氣交織將這山洞盡頭形成一方即使是皇玄高手都不敢輕易進來的禁地

“這樣一來要搞定那青紋虎鱗獸就要容易許多了”

盯着岩漿湖泊辰夜自言自語的說道眼瞳中泛着些許的欣喜青紋虎鱗獸毫無疑問就是住在這岩漿湖泊之中

而這湖泊溫度如此之高青紋虎鱗獸都是可以忍受住那就說明此獸對高溫有着不同的喜愛辰夜的玄氣能量中有着比這岩漿湖泊更爲炙熱的氣息想來對青紋虎鱗獸而言乃是極大的yòuhuò力

同時狂暴的火能量對他辰夜也構不成太大的威脅以物克物就算青紋虎鱗獸很強大也有辦法將它的本源吸收過來

“蓬”

當辰夜剛剛出現在這裏之後岩漿湖泊陡然翻涌滾滾岩漿猶若水柱一般朝着上方暴涌而出一道龐大的身影便在岩漿流的包裹之中清晰的出現在了辰夜視線中

與此同時滔天煞氣瀰漫而出

“不是妖洞天的人卻來到了這裏雲百等人都死了不成”煞氣之中凌厲殺意鋪天蓋地的暴射而出

這是一隻奇特的妖獸頭頂雙角渾身上下覆蓋着散青色光芒的鱗片鱗片猶若老虎毛皮而這鱗片之上刻畫着道道形狀相同的紋路

身形有些虛幻是肉身死亡後本源的真正狀態在其背上有着一條彷彿鞭子般的骨架聳起涌動着凌厲的毫光

這與辰夜當時見到雲東流化妖之後的形態有那麼幾分相似看來自己當時所煉化的那隻奇獸儘管不是青紋虎鱗獸也與之有着非同尋常的關係

辰夜眉梢輕挑煞氣之濃郁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從這股煞氣當中辰夜能夠感受到當年青紋虎鱗獸所殺的人不在少數否則凝聚不出如此煞氣來

“小子你究竟是什麼人”

青紋虎鱗獸在片刻之後厲聲大喝它的聲音微微有些顫抖從辰夜身上無形中此獸感應到了一股危險的氣息同時也感應到了似曾相識的氣息

正是這道有些熟悉的氣息感應到讓青紋虎鱗獸的殺意更加凌厲的同時也讓它有着自骨子裏而來的仇恨

聽到這句聲音辰夜淡淡笑道:“看來你好像現了什麼就不瞞你了雲東流是我殺的他所屬的那隻奇獸也是被我煉化吸收了而今來找你便是想借你這本源一用”

“我殺了你”

青紋虎鱗獸一動整個岩漿湖泊之中的巖流化成一道利箭朝向辰夜暴射而來整個空間頓時因爲暴漲的溫度而呈現出扭曲的模樣來

“嗤”

眼望那岩漿水柱辰夜伸出手輕輕的一點看似很隨意的樣子但在那一點之下龐大的岩漿水柱便是應聲的碎裂開來所謂的高溫在他的玄氣能量之中盡皆化成了虛無

青紋虎鱗獸銅鈴似的眼瞳陡然緊緊一縮它這一擊固然並不強大卻是蘊涵着岩漿湖泊那龐大的高溫對面那年輕人如此輕易的接下來不說竟然高溫對他絲毫影響都沒有

“小子你很有一套難怪敢隻身前來找我”

青紋虎鱗獸眼瞳頓寒獰聲道:“你的玄氣能量中蘊涵着極爲炙熱的氣息固然讓你不懼這裏的高溫不過你卻不知道我在此地xiūliàn多年一直無法重生缺的就是類似於你這樣的能量”

“你竟自動的送上門來那股炙熱是你的護身符但同樣也會成爲你的催命符”

青紋虎鱗獸再度一動其龐大的身子在這不大的山洞盡頭就像是一座山峯般對着辰夜重壓了下來那股壓迫力無法形容

見此辰夜身影暴退

“你走得了嗎”

青紋虎鱗獸厲喝龐大身影掠過空間時其背後那聳起的骨架突然的脫落開來化成了一條十數米之長的鐵鞭

“唰”

鐵鞭掠過空間度十分之快當空對着辰夜籠罩下來將他退路完全給封死

單論實力青紋虎鱗獸至少不在擢離之下這是因爲肉身消亡的緣故否則後者絕對不會是它的對手

而今被辰夜弄出了真火攻擊自然是更加的凌厲儘管有着足夠信心辰夜也絲毫不敢大意

瞧着鐵鞭朝他落下辰夜心神一動鬼屍身影暴掠而出毫無花哨的一拳便是重重的擊向鐵鞭

同一時間本命魂魄也是在銀芒包裹之下舉手化刀隨着鬼屍一起斬向出去

“魂變”

青紋虎鱗獸不愧是存在了許多年的老怪物一眼便是辨認了出來的當下它的眼瞳深處一抹忌憚之色悄然的浮現

所謂本源之體在人類世界中的說法就是魂魄

魂變乃是魂魄變異之後的形態對於大多數的魂魄來講就像是真龍氣息對大多數的妖獸來講都着無形的威壓

“感覺到害怕了呵呵還有更厲害的你一同接住吧”

這方空間中突然有着龍吟之聲淺淺響徹旋即純正的龍威如山般的涌在空間之中對面處那龐大的身軀因此而像是見到了鬼似的呆滯在了當場

“真龍氣息魂變年輕人你究竟是什麼人”

顫抖的聲音轉變的稱呼讓辰夜爲之一笑他漠然說道:“我只想吸收你的本源我是什麼人你就不用多問了”

“你”

辰夜擺擺手再道:“有這倆樣對你的剋制加上我玄氣所蘊涵着的能量你應該知道即使你修爲遠在我之上你畢竟只是本源形態出現拼到最後你仍然會成爲我的獵物所以別反抗了或許你這樣做的話我會給你一個新生的機會”

“年輕人你什麼意思”收回那化成鐵鞭的骨架青紋虎鱗獸沉聲問道

新生重生

乃是青紋虎鱗獸最大的渴望無數年來它一直在爲這件事情做着努力卻連半點成功的希望都沒有見到過

如今聽到這話即便是它都不免心動了但青紋虎鱗獸同樣知道一旦自身被這個年輕人吸收煉化後意味着什麼那等於是完全消散在這個世間中

但是對辰夜這句話青紋虎鱗獸並非是完全不認同

生存於這個世間無數年曾經也是風光過所能知道的遠在其他人和生靈之上別的種族有怎樣的手段青紋虎鱗獸不是很清楚可龍族的手段

正是這個原因青紋虎鱗獸儘管知道自身被煉化之後所面對的下場是什麼也同樣在眼瞳中抱有着一絲絲的渴望

聞言辰夜笑道:“以你這等的存在自是要比我更加清楚所謂的新生機會究竟是否可行”

“你能夠讓我相信嗎”看着辰夜青紋虎鱗獸一字一頓的說道

“我不需要你的相信”

辰夜霸道的說道:“吸收你的本源我勢在必行哪怕你全力以赴今天你也休想逃離掉這裏所以我並不是要與你合作而是你聽話我就給你一個機會如若不然下場怎樣你會很清楚”

“狂妄”

縱橫世間多年即使當年戰敗被滅掉肉身它青紋虎鱗獸都不曾受過這樣的威脅今時今日儘管狀態不在也不是任何一人都可以威脅到的即便面前這個人所展現出來的讓它感受到了極大的危險感覺

“冥頑不靈那就各憑手段吧”

辰夜雙手一動玄氣暴掠而出就在半空四道能量氣息鋪天蓋地的涌現霸道狂暴冰寒詭異完美相融

只是一剎這方灼熱的地帶因爲這道玄氣的出現突然好像被硬生生的隔成倆個世界一方更加炙熱另外一方則是溫度疾下降最終好似有着寒冰覆蓋而上

“本命魂魄鬼屍助我收了它”

在玄氣化做能量匹練暴射而出的時候龍吟聲更加嘹亮一條數百丈大小的黑色真龍突然化形出現盤踞山洞頂處龍爪如電般探出撕裂了空間的同時也朝向青紋虎鱗獸切割而下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遙看黑色巨龍直接落下,青紋虎鱗獸心神重重的一顫,它那龐大身影暴退的同時,如鐵鞭般的骨架,再一次的狠狠甩打而出。

“嗤!”

便在同一時刻,本命魂魄身若鬼魅,直接出現在青紋虎鱗獸身前,並未有任何攻擊,卻是讓後者,有着無與倫比的忌憚之意。

在本命魂魄旁邊,鬼屍則是更加直接,那一拳,如山般的砸向出去。

三道攻擊同時趕到,青紋虎鱗獸儘管有所無懼,畢竟它的實力擺在那裏,然而,除卻鬼屍的攻擊,它可以完全無視之外,其餘倆擊,都需要它全力以赴方纔能夠化解的到。

“年輕人,等等”

“沒什麼好等的!”

辰夜裂牙一笑,手執天刀,白光涌動,化成數十丈大小的璀璨刀芒,攜帶着無堅不摧之力,朝向前方,怒斬過去。

“蓬!”

青紋虎鱗獸絲毫不敢大意,它那爪心中,玄氣波動,匯聚成一道龐大能量匹練,重重的轟擊了出去。

“年輕人,等等,我有話要說!”

一舉擊潰了那刀芒,青紋虎鱗獸顯得更加有幾分着急,地玄九重巔峯境界,對它而言,實在不算什麼,讓它有危險的,是真龍氣息與魂變,所以,除非有着一擊擊殺辰夜的機會,否則,青紋虎鱗獸絕對會有所保留,爲自身安全防備着。

然而,就在青袍年輕人那一刀剛剛出現的時候,青紋虎鱗獸就感應到,撇開他所有的底牌,這個年輕人所能揮出來的實力,也不是普通皇玄高手所能夠對付的。

尤其那柄斬刀,讓它分外的,震驚!

“年輕人,你說的我都答應,但請你也答應我一個請求!”

對於辰夜的性子,青紋虎鱗獸顯然捉摸到了幾分,知道前者不是個輕易妥協之人,因此,它繼續喊道:“當有一天,你實力足夠,可以給我新生的時候,也請你給當初你煉化雲東流那隻奇獸一個新生的機會”

這倆只奇獸,果然是有着很深的關係!

辰夜揮了揮天刀,見到,青紋虎鱗獸眼神隨之變了變,他頓時若有所思的問道:“這柄刀,你認識?”

青紋虎鱗獸沉默了許久後,方纔點點頭,道:“曾經,我在某位前輩那裏見到過。”

“哦?”

辰夜眉頭一揚:“那麼,你的肉身被毀,也是在當年的那場驚天大戰中?”

“是!”

聞言,辰夜緩緩的吸了口氣,當年的驚天大戰至今,已不知多少年過去了,沒想到,青紋虎鱗獸能夠或到今天,而它,應該是現在唯一的見證者了。

“既然你知道這柄刀,那麼更應清楚,它的原主人是如何隕落的!而今,你還相信,我一定有機會,將你復活?”

聞言,青紋虎鱗獸獰然一笑:“邪帝殿嗎,我知道! 皇帝大叔是帥哥 我的的肉身,就是毀在邪帝殿高手手中,此生重生乃是我最大的渴望,而報仇,是我最大的心願!”

“報仇!”

辰夜啞然,倒是沒有想到,青紋虎鱗獸當年是喪生在邪帝殿的人手中,這個事於自己而言,就有些用處了,否則的話,如果它是死在古帝等人手中,那麼今日,恐怕自己想要收復它,就不可能了。

“年輕人,如何?答應我的條件,我會將本源直接與你相連,令你煉化起來更加容易和方便,也不會有半點怨言,讓你煉化之後,可以瞬間達到完美之境,不需要任何的磨合!”

青紋虎鱗獸沉聲道,聲音中,有着無窮無盡恨意。

在這世間,只要修爲達到一定地步,哪怕是肉身被毀,都算不成真正的死亡,因爲魂魄還在,總會有重生的機會。

然而,話是這樣說,也說的很有道理,本命魂魄還在,終還有這個機會,可是這個機會,仍誰都是清楚,來得極爲渺茫。

尤其是青紋虎鱗獸這等奇獸,想要得到復活重生的機會,更是難上加難,畢竟,越是強大的妖獸,能夠匹配的機會,就會越小。

妻居一品 不像人類!

而即便是人類,在肉身消亡後,復活重生,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在沒有重生之前,類似於青紋虎鱗獸現在狀態存在,說上一句,生不如死也不爲過。

因爲,這方天地對魂魄有着足夠強大的力量xiànzhì,六道輪迴,人或生靈死之後,都要進入輪迴路,這是自然法則。

而武道xiūliàn者,生生的避開了這個法則,可想而知,如果沒有特定環境,那麼,生存將會極其困難。

更加有着時間xiànzhì,若非是這裏的岩漿湖泊,恐怕此獸也堅持不到這個時候。

青紋虎鱗獸的困境與心情,辰夜完全理解!

“好,只要我有了實力,有着足夠的條件之後,必定幫你和那隻奇獸一同復活,還有,你的仇,我也會幫你報了!”辰夜說道。

“多謝!那麼,開始吧,許多年了,我都等得不耐煩了。”

青紋虎鱗獸抱拳說道,話音落下,其身一動,頓時身影逐漸虛幻下來,同時,肉身也在急劇的縮小着,最後,化成了一團漆黑之物,正是它最爲純正的本源。

“年輕人,請你記住一句話,邪帝殿的強大,遠不是你想像的那樣,在你還沒有達到足夠強大的時候,千萬不要正面與他們交手。”

這句話,令得辰夜苦笑了一聲,邪帝殿的強大,固然是聽邪妄說過,可他也明白,遠不是這樣簡單。

只是,所謂的足夠強大,到底達到了怎樣境界,纔算足夠強大?聖玄,或是天玄?也想在煉化之前,詢問清楚當年之事,卻也知道,青紋虎鱗獸絕不可能說的。

畢竟,驚天的大戰太過慘烈,參戰的雙方,也都是天地間有數的高手,說出來,對人會是一種極大的壓力。

深深的吐了口氣後,辰夜緩緩閉上了眼睛,片刻之後,靈魂之力暴涌而出,將青紋虎鱗獸本源包裹而進,隨後,開始煉化!

這一次的煉化,和上次煉化雲東流所擁有的奇獸不一樣,青紋虎鱗獸並就是自願,並且,它並沒與其他人進行血脈共連,因此,中間的這個過程就免掉了,辰夜可以直接進行最後一步。

靈魂之力包裹着青紋虎鱗獸本源,直接進入身體中,剎那過後,心神控制之下,純正龍氣化成旋渦,將這本源吸入而進!

由於是自願,因此,沒有遭遇到半點的抵擋,很順利,青紋虎鱗獸本源被龍氣快的融成了一體,表面上看去,似乎完美之極!

一股彷彿將要bàozhà的感覺,在這個時候,頓時充斥在**中的每一處地方,自龍氣之中,有着一股股強大無匹的能量,猶若脫繮野馬,在身體當中,瘋狂的肆虐着。

對於這些,辰夜倒是甘之如飴的接受着,經過禁忌峽谷那一幕過後,他不相信,這世間還有什麼樣的疼痛,是他都忍受不住的。

煉化妖獸本源,儘管有過一次經驗,不過現在所煉化的,乃是強大的青紋虎鱗獸,儘管後者是自願的,自然衍生出來的強大反抗力,始終是存在着。

好在一切都可以接受,如今所需要的,也只是等待的時間而已!

既然**可以承受的住,辰夜也並未讓他自己進入xiūliàn狀態,心神便是鎖定住龍氣的自行煉化。

上一次成功之後,不僅讓得魂變狀態更進了一步,同時肉身強悍度也隨之精進,與此同時,龍氣似乎也壯大了一些。

龍氣意味着什麼,當世之人,還沒有誰能夠被辰夜更加清楚,而這一次吸收煉化的是青紋虎鱗獸,他所得到的好處,將會更大。

當然,這並不是最主要的!

最重要的,辰夜是想將這種方法瞭然於心,從此以後,如果有合適的妖獸,那麼今生所面對的真正敵人,乃是邪帝殿,這個強大勢力,想想都讓人覺得可怕!

所以,有任何一個壯大自己的機會,辰夜都不會放過。

百戰決大成,魂變修爲繼續精進,龍氣壯大,這些,都是辰夜非常需要的。

山洞入口,有長孫然與擢離淡然的站立着,妖洞天那衆多高手,無奈的猶若木雕般,個個人的眼中,儘管含着滔天的怒火,但包括爲的那人在內,沒有一個人,敢硬闖進去。

“倆位,你們是什麼人?我自認,還沒有得罪過你們,如果有得罪過你們的朋友什麼的,還請明示一句,我妖洞天定會有足夠的誠意來道歉”爲的中年人沉聲說道。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